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被顶替上大学女生:阳光总在风雨后

明珠济南 收藏 0 52
导读:专访被顶替上大学女生:阳光总在风雨后 2009年05月13日 05:48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近日,中国之声连续报道了湖南邵东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昨天下午,邵阳市联合调查组组长接受了中央台记者专访介绍调查进展。而贵州方面则是层层推脱,没有做出回应。请听中国之声记者白宇的报道: 昨天下午,湖南省邵阳市联合调查组常务副组长、邵阳市监察局肖局长向记者介绍了调查组的工作进展情况。肖局长表示,可以肯定,冒名顶替者王佳俊当时所持的户口迁移证就是从她的户籍所在地界岭派出所得到的。 [录音]: 记者:当时丢失的存根找

专访被顶替上大学女生:阳光总在风雨后

2009年05月13日 05:48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近日,中国之声连续报道了湖南邵东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昨天下午,邵阳市联合调查组组长接受了中央台记者专访介绍调查进展。而贵州方面则是层层推脱,没有做出回应。请听中国之声记者白宇的报道:

昨天下午,湖南省邵阳市联合调查组常务副组长、邵阳市监察局肖局长向记者介绍了调查组的工作进展情况。肖局长表示,可以肯定,冒名顶替者王佳俊当时所持的户口迁移证就是从她的户籍所在地界岭派出所得到的。

[录音]:

记者:当时丢失的存根找到了吗?

肖局长:存根没找到,但这个迁移证肯定是从界岭派出所出去的。

记者:具体流失的过程调查清楚了吗?

肖局长:现在我们就是在查这个过程。也在对相关的人员在调查谈话。

记者:王峥嵘在为女儿办理冒名顶替的过程中他的具体的职务是什么呢?

肖局长:这个具体的时间我还要进一步核对。

贵州方面。人们关注的焦点集中在:罗彩霞没有报考贵州师大,湖南省教育考试院也没有像贵州师大投档,该校为何主动降分录取,录取后又把罗彩霞的通知书交给了与之素不相识的该校教师,而这位教师却与冒名顶替者一家相识。

记者首先致电贵州师大党委宣传部部长彭洁,彭部长表示,现在贵州省教育厅已经成立调查组,此事由调查组负责,学校方面不清楚。记者随后致电省教育厅监察室徐主任,徐主任说,他们已将罗彩霞事件的调查委托给贵州省招生考试中心监察办。

[录音]:这个情况省招考中心的招生监察办在负责,他有个叫黄绍基,黄主任吧。

按照徐主任给的电话号码,记者又找到贵州省招生考试中心监察办的黄绍基主任,出人意料的是,这位黄主任了解了记者的来意后,没有介绍调查进展,而是匆忙挂断电话。

[录音]:

记者:我是想了解一下贵州师大冒名顶替……

黄主任:我不知道。

记者:不是您这里……

黄主任:情况我不知道。

记者:您不是调查组的吗?

黄主任:没有。

记者:您是黄绍基吗?

黄主任:对呀,你打错了,我已经告诉你了,你电话打错了,

记者:但是……

黄主任:对不起,对不起啊,再见。

连日来,人们的关注点已集中在湖南、贵州两地各级调查组的工作进展上。而对当初的举报人罗彩霞,也从一片同情和支持的声音中出现了杂音、怀疑甚至指责。身处漩涡之中,她如何承受这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昨天晚上,罗彩霞再次接受中央台记者独家专访:

[录音]

记者: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之前还去了你的博客(blog),打开以后我就听到了一首歌。

罗彩霞:阳光总在风雨后。

记者:对呀,为什么会选择这首歌呀?

罗彩霞:我觉得它很能体现我现在一个心情,你看我开博的日期是5月8号吧,无论怎样,哪些努力或是(其他什么)都已经成为过去了。所有的不开心都成为过去了,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都给遗忘掉。

记者:现在是见到阳光了吗?

罗彩霞:恩,阳光普照。

和半个月前的不知所措相比,罗彩霞更希望遗忘掉不开心的过去。而经历了这段让自己快速成长的日子,她最感谢的是那些在身边的和在网络上给她支持和鼓励的朋友。通过这些朋友的帮助,罗彩霞相信,在每个人的心底里都有着一颗正义之心,她也很乐意在以后的日子里去帮助他人。

[录音]

罗彩霞:就是有很多人都是在帮助我,我觉得挺温暖的,有他们陪伴的话,再困难的事情,再不开心的事情,只要他们在我身边,你都会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件事越来越让我觉得朋友真的好重要,好重要。最难走过的那一段是朋友。那天我说了一句话,我说“每颗磨圆了的石头里面都有一颗方正的心”,因为很多人可能自己都以为自己麻木了,但是通过我这件事情,他们愤愤不平,忽然就燃起了正义之感。他以前可能已经是一个被磨的没棱没角,其实不是的,他们的正义之心就是在心里没有被激发。

记者:这件事情是大家在帮助你,你有没想过以后你可不可以去做那种帮助那些其他的需要帮助的人呢?

罗彩霞:只要我能做到,我都乐意的,因为我是从别人的帮助当中走出来的,所以我愿意传递这份帮助给其他人。

在网络上,有人说罗彩霞坚强勇敢,也有人说她得理不饶人,但真正让罗彩霞感受到压力的,却不是这些。每次与父母通电话谈及此事,她都会忍不住的心酸。看似坚强的罗彩霞也会在挂断电话后独自流泪。

[录音]

罗彩霞:我特别担心他们的情绪,我对我自己还是挺放心的,觉得他们挺委屈的。他们供我上大学并不容易,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结果,忽然发现有这么大的意外。同时我害怕他们的那种无能为力,他们很想为我做点什么,但他们又觉得自己能力那么有限,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觉得挺对不住他们的。

她不希望父母为她操劳,也不希望让关心她的人们失望,她的压力是缘于一种期待。

[录音]

我很希望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又得到这么这么多人的帮助以后,我也希望通过这件事情,可以让人家看到希望,或者就是以后别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就是对它的期待挺大的。

罗彩霞和王佳俊是高中的同班同学,如果不是王佳俊,罗彩霞也许不会多付出一年的时间,更不会有如今的这些烦恼。时至今日,在罗彩霞的心里,王佳俊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录音]

记者:王佳俊,我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是怎样的,你们两个是高中的同班同学,她现在的处境你会为她担忧吗?

罗彩霞:挺担忧的,因为我觉得她的情况可能挺糟糕的,她的压力肯定很大很大,因为有时候我会从我的压力,就是我觉得我有压力,然后再看到她的压力,我觉得她的压力比我大。对于她个人来说的话,我总觉得她是一个被安排的对象,以我对高中跟她的同学(关系),虽然不是有交集,不是很了解,但是不觉得她是个坏心眼的女孩。

记者:假如能够让她听到你的声音的话,你想对她说点什么呢?

罗彩霞:我觉得她应该勇敢的站出来,可能站出来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气,但是她跨过这个坎以后,我相信公众都是宽容的,她也会是风雨后的彩虹。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