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警察眼中的杭州“飚车”

程凯 收藏 2 383
导读: 段兴焱   杭州“飚车”事故发生后,有位外地网友要求我写篇东西,叫我就此事谈谈个人的观点。尊敬不如从命,于是,我在刚昨天写完《一个警察眼中的于丹》之后,今天便接着写下这篇《一个警察眼中的杭州“飚车”》。   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之所以能引起杭州乃至全社会舆论强烈反响,原因自是多方面的。然在我看来,这其中不能不从人的“生命的意义”角度来看,杭州“飚车”案暴露的不仅仅是肇事者法律意识淡薄,更是肇事者对人“生命的意义”的缺失!在屡见报端的交通肇事案中,肇事者明知喝酒开车易出事故却照样喝,明知闯红灯违法

段兴焱


杭州“飚车”事故发生后,有位外地网友要求我写篇东西,叫我就此事谈谈个人的观点。尊敬不如从命,于是,我在刚昨天写完《一个警察眼中的于丹》之后,今天便接着写下这篇《一个警察眼中的杭州“飚车”》。


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之所以能引起杭州乃至全社会舆论强烈反响,原因自是多方面的。然在我看来,这其中不能不从人的“生命的意义”角度来看,杭州“飚车”案暴露的不仅仅是肇事者法律意识淡薄,更是肇事者对人“生命的意义”的缺失!在屡见报端的交通肇事案中,肇事者明知喝酒开车易出事故却照样喝,明知闯红灯违法依然去闯,最令人发指的是撞人后不仅不停车,反而来回碾压,或拖着奄奄一息的伤者继续奔驰。鲜活的生命被简化为“赔多少钱”的冰冷问话,“撞伤不如撞死”的论调令人心惊。


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还有多少生命可以逝去?富家子弟飙车致**亡,说明社会上已有一种来来自权势或财富所带来对人的“生命的意义”的漠视。其危害是极大的。从某种程度来上,这种权势与财富已在今日导致相当一些人胡作乱来,从而损害了处于社会上的弱势地位者。杭州“飚车”事故发生后,从肇事者冷漠无情到有关部门封杀网络报道,无不证明了这一点。


“生命的意义”说到底就是人的社会性的历史表达。说到底就是为他人而生存。历史赞美那些以此为意识的自觉、为他人作出重大贡献的人是伟大的人;如果生命意识表现为极端个人主义——没人能阻止这种意识的存在,这个人将陷入孤独和绝望之中。爱因斯坦对“生命的意义”的感受是:我们是为别人而生存的,即为我们所爱的以及许多与我们命运攸关的人而活着的。


然而,中国自先秦以来,尽管也有少许具有忧患意识和人文精神的智者提出了对个体生命的思考:如周公的保民思想,孔子的“仁者爱人”,孟子的“民贵君轻”的观点,这些观点,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人“生命的意义”,但由于统治者为了称霸天下,编造出一系列的神统论来麻痹民众,致使民众处在神权统治之下,一切以神的意志为中心,而忽视了作为个体生命而存在的意义。再加上中国传统文化重宗法人伦漠视与压抑个体生命的传统根深蒂固,虽然在“五四”运动中,随着“西学东渐”,中国的先贤们引入西方的科学民主精神对以儒家文化为主流的中国传统文化进行过猛烈冲击,但从20世纪以来的大部分时间来看,个体生命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由此而来,中西对人“生命的意义”理解与践行便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轨道。有例为证:前几年有则报道:一打工仔因连续几天没活干,囊中羞涩,就想敲女房东一笔,不想袭击未成,反被对方摁倒在地,他提出和解,却遭到拒绝,他又说:“今天算我倒霉,你报警吧。”可女房东还是不依不饶,硬是把嫌犯打得鼻青眼肿。看着报道中嫌犯的那个可怜样,我除了认为这个疑犯是一个没有犯罪经验、缺乏杀气的犯罪者外,更感觉到他的“生命的意义”被公然抹杀,而女房东那个貌似正气凛然的摸样,则又使我想起《悲惨世界》中的主人公冉阿让的一段际遇:他偷盗了房东的瓷器,被警察抓住,但当警察问房东时,房东却说:不是他偷的,是我送给他的。就这样,主人公的灵魂得到拯救,最终变成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


面对同一灾难的不同结局,往往是个体的知识、意识与意志间的差别。如果我们多一些对个体生命的尊重,多一些相关的生命安全教育,多一些规避有可能危及他人生命的行为,那么,许许多多的灾难就可能会消于无形。如果个体仅仅是为了一个“虚幻的集体”付出与承担时,激情就会蜕化变质为迷狂,牺牲与对苦难的承当也就成为愚昧,“生命的意义”便会演化一种无意义的荒诞而存。


在今日,权,钱一次次的勾结,一次次的践踏着人的“生命的意义”,这种状况再也不能进行下去了,否则的话,我们将成为历史的罪人。我想,这大概就是我这个警察眼中的杭州“飚车”所带来的一点体会罢。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