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快?还是慢?[长城军团]

射日之箭 收藏 28 304

快?还是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岁。不存在。那时候,房子后面有一镜巨大的池塘,很大很大。倒映下来的有蓝天、白云,还有树影,一起在水中摇曳。那时候,还有一群群的白鹅,弄出的涟漪震碎了倒影。我站在岸边,总是会有阵阵眩晕,但我依旧喜欢去看,静静地站在岸边看。房子旁边两个很小的池塘,两个池由一个条小沟联通。有浮萍,水仙,还有交白。去那镜大的池塘要经过这条小沟。我已经不止一次地掉到这条沟中,而且还爬不起来。我仍旧记得有次掉在沟中,差点沉睡过去,那是一种接近死亡的虔诚。母亲说,等我长大了就可以轻易地跨过去。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时间,所有的时间,根本不存在,没有一丝的类比。只想长大一点,而我所有长大的希冀,只是那条沟。那条沟,是我所有希冀的终点。若干年后的某天,我再去看了那条沟,它早已干涸,已不足我半步之宽。现在,也早已不存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八岁。惊骇。那年的除夕,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很大的雪,让我一直流连,忘记归家。黄昏的时候,才发现双脚冰凉,一双鞋子早就湿了。害怕回去会被父亲训叱,于是一路行走,只想离开,远离训叱。来到村口的公路上,公路上的雪被车子轧过之后,变成黑色,一路延伸。我站在路边,看着黑色延伸,很长,一直到天际。而天空是灰色的,低沉着,像是随时要倾覆。突然之间,我惊骇地发现,这个世界很大,大得我摸不到边际。在那里,时间像是静止的,又是流动的,我甚至想到从古到今,有多少人像我一样这样想过。我惊骇地发现我似触摸到了什么。而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像是一个小孩正在掂起脚尖在够挂着的丝绸,只是指尖隐约地触碰到了什么,却怎么也够不着。这个世界很大,时间很长。而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大,到底有多长。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未知,我要怎么去寻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岁。拉伸。它是圆满的。那一年,全家农转非,父亲几乎将我所有认识的人都请到家中喝酒,包括老人、大人还有孩子。我可以听到许多夸奖中带有嫉妒的话,是对我说的,他们是一个个我讨厌和喜欢的大人。只是伙伴们是真心的。而对于我,唯一有意义的是我从此可以不再放牛了。除此之外,如果算上的话,我可以撇着嘴角,斜着眼看着曾经不可一世的另一个孩子王。同时,我过了我记事起的第一个生日。许多人拍着我有脸蛋说着许多我并不喜欢的话,虽然没有新衣服,但是我依旧开心。如果时间是一条固定长度的橡皮筋,我愿将它拉长,再拉长。如果时间是一条河,我愿让它流得慢一点,再慢一点。我更希望它像一块水果糖,我将它噙在口中,让他慢慢地融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二岁。猜想。最大的表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抓了。听人说,要坐六年的牢。六年,我想象不出,六年后的样子。我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而他又会是什么样。更多的时候,我会爬在树上看很远的地方,然后想象,未来的样子。我所有的猜测,都将是与他有关。只是,我后想遗忘了。我遗忘了我曾经的猜测。时间,我将它看着是一种未来的猜测,一种还没来到,但是我知道它终要来的未来。是一种猜测之后的事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五岁。叛逆。到目前为止,这是我最后一次和家人过自己的生日。我开始怀疑所有人们说的话,鄙视身边所有的人。我发现太多,同时推倒了太多。我一次次地推倒我之前建立的,却无法重建我想要的。现实、观念、想法、理想、与梦。同时,我又在希冀,却得不到哪怕是一个的具象。我所有的叛逆在我无法树立的具象上疯狂,于是我只是为了叛逆而叛逆,虽然它本身已失去意义。包括我自己的意义,也正在失去。时间,只是一种验证,或是一种等待。验证我的对错,等待我重树具象。我不知道十年后的自己,但是又一次次设想十年后的自己。我想知道十年后的自己,又怕知道自己十年后的样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八岁。临界。这是我面临着第一个有临界意义的年龄。其临界的唯一的意义是,我必须承认自己已经长大。从破皮而出的胡须开始,从追随女孩子的目光开始,从被一个小孩子叫着叔叔开始。无论我承认与否,我已经是大人了。时间,是一种魔法。我从某个匣子里面出来后,突然发现自己与自己不同。站在匣子前,却没可能再来一次。又像是站在某条界线边,一边是一个我,这边又是另一个我。所有的都是真实,或是都不是真实。我早忘了,哪一种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真实。