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大对决——天地双雄 第五章 血战 第二十三节 夜袭(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

随着可以隔着台湾海峡对台湾上空的空中目标进行攻击的S-300导弹和红旗-9导弹,以及威力更大,射程更远的S-400导弹被投入到福建、浙江境内,对于日本人来说,台北的天空已经不再安全。

尤其是射程达到400公里的S-400导弹,他们隐蔽在地形复杂的福建戴云山区就能对台湾上空的战斗机发起攻击,而且打完就钻进隧道。强大的抗干扰能力,使得敌人除了隐形战斗机外,任何在台北上空的飞机都将受到这种导弹严重的威胁。

美军也对我S-400导弹系统发起多起巡航导弹攻击,可是复杂的山区地形使得美军的潜射巡航导弹和空射巡航导弹没能取得太大的效果。

美军又动用一批EB-6和EA-18G电子干扰机,逼近福建上空对S-400导弹进行干扰,却遭到陆上的FT-2000导弹攻击。十多架昂贵的电子战机在空中被炸成硕大的礼花,地面暴露目标的FT-2000导弹也遭到美军疯狂报复,那些导弹发射车随后就被炸成碎片。

其实,我方防空部队损失也不算小,使用安全的S-400导弹远程攻击,因为距离远的缘故,平均需消耗三枚昂贵的导弹才能击落一架敌机,而且这种导弹国内还无法自己生产;而使用S-300导弹和红旗-9导弹攻击,虽说因为距离近命中率高,可是S-300导弹和红旗-9导弹自身也在对手空军有效打击射程内,我导弹部队也遭受了极其惨重的损失。

虽然说我方空军受到美军F-22战斗机的威慑,难以进入台湾海峡上空对日军进行攻击,但是被地-空导弹击落多架战斗机之后,日本的空中力量已经没有原来那样嚣张,除了F-35隐形战斗机之外,日本的F-1、F-2和F-4这些飞机已经不敢随便进入台北上空狂轰滥炸。

拉锯战进行了三天三夜,白天日军和台独军队利用优势兵力火力占领了一堆堆残垣断壁,到了夜晚,又被中国军队躲了回去,使得日本人企图压缩我方的计划一次次落空。

在夜战中,日本自卫队所装备的精良的夜视器材、红外传感器和电子侦察设备,遭到我方以少量夜视设备和电子器材侦测到方位之后,采取强光、红外、激光致盲、烟幕、气溶胶等干扰方式干扰,并使用狙击手进行硬杀伤,使得他们那些先进的设备不仅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反而成了他们的累赘。

而且,我们每天发起夜间进攻的时间都不同,使得敌人根本无法抓住规律,利用我们在集结的最佳时机实行轰炸和炮击。

吃了大亏的日本人不得不抛弃大量装备的单兵夜视器材,他们也把大量照明弹配发到各级基层部队,只留下少量夜视器材给观测手使用。大量的红外传感器和电子侦查设备已经是不可相信,他们只能到处分散兵力,作为观测手,随时可以观察我方动向,汇报情况。

在白天的战斗中,贺剑飞和他的战友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主动放弃一片片阵地,给了敌人以极大的杀伤。夜幕渐渐笼罩在大地上,激战了一个白天的战士们回到地下坑道中进行短暂的休整。

在连续的三天三夜中前后只睡了不到六个小时的贺剑飞刚刚合上眼睛不一会,就被范青推醒:“小贺,上级的命令来了,上级让你们现在出去活动活动!”

所有的特种兵战士们和狙击手都被叫醒,范青把大伙们带到一处地下坑道中,他指着一堆从日本俘虏身上脱下来的衣服对贺剑飞说:“你们特种兵担任突击手的战士换上这些衣服,混入敌人当中。我们已经通过隔离审查俘虏的方式,证实了今晚他们的口令是:‘千秋万代、长治久安兮’,你们穿插进入之后,我们将会在两个小时后发起攻击,到时候为了避免误伤,你们把身上的衣服换掉。”

