血肉长城--记813淞沪抗战

aqssm 收藏 0 6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血肉长城--记813淞沪抗战




1937年8月13日,抗日战争中国正面战场22次会战中少数规模最为庞大的战役之一,淞沪会战中开战,中日双方参战的兵员总数达近百万。在两个多月时间内,中国方面先后投入地面部队包括78个师、7个独立旅、3个暂编旅、财政部税警总团、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炮兵7团、宪兵1个团 ,以及上海市保安总团、上海市警察总队江苏省保安团4个团,兵力总数75万人以上。还有空军的第二至第九大队等8个大队和1个暂编大队,几乎调动了当时全国所有兵力的1/3。




8月14日,中国政府发布《自卫抗战声明书》,声明“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之。”自此,上海抗战的隆隆炮声,振奋著全上海、全中国人民的心声。为民族独立而战的局面终于出现了。这一战略诱迫日军改变作战方向,即由原先的由北至南,改为由东向西仰攻。在淞沪会战期间,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中华儿女成仁取义,中国军队伤亡达三十万人以上。


说到淞沪抗战前,其实国民政府国防部,原本是不愿意在淞沪一带和日军作战的,因为在这一地带,对于拥有强大海空军实力的日军来说,他们可以随时得到来自海上的补给,和来自空中的对地支援,而纵观我军,因为没有有效的防空武器。对于日军飞机基本没有还手之力,海军的弱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们的空军有250架,对方是3000多架,在上海的黄浦江上、长江口,日军有4艘航空母舰,黄浦江和长江有一百多条军舰。我们250架飞机对3000多架飞机,这种对比如何能打?因此在国防会议上以,李宗仁,白崇禧为代表的军事人物,无一不坚决反对在淞沪地区和日军展开大规模战役。




可是以蒋介石先生为首的一派,认为,如果在上海一带不合日军拼一下,那么在国际上很难交代,同时也想看看到底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如何。因此力排众议,在上海和日军展开了淞沪会战。而且还是动用了当时全国装备最好的中央军德械部队。这其中有名的为87,88,和36师。而这些部队都在指挥的失误,和情报的泄露上在上海地区遭受惨重伤亡。


“一寸山河一寸血”是曾率军参加“八一三”淞沪抗战的国民党军师长黄维的感叹。事隔68年,可惜我们只能通过文字来记载那样一种大气磅礴的悲壮与惨烈。




战事初起,国际人士一般认为,中国决不能抵抗日本的武力,抗战简直是发疯,曹聚仁曾这样写下当时国际社会对淞沪会战的看法。但中国军队恰恰通过这样的浴血奋战赢得了国际社会尊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尉埃文思•卡尔逊作为罗斯福总统的特使1937年8月抵达上海时,正值炮火连天。一个月后,他在给罗斯福总统的信里这样写道:“我简直难以相信,中国人民在这样危急的时刻是那样齐心协力。就我在中国将近十年的观察,我从未见过中国人像今天这样团结,为共同的事业奋斗。”


让我们看看在淞沪会战中,我们是如何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的:


88师师长、后升任72军军长的孙元良后来回忆,他们一个师15000人左右,到最后,只剩下不到1/3。我们的部队,每天一个师又一个师投入战场,有的不到三个小时就死了一半,有的支持五个小时死了2/3,这个战场就像大熔炉一般,填进去就熔化了!




蒋介石先生,宋美龄女士,均在第一时间赶赴前线。宋氏三姐妹也走向前台:一向小气的宋霭龄买了3辆救护车和37辆军用卡车送给医院和红十字会;又买了37辆军用卡车,定做200套皮衣捐给空军,还源源不断地购买汽油送到前方。宋庆龄不仅倾其所有积极捐款,而且到处演讲,更以英语向世界各国演讲,宣传中国的抗日义举,博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同情。宋美龄除了陪同蒋介石处理军务外,经常去前线慰劳将士,当她发现士兵衣衫单薄时,便带头为他们缝制寒衣。10月23日,宋美龄和蒋介石的私人顾问端纳乘吉普车从南京去上海前线,黄昏时分,在苏州至上海的公路上遭到敌机轰炸,车子掀翻,宋美龄跌昏于地,断了一根肋骨,并从此得了无法治愈的荨麻疹。




杜月笙作为上海市地方协会会长,毛遂自荐担任抗敌后援会筹募委员会主任,并捐出不少金条,给国家买飞机。同样,黄金荣也答应姜豪,让青红帮捐款,并让出“大世界”做难民收容所。上海商会会长王晓簌更是响应抗敌后援会的号召,登高一呼,上海滩的大小老板纷纷捐款。设在市中心的募款台前人海如潮,乃至人力车夫、清道夫、乞丐、少年儿童都一个铜板一个铜板地捐。仅一个多月,上海市民光募捐认购救国公债就有5000多万元,其他各种金银物品不计其数。


