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关心的




1:为什么在事故发生后,杭州的新闻媒体一度接到了禁令,中宣部毕竟不是中情局,山高皇帝远,不至于灵通成这样,那是什么地方可以让媒体闭嘴。那个时候应该还没有学生静坐等事的发生,所以我认为宣传部门当时并没有想到所谓浙江大学的大学生情绪是否稳定的问题,只是纯粹的不想把事情弄大。按照资料,肇事者的父亲是做服装生意的,这年头,如果一个卖衣服的都能操控媒体,那中国的媒体情以何堪,如果一个交通事故都不能报,那还有什么能报。所以,我想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2:为什么交警部门能快速得出七十码的判断,仅仅是因为肇事者说七十码。从肇事者的反应来看,肇事者的头脑是属于比较简单的一类,70码正好卡在超速是否到百分之50的一个区域间,如果超过了75码,那性质又不一样了,这其中可能是有对交通规则和事故处理比较熟悉的人的指点的。一般来说,交通部门的发言人是不会这么快下初步结论的,很明显,他们是想在舆论导向上救一把肇事者,类似行为在中国,一度曾经是可以生效的,不过现在……只可惜,晚了四十年。




3:如果交通部门,宣传部门那么好搞定,那么是谁在搞定?我相信,肇事者开的是一台价值50万的车,他的父母的车也不超过50万,但按照肇事者的高调程度来看,如果他可以,他一定会开超级跑车的,一定是法拉利林宝坚尼,也就是说,他现阶段的确不可以,如果不是刻意低调,那么开一台50万的车的人是搞不定这些事情的,89年生的人也是搞不定这些事情的,所以,有其他人在搞定。我们可以把思路拓宽到肇事者的朋友身上。




我们不应该关心的:




富二代的问题。富二代是很大的一个群体,我见过不少垃圾,也见过不少修养和能力兼备的人,不能因为这一个人或者这一帮人对这一批人甚至一代人下一个定义。




有钱人和穷学生的问题。这是很好的一个文学戏剧话题,充满了冲突,但发生在这个事故里只是一个偶然,恰好双方有这个趋势,一个富家子弟一个大学生,首先,肇事者我相信真说有钱也不能有钱到哪里去,学生真要穷也不会穷到哪里去,我们不能无限拉升两边的极限来制造戏剧冲突。




冷漠的问题。我认为我们是普遍冷漠的,虽然这起事故中车主和他的朋友表现出了非常的冷漠,但是,这不是唯独他们拥有的,我们能几千只几千只猫运去吃,几百只几百只狗捕去杀,执法部门基本不把人当人看,每次的意识形态和统一思想运动,都是数十万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甚至数亿人遭殃,父辈的行为都告诉我们,人算什么东西,所以,我认为冷漠是很正常的,没有利益,你热情个啥呢。实话告诉你,你们就是一群***,就是老实,我们就是欺实马,不欺负你,就辜负了我的姓我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