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三十七章 地盘(六)

李天骄龙 收藏 16 1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453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三十七章 地盘(六)

日本。东京。大本营。

“首相阁下,卑职认为寺内寿一大将已经不能继续履行他现在职务!”新任陆相板垣征四郎,向近卫文麽进言。“从他向大本营发来的电报来看,他已经失去作为一名高级将领对战场态势的把握和分析能力。再这样下去,华北方面军非常危险。”

“板垣君,说说你对支那华北态势的分析!”近卫首相没有接板垣征四郎话头。寺内寿一家族在日本军政两界树大根深,岂是那么好动的?板垣还是年轻啊!想问题太简单了。

“阁下,我认为华北方面非常危险。如果不是发生非常复杂或者超常的情形,我想寺内寿一不会丧失基本的判断能力,朝令夕改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能力的问题,那就一定是出现了非常难以理解的事情!事实也的确如此,第5师团几乎全军覆没,关东军的南下军队一败涂地。这是极不正常的。我们对新崛起的38军,了解太少而且太不重视。当前,我不认为仅仅依靠华北方面军和驻蒙部队就能解决此危机。”

“可是我们现在兵力严重不足,关东军不能动大多。在支那的其他军队全被拖在长江沿线。”近卫文麽皱着眉头。

“当前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提前展开武汉会战并尽快结束,逼迫支那政府投降;另一个关东军大举南下,一举解决华北问题。”

“这两个办法都不现实。武汉会战我军还没有准备完毕,无法提前发起,会战一旦展开也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关东军就更不可能了。万一俄国人趁机南下,帝国的基石就不稳固了。”

“那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收缩!暂时放弃山西,甚至河北。待武汉会战一结束或者取得阶段性胜利后,再集中力量解决华北问题。”

“这绝对不行!”近卫明白,如果真的这样那么自己的内阁即刻就会倒台。汹涌的舆论会把自己淹死。“难道你这么悲观吗?我们在华北毕竟还有3个多师团,就算他们再厉害,也不可能全歼。难道华北方面军还不能够支持到武汉会战结束吗?”

“是!华北地区的军队必须集中,至少我们应该暂时放弃山西,否则,就极可能被各个击破。”

“你安排吧!”心情糟透了首相再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板垣君,土肥原到东京了吗?”近卫现在最想见到的就是这位东方劳伦斯,以他的机警和智谋,应该会对支那的态势,尤其是华北态势,提供比较有建设性的建议

“明天下午到。”

“板垣君,你对这个38军了解吗?”

“对不起!我基本上一无所知。华北方面军和各部们的情报非常模糊,而且自相矛盾。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是一支由支那海外华侨为主干组成的部队。他们的财力非常雄厚,而且文化水平较高,他们的装备水平很高,战斗力非常强悍。他们与其他支那军队非常不同。”

“他们是怎么在河北隐藏的呢?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我们就没有他们一点消息,他们总不会是从石头缝儿里面蹦出来的吧!”

“我认为应该利用我们在国外各国以及支那国内的的情报机构,重点搜集该方面情报。我总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在未来的很长时间内,他们将会是我们主要的麻烦。”

“你的这个建议非常好,我看这件事还是让土肥原来做吧!”

“我也认为土肥原君是最好的人选!”

“那就这么定了!”


石家庄。C集团司令部。

“当前,我们是否应该改变战略?”参谋长石磊指着敌我态势,向李华雄建议。“从各种情报分析,山西日军已经放弃对我们的进攻,20师团有向109师团靠拢的迹象。看来A、B集团的动作导致他们要全力以赴应对平津的事态了。”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我相信梅津美智郎一定会以一定兵力牵制我们。”李华雄也走到挂图前,“梅津美智郎这个老鬼子,一定要把他留在山西,否则山西西北部的106步兵师的压力太大。再说,这也正是我们控制山西的好机会。108山地师抽调216旅、军直属第317独立步兵旅一并配属给106山地师(当初为了隐蔽实力106山地师和106步兵师才采用同一个番号)编为右纵队,西出娘子关攻占阳泉,威逼太原。命令第二装甲作战群、108山地师其余部队配属给84步兵师,组成右纵队攻取长治,然后向临汾攻击。将我们的作战计划‘润色’后报给委座。请求第二战区予以配合。另外,把第5师团的战果上报给委座也让他老人家高兴高兴,省得在武汉愁出病来。呵呵!”

