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格曼表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国际贸易收支存在不平衡,而中国是贸易盈余最大的国家,这并不是中国高储蓄率单一原因造成的,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汇率政策。


中国的汇率政策的目标之一就是人民币盯住美元,为了保持人民币与美元汇率稳定,中国购买大量的外汇,并只能冻结这些美元。


在克鲁格曼看来,中国所采取的人民币盯住美元的汇率政策无异于“逆流而上”:一方面私营资本流入中国;另一方面中国正在把资本输出到国外。而且这不是自然市场的结果,而是政府政策影响的结果。这对于中国自身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尽管中国具有庞大的外汇储备,但中国本身并不富裕,钱应该留着自己用。


克鲁格曼认为中国有关增加内需的经济政策是正确的,但实际发生效果可能还需两至三年时间。


在分析全球经济形势时,克鲁格曼认为不会出现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局面,但经济还看不到恢复的迹象,因为通过利率调节实现的常规货币政策已没有太多空间。


这位向来看法悲观、命中率却奇高的预言家昨日再度大胆放言,称世界经济可能会重蹈上世纪90年代日本的覆辙——日本当初 “迷失的十年”,即经济增长陷入停滞的十年将再次出现。


“整个世界看起来会陷入日本当初失落的10年,”克鲁格曼说,“但我希望这个过程不会太长,希望不到10年经济增长就能恢复,在我看来经济不可能迎来V型底部,很有可能是U型甚至是L型的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