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美国档案解密:美国情报一错再错

不够耐烦 收藏 1 5055
导读:朝鲜战争美国档案解密:美国情报一错再错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四个军25万余人乘夜色悄悄渡过鸭绿江。然而,美国主要情报部门,包括以威洛比为代表的远东司令部情报部,对中国是否介入朝鲜战争所坚持的意见,直接对朝鲜战场上美国第八集团军的情报评估造成严重影响,以至于当他们真正遭遇中国人民志愿军时,还不愿相信中国的确已经出兵朝鲜。


鉴于美国对中国是否参战的情报评估的总体基调已定,从10月16日直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第一次战役的10月25日,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完全放松了警惕。在麦克阿瑟的命令下,他们一路向北径直往鸭绿江边攻打过来。然而,当他们在25日推进到朝鲜北部云山和温井一带时,却被突如其来的军事打击弄得不知所措。随后,第八集团军司令部纷纷收到第一线突变和中国军队介入的报告。但是,在远东司令部等重要部门情报评估的影响下,集团军司令部却认为: “从总的方面分析,中国军队介入的战机已经过去了。如果是在釜山防御圈阵地苦战的时候,或者是在仁川登陆兵力分散的时候进行有效的军事介入将可能成功。但是,在北朝鲜军队覆灭,转眼之间就到鸭绿江的这个时候介入,在政治上自不消说,在军事上也是毫无意义的。”所以,在司令部的军官中无人相信中国军队介入。


此外,第八集团军在10月26日的定期情报报告中还说,温井和云山出现的中国军队只是表明: “为了加强边境通道的防御,北朝鲜军接纳了中共军队的一些人员,实力有了进一步增强。”在平壤,集团军司令沃克将军和其参谋部军官们对中国军队进攻的报告进行了研究,但是,情报官员对极少数被俘的中国士兵所提供的情报并不完全相信。不仅如此,沃克还同意其情报部部长——陆军中校詹姆斯?塔肯所持的看法,认为在朝鲜的中国军队可能是由志愿兵组成的几个师,而且在朝鲜不存在正规编制的中共正规军。接着,第八集团军的一名发言人宣称,他们遇到的可能是“中国共产党的一支象征性部队,或许是一个团,就在北朝鲜的什么地方。(麦克阿瑟将军总部的发言人)对目前会有大部队越过边境的可能性持怀疑态度”。显然,这位发言人已经指明了远东司令部的意见对他们的情报评估的影响,即后者的看法才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于是,第八集团军司令部得出如下结论: “中国为阻止联合国军向国境推进,以一部兵力对北朝鲜军队进行了增援。然而,这些中国兵是以个人身份参战的,没有证据证明中国军队已正式参战。因为不管怎样,丝毫没有中国公然介入的症候。”


毋庸置疑,第八集团军对中国出兵的判断是和远东司令部情报部门的情报评估一致的。在10月的最后一周,威洛比继续摒弃中国出兵参战的任何观念。从10月25日直到该月结束,当美军事实上正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交战时,这位情报部长在其预测敌方行动方针的情报评估清单上,仍然把中国出兵朝鲜置于次要地位,而把游击队的活动能力置于最优先评估的位置。在10月27日,他评论说,中国参加战争的诸报告“基于战俘们的口供,而且未经证实,因此是不可接受的”。而且,他把正和美军交战的中国士兵低估为无足轻重的志愿者或流浪汉。第二天,威洛比向华盛顿报告了他的情报评估结论: 从战术的观点来看,由于节节胜利的美军师全面投入战斗,因此,进行干预的黄金时机看来早已过去;如果计划采取这一行动,很难设想,会把它推迟至北朝鲜军队的残部气数已尽的时候。与此同时,麦克阿瑟几乎完全赞同其手下情报部长的判断。他在11月4日向参谋长联席会议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认为中国军队出现在北朝鲜并不意味着中国打算全面干预,虽然这种情况存在着“明显的可能性”,但是有许多逻辑上的基本理由可以否定这个结论。显然,远东司令部在情报评估上最有权势的两个人物,对中国是否出兵朝鲜所做的判断是基本相同的。


……


远东司令部和中情局对中国出兵的轻视,尤其是对中国出兵规模的误判,恰恰是美军在朝鲜战场上采取下一步行动所遭遇重大失败的直接原因。


当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1月6日胜利地结束第一次战役,并主动向山区撤退以诱敌深入、准备再战时,美国人却感到十分意外。各军事部门的情报机构纷纷猜测中国军队突然后撤的真实原因。只不过,无论是远东司令部情报部门还是在前线作战的各军情报部门,均不仅在战术上错误地解释了中国方面的意图,尤其是极大地低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的兵力。其中,有的情报部门提出,中国人只是为顾全面子而试探性地阻止联合国军,也许他们遭受的打击太重了才不得不后退的;另一些情报部门则相信,中国军队撤退回去是为了保护鸭绿江上的发电站。就在第一次战役结束的当天,远东司令部情报部长威洛比把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的兵力总数评估,由一次战役结束前的1.6万人提升至3万~4万人之间,距离真实的兵力总数相去甚远。受此影响,中情局也在同一天的本编1226文件中做出相同判断,“估计中共目前在北朝鲜的军队总数大约在3万~4万人之间”。


