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小品大赛落幕 评委观众“表情”一晴一阴

第七届中央电视台小品大赛决赛在激烈角逐6天后落幕。最终,非职业组比赛《责任》获一等奖,《我人生中的八个月》和《自作自受》获二等奖,《乡村趣事》、《普通人家普通事》和《实话实说》获三等奖。职业组比赛,《火龙驹》获一等奖,《雨夜小站》和《狙击手》获二等奖,《提意见》、《行动取消》和《哥俩好》获三等奖。


误区1 小品只能是喜剧


在央视春晚这个舞台上,观众认识了陈佩斯、宋丹丹、赵本山、黄宏、小沈阳等笑星。每年除夕夜,观众都候着、盼着小品登场,小品在他们的脑海中就是个“逗乐的玩意儿”。然而,横跨“五一”假期的小品大赛却让不少盼着一乐的观众有些失望。6场比赛的36个作品中,具有浓厚喜剧色彩的可谓凤毛麟角。评委、观众“表情”是一晴一阴:评委乐在其中进行点评,观众却一个劲地摇头“怎么没乐子啊?”观众陈兵说:“职业组第二场比赛,分数列第一的小品《提意见》总算是个喜剧,就凭一提意见就咳嗽也想逗乐大家?《有我唦》仅靠说话押韵制造喜剧效果,太拙了吧?”


本届大赛点评嘉宾、总政歌剧团团长黄定山表示,不能因为观众喜欢喜剧,就把小品统统定位于喜剧小品,这样就太狭隘了。欣赏小品不该只用赵本山这一喜剧标杆来要求和衡量。其实,小品的风格是多种多样的,有正剧、悲剧、喜剧等,喜剧还分闹剧、轻喜剧等。既然是小品大赛,样式应该是多种多样的。对于喜剧小品偏少,同是大赛点评嘉宾、全总文工团国家一级导演娄乃鸣认为,喜剧小品创作难度太大,这也是少有好作品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


误区2 题材选择主题先行


坦率说,本届小品大赛更像是艺术院校一次开放式的教学,一次小品课考试。让小品重回戏剧,使这个大赛显得很“专业”,但也流失了一批看热闹的看客。


其实,本届小品大赛亮点不少,比如,观察人物练习环节中,很多演员观察生活之细致让观众赞叹不已;煤矿文工团利用自身优势将音乐剧形式融进小品《雨夜小站》中,拓展了小品的形式;自己演自己的多了,获得非职业组一等奖的《责任》就是警察警察,《从头再来》则是残疾人演残疾人;针对不文明现象的小品多了,像观察人物练习环节中的《列车上》、《办证》、《阳台上》等作品均针对公民素质问题进行创作,对观众也是一个提醒。


但不少作品也犯了“主题先行”的通病。比如,《等待阳光》中的盲女给进屋偷窃的小偷讲大道理;《动物园游记》用了生硬细节刻意强调农民工进京的不易;《从头再来》为了阐释关爱主题让酒吧老板不顾醉酒之人的训斥而劝导等等。家中存了很多小品光碟的观众王春遗憾地说:“厚重主题应该通过浅显的故事恰到好处表现出来,小品不该空泛说教。人与人之间没‘崇高’到这份上,过于刻意,就假了。”


北京人艺编剧梁秉堃在点评小品大赛时表示,如果说小品有危机的话,第一个危机就是离开了生活,小才气、小技巧都代替不了生活。“参赛的作品有的很好,但有的时候多了几句说教,就糟糕了,不含蓄了。老怕观众不懂,其实观众比我们聪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