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中部第三卷:汉宫赵月(下) 第46集、李寿成都称汉帝 刘翔江左责晋臣2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URL] 石虎大怒,便要兴兵伐蜀。侍中石璞谏道:“巴蜀形胜之地,兼有剑阁之险,攻之耗费时日,倘若不胜,反将贻笑四邻,不如且缓图之,以伺其变。” 石虎乃止。思来想去,还是要伐前燕:命司、冀、青、徐、幽、并、雍七州之民五丁取三,四丁取二,连同邺城旧兵,足足五十万;具船万艘,由黄河通向大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石虎大怒,便要兴兵伐蜀。侍中石璞谏道:“巴蜀形胜之地,兼有剑阁之险,攻之耗费时日,倘若不胜,反将贻笑四邻,不如且缓图之,以伺其变。”

石虎乃止。思来想去,还是要伐前燕:命司、冀、青、徐、幽、并、雍七州之民五丁取三,四丁取二,连同邺城旧兵,足足五十万;具船万艘,由黄河通向大海,将军粮一千一百万斛运入乐安城(在今河北昌黎西南);又令征缴民马充作军马,敢私自藏匿者腰斩。加紧筹备。

燕人得知,急报燕王防备。燕王从容与诸将道:“石虎气势汹汹,实际是外强而中干,有何可惧?防为下策,主动出击方为上策。”

诸将道:“大王有何良策?”

燕王道:“石虎自以为乐安城防守严密,在蓟城南北必然不加防备,我们如从小路出其不意,主动出击,必能出奇制胜,使石虎不敢再小觑我国了。”亲率诸军由蠮螉塞(今之居庸关)袭入后赵境内,直杀到蓟城城下。后赵守将石光拥兵数万,闭城不敢出战。燕军于是继进,攻破武遂津,进入高阳,所到之处,将后赵积聚的军资焚毁一空,大掠三万余家而去。

石虎不料慕容皝竟敢虎口夺食,不得不佩服慕容皝的胆略不凡,从此,不再敢轻言伐燕。

却说燕王凯旋回到棘城,有望气之人来报,说在柳城之北、龙山之西有紫气降临,常有祥龙现于龙山。燕王大喜,以为福地,遂以阳裕为唐国内史,就于彼处筑造新城,立宗庙,建宫室,取名“龙城”。又因称王未得晋朝册命,遂遣长史刘翔去江东求封。

刘翔受命,即由海道去往建康。此时,东晋中兴大臣王导、郗鉴、庾亮等都先后去世,晋成帝遂命中书监庾冰执掌朝政。刘翔到了建康,上殿面君。

晋成帝问道:“慕容镇军一向安份否?”

刘翔答道:“臣受遣之日,慕容镇军身穿朝服,向南而拜,十分恭谨。”

晋成帝道:“慕容镇军既知为臣之道,为何不待诏命,而敢擅自称王?”

刘翔答道:“慕容镇军自称燕王,为的是便于镇抚华、夷各族,实在是权宜之计,故能以寡击众,屡破石虎。圣上如能以大将军、燕王章玺实授之。慕容镇军感戴圣恩,必能竭尽心力,效命前驱,殄灭羯胡,兴复中原。”

东晋群臣议道:“按照旧制,大将军不处边垂之地。自汉、魏以来,不封异姓为王。且立功者患信义不著,不患名位不高。齐桓公、晋文公都有匡扶天下之功,也没事先邀君求宠。羯胡现在仍在中原横行,流毒百姓,慕容镇军若能修缮甲胄,扫灭群凶,功成之后,九锡自至。就目前而言,所求皆不可许。”

刘翔争道:“自从刘渊、石勒作乱,长江以北战乱不断,胡羯横行,从未听说华夏公卿后裔中有能攘臂挥戈、摧破凶逆的。唯独慕容父子竭尽心力,心怀本朝,以寡击众,屡破强寇,使得石虎畏惧,将边陲之民全都迁往内地,散居三魏,国土因而缩小千里,以至蓟城成为北境。功绩如此显赫,朝廷却为何吝惜渤海以北之地,不赐给慕容镇军作为封邑呢?从前汉高祖不吝惜王位,重授韩信、彭越,故能成就帝业;项羽把官印藏到棱角都磨损了也舍不得授人,终于导致灭亡。臣之内心,不单只尊奉所事,也为朝廷疏远忠义之国,使四海之人无从劝慕而深感惋惜!”