谢晋元率领八百壮士(实为400)坚守四行仓库。与日军激战整整四昼夜,直至10月31日退入租界。八百孤军不畏强敌的壮举,每天引来数万民众观战,他们在苏州河南岸仰望四行仓库上空高高飘扬的中国旗帜,人人高呼口号、高唱歌曲、高声痛哭,这悲怆的旋律与壮士射出的枪弹声,汇成了一首气势磅礴的英雄交响曲!


“八一三”抗战中的罗店争夺战号称“血肉磨坊”,在一个多月的日子里,敌我双方十几万军队犬牙交错,包围、反包围层层叠叠,我军常常为了一个阵地,整连整排的一眨眼就被敌海陆空优势炮火所吞噬。8月25日,从陕西南郑开来的中央军精锐51师杀进罗店,接替几近全军覆灭的11师。两天后,王耀武骨瘦如柴,双眼布满血丝,高擎手枪表示:誓与日寇决一死战,与大上海共存亡!当时我军装备较差,许多士兵从未见过装甲车,但他们毫不畏惧,立即成立敢死队,每人身上捆满手榴弹,以血肉之躯滚向敌军车,直至将近2个班的士兵杀身成仁,才阻止了敌军的冲锋。激战中,发生在罗店的这种阻击敌军车的战法,各个战场的我军士兵都竞相效仿!




在“八一三”抗战中中国军队浴血奋战的例子不胜枚举,典型的有36师在师长宋希濂的率领下,上战场时9000余人,战斗中一共补充4次,战役结束后共伤亡12000余人。第一军军长胡宗南、88师师长孙元良均身先士卒,率部一次次与敌反复厮杀,他们的部队补充4至5次,营长以下军官和士兵的伤亡高达80%!



以中国军队中最精锐的第98师为例,在仅仅18天的作战中,伤亡达4960人,几乎占全师兵力的62%,其中仅阵亡的营级以下军官就达约200人。陶峙岳为师长的第8师并非中央嫡系部队,进入淞沪前线时,其装备甚至仍为20年代的汉阳造步枪为主,全师根本没有重型武器。然而在淞沪战场,无论中央还是地方部队,全无派系争斗中的推诿,全都抱一死的守土职责。第8师参战近3星期,全师作战人员从参战时的8000余人减员至700人!在战争最为激烈的蕴藻浜战场,第78师467团迎击渡河日军,1个连在10分钟内就全部阵亡!


10月下旬,日军向苏州河以南发动攻势,以税警总团所在的周家桥战斗最为激烈,黄杰、孙立人亲赴第一线指挥,连续打退日军7次强渡。到11月3税警总团已累计伤亡2万余人。下午6时,总团传来胡宗南的命令,第二支队的防御阵地由36师接替,限当晚9时以前交接完毕,同时要抢回一个日军据点。11月4日凌晨3时,总团将地雷送到。孙立人高兴地走出指挥所掩蔽部,弯腰低头用手电筒照看地雷,被日军发现目标,飞来一串迫击炮弹,孙立人当场被炸伤十几处,倒在血泊之中。军医迅捷赶来包扎抢救,这时孙立人头脑还清醒,他坚持不肯下火线,一边指挥士兵用地雷炸掉小红楼,一边安排接替自己的军官,等一切安排妥当,他便昏迷过去,整整3天后才醒来。而同一时刻,张灵普和很多后来在内战中战死或者被俘的国军官兵们,在淞沪会战中,在抗战中没有一个是熊包,是软蛋!


在一派沿江平原的淞沪战场,几乎没有任何可以防守的天然屏障。从全国各地仓促赶来的中国军队几乎连像样的工事都无法修筑,全凭血肉之躯,就这样常常整连整营战死,而后继部队的士气却从未有任何的消退,依然一往无前。


战争中先后有数十位少将甚至中将阵亡,甚至有中国高级将领因为失去阵地而毅然自杀成仁。战后何应钦在回忆中记载,淞沪会战中,我军消耗竟达85师之众,伤亡官兵333500余人。


战斗就这样一直持续着,一直到11月11日上海沦陷,虽然淞沪会战以我军失利结束。但是却延缓了日军侵略进程,打破了其统帅机关“速战速决”战略的美梦。因此不失为一次中华民族的热血抗战史上辉煌的一幕。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