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嫉妒,我偷走了姐姐的幸福

圣旨 收藏 3 1402
导读:■ 叙述者:叶子,26岁,女,公司职员 姐姐大我8岁。从小,我就是她的小尾巴,她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姐姐很疼我,在家里,也只有她把我当宝贝一样疼着了。因为爸爸一直想生个男孩,而我的出世让他的希望破灭了。所以,父母对我的疼爱,远不如对姐姐那般呵护备至。 一般情况下,都是我捡姐姐剩下的衣服穿。不懂事时没觉得什么,长大一点,我知道爱美了,就开始抱怨,嫌妈妈不给我买新衣服,不给我买新故事书。但爸爸妈妈只是普通工人,一个月几百块的工资,哪能满足我的要求。多次哭闹没效果后,我把怒火发在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 叙述者:叶子,26岁,女,公司职员

姐姐大我8岁。从小,我就是她的小尾巴,她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姐姐很疼我,在家里,也只有她把我当宝贝一样疼着了。因为爸爸一直想生个男孩,而我的出世让他的希望破灭了。所以,父母对我的疼爱,远不如对姐姐那般呵护备至。


一般情况下,都是我捡姐姐剩下的衣服穿。不懂事时没觉得什么,长大一点,我知道爱美了,就开始抱怨,嫌妈妈不给我买新衣服,不给我买新故事书。但爸爸妈妈只是普通工人,一个月几百块的工资,哪能满足我的要求。多次哭闹没效果后,我把怒火发在了姐姐身上。总是想,如果没有她,那所有的新衣服、新玩具、新故事书,甚至爸爸妈妈的爱,就都是我一个人的了。她还整天猫哭耗子假慈悲,偷偷给我买这买那的。


我开始处处跟姐姐作对,当然,年少的我颇有心计。我总是趁家里没人时,把姐姐的新书划破,把她的鞋子用小刀弄一个小小的口子,在她刚扫过的地上撒些脏东西。


得不到的东西,我宁愿毁掉它


我12岁那年,姐姐买了件很漂亮的呢子大衣,粉绿色的。我把那衣服套在身上半天也不肯脱下来,姐姐在旁边一直微笑着,说我穿上好看。“好看就送给我啊?”我挤眉弄眼半真半假地说。正巧这话被经过的爸爸听到,他眼睛一瞪就大声喝斥:“还不去学习,都要考初中了,还不用功读书?如果考不上,就送你去奶奶家种地!”我张了张嘴没敢反驳,乖乖地跑到自己的小房间里做作业。但这笔账,又被我算到了姐姐头上,如果不是她买什么狗屁新衣服,我也不会平白地挨骂了。


第二天,姐姐穿着那件衣服,在我看来异常神气地去上班了。下班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劳累了一天的她,草草洗了洗就倒在床上睡了。我看到她把那新大衣挂在衣架上,突然想到一个坏主意,我跑到我家堆放杂物的房间,找出那罐很久没动过的黄色油漆,用硬纸沾了几滴,抹在了姐姐的绿大衣上。


那天晚上,想着姐姐第二天挨骂的样子,我乐得都要笑出声来了。一切如我所料,第二天姐姐穿上衣服去上班时,细心的妈妈果然看到了她大衣背上那几抹刺眼的艳黄。那衣服是妈妈花了近两百元买的,那是1995年,两百块可不是个小数目。妈妈边把姐姐骂得狗血淋头,边把衣服浸在水里使劲地揉啊揉。姐姐流着泪,看了我一眼,我心虚地不敢看她。但她终究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换了衣服去上班了。她肯定猜到是我的恶作剧了,但她没有为了自己的清白揭发我。


姐姐要嫁人了,我心生嫉妒


13岁时,我上初中了。姐姐亲手给我做了新被子,厚厚的棉絮松松软软的,我把脸埋在那蓬松的被子里,甚至闻到了若有若无的雪花膏的味道。我对着姐姐甜甜地笑了笑,姐姐拿了两个大大的苹果,塞在我已经鼓鼓囊囊的包里:“多拿点,住校可没在家方便了,好好学习,上个好大学,别像姐姐这样上个中专当工人。”


初二时,我14岁,姐姐22岁了。22岁的姐姐,如花般漂亮着,慢慢地,有男孩追她了,再后来,她恋爱了。每个周末我回家,她都会钻到我被窝里叽叽喳喳地说半天。虽然大多数时候我并不十分响应,可她仍乐此不疲地把开心的事,与她认为最亲爱的妹妹分享着。


那时的她不知道,她一直当成小孩子的妹妹,也到了青春萌动的年龄,也有了心仪的男孩。那男孩,爱抽点小烟,爱喝点小酒,爱打点小架,还爱给她妹妹写点小情书。


姐姐订婚那天,穿了套淡紫色的套裙,扎了个高高的马尾,看起来妩媚而又不失清纯。当着双方家长的面,我那个未来的姐夫郑重地把一枚泛着银色光芒的戒指套在了姐姐的中指上,姐姐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幸福。在我们那个小县城,那一枚戒指,是最厚重的信物,是一个女孩爱情与幸福的见证。照结婚照时,要戴着那枚戒指;出嫁时,也要戴着那枚戒指;将来给出世的孩子喝满月酒时,也要戴着那枚戒指。这一连串人生最重要的片段连接起来,就是一个完完整整幸福的人生了。


那天,回到家,姐姐小心翼翼地把戒指放到小小的红色盒子里,又用一层红色的细纱布系好,放在了写字台中间抽屉里,还上了锁,把钥匙放在了枕头下面。这次,她没有让我戴上试试。我虽然暗暗骂着她小气,却也有些理解了———哪个女孩子,不把自己的幸福看得比天还重要?