说完,范青又转头对那些狙击手说:“你们不需要穿插,你们的任务还是寻找敌人的夜视仪、红外传感器和电子侦察器材,在进攻开始的时候,你们配合主力部队的行动即可。”

在贺剑飞他们出发之前,范青又把一些缴获的单兵电子设备的使用方法和密码告诉贺剑飞他们。密码也是把敌人分散审问后获知的,并经过我方战士的验证。

自然,在审问那些俘虏的时候,那些顽固的日本人一开始还不肯开口,我方审讯人员使用了一切方法折磨他们,终于从他们嘴里获得我们想要的东西。

贺剑飞和六名熟悉日语的特种兵战士们穿上日本自卫队的衣服之后,携带着缴获的89式自动步枪、米尼米通用机枪、P-220手枪和M9冲锋枪以及缴获的GPS定位器、袖珍GPS显示器、单兵通讯设备、激光指示器等设备,便从地下坑道中走出,他们沿着忠孝路,大摇大摆的向被日军占领的凯悦饭店的方向走去。全身上下的日式装备,使得他们看起来俨然是一支精锐的自卫队特种兵。

“关闭我们自己的耳机和话筒,打开小鬼子的耳机和话筒,听听他们在干吗!”贺剑飞下了命令。

所有的战士们都打开那些从日本人那里缴获的单兵通讯设备,顿时,从耳机里传来各种各样杂乱无章的怪叫声,那些自卫队员的鸟语清晰地被送到大家耳中。

美军原来的GPS卫星系统被摧毁之后,他们又发射了新的GPS全球定位卫星。通过敌人数据链系统传输来的信号,贺剑飞手里那台缴获的袖珍GPS显示器可以看到敌人所在的位置。敌人的高科技,反而被我们所利用。我们的特种兵不仅可以看到敌人的位置,甚至可以呼叫敌人的飞机对敌人进行轰炸!只不过,那些先进的设备能缴获的并不多,大部分设备被敌人启动自毁装置销毁,所留下的仅仅能满足特种兵的需求。

快到国联大饭店的时候,前头有日军在喊话:“千秋万代!”

贺剑飞马上用流利的日语回答道:“长治久安兮!”

前头的日军又有人说:“各位,小心点,支那人狙击手猖獗,尽量从隐蔽处通过!”

贺剑飞应了声,便带着队伍快速通过。

不多时,他们便抵达目的地——凯悦饭店,这里早已被战火烧得满目疮痍,大楼的窗户已经全部破碎,许多地方的砖墙也已经被炸倒塌,只剩下一幅幅骷髅样的框架。楼板上,还留下两个钻地炸弹穿透后留下的大洞,原本美丽的凯悦饭店已经是完全认不出她原来的模样。

一名观察哨喊了声:“千秋万代!”

贺剑飞回答道:“长治久安兮!”

战士们鱼贯而入,贺剑飞走过那名观察哨面前的时候,突然抽出一支薄薄的钢片从腰部刺入他的肾脏,剧烈的痛觉,使得那名敌人语言神经被封闭,根本就喊不出话来。薄钢片扎入肾脏内,完全留在那名敌人的体内,堵住血液外流的通道。不仅一声没吭,连一滴血都没有渗出,那名敌人便软瘫在地上。

杀人不流血,可以避免附近的敌人嗅到血腥味。毕竟,那些自卫队员也是精锐的特种兵,他们嗅觉敏锐,我们稍有不慎就会暴露自己。

还有另外一名敌人哨兵,被一名战士用匕首从腹部向上刺入胸腔,刺穿肺部,使得他胸部漏气无法说话,刺穿肺部的匕首又扎入心脏,在薄薄的匕首被抽出的时候,所有的血液都通过被刺透的腹膜进入腹腔,这也是一种杀人不见血的方法,使得附近的敌人不会嗅到血腥味。

最后一名敌人哨兵是被人扭断脖子的,在前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三个人是同时动手干掉三名哨兵,三人的误差不到0.1秒。

