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中匾歪的世界 杂谈。小议 关于批示

挺中匾歪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URL] 我不知道“批示”一词是不是我国独有的,但是自从我离开校园,走入军队,又从军队转入地方后,一连串的“批示”、“指示”之类就不绝于耳,似乎中国的许多大小事情离开“指示”就无法完成,这不,前不久,某市大搞城市绿化,在栽种的80万棵绿化树中,有一部分就没成活,直接被从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



我不知道“批示”一词是不是我国独有的,但是自从我离开校园,走入军队,又从军队转入地方后,一连串的“批示”、“指示”之类就不绝于耳,似乎中国的许多大小事情离开“指示”就无法完成,这不,前不久,某市大搞城市绿化,在栽种的80万棵绿化树中,有一部分就没成活,直接被从树坑中连根拔起拿去烧柴了,即便是成活的也是严重影响道路两旁的行人行走。市民不仅纳闷和发出疑问:这城市绿化提前征求过广大市民的意见没有!为什么一下子栽种80万棵,而且成活率那么低,规划的杂乱无章。在市民的一连串的质询下,该市的绿化部门领导终于表态说,这次的绿化的确存在许多问题,没有规范好。而该市的领导得知情况后,立即批示:一定要把树种好。


写到这,笔者不仅发问了,这绿化本是一件好事,在城市绿地逐渐减少的今天,有关部门能够有此动作也是能够得到人民信任理解的,只是无法理解的是,在这件事情运作前,我们的有关部门有没有经过论证和周密的相关部署,有没有按照有关法规制度来制定绿化措施,等到问题接踵而来的时候,在各种民间压力袭来的时候,这有关部门才想起自己做的不对,在无关痛痒的几句所谓“坦诚地道歉”后,又是经过最高领导的批示,才正儿八经地重视起来,重新制定措施,规划植树地域。假如没有有关领导的“指示”,难道这么个绿化事件可能就会照此胡乱地继续上演下去?


诚然这个批示所达到的过程以及效果,不是我刚才列举的这个城市所独有的,只要是是在中国的土地上,任何一级行政单位都会存在“批示”这一现象。去年的山西“黑煤窑”事件,如果不是媒体曝光和国家领导人亲自过问和批示,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吗?恐怕还有许多官僚还在逍遥法外,许多受苦的人最终可能得不到昭雪;还有一部反映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影视剧《生存之民工》,灵感就来自当时的温总理批示的-坚决不准拖欠农民工工资,而这份灵感又是生活中的许多鲜活的事例所激发的,一时间,拖欠工资的老板商家有如惊弓之鸟,而广大的最底层的农民工更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写到这,也许我就可以把“批示”直接定义为:目前法治尚不能完全实施下的权威干预措施。


其实批示的威力早些年就有了,在改革开放前,特别是文革的那个疯狂的年代,经过批示而侥幸逃脱广大“红卫兵”讨伐制裁,残留生命的不计其数,经过批示而得以保存的名胜古迹才使得我们这些后人得以瞻仰;改革开放后的初期,批示的作用更是发挥到了了极致,不法分子或是所谓“头脑灵活”的人利用国家改革的漏洞,大肆行贿手握重权之人,而一些权威人士也是看到只一点,各种批示满天飞,通过批示得到价格优惠,材料囤积的人一夜之间暴富了,这种连傻子只要能够得到批示就能致富的途径,令多少中国人短时间内达到了“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目标”。经过改革的阵痛后,国家逐渐关闭了改革存在的种种漏洞,市场完全放开,一时间,批示找不到市场了。但是接下来官员腐败问题的发生,已经令人民深恶痛绝了,官员的行政不作为,人民的正当利益得不的维护,某些官员和不法商人相互勾结以满足自己私欲的卑劣方式来侵占国家的和个体的利益,在百般诉求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只能把希望寄托于上级官员的“批示”,因为大家知道,这“批示”所产生的力量和震慑力远远大于法律法规框架内的约束力,法律无法执行,只能靠“批示”来督促执行法律,真不知道是法律凌驾于批示之上,是批示凌驾于法律之上(这里我对批示的理解绝对没有影射国家领导人批示的意味,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批示,包含着他们关心人民疾苦的拳拳之心,同时也反映他们队腐败和行政不作为的深恶痛绝,不得已才用自己的权威来震慑这些官员,以便使问题快速圆满地解决)。


话又说回来,为什么地方上的一些不算是很大的事情,在完成质量上假如没有有关领导的批示,就会发生问题?说白了,我们离法治社会的距离还是有很大的,法律法规的执行存在许多问题,因为我们官员的权力之大是无法想象的,个人的念头可以直接影响相关的规章制度的制定执行,当政者一个人喜好来代替大多数人的喜好,试想,在许多大型土木建设上,有多少是事先征得人民同意的?大多是项目上马后,我们才知道,喔,原来是这样。当许多违背民意事件的问题发生后,不得不求助领导以批示的方式解决,这还算好的了,假如批示的领导也是这件违背民意事情的参与者,我们又去找谁来做批示呢?


中国是个饱受封建统治长达几千年的国家,官本位主意,个人思想凌驾于集体思想的弊端根本就无法在短期内解决,所以 批示在特定的情况下的确能够解决实际问题,在法治尚不能实现的环境下,我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行政首长的批示干预上,但是这样长此下去,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法治建设是不是就成了一句空谈?解决民生问题、腐败问题的最终办法不是“批示”,而是从规章制度上来彻底规范部门与个人的行为,把权利分散,还政于民,这样才能减少或是杜绝不好问题的发生,批示的效力和威力会在短时间内产生令人侧目惊喜的效果,但是其产生的一些反面作用同样也有,一些官员会在重大问题上利用自己的权力乱批示,坑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事情就会发生,就像我举得那些例子,批示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惠之于民,用不好,害之于民,总之,那天批示在我们的视线内减少或是绝迹了,我们的社会真的是进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