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六,心爱的枣骝马被伪军抢走了3

北方老驼 收藏 3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刘三见围观的人都用冷眼看他,又拿了岳少爷的钱,贪婪而遗憾地看画眉一眼,对冷长生说:“小子,看在岳少爷的面子上,老子今天就饶你一次了。”说罢,带着王冬瓜悻悻地去了。 冷长生和画眉知道,若不是眼前的这位岳少爷,今天怕是凶多吉少了,忙给岳少爷鞠了个躬,“少爷,真是太谢谢您了,要不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早晨起来,罗成相见天气挺好,便给枣骝马备了鞍子,骑马往油坊镇去了。

罗成相只要看见枣骝马心里就高兴,就想偷笑。他觉得秦天喜真算得上是天下第一大傻蛋了,居然用这么好的一匹枣骝马赔了他的小黑驴,脑子真是进水了。

罗成相懂马也爱马,自从得了枣骝马,就像得了件宝贝,成天精草细料,没用它拉过车拉过磨,更没舍得让它下地拉犁,直把那枣骝马养得皮毛光亮,精神抖擞。罗成相还知道马如果养得满身肥膘,马也就废了,便经常让罗地和罗才出去遛遛马,骑着它跑上几圈儿。

路过十里香酒楼时,罗成相远远便闻到一股馆子里特有的饭菜香味,不过他的脚没有停,也没有进去坐坐的念头。他觉得但凡往那里面走的,不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便是秦天喜那样的败家子。他挑了二斤好烟叶,买了些油盐酱醋,割了几斤肥猪肉,牵着枣骝马正想回去,突听得身后有人远远地喝道:“站住!”

罗成相回头一看,见是一队伪军骑兵从身后上来,最前面的是个骑一匹黑马,长得精瘦的军官。他只当伪军是在喊别人,连忙牵马把路让开。可那个当官的却在他身边停下,用马鞭指着他说:“老东西,你耳朵聋了吗?喊你呢!”

罗成相指指自己的鼻子,“长官,您是喊我呀?”

“当然是喊你了。”那军官跳下马,摸着枣骝马端详了一阵儿,疑惑地盯着罗成相问:“这匹马是你的?”

罗成相以为那军官是夸他的马好呢,心中好不得意,陪着笑脸说:“是呀!”

不曾想那军官嘿嘿一声冷笑,瞪起了眼睛喝道:“你这马是哪儿来的?”

罗成相听那军官问他枣骝马的来路,忽地记起秦天喜当初用枣骝马赔他小黑驴时说的话,心里打了个哆嗦:别是秦天喜把我的小黑驴弄丢了,又没钱赔我,便到什么地方偷了这匹枣骝马回来的吧?罗成相心里这样想着,嘴却硬朗朗地说:“这马是我从小养大的呀!”

“妈的,撒起谎来脸都不带红的,一看就是个老油子了。”那军官嘴里骂着,手里的马鞭已经朝罗成相脸上抽下来,朝身后的伪军喝道:“来呀!把他带到维持会去。”

罗成相没看清楚那军官手里的鞭子是如何落下来的,只觉得脸火辣辣地疼,捂着脸叫道:“长官,你咋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人?你还讲理吗?”

“讲理?讲理才打你,不讲理就把你毙了。”几个伪军如狼似虎地扑上来,左右开弓又抽了罗成相几个耳光,直打得罗成相眼冒金花,鼻口流血。罗成相还想争辩,那军官瞪着眼睛说:“老东西,不给你讲明白,你还以为老子是找茬欺负你呢。告诉你,这匹马我熟得不能再熟了,这是当年驼峰山二当家‘黑牡丹’的坐骑。”

罗成相顿时惊了个魂飞魄散,心说:这马果然不是正路来的呀!秦天喜呀秦天喜,这回你可把我害惨了。他想对那军官解释,可那群蛮横的伪军哪里容得他说话,一边吆喝一边用枪托砸着他的脊背,把他带到了原来的镇公所,现在的维持会。