尸体被藏起来后,七人分散开,贺剑飞带着两名战士进入凯悦饭店的废墟内,其他四人则去附近另外一栋大楼的废墟那里。

一名精心伪装,藏在六楼的自卫队狙击手被贺剑飞发现。虽然他的位置极其隐蔽,他的伪装极其精细,可还是逃不过贺剑飞的眼睛。

他从背后悄悄摸过去,熟练的绕过一枚精心隐藏的跳雷,又躲过一枚压发雷,来到那名正在闭目小憩的日军狙击手背后,他伸出有力的大手,一把便扭断那名狙击手的脖子。

那名日军狙击手只听到自己颈骨断裂的声音,便无力的垂下脑袋。那名敌人狙击手,估计是激战了一整天,也累了,不然不至于被人无声无息的消灭。

贺剑飞把激光指示器递给小山东:“你上楼顶,如果敌人召唤飞机轰炸我们,你就用这个来向敌人的飞机指示目标!至于敌人的激光指示器,我会解决的!”

小山东领命,带上激光指示器上了楼顶,贺剑飞则把敌人的尸体藏好,然后他占领了这个狙击点。

另外两名战士也分别散开,各自杀死两名机枪手后,他们各占领了一个火力点。

小山东上了楼顶,那里有两名日军重机枪手,被小山东左胳膊勒死一个,右手一刀刺死一个。

我们这些最精锐的特种兵,是真正杀人于无形的杀人机器。日本第一空降旅第101特种兵特种兵大队的那些号称日本最精锐的特种兵,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

与此同时,其他的几支特种兵部队也换上敌人的衣服,带上缴获的武器装备,趁着夜色对敌人进行渗透。

我方的狙击手也分别进入他们战斗的位置,王丹丹携带着带有微光瞄准镜的杰帕德12.7mm反器材狙击步枪和红外夜视仪,来到她精心挑选的狙击点。

当她架起红外夜视仪进行观察的时候,很奇怪的发现:怎么今天敌人的夜视仪那么少?

同时,王丹丹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原来敌人应该是大量布置红外传感器、电子侦察设备的,可是今天他们却采取了大量观察哨的方式来执行戒备任务。

很快,在指挥部内的孙岘便得到这个重要情报,当他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敌人多次吃亏,他们已经改变了战术!敌人一定是放弃了大量装备的单兵微光夜视仪!他们肯定是装备了大量照明弹!我们必须马上改变策略,用相应的方式来对付敌人!”

我们伟大的前辈说得非常好:决定战争的因素是人,而不是一两件先进的武器。再先进的设备,也有它的软肋,一旦弱点被抓住,先进的电子设备就将成为废物。吃亏的日本人似乎也明白了这点,他们放弃了那些先进的电子设备,采用最落后,但也是最可靠的方式——大量布置观察哨。

想要欺骗人,远远比欺骗电子设备要困难得多。

孙岘大校果断的对范青下达了命令:“现在是利用那些俘虏的时候了!”

利用俘虏当诱饵,当然是违反《日内瓦公约》的,然而,那些非人的畜生和猪狗不如的汉奸,他们是没有权利享受《日内瓦公约》的,就算我们是当场处死他们,都完全不过分!

这些俘虏在被俘之后,他们的衣服都被换了下来留给我们的突击队使用。而此时,他们身上是穿着我们提供给他们的衣服。

正当那些被俘的日本自卫队和台独分子在为自己的命运担心的时候,此时范青走了进来,他对那些战俘们说:“我们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水能够养活你们,可是我们中国人是不会屠杀俘虏的,因此,我决定释放你们!”

听到这个消息,那些自卫队员和台独分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一名自卫队员站起来问道:“难道你们真的要放我们回去?”

范青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们中国人是守信用的,我们言出必行!再过半个小时吧,等我们和你们的军队交涉之后,就放你们走。”

就在此时,我军的各个攻击部队已经做好准备——所有的步兵正在悄悄进入攻击阵地;迫击炮手和自动榴弹发射器手纷纷从地下坑道中钻出,在他们的阵位架起迫击炮和自动榴弹发射器。

架有链式机炮的轻型突击车也悄悄开到地下车库出口处,只等待进攻的命令发起,他们就将冲出地面,用车顶的链式机炮好好招呼敌人,对一些火力点进行定点清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