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

麦克上将 收藏 16 195

我的父亲

母亲得了脑血栓,照顾母亲的重担就全部压在了年近八十岁的父亲肩上。没有多久,父亲原有的体重迅速掉了下来,花白的头发变成了纯白,有点驼背的脊梁变得佝偻起来,原本暴躁的脾气也失去了往日的辣气,逐渐变得柔和起来,从没想象过父亲会变成现在的样子,看到父亲的变化,我心里酸酸的,痛的有点喘不过气,记忆中第一次对父亲感到由衷地心疼和愧疚。

对于父亲而言,我不是一个孝敬的女儿,我和父亲虽然没有隔阂,却算不上真正了解父亲,更谈不上懂父亲。我一直没有和父亲生活在一起。小的时候父母分居两地,我随母亲生活在沂蒙山区的老家,父亲工作在这座城市,十七岁时我顶替父亲来到这里,父亲又退休回到老家。对我而言,父亲的形象不是那么清晰,我心中对父亲虽然永远怀着感恩的心情,感谢父亲给了我生命,感谢父亲给了我现在的一切,一切。可事实上,我也只停留在感恩上….

小时候,每当父亲回家探亲,我总是怯怯地躲在母亲或者姐姐的身后,用陌生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父亲。母亲如果让我叫父亲时,我会转身逃掉,为这事父亲应该很伤心吧?父亲一直很想亲近我,我和小伙伴玩老鹰捉小鸡时,他会可意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扮演母鸡的角色,为的是让我不再惧怕他、不再疏远他,为的是让我真正开心起来。那时我不懂这就是伟大而无私的父爱,依旧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他,无视父亲的感受。

上学后,我逐渐懂事了,父亲再回家探亲时,我也会小心翼翼地去接近父亲,并在十岁那年的仲秋节,随父亲去距我家十几里山路远的姑姑家串门,可就是那仅有的一次随父亲串门,又让我刚刚对父亲燃起的亲近感荡然无存。那次去姑姑家,父亲被姑夫灌得酩酊大醉,我一遍遍催促父亲领我回家,父亲都迟迟没有动身,就在我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晚上九点钟,父亲突然决定回家,任凭姑姑怎样挽留都无法更改父亲的执拗。因为父亲尚没从醉酒中完全清醒过来,我担心地看看父亲,不情愿地拽着父亲的衣角走在秋夜的山道上。那时还不到收秋的时间,山路上不见人影,除了蛐蛐的鸣叫,偶尔还会传来不远处山沟里狼的嗥叫,野狼每嗥一声,我心里都会一颤,头皮发麻,手心里满是汗水,仿佛野狼就在眼前似的。就这样,父亲一路不知摔过多少次跤,终于在晚上十一点多才跌跌撞撞地回到家中,从那以后我对嗜酒的父亲又开始疏远了。

我讨厌父亲喝酒,总认为父亲不称职,所以对父亲的爱不及对母亲深,因为亲眼看见母亲为我们兄妹吃过的苦,受过的累,心里时时牵挂着母亲,就连父亲和母亲偶尔的斗嘴,我也会不自觉地站在母亲这边,尽管那也许是母亲的错。我从来没试着去了解父亲为什么如此嗜酒,没认真想过父亲那些年一个人在外面是怎么过的,现在想来:一个人只身在外,思念亲人,牵挂亲人,加之工作中遇到的种种不快,也许只有借助醉酒才能得到片刻的释放吧?

我现在依旧对父亲了解不够深,但在试着了解,能深切体会到来自父亲那深沉的父爱,每次从电话中听到父亲的声音时也会有种醉酒的感觉。尽管我不是个孝顺女儿,但我在努力。父亲,您看到我的努力后,会原谅我以前的不懂事吗?


妈妈的爱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在我心里:任何赞美的语言在妈妈的爱面前都会显得苍白无力,因为妈妈的爱无时不在,无处不在……

妈妈的爱在静静的等待中,在热烈的盼望中。妈妈岁数大了,又不识字,所以不会打电话,只好默默地等待我给她去电话,每当接通电话的那一刻,从妈妈那急促而兴奋的语言中,总会感受到妈妈那份沉沉的爱,也从那一刻起,妈妈的爱变成了声声的叮咛和温柔的唠叨,我又成了需要她保护的对象,尽管她的女儿早已长成参天大树,早已能承受住生活中任何风雨的考验,可在妈妈眼里我却永远是只羽毛尚未丰满的雏燕。

妈妈的爱在严厉的教诲中。每棵小树在成材之前都要经过不断地修剪。记得很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其实那时候不只我家贫穷,全中国富裕的恐怕根本没有几家,那时候农村虽然天天在喊“抓革命,促生产”,粮食产量却仍旧不高。能够不挨饿,不受冻就是人们当时的最高追求。我五岁的时候,大哥和小舅舅(因为姥姥家出身富农,所以小舅舅从小在我家生活)相继结婚,妈妈把家里的全部积蓄都用在帮他们盖的新房上,还外欠了很多债务,家里也从六口之家膨胀为八口大家,生活的拮据程度不言自明,不用说穿,能够解决吃的问题就很不容易了,因为家里多了两位新人,妈妈在做菜上不敢马虎,一盘辣椒里放上一枚鸡蛋,只能看见辣椒丝上沾有鸡蛋碎末。那时我不懂事,不懂得谦让,嘴馋的我眼睛盯住沾有鸡蛋多的那块辣椒丝,并且毫不犹豫的把它放进自己的碗里,这时我看到了妈妈责备而无奈的目光,当我忐忑着寻准目标再次举起筷子时,二哥及时行使了兄长的权利,将我的欲望扼杀在萌芽状态(把我刚刚举起的筷子打掉在地上)。后来,我偷听了妈妈和二哥的谈话,妈妈哽咽着对二哥说:让一个不足五岁的孩子和我们吃一样的饭菜,太为难她了。二哥也成人般的叹了口气,其实二哥那时也只有十五岁而已….

自从那次辣椒事件之后,我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许多,开窍了许多,知道家里生活状况不允许我继续小下去,尽管有时也禁不住诱惑,但关键时候还是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有一次,看见小伙伴们都用地瓜干换樱桃吃,因为樱桃核还可以用来玩一种叫做“田”字棋的游戏,有吃有玩,一举两得,我心也动了,跑回家之后,正巧家里没人,就跑到盛地瓜干的粮顿子里伸手拿了五块地瓜干装在小兜里,准备去换樱桃(五块地瓜干可以换半斤樱桃),可是到了卖樱桃的地方,终于没能下定决心,在放回时被妈妈抓个正着,在妈妈的逼问下,我只好把事情的全部经过都讲了出来,还委屈地哭了,妈妈听了之后一把将我搂进怀里,破天荒地给了我五分钱让我去买樱桃吃,我知道妈妈对我的爱,只是生活条件不允许她对我娇宠。

妈妈的爱在无言的行动里。记得那时候,每年冬天,公社都会派两台拖拉机给大队耕地,这时大队领导会指派一名为司机做饭的人,妈妈饭菜手艺在村里闻名,所以这差使非妈妈莫属,妈妈操劳到很晚回家的时候,总会把她碗里的两片肉包在小块煎饼里捎给我,尽管我都早已睡着了,她也会把我从睡梦中叫醒,看着我津津有味的吃完后,咂咂嘴吧,高兴的睡下。这些儿时的记忆是妈妈爱的见证,一点一滴永远会流淌在我的心里……

本文内容于 2009-6-10 13:25:44 被闪烁的红星编辑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