“军座,108师、84师刚刚经过苦战,目前多是新兵,108师的主力又调给106山地师,我担心他们的战斗力。”石磊有些担心。

“这些我考虑过,问题是第20师团在中条山的消耗后,也没有经过补充。日军比我们困难。”

“我怀疑,第二战区这次能否给予我们支持?再说,我们刚刚歼灭第14师团,现在又歼灭第5师团,会不会太扎眼。到时候,委座别一高兴再疯了。那咱们的罪过可就大了。呵呵!”

“反正瞒也瞒不住,不如如实相告。只要咱们消灭华北日军,有了自己的地盘儿,谁也拿咱们没办法。委座现在对我们的需要,要比我们对他的需要多得多。否则,那么金贵的钨矿沙、锡矿沙,他能那么痛快给咱们?那些从国外运来的好东西他能不扒层皮就给咱们运来?他是怎么想的我清楚,反正他现在也腾不出手来,管不了咱们,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他以为控制了咱们的运输线和与外界的联系就能死死控制住咱们。先让他高兴几天吧!”李华雄话锋一转,“第二战区能否给咱们支持,能给咱们支持,那要看咱们把日军打成什么样子。硬骨头没人愿意啃,可是便宜谁都愿意占。所以,咱们即使不能全歼山西日军,也一定要打疼他们。咱们打得越好,打得越狠,得到的支持就会越多。”

“军座,咱们是不是知会一下前辈们!”石磊斟酌之后,还是提出了这个敏感的话题。

“也好!丑媳妇总要见公婆,这样,还是让郎朗去一下吧!”看着石磊明显低落的情绪,李华雄笑了笑。“你我目标太大,我们得顾及委座的想法和脸面。再说,你我军衔这么高,到时候前辈们给我们敬礼,咱们俩得折多少年阳寿啊!行了,别郁闷了,迟早总会见面的。”

“也对。”石磊无奈的摇摇头,“郎朗这小子也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分,取了个漂亮的女土匪不说,还能觐见前辈,真是羡慕啊!”

“看把你急的,”李华雄和石磊接触多了,渐渐非常喜欢这个比自己年轻的空军高官,说话也较为随便,“是不是让石磊也给你找个压寨夫人?”

“军座,”石磊实在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原时空自己那美丽的妻子和温馨的家几乎是他永远的痛。他连忙掩饰过去“咱们把大部分兵力都派到山西,咱们这里兵力是不是有点空虚?”

李华雄意识到不该和石磊开这个玩笑,也明白石磊故意岔开话题。作为参谋长,他不可能不知道现在河北南部已经没有力量能够威胁C集团了。

“问题不大”李华雄得配合他把这场小戏演圆满,“河北南部已经是咱们的天下了,再说咱们不是还有守备部队和第2坦克师嘛!”


武汉。军事委员会。

素有火炉之称的武汉,外面热浪滚滚。而这里却门窗紧闭。空气中充满火药味。似乎随着从前线赶来赴会的众将军的到来,这会场也渐渐有了战场的味道。

徐州失守,武汉血战已无法避免。要不是横空出世的李华雄和他那充满神奇的部队,把日军步兵14师团和16师团出人意料的打垮,局势还要危机。委座知道虽然心中“惦念”着中G和李华雄,可正面战场的责任他必须承担,武汉他不能不守。再说,日本人的目标是他。要挽回残局,他就必须在武汉干得漂亮些。所以,徐州会战一结束,他就匆忙召来各地高级将领,召开最高军事会议。李华雄和宋哲元以军情紧急为由没有出席。毕竟陈诚还兼着第六战区司令长官的头衔,就由他代表了。

会前,为了贯彻落实战后检讨会制度,委座决定抽出几天的时间,开个“徐州会战军事检讨会议”,本意想总结总结徐州一战的成败得失,触动一下手下的这些各路诸侯。可会议进行中,被陈诚弄走了调儿。