第八集团军情报部门更是盲目地追随远东司令部的情报评估结论,情报部长詹姆斯?塔肯中校依然没有弄清楚中国方面的意图和兵力,他继续认为,中国将不会卷入朝鲜战争,相反,中国的部队在10月底发动攻击后,已经撤退到防守状态,以便保护鸭绿江上的水力发电站。事实上,在威洛比巨大的阴影下,塔肯不可避免地要犯和他的上司同样的错误。而这些错误的情报评估又直接给美国军事部门以相当大的错觉,使他们误以为中国害怕和美国之间发生战争,因而普遍认为中国出动的少量象征性军队纯粹是出于防御目的,且畏战后逃。


既然错误的情报评估让美国人滋生强烈的轻视对手之感,那么,一旦中国人民志愿军在11月初脱离和美国军队的正面交锋,他们此前对敌人进攻的影响便会逐渐消失。当前线一切都趋于平静时,美军对中国大规模介入战争的恐惧心理亦渐渐消失了。从11月9~24日,也就是到美国第八集团军重新发动进攻之时,美军各情报部门对中国军队介入战争一事渐渐变得不怎么关心了,似乎10月底至11月初和中国人的交战完全就是夺取胜利过程中的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在此期间,虽然远东司令部情报部每天都撰写有关中国进攻潜力的参考资料,但是对中国大规模出兵朝鲜的关注度逐渐减弱了。对此,美国研究朝鲜战争史的官方史学家罗伊?阿普尔曼写道,第八集团军认为中国不会全力干涉这一主要观点“难免多少要受到远东司令部的影响,而远东司令部似乎一直认为中国人不会进行大规模干涉”。


于是,在一次战役结束后,美国各军情报部门很快就中国是否真正介入战争的情报评估达成共识: “中国军队的参战目的是局部的、有限的,其兵力最多有7万人左右,所以总司令部认为10月24日发出的‘向国境线总追击’的命令,没有加以变更的必要。”在这种几乎具压倒性情报评估的影响下,麦克阿瑟希望,第十军按既定方针继续向国境线追击,第八集团军完成准备后再次发动攻势,圣诞节以前结束战争。


……


11月中旬过后,在错误的情报评估的影响下,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和第十军司令阿尔蒙德将军按照总部的命令,指挥大军继续向北推进。11月17日,两人统率的军队都已接近中国人民志愿军正准备发动重大战役的地区。而此时第八集团军和第十军的情报部门均大大低估了志愿军的实力。其中,阿尔蒙德在追述往事时对采访者说,第十军情报部在11月中旬估计中国在朝鲜的兵力是“至少有一个正规师……当时,我没有想到中国军队会大规模地正式介入”。该军情报部门在11月22日还报告说,敌人显然在目前所处的阵地上准备进行防御性的抵抗。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从开始增援以来,有大规模的中共军队通过边界入朝。与此同时,第八集团军情报部门也得出了和第十军相同的评估结论。11月下旬,情报部长塔肯估计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的兵力总数为6万人。而各战场汇总到华盛顿陆军部的报告,评估的中国驻朝兵力的总数也由4.67万~7万人不等。不管怎样,美军前线各情报机构对赴朝作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兵力的评测,和实际数目间存在着难以想象的差距。即使是在圣诞节攻势之前沃克仍确信: “中国军队是由以志愿兵编成的少数几个师组成的。没有正规的军建制的部队。中国不会正式地大规模地参战。”


美国各军在朝鲜战场上的情报评估结果不断反馈到驻东京的远东司令部。它们恰好又和总司令部情报部长威洛比的评估结论相吻合。因为直到11月下旬,这位情报部长在和远东司令部代总参谋长希基将军参观驻朝第十军,以评估中国介入程度的第一手资料时,依然对后者说,只有一些中国志愿兵进入了朝鲜,在朝鲜已经查明的每一个师其实只是该师一个营的志愿兵。这时的中情局,依据它所掌握的有关情报,特别是来自朝鲜前线的情报,也低估了中国出兵朝鲜的规模以及中国出兵的真实意图。在11月24日本编1236文件中,中情局指出: “中国政府及中国的宣传都没有进一步承诺中国政府要在朝鲜执行特殊的行动路线。准备支持朝鲜的讨论仅仅依据‘自愿’行动的原则。”而且,中情局只是带着极具猜测的语气判断说,中国人若发动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其“行动的目的就是要钳制在朝鲜的联合国军,使他们长期消耗,并保持北朝鲜作为共产党国家的原貌。根据目前掌握的情报,我们并不能确定中共是否打算做全面进攻的努力”。由此不难看出,中情局的评估结论和远东司令部的看法其实并无二致。


因此,在全体一致赞同的情报评估结论的指引下,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发起了意欲统一朝鲜并结束战争的“圣诞回家”攻势。在这场新攻势的前夕,美国情报部门仍然低估了中国大规模出兵朝鲜的可能性。尤其是麦克阿瑟极其信任的情报官威洛比竟然把对中国兵力的评估数字由最多的17万人降低至最少的4.5万人。这位情报部长相信,中国部队缺乏给养,并且来自美国空中和地面部队的持续不断的压力已经耗尽了他们的弹药。如果中国人试图阻止第八集团军,那么他们将遭受严重的损失。然而,包括远东司令部情报部在内美国各情报机构这次都犯了更大的错误。尽管美军在11月25日一开始几乎没有遭遇什么打击,但是强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很快就对第八集团军的右翼发动了令其吃惊的进攻,且击垮了韩国第二军。由于在数量上不占优势,第八集团军易受攻击的侧翼和尾翼旋即被中国人民志愿军击溃。这样,美军的失败就变成了溃败。到12月底,中国人民志愿军把第八集团军赶到三八线以南。正如麦克阿瑟对参谋长联席会议所说的: “我们面临着一场全新的战争……”当然,这同样是美国人意想不到的一场战争,一场他们无法获胜的战争。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