庾冰道:“慕容镇军非我族类,本自夷狄,卿却说他忠义,有何凭据?”

刘翔道:“石虎包括八州,带甲百万,志吞江、汉,索头、宇文诸国无不臣服,唯独慕容镇军拥戴天子,精贯白日,屡摧贼锋,威振北国。石虎屡遣重使,甘言厚币,想封授慕容镇军为曜威大将军、辽西王,但都慕容镇军断然拒绝了,怎能说他不忠义呢?从前公孙渊于东吴并无尺寸之功,孙权还封他为燕王,加九锡殊礼;现在慕容镇军如此忠义功烈,而朝廷却矜惜虚名,沮抑忠顺,岂是社稷长久之计?诚恐天下移心解体,不再向南称臣,将来即使后悔,恐也不及了!”

庾冰哑然失对。忽听一人抗声道:“石虎、慕容,皆属夷狄,异族相攻,于国有利;唯独礼器与名号,不可轻许。即使慕容能剪除石虎,也是又得一石虎,对于朝廷,又有什么可仰仗的呢?”

刘翔视之,原来此人乃尚书诸葛恢,也正是他的姐夫,不由冷笑道:“寡妇尚且知道怜悯宗周的陨灭。现在晋室危殆,你位侔元、恺,难道就无忧国之心么?向使靡、鬲之功不立,少康何以中兴夏朝?桓、文之战不捷,则周人都将披发左衽,沦为异族了。慕容镇军枕戈待旦,志殄凶逆,而你却以邪惑之言忌间忠臣。四海之所以未能统一,实在是朝中有像你这样人的缘故!”

诸葛恢满面羞愧,默然无语而退。其余大臣见刘翔对答如流,句句在理,都不再发难。晋成帝于是准了刘翔之请,即封慕容皝为使持节、大将军、幽州牧、大单于、燕王,备物、典策,皆从殊礼。赐给军资器械数千万。诏遣大鸿胪郭烯持节去大棘城册封燕王,与刘翔等偕同北上。江左公卿都来江上饯行。

刘翔临行,赠语道:“从前少康仅凭一旅消灭有穷氏,勾践也凭会稽一城向强吴复了仇;滋蔓的野草尚应尽早除去,何况是对仇寇呢?现在石虎、李寿,都想互相吞并,王师纵然不能平定北方,也当先去经营巴蜀。一旦石虎先行起事,兼并李寿占据其地,依仗地形之利兵临东南,虽有孔明在世,怕也不能善其后了!”江左公卿唯唯称是。

却说郭烯、刘翔到了大棘城,慕容皝即沐浴熏香,拜受燕王之封。郭烯留居大棘城十余日,返回江南。一日,阳裕来报燕王,说龙城宗庙、宫室都已建成。燕王大喜,遂令迁都龙城,大宴百官。正欢宴间,人报龙山之上有龙出现。燕王惊异,即率群臣来看,果见龙山之上,祥云朵朵,有黑、白二龙,鳞光闪耀,正飞升腾跃于天空之间,状极欢悦。燕国君臣大喜,以为龙兴之兆,祠以太牢,伏地祝拜。须臾,二龙交首嬉翔,解角而去。燕王大悦还宫,赦其境内,遂将新宫取名“和龙宫”,又命在龙山之上建造“龙翔佛寺”,以庆祥瑞。

又一日,燕王与僚佐共议,谋伐宇文部与高句丽,忽然想起逃在宇文部的庶长兄慕容翰来,不由思念流泪,与僚佐道:“想当年,孤刚嗣位之时,用法刚严,庶兄被逼出走,并未危害国家,其过在孤,如今这许多年间,不知庶兄境遇如何?”

僚佐皆道:“大王既然思念建威将军,何不设法将他迎回?建威将军文武双全,勇略无敌,若是肯回,必能助大王一臂之力。”

燕王道:“孤意也正在于此。只怕庶兄犹怀嫌隙,如之奈何?”

刘翔道:“人非草木,谁能忘本?大王既有诚心,臣料建威将军必愿回国。只是身在敌国,恐有不便,须先遣一使者潜入宇文部,预作绸缪。”

燕王依言,即遣舍人王车,化成货郎去往宇文部,以探慕容翰归志。

不知慕容翰能否归国,请看下集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