陈诚在会上突然向何应钦发难。何应钦对此却毫无准备。结果陈诚一开口,何应钦便大惊失色。

“我想请问何总长,台儿庄大捷后,五战区几十万人马为何不乘胜追击?当攻不攻,

以致错失良机。在日军重兵扑向徐州外围时,几十万人为何又当退不退?参谋部战前不是制定了一系列计划吗?现在应该对照一下,看看究竟有多少符合战场实际?”说完,他向在座的一些年轻将领扫了一眼,这些都是他的托儿。

“事实上,此役参谋部缺乏远见,优柔寡断,导致指挥混乱。若非委座决策英明,李长官临机指挥得当,几十万人如何脱险?对此,我希望何总长能多加考虑,改善参谋部的指挥效率,以利再战。”

委座戎装笔挺,一言不发。陈诚这番抢白,可谓挠到委座的痒痒肉了。但是他不能表露他既没为陈诚煽风点火,也没为何应钦说话,只是用眼光在手下将领的脸上扫来扫去。委座把目光投向李宗仁。可是,这位台儿庄的大英雄、徐州会战的当然主角却面无表情。此时的白崇禧,这个人称“小诸葛”的聪明脑袋里也不知在琢磨什么,面目深沉。何应钦,也不动声色,尽力掩盖内心的烦躁和不安。

痛陈利弊、慷慨陈词完毕的陈诚落座。扔了一阵刀枪棍棒之后他得腾出时间观察着众人的反应,揣摸着会场的风向。他的内心里自然也紧张。何应钦身为参谋总长,又曾与委座平起平坐过,树大根深,扳倒他绝非易事。

他之所以敢向如此强大的对手发起反击,就在于他抓住何应钦的一个弱点:亲日倾向严重。而这是大部分国民党将领所鄙视的。果然,会场上并未掀起大风大浪,接着发言的,是陈诚事先联络好的几个托儿。出手顺利,陈诚的心中漾起一丝欣慰。

西安事变,何应钦“逼宫”不成,引起委座嫉恨。委座也一度想以陈诚接何应钦的班,无奈陈诚还是太嫩。到头来,何应钦依然是军内第二号人物。徐州会战战败,他明知委座并不清白。可战前,蒋介石曾当面允诺李宗仁,决不插手五战区军务。陈诚抓住这一点,把一个个屎盆子都扣向负有指挥之责的何应钦,既拍了委座的马屁,又打击了这个老对手。

何应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也不能说。陈诚一开口,他就觉得是委座的旨意。自己不能辩驳,因为驳来驳去肯定又得驳到委座身上,他不敢也不能如此。自1936年“逼宫”戏演砸了之后,方才惊觉惹恼了委座自己就无路可走。“没有我J中正就没有他何应钦”,委座这句箴言时常回荡在自己的耳边。从那以后,处处出处低调。眼下这个哑巴亏,何应钦只能认了。

今天陈诚当着众将把矛头转向了何应钦,委座感觉徐州会战的包袱自己终于可以放下来了。看时机差不多了,委座知道自己该说话了:

“诸位将军,徐州虽然失利,但进步斐然。台儿庄一战,诸将指挥得当,将士用命,获空前之大捷使我国军威名远扬。当然,我们指挥上尚仍嫌不足,需进一步检讨,加以改进。当此国家民族危亡之际,诸位还需以大局为重,精诚团结,共赴国难。参谋部工作是出色的。他们工作勤勉,乃有目共睹。至于一些技术性问题,下去再进一步研究。”

何应钦知道这个屎盆子自己是做实了。李宗仁自始至终冷眼旁观这场表演,感觉一阵一阵的反胃。他没有兴趣参与这场演出。

会后,李宗仁即可托病向委座告假。虽然他坚信武汉外围的山川谷地、江河湖沼是块用兵之地。在这儿他或许能创造出远胜于台儿庄的辉煌。可一想到武汉这块是非之地,便不由郁闷万分,况且牙床上腭的疼痛也确实要治。于是,他脱下戎装进了张学良早年捐资修建的东湖疗养院专心养病。

就在湖西面的珞珈山上的委座,此时与李宗仁的心境大不相同。他就像被架在火上烤,浑身上下滋滋作响。前线坏消息接连传来。冈村宁次指挥华中派遣军第11军步兵第3师团,步兵第6师团,步兵第10师团,步兵第13师团,步兵第16师团,步兵第101师团,步兵第106师团和波田支队等部,逐步集中于合肥南北地区,并沿长江攻占了安庆、九江等地,作为进攻武汉的前进基地。

