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连载:拉漂的日子(8)

当乘务员告知到拉萨的时间还有三个半小时的时候,我拿出了余秋雨的《天涯故事》翻阅起来。感觉自己像是快要到家的游子,越近心反而越安稳,或许是这么多年以来漂泊惯了。


三个半小时,就是几千公里外的距离了,在欧洲,几千公里可以去好几个国家,而在中国,只不过是从北到西的一段路程。进藏沿途美丽的风景看得我神经衰弱、视觉疲劳,所幸还有心情去看一看书,否则这书算是白买了。快到拉萨了,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面对这块陌生而神圣之地,只有放松心情坦然面对。


翻开《天涯故事》,第一篇竟然写的是海南,有点错愕,也有点恍惚,海南是我的第二故乡。海南在天之涯,而西藏比天涯还远。在火车站买这本书的时候,并没有翻阅里面的内容,而是挑选了半天,终是因了这书的名字:《天涯故事》,感觉与此刻心情蛮相似的于是买下。余秋雨的作品看的不多,感觉行文上还可以阅读,买这本书,纯粹是因为漫漫旅途上光阴需要消遣打发。


海南,书里写的多是在海南影响较大的一些人和一些事,感觉上不是那么好看,多了一些摘录以及引用,少了一些作者本人的提炼,但有些字句还是让我升起了感触,如写到黎族姑娘的时候,说她们的眼睛,象海。海南的海很蓝,直到后来在西藏,才发觉高原的天空比海还要蓝,高原的湖泊同样如此。


文章提到了冼太夫人、邱浚、海瑞、苏东坡、黄道婆等历史名人在海南的故事,也提到了海南被大陆文化所忽略的遗憾,但这些都不是触动我的地方,因为随便翻开历史,都可以找到这些让人惋惜的章节。更多的感慨源自于书名,以及人在天涯的感受。


在进藏的途中,我更多的忘记了自己的家就在海南,而象个游者一样穿梭在城市于荒漠之间,我竟然忘记了自己在那生活了十多年的光阴。是因为那里没有什么值得我记忆的故事还是我确实走的太久太远了。


不应该是。那是个很美的岛屿,绝对与众不同的一个城市,只要你去过,终生就不会忘记那里的阳光、椰子树以及沙滩海洋。而且在这个城市生活过的人,离开了会明显发觉差异的是呼吸当中的空气,海南没有污染,所以一年四季都非常的清新爽朗。青少年时期,我基本上都是在这个岛屿上度过的,在这里当了兵,在这里入了党,在这里还有过爱情,还有那么多的战友以及兄弟。但为什么就是没有非常强烈的思念以及爱呢?或许是因为海南岛被整个海水所包围,让我有种漂浮不踏实的感觉?


看了余秋雨文章里提到的一些风景,我竟然是麻木的,好比天涯海角以及鹿回头,这些被人们赋予和装饰的浪漫传说,在我眼里,就是几块石头突兀着僵硬的寂寞。我更喜欢海南的天以及海南的海,天上的云很低很白,海很蓝很清,他们随意游走和存在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而他们的心事,也只有椰子树以及海风偶尔认真的倾听,更多的时候,大家都是沉默着各自的过去。后来在西藏,蓝和白的色彩感受竟然要比在海南强烈了百倍,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非常巨大的震撼。


很多时候,生活是需要沉淀的,好比我自己,那些青春走到今天,能够沉淀下来的究竟有多少?除了荒唐与任性,就剩下年轻了。来得太容易,所以走得也很轻,记忆里也就少了许多的重量。那么海南是不是也因为这样?一个孤立了很久很久甚至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岛屿,在一夜之间与现代文明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在改革开放的潮流之下,变得既不现代又不传统,让人不知道究竟怎么看他理解他才是正确的。那么西藏呢?西藏会不会也是这样或者说今后同样会这样?这是我最担心甚至是悲哀的想法。很多人说香港是个文化沙漠,其实海南更是如此,我更倾向于海南的闭塞以及不开化,这样相对于那个净洁的天空和海洋,才般配,才唯美,可是海南人民不答应啊。要不就来个彻底的开放,利用海南的天时地利条件,做成最大的特区,打造成中国的拉斯维加斯,让声色娱乐和赌博业挂牌,繁荣兴盛,可是国家不答应。其实整个海南岛,就是一个天然的画图,但如今被文明的冲击,弄得不伦不类的荒唐古怪起来,一方面依旧是完美的景致,另一方面却是一些文化断层而又强行被潮流灌输的人文精神,洋不洋土不土的让人疑惑和反感着。那么西藏呢?这个号称人间的最后一片净土,还能够持续多久?


作为余秋雨,他只是偶尔的在海南走了几圈,偶尔的翻阅了一些历史书籍,然后不痛不痒的挠了海南岛几下,对于海南,他把他上升到了中国地图版图上的一个问号,他认为海南的文化与历史被我们忽略了,最后他将这个问号又肯定成一个句号,似乎因了他的文章,而给海南岛重视和完美起来。我很想余先生能够写一篇关于西藏的文章,让我能够从中看到一种厚重和动容。


个人以为,一些地方保持传统的原始本地风光和人情风俗,才是最重要的,才会给来到这里观光的人们一个心灵上真实的撞击和感受,甚至是灵魂上的升华,而不是物欲横流的利益驱使,弄得这片土地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淳朴和安宁。有些地方,是不适合现代化的,一旦被改变,丢失的不仅仅是文化和历史,而是灵魂。


还记得88年海南建省的时候,一夜之间海南这个穷乡僻地就变成了特区,而后各个城市的精英或者流氓混混都跑到了岛上,从此有了个响亮的名字“下海”,那个时候,也是海南岛最混乱的日子,一个地皮被转手几十次依然还有人在炒,每天都有人命案的发生,当时流行的一句笑话是:“一个椰子掉下来,砸中三个人,一个是老板一个是老总一个是经理”,国家的公款就这样被一夜一夜的挥霍着,全国哪里能看到最好的车?海南,哪里能看到最美的女人?海南,哪里能最快赚钱?依然是海南。而在朱总理控制海南的泡沫经济强行抽走了海南的资金以后,这个宝岛,也在一夜之间被打回了原形。想起那时候进海南,是需要象深圳一样的特别通行证的,而我至今还没有更换的身分证上,还保留有那个特区的特殊镭射标记。当初为了下海淘金的人们从全国四面八方涌来,因为没有通行证,看守所天天爆满,而边防官兵也不知道因此发了多少横财,放一个人,50元,每天究竟有多少人过海,真的无法想象。而今想起那年的光景,觉得是那么的虚幻以及不可思议。


我的家在海南,我的朋友多在海南,但在我的记忆里,更多的只是这里的天空以及大海,人和事,变得越来越不清晰,甚至大多的,竟然忘了。一个很容易就会被遗忘的移民城市,内在都是轻薄脆弱的,听说拉萨现在也是这样,各个城市涌来的人比当地人多出很多,各行各业的店铺几乎都是内地人开的,想到这里,未免彷徨不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