罗成相不知道,那军官便是当年朱玉祥的副官,如今怀宁皇协军的团长胡广义。

胡广义投靠了日本人后,带着他的伪军和山里的游击队打了几仗,游击队见他人多势众,武器精良,又都是骑兵,便暂时隐蔽活动了。胡广义因此受到高桥的褒奖,成了鬼子的红人。

黄明轩虽然妒忌高桥器重胡广义,却也知道他手下的警察逛窑子、赌钱、抽大烟、欺负老百姓是行家里手,上了战场,远没有胡广义那些土匪改编的伪军剽悍,枪法好。便有意拉拢胡广义。先是托岳林在油坊镇给胡广义说了个模样俊俏的媳妇,又给一个曾给游击队送过皮袄的皮匠安了个私通八路的罪名,抢了他家的院子送了胡广义。前些天,胡广义的媳妇秀莲回油坊镇住娘家,胡广义是特意来接秀莲回怀宁城的。他正往岳父家去的路上,突然看见了秦凤娇的坐骑枣骝马。

胡广义把罗成相连人带马带到维持会,维持会的人见是怀宁城的伪军来了,便要去喊岳林。胡广义说:“不要喊岳会长了,我借他这地方审个人,审完就走。”

两个伪军推搡着把罗成相带进屋来,胡广义用马鞭敲着桌子,要罗成相把自己是什么地方的人,如何得到枣骝马的经过详细讲一遍,最后提醒他说:“老东西,你可要讲实话呀,若是再撒谎,立马把你的脑袋砍了当夜壶。”

此时的罗成相吓得魂儿都要丢了,哪里还敢说谎。便把自己叫罗成相,家住花村,两年前同村一个叫秦天喜的借自己的小黑驴出门,回来说把驴丢了,拿这匹枣骝马赔了自己小黑驴的经过讲了一遍。胡广义恍然大悟,原来那年他带鬼子偷袭马蹄沟,秦天喜是骑了夫人的枣骝马逃走的,回去后又把枣骝马赔了罗地的驴。

胡广义投靠日本人也是无奈之举,两年来每想起朱玉祥,总觉得内心愧疚,现在听罗成相说秦天喜是拿夫人的枣骝马赔了罗成相的驴,也不难为罗成相了。“既然你是冤枉的,本团长就放你一马吧!”

罗成相听胡广义说放他一马,长长舒了口气,给胡广义鞠了个躬,“多谢长官,多谢长官!”

胡广义忙着接秀莲,看也不看罗成相便向屋外走去。罗成相还惦记着他的枣骝马,紧赶几步,小心翼翼地追在胡广义身后问:“长官,那、那我的马呢?”

“马?你还惦记着那匹马呀?”胡广义脸色一变,冷笑着用马鞭敲敲罗成相的脑袋说:“老东西,刚饶了你一条命,你就得寸进尺了?要马?要脑袋不?要是不要脑袋了,就把马还给你。”

罗成相一路懵懂,不知道是如何跌跌撞撞回到家里的,反正进家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了。家里人见他面无血色地走着回来,问他枣骝马呢?罗成相也不答话,只是翻来覆去地念叨着:“秦天喜,你害人不浅,你不地道呀!”

家里人不明白罗成相话里是什么意思,只当他丢了枣骝马,急火攻心,迷了心窍,忙喂了他些水,铺开被子让他躺下。睡到半夜,罗成相醒来,又坐起来骂秦天喜。罗地的娘点着灯问罗成相到底怎么了?枣骝马丢在哪儿了?罗成相把枣骝马让伪军抢走的经过讲了一遍,最后说:“狗日的秦天喜,竟然偷了驼峰山‘黑牡丹’的坐骑来糊弄我,我明天找他去,让他赔咱的驴。”

第二天一早,罗成相让罗才喊罗地过来,父子三人商量着如何去找秦天喜让秦天喜赔驴。罗地想了想,摇着头说:“爹,我看找也是白找,你说天喜叔穷得把两个儿子都卖了,拿啥赔咱呀?”

罗才提醒说。“他家不是还有十亩地吗?”

罗地的娘在一旁说:“那地是冷强匀给他家种的,他没有地契。再说了,枣骝马也没了,他若是向你要马你咋办?你能捡回一条老命已经够造化了,还敢再进城找那些当兵的要马去吗?”

罗成相想想也是,只好长叹一声罢了。倒是秦天喜听后偷偷地笑了,“嘿嘿,便宜是那么好瞅的?老天有眼,报应!报应呀!”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