“我们要守武汉,但不能战于武汉。”

武昌军委会会议室里,委座近来在这里呆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就在这里过夜。他的出现,使陈诚、何应钦都感到了压力,各种计划的落实情况明显加快。每天,从前方发来的各种电文、通报源源不断送到他这里。

数十万精兵的牺牲让委座清醒了许多。委座终于意识到人海战术需要巨大的回旋空间。武汉,这是块被湖沼江河紧紧拥抱的死地。然而再往外看,他的心胸不禁豁然开朗起来。“我们要守武汉,但不能战于武汉。”这个思想越来越清晰了。

今天他终于抛出自己的武汉攻略。“武汉三镇必须守卫。武汉城北根本无险可守。城区又被长江隔断,城外遍布湖沼,非久战之地。武汉如何守卫?外围!东北有潜山、太湖,北面有双门关、武胜关诸险可收。事实上,武汉外围之幕阜山、大别山和长江,才是我最佳之天然屏障。”

远道而来的李宗仁、薛岳、张发奎等将,都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脸上终于现出一丝笑容。这笑是发自内心的、实实在在的笑。到会的大部分将领都在上海吃过地域狭窄、优势兵力成密集轰击目标的苦头。会前,人人都怕“高明”而固执的委座再来个死守武汉。

“如果我军据三镇而战,必重蹈南京之覆辙!所以,武汉要战,必须战于远方。概括之,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乃上策。”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欧洲东战场,形势与今日武汉极其相似。”说着,他转向“小诸葛”白崇禧:“健生,你给大家介绍介绍吧。”

参谋副长白崇禧缓步走向挂图。布帘拉开后,一副早已标绘完好的德国东部地区图展现在众将军面前。

“诸位,这是发生在1914年秋欧洲东战场上的一个著名战例,各位想必早有耳闻。

当时德军兵力有限,为确保首都柏休,起初有退守外克塞尔河之计划。可兴登堡将军接

手指挥后,不但没采取这种消极战法,反而决心利用俄军第一、第二两方面军被湖沼分

离的弱点,转守为攻。当时虽有不少人对此表示怀疑,但德军坦能堡空前的歼灭战证明

兴登堡是对的,这以后,俄、德两军大、小百余战,德军东战场始终居于有利地位。两

战场后顾之忧既除,柏林自然无恙。今日之武汉,确与当年柏林相似。长江、大别山把日本人隔成两路、甚至三路,这就给我军提供了分而攻之的良机。只要我军能充分发挥战斗效力,昔日之兴能堡就会出现在今天的武汉。”

会场出奇的安静,众人似乎还未完全醒悟过来。委座也没再开口,但脸上却漾出抑制不住的笑容。至此,委座虽然没有完全摆脱消极防御的就框架,但是一年来国军数十万官兵的鲜血毕竟没有白流。能够充分利用武汉外围广大的地区和无数天然地障,而不一味死守,咱们的委座在军事上迈出了更为高明的一步。


来自第六战区的好消息再次震惊了委座,也沸腾了全国民众。临时国都的武汉更是沸腾了。

再热的天气也比不上滚烫的民心。豫东战场的胜利引发的狂热还没有过去,这不,又从河北战场上传来,第六战区歼灭日军第5师团大部的消息、光复德州的消息。报纸、标语、演讲、狂欢。兴奋的人群把王文文的办事处围个水泄不通,各种口号声欢呼声震耳欲聋。看来不出去平复一下群众的热情,今天她是没法休息了。

“第六战区万岁!”

“38军万岁!”

“宋哲元将军万岁!”

“李华雄将军万岁!”


“打到倭寇!支持抗战!”

“抗击倭寇,血洗国耻!”