为给男友还债,我偷走姐姐的婚戒 那个夏天,我一直喜欢的那个男孩子第一次在信里约我出来。我们在学校后面的小松林里见面了,他离我那样近,近得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低着头,脸红到发烫,心跳得让我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原来,爱情可以让人这样甜蜜而幸福地震颤。


“叶子,我打赌输了。”然后,我听到那男生很阳光,很温暖的声音。“那又怎么样?输了就输了呗。”我傻傻地迎合着他。“可我需要钱啊,三百块哪,可我只有一百多。我知道,你会帮我的,你会想到办法的,是不是?”他直视着我的眼睛。我当时并没有答应他,可心里早已经答应了。可是,我到哪里弄钱呢?储蓄罐里,算上一角两角的也就四五十块钱吧。


那夜,躺在床上,我辗转难眠。我突然想到姐姐的那枚戒指,一枚铂金戒指,怎么也值几百块钱吧。于是,趁家里人都不在时,我把姐姐订婚的戒指偷了出去,到首饰店换了二百块钱,还给那男生买了一条黑色的牛皮带。


姐姐婚期定了,结婚证也办好了,接下来,就要去照结婚照了。那天早上,姐姐起得很早,选了订婚那天穿的淡紫色套裙,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接下来,她从枕头底下摸出钥匙,打开写字台中间的抽屉,取出那个红纱包着的红盒子。当她看到里面空空如也的瞬间,她愣了,接着就翻箱倒柜地找起来。但一无所获,最后,她把我叫过去,尽量压低声音问:“叶子,你见我那枚戒指了么?如果你见了,一定要告诉我,你要什么姐姐都给你!”姐姐几乎要哭了,可我始终是一副打死不承认的样子。


戒指早被我卖到那家首饰店了,哪能见得到踪影?姐姐直视着我的眼睛,很久很久,看得我浑身打颤。那是十几年来,我第一次从姐姐的眼神中看到了愤怒的火焰。我有些心怯,但想到那男孩给我的那些甜蜜,便觉得一切的付出都值得了。


最终,姐姐中指空空地去照相。回来时,她情绪低落,眼睛也红红的,妈妈问她怎么了。她先是落泪,一声不吭,然后猛地扑到妈妈怀里,用已经沙哑的声音说:“妈,我不小心把戒指弄丢了……”妈妈把她推开,用力打了她一巴掌,用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声音骂:“作孽啊,死丫头,你怎么不把你自己丢了?你怎么跟人家交待啊?”姐姐捂着火辣辣的脸,泪一颗一颗地落了下来。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没再说话。她终究没有说出,对我的怀疑。


转眼间,冬天就到了,姐姐要出嫁了。她出嫁那天,我突然有些不舍,可我不敢跟她多说话,只好默默地看着她。姐姐脸上挂着笑容,但笑得那么僵硬,眼神始终是黯然的。应亲的人催了几次,姐姐都没动,她手里拿着那空空的红盒子,看了又看,然后,一滴清泪沿着光洁的脸庞,滑了下来,一直滑到脖子上……然后,她轻轻叹了口气,手指空空的,走向门外,走向另一种生活。


那天,我躲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静静地看着姐姐纤瘦落寞的影子,心酸到想扑到她怀里,大哭一场。


我作的孽,给姐姐带来无尽的苦


一年后,姐姐生了个可爱的儿子,一家人欢天喜地,那枚戒指的阴影,似乎烟消云散了。但小外甥长到了两岁,还不怎么说话,只会对着每个人微微地笑,和他伶俐的外表形成强烈对比。


历尽周折,姐姐才把小外甥奇怪的自闭症治好,但她家已经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后来,姐夫的父亲,在偶然的车祸中去世;再后来,姐夫在一次医疗事故中永远失去了一条腿。雪上加霜,一家人的重担,全落在姐姐柔弱的肩上。


流言蜚语,把一切都算在了姐姐丢失了的那枚戒指头上。说一个人,丢了什么东西,作了什么孽,总要别的地方得到惩罚。尽管,这只是迷信,可一辈子的幸福,谁不想完完整整地沿袭千百年来的风俗,图个吉利呢?


我读大二那年的暑假,到姐姐家去,走到门口,听到里面有压抑的哭声。我走到窗口,看到姐姐抱着外甥在哭,瘦小的肩膀剧烈地颤抖着……


我终于明白,那个夏天,我偷走的,不仅仅是一枚戒指,还偷走了姐姐的幸福,和姐姐关于幸福的信仰。


慢慢地,我大学毕业了,工作了,拿着不错的薪水。我尽所能去补偿姐姐,有什么好吃的好衣服好玩的,总是第一个想到她,我甚至用三个月的薪水,给她订做了一枚几乎和她当年那枚一模一样的戒指。但姐姐受到的那些流言蜚语,错过的那些美好心情,和一生都不会平息的遗憾,是不可能补回来了。


姐姐一定从开始就知道那戒指是我拿的,可她从来没说过我半个字的坏话。这辈子,我欠她的,是怎么还也还不清了……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