我像一个剖开的柚子,不再是完整的自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十岁。失落。这是我第二个有临界意义的年龄。开始知道去沮丧。时间更多地象征着坚持与煎熬。因为你必须去面对,成长的代价是责任。同时,内心有太多的希望,等待去证实。不停地绘着未来,却发现未来并不远,但是又看不清。迷茫地行走,然后一次次地失落。失落的,却总是捡不起。时间,是绘制自己人生的线条,看起来并不清晰,但又似乎隐约可见,却又不真切。明明知道与自己原来勾画的样子不吻合,却又还抱着一丝的幻想。同时,又害怕承认那份蓝图就是自己的人生,又知道不能不承认那就是自己的人生。自己在矛盾中失落。想修正,似乎早已来不及了。时间,像是卡在胡同里面的牛,转不了身,却又不想往前冲。想再一次,又不可得。只能垂头丧气地往前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十二岁。未完成。人生,开始像掌纹一般,逐渐清晰。开始丢掉梦想,为现实而生活。像个在天际云端的舞者,开始想回到舞台,再空灵的音乐都需要听者;再曼妙的舞姿,也需要观众。时间,只是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重头再来。不满意现状,却又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像个孩子在抢礼物,不喜欢已抢到,又舍不得扔下,手中拿着一个,还得抢其他手中的。而即使想交换,又觉得自己手中的比别人手中的好。回过头来,还得打理自己手中。它是一个作品,一个未完成的作品。明天还得继续雕琢,雕琢本身也未完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十五岁。抛弃。一夜之间,发现这个世界也不过如此。于是,沉睡在自己的世界里面不可自拔。知道这个世界不能靠梦想而活着,于是抛弃了梦想。注定不可能的,谁还坚守?知道这世界讨厌幼稚,于是把曾有的童心丢弃,虽然它早已为尘所封,穿上世故的外衣。抛弃了虚幻,看着现实。谁还抱着理想沉睡?自己以为让自己重生了,自己看起来也是重生了。回过头来,发现自己其实抛弃了自己,自己早已不是自己。时间是一把刻刀,在身上重新雕刻,最后的结果,雕刻的即不是自己,又不像是别人。失败的作品。于是将失败的作品抛弃。时间,是我一次次抛弃的标识,它们都遗落在某个角落,或许某天我会重新拾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十七岁。死亡。某天的某个时候,突然发现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曾经,死亡离自己很远,每一个死去的人,都是漠不关心的人,不认识,也不知道的人。然后,是认识的人,然后是熟识的人,然后是身边的人。原来,死亡一直就在身边。那么,死到底是什么?活又是什么?有什么差别?只是在这个世界存在?死之后的另一个世界是什么?如果自己死亡呢?周国平说的,死神是一个远亲,他正日夜兼程地向你赶来,你逃避不了,终是会在某一天的早晨,敲响你的房门。他会在哪一天敲响我的房门?有多遥远?时间,是死神的脚步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十八岁。认知。不必为无法改变的而伤感,不必为已失去的而叹息,不必为得不到的而流泪。逃避躲不过。人一生,能经历多些,总是比经历少一些要好。人生是一幅画,你每每一笔一笔地勾勒,无论美丽与否,它终将逐渐丰满地成为一幅图。它是你的,无论残缺与否,都是你的。你不珍惜,就没有人替你珍惜。就因为它是你的。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都是你的。无奈的事情太多,不可改变的事情太多。过往种种,早已发生,不可逆转地发生了。时间,是一泓水,开始沉淀。沉下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泓水还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十岁。执著。从开始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今是而昨非,我们能坚守的并不多。沙筑的坝,大浪过后,总是会有人下水。能坚守的人,也不多。打开匣子,沉底的总是最初的承诺与梦想。是什么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拿起它,再执著一回。时间是一种例证,证明执著本身的可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时间,它只是时间。它注定在你快要失去它的时候,你才会想起它。

时间,将作为一种标尺,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而与它一一对印的我们的生活,还有一个个的故事。故事,只有自己能够读懂。能做自己的读者,已是相当难得。谁会记得谁的故事?因为,只有自己才是故事的主角。一路走来,看云之时,而哪里才是水穷之处?

是快了,还是慢了?我不知道,只知道,以该停的时候要停,该行的时候,我们要走。我们想让它快的时候,它很慢;想让它慢的时候,它很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9-5-13 6:09:42 被射日之箭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