“…”

一身戎装的武汉著名美女王文怡终于出来现在门厅的台阶上。97式军常服仪态万方的王文文增添了别样的美丽。不太标准的敬礼,却打动了无数在场人群。外面的人群顿时又起了一阵骚动。惊叹声此起彼伏!特意陪同周enlai前来祝贺的国防三厅著名才子郭先生,今天总算领教了什么叫倾国倾城。

“诸位爱国同胞们!”王文文略带一点江南口音的“国语”一响,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请允许我代表前线浴血奋战的全体将士感谢大家!没有委座的运筹帷幄,英明指挥,没有全国民众和海外炎黄子孙的倾力支持,就没有抗战的胜利。在这里,我请求大家,恳请大家千万不要再喊什么第六战区或者38军万岁、宋哲元将军万岁、李华雄将军万岁。我们承受不起。保家卫国是军人的分内事,爱国爱家乃华侨的本分。我们坚信有委座的英明领导,有我炎黄子孙华夏儿女的精诚团结,抗战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委座万岁!中国万岁!”

人群中顿时响起山呼海啸般的应和之声。美女的力量也是无穷的。

王文文作秀完毕后,急忙来到周enlai身边。狂跳的心脏和奔腾的热血,绯红了她白皙的面容,更加映衬出她的美丽。仍然是一个不标准的军礼,“周,先生您好!郭先生好!”她生生的把总理两个字吞了回去。“二位大架光临,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早就听说文怡女士精明干练不让须眉,今日得见,名不虚传啊!”周enlai特有的口音让王文文激动不已。如果说毛zedong是中国人心目中的神,那么周enlai就是中国人心中的圣。神于天,显得那么遥远和高不可攀。而圣是人,存于地则显得那么亲切。周enlai在中国人心中几乎成为鞠躬尽瘁、无私奉献的同义语。他对党对国家对人民对信仰对事业的忠诚和热爱,他的高尚情操、君子之风和人格魅力,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即便年轻如王文文这样70末的一代人,也仍然充满敬仰之情。尤其是常年奋战在外交战线上面的王文文对周zongli 更是有着特殊的感情。这一切怎能不让她激动万分呢!这种心情使她第一次在重要的社交场合,犯了不该犯的错误。怠慢了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代文豪,文豪颇有点落落寡欢。很快,精于外交的周enlai及时提醒了王文文。王文文立刻知道自己的失误,才华横溢的文豪终于得到美女的青睐。性情狂放不羁的文豪情绪立刻高涨了起来,兴奋地说:

“华侨真是了不起,不仅为国倾囊相助,而且投身疆场。取得了抗战以来从未有过的巨大胜利,真是鼓舞人啊!”

“先生谬赞了!”王文文终于恢复了常态,“如果没有贵党积极倡导,何来这全国人民精诚团结共御外辱的抗战局面啊!”

“抗战,民心所向!我当不过顺势为之!”周enlai微微一笑。接下来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亲切交谈。双方对共同感兴趣的话题交换了彼此的看法。

由于这次他们二人只是礼节性的拜访因此时间不长,二人就告辞了。


看着李华雄发来的战报和下一步作战计划,委座真的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自从豫东的胜利以来,他有预感,李华雄还会给他带来惊喜,可是没有想到着惊喜来的竟然这么快。这个李华雄真是上帝给自己带来的最为奇特的礼物。全国形势急转直下之际,李华雄是靠什么逆势而上呢?看他的作战计划,明显有所保留。难道他要全歼山西日军?甚至华北日军?委座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不会!可是如果他进攻山西,那么下一步势必要和华北地区的日军展开生死决战。他有这个实力吗?他的胃口也未免太大了?

委座在房间内近乎暴走。他现在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委座知道,李华雄的计划一旦成功,他的光辉很可能会遮住自己。如果自己一旦在武汉会战失利,那么后果就不仅仅是堪忧的问题了。万一尾大不掉怎么办?万一拥兵自重怎么办?万一….成全他还是毁了他?这是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他。为什么他的每一个计划每一个要求自己都不能拒绝。他的出现、他的每一个行动,时机都那么恰到好处。纷乱的问题一个又一个在脑子里旋转。每一次,李华雄都为他描绘出一副辉煌的图画,太诱人了这次尤甚。这就像吸毒,明明知道会对自己身体造成危害但就是不能抗拒。

委座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他烦躁的一把撕开笔挺军装。这时他抬头看到墙上挂的那副巨大的中国地图和地图上面的清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他感觉自己像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怔怔的伫立在那里…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