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4.html


中国广东汕头某地区:

接到了陕西商洛警方的电话,一连连长孟勇的头一下大了许多。他把指导员钱峰找来商讨看看怎么妥善处理此事,两人刚开始还想把事情隐瞒下来,先把人接回来再说。后来一想怕去了接不出来人还要麻烦部队,上级还是会知道。那样事情岂不是更加复杂化了。商量来商量去两人觉得还是要给上级汇报。于是就把扈强的事情汇报到了营部,营部感觉事情很棘手,又层层上报到旅部。

旅长周大康是个火爆汉子,带兵历来是爱兵如子的。听了情况汇报后就把电话打到了一连:“我说孟勇,你个娃子搞什么名堂嘛”。听到旅长浓重的四川话,孟勇马上紧张起来,电话里周大康旅长大声的说:“我告诉你,你和指导员钱峰去,先把人给我接回来,不管你们采取何种方式”。

孟勇大声说:“旅长放心,一连连长孟勇和指导员钱峰保证完成任务”。放下电话孟勇和指导员钱峰又商量了好久,准备了很多意外情况下要应付的问题的措施。

第二天一早,连长孟勇和指导员钱峰就动身去了陕西商洛。

孟勇和钱峰到了县里,马上去了公安局。公安局的同志看了他们俩的证件后很热情的接待了他们。并且说这是一场误会。马上安排孟勇两人见到了扈强。

扈强被拘留了几天了,胡子拉碴的被叫出来,脸上还留着被打的淤青痕迹。见到连长孟勇和指导员钱峰的到来,扈强知道自己把事情闹大了。见了两人叫了声连长指导员就低下头去一声不吭了。

孟勇见到扈强的可怜相是又气又恨又怜。指导员钱峰忙问了他的伤势,扈强说没事。一点小伤,已经好了没事了。

孟勇、钱峰和公安局的同志说:部队领导对此事很重视,希望地方的同志配合我们做好扈强以及家人的思想工作。并且把扈强在部队的表现说的很好。指导员钱峰最后说:“扈强是二排排长,在我们营是个军事素质很过硬的排长。部队领导希望我们能把扈强带回部队,部队一定好好教育他。在此问题上绝不姑息养奸,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希望地方的同志能从轻发落他”。一番话倒也说的是冠冕堂皇。

公安局的同志说;其实事也不是个多大的事,只是双方当时控制不住自己。扈强同志的军事素质他们都领教了,没得说。(说此话时把个孟勇、钱峰臊的够呛)既然这样,那你们就把他带回去吧。我们这里已经把派出所的那几个参与殴打扈强父亲的协管员开除了,涉案的民警也受到了相应的处分。就是被扈强打伤的那个住院的协管员的医药费你们看……

孟勇没有思考就说:我们出吧。公安局的同志就说;这样最好,那就这样了吧,你们今天就可以把扈强领走了。

付了6000多元的医药费后连长孟勇和指导员钱峰把二排长扈强带回了家。

回家后才得知扈强父亲由于本身有高血压病再加上被殴打,醒过来几小时后突发脑淤血死亡。醒来时一直呼唤着扈强的名字。看着父亲亡灵的扈强跪倒在父亲灵柩前放声大哭,顿足捶胸的哭嚎惹得孟勇、钱峰也禁不住堕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