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连载:拉漂的日子(9)

手帕口男人 收藏 1 18
导读:[size=14]我学会了第一个藏族名字是“土登.格烈”,是一个拉萨某单位保送去北京读研究生的小伙子的名字,北京因为要开奥运会,学校都放假了,于是得以和我同缘在一趟列车上。小伙子个子不高,皮肤黝黑,其实藏族人特别是男人很少有皮肤白皙的,这个和高原气候有关系吧,大多显得与实际年龄不符,容易显老。 旅途上时间难以打发,因此很多人都喜欢和陌生的人聊天,海阔天空的扯淡。而一些进藏徒步或者登山、旅游的人更容易相识,甚至下火车的时候,已经成为了莫逆之交。在拉萨拉漂当中有个玩笑,常年呆在拉萨的拉漂们如果从内地回来,

我学会了第一个藏族名字是“土登.格烈”,是一个拉萨某单位保送去北京读研究生的小伙子的名字,北京因为要开奥运会,学校都放假了,于是得以和我同缘在一趟列车上。小伙子个子不高,皮肤黝黑,其实藏族人特别是男人很少有皮肤白皙的,这个和高原气候有关系吧,大多显得与实际年龄不符,容易显老。


旅途上时间难以打发,因此很多人都喜欢和陌生的人聊天,海阔天空的扯淡。而一些进藏徒步或者登山、旅游的人更容易相识,甚至下火车的时候,已经成为了莫逆之交。在拉萨拉漂当中有个玩笑,常年呆在拉萨的拉漂们如果从内地回来,在火车上认识的人介绍给其他拉漂的时候会说:这是火车上捡来的。或一个或三四个,捡字用得很风趣,也体现出很多年轻人因为冲动和冒失不管不顾的跑到西藏,成为没钱又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似的。这样的年轻人在拉萨很多,以后会慢慢介绍。


和格烈聊天,得以知道了一些西藏的民俗风情,原来藏族名字是没有父性母性的(只有古以前的贵族才有姓氏),起的名字只要吉祥或者好记就行。“土登”意思是坚强,“格烈”是完美的意思,小伙子说就喊他“格烈”吧,我觉得蛮有意思的,于是就记住了。还有些名字取名更方便,在游牧区出生的孩子,如星期一出生的直接就取名字叫“星期一”了,如此类推,于是我好奇的问,那不是有很多同名的人?登记起来很麻烦啊?“格烈”也有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我忍俊不住的开怀大笑起来,为这种陌生而自然有趣的生活方式。后来在拉萨知道了更多的西藏风俗和典故,也结交了更多的西藏朋友,但列车上和格烈的这次遭遇,印象还是非常深刻,因为是第一次与藏族朋友的接触以及认识,虽然到了拉萨下车后再也没有联系过。


而另一个同样是在火车上认识的藏族朋友老家是青海的,三十岁的样子,长的五官端正壮壮实实,他叫“更藏”,但他们念起来的音却是“格桑”。他的故事让我很惊讶。


格桑人很忠厚老实,其实大多数藏族人都这样,没有什么心眼(当然也有心术和素质很不好的),问什么就回答什么,有时候还露出憨憨的笑容,觉得很自然亲切。格桑告诉我青海的藏族和西藏的藏族也有着很多的不同,包括藏历年以及语言,但信仰是完全一样的,除了他自己。我很好奇于是追问原因,格桑说他们全民信仰佛教,在他5岁的时候就在青海出家当小和尚了,这在藏族是很普通的事情,只要家里有几个男孩,父母都会让其中一个男孩去出家,藏族人认为这是一种功德和福报,也将未来的幸福寄托在出家修行的孩子身上,期望他能为家族带来福祉善果。


格桑说,在他十多岁那年,村里来了个***的传教士,每次看见他就跟他说话,还给了他好几本***派的书籍。最初格桑并不搭理他,而且还很讨厌,但时间长了慢慢就有了交谈,而后是好感,最后不可思议的是,格桑居然信仰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这在全民信仰佛教的地区,是不允许也不可想象的,而且格桑还是个和尚身份。最后格桑干脆脱了僧衣还俗皈依到了基督门下,这让他的家人很愤怒,把他狠狠揍了一顿,被赶出了家门。村里人以及寺庙都无法容忍和理解格桑的行为,格桑却我行我素,离开了家乡去了西藏,和一些信众在西藏地区艰难布道。这让我听得目瞪口呆,虽然我不了解西藏,但也知道整个西藏都是佛教的教众,而且信仰根深蒂固,对于一个藏人在这样的氛围内进行宣扬别的教派的举动,无疑是很危险而且会被视为异教徒的。格桑自己也承认,确实很危险,而且经历了好几次差点掉了性命的事情,特别是在一些偏远的游牧地区。但是格桑说这是难免的,而且为了教派的真理,他没有理由不去做,为了让更多的人信仰,没有理由不继续做,说这话的时候格桑满脸都是虔诚的光泽。像他这样在西藏进行传教的人有三十多个,弘扬起来比较艰难,格桑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又有点黯然。沉默了好久,我问格桑,***给了你什么?格桑于是两眼放光,他说看了***的书之后,内心升起了从来没有过的平静和力量。格桑说***的教义是最伟大和完美的,他说幸好给他遇见了,否则这辈子就错过了。


窗外的景色很葱郁,色彩很像我家乡南方的小村庄。我呆看着窗外无语,脑海里全都是格桑的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信仰的自由,但像格桑这样的人却不多,而且是在青藏高原这个生生世世崇信佛教的民族,更是不可思议。我想跟格桑说些什么,但看见他那坚定的目光,于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我想告诉格桑,佛教是很伟大的宗教,而且是目前所有宗教里体系最庞大知识最浩瀚的,可是,格桑应当比我更熟悉这个宗教吧,而且从5岁开始他就穿上了佛教的僧服,我能告诉他什么呢?只要他的心灵是充实的是平静的是满足的,他又有什么错呢?何况所有的宗教都是与人为善劝人解脱的,信什么教又有什么关系?这一刻,格桑是沐浴在自己的光明和理想当中,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将他改变。我应当替他高兴才对,毕竟他坚定了自己以及今后的道路,甚至他认为他找回了真正的自己以及精神上的导师,这和佛教的教义也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我在心底默默祝福格桑的同时,却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和遗憾升起,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下车的时候,我们相互留了电话,在拉萨的后来几天,格桑打过我的电话,还请我早大昭寺后面吃了有生以来第一顿藏餐,全是牛肉,还有萝卜土豆,味道蛮好的,我也请格桑吃了一顿川菜,而后因为我换了手机把格桑的号码弄丢了,格桑自然也再找不到我了。缘深缘浅由不得我们,我只知道,格桑是个好人。


记得格桑不喝酒,也不抽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