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甲午海战中日舰队实力比较——甲午为什么必败

残月无痕 收藏 0 1096
导读:[转帖]甲午海战中日舰队实力比较——甲午为什么必败 爱国中国人必看 甲午为什么必败      甲午海战中日舰队实力比较——甲午为什么必败   在大部分人眼里黄海海战被认为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海战,结果北洋水师大败亏输,除了被标榜为英雄的邓公其余北洋将士都被视为腐朽散漫的熊兵败将。忍不住要出来唠叨几句,说说自己的看法。   舰艇实力对比: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4艘,本队旗舰“松岛”“千代田”、“严岛”、“桥立”、“比睿”、“扶桑”等6艘

[转帖]甲午海战中日舰队实力比较——甲午为什么必败



爱国中国人必看 甲午为什么必败



甲午海战中日舰队实力比较——甲午为什么必败


在大部分人眼里黄海海战被认为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海战,结果北洋水师大败亏输,除了被标榜为英雄的邓公其余北洋将士都被视为腐朽散漫的熊兵败将。忍不住要出来唠叨几句,说说自己的看法。


舰艇实力对比: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4艘,本队旗舰“松岛”“千代田”、“严岛”、“桥立”、“比睿”、“扶桑”等6艘。代用巡洋舰“西京丸”小型炮舰“赤城”随队出发。


北洋水师10艘主力舰‘定远’、‘镇远’,‘来远’、‘靖远’、‘扬威’、‘超勇’‘经远’、‘致远’、‘济远’、‘广甲’。近海防御铁甲舰“平远”和鱼雷巡洋舰“广丙”鱼雷艇“福龙”“左一”“右二”、“右三”后期投入战斗。


舰艇数量看来,日本只有12艘军舰,北洋却有16艘军舰先后投入战斗。所以有些人认为“世界第九,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被联合舰队击败是奇耻大辱,北洋官兵是一群腐败无能之辈。


可是对比双方舰艇参数:


日本排水量共计39491吨,150以上火炮34门,中口径速射炮74门,中口径炮14门,小口径速射炮151门,鱼雷管35具。大部分军舰服役都在1890年以后。一游编队航速18.5节。


北洋排水量共计35139吨,150以上火炮55门,中口径速射炮3门,中口径炮20门,小口径速射炮141门,鱼雷管44具。1890年以后新建的只一艘“广丙”,舰型混乱,速率不一,老舰“超扬”服役近15年,锅炉老化速率只有不到7节。


这里北洋是倾巢而出,日军则是精锐袭击。可以看看日本联合舰队的阵容:1894年8月8日,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伊东祐亨召集全舰队舰长会议,布置了攻击北洋海军基地威海的计划。9日上午,由“小鹰”、“第七号”、“第十二号”、“第十三号”、“第二十二号”、“第二十三号”等6艘鱼雷艇,以及“山城丸”号鱼雷艇供应舰组成的鱼雷艇部队率先从韩国大东河口锚地出发,高速驶向威海。“松岛”、“千代田”、“严岛”、“桥立”、“比睿”、“扶桑”、“吉野”、“浪速”、“高千穗”、“秋津洲”、“武藏”、“金刚”、“高雄”、“大和”、“葛城”、“天龙”、“赤城”、“大岛”、“爱宕”、“筑紫”、“摩耶”、“鸟海”等本队、第一、第二、第三游击队22艘军舰随后跟进,整个联合舰队几乎倾巢出动。由于北洋枕戈待旦,日军偷袭失败,随撤退。


看到这些数据,谁还能说北洋是亚洲第一的舰队?考虑到北洋的舰艇不是一次投入战斗,在“平远”“广丙”投入战斗时,“超扬”已经被一游击毁,不久“济远”“广甲”也退出战斗。“右二右三”鱼雷艇一直没有参战,只是救援了落水官兵。所以北洋和联合舰队在吨位上一直保持7000-9000吨的差距!


炮械对比:根据北洋舰首对敌阵形,北洋一次可发射120以上炮弹33发,而日军一游纵队一次可向一侧发射120以上炮弹23发。本队纵队一次可向一侧发射120以上炮弹37发。由于北洋横队跨度大,航速关系也没有最后完成编队,无法全队集火射击一个目标。而日军两个编队紧凑灵活,单一编队就可对抗北洋。


日军一游单侧23门炮有13门速射炮,本队单侧有26门速射炮。单位时间内的火力更是惊人!


北洋大量装备的克虏伯1880式210mm后膛钢套箍炮,德国克虏伯公司制造,北洋水师的“济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舰均装备了此种口径的火炮。理论射速是1发/分。北洋最具威力的1880年305mm克虏伯钢套箍炮理论射速只有1发/3分钟。


北洋编队整队10分钟最多可发射120以上炮弹274发,这只是理论射速,实战中是无法达到的。


而日军大量装备的152mm40倍口径阿姆斯特朗速射炮和120mm40倍口径阿姆斯特朗速射炮理论射速达到10发/分。实战中可以达到6-7发/分!


所以一游10分钟可以发射120以上炮弹880发,本队更达到1640发(没有计算三景的3门320炮,假设那种炮是零射速)。


虽然这些是纯理论的计算,但在实战中,日军在火力上达到3-5倍与北洋的优势是很容易的!


再看看炮弹,北洋由于多年没有购入国外的炮弹,随舰购入的炮弹也消耗殆尽了。而中国自制炮弹多不合格,管理也混乱(克虏伯有弹无药,阿姆斯特郎有药无弹)。其中,对付日本巡洋舰编队最有效的榴弹(北洋称开花弹)严重不足,其中大都是早期从国外购买的,有的甚至是买军舰时带回来的,后来限于经费原因和户部的停购外洋枪炮折,几乎没有补充。剩下的数量已很有限了,而且因为年代太旧,炮弹的质量也成了问题。北洋舰队中装备数量最多的是天津机器局生产的炮弹,津局主要生产穿甲弹(即实心弹,北洋多用作训练弹,和现代意义的穿甲弹是两回事)。后来也生产小开花弹(即短弹)因为技术不过关,造出来的炮弹质量问题太多,而且产量不高,废品率不少。海战中,原本每艘备弹200发的“定镇”只有100多发备弹战至最后弹药告竭。而炮径特殊的“平远”只有区区35发实心炮弹(战斗中消耗10发)这门仅次与“定镇”主炮的260毫米巨炮因为炮弹问题几乎没有发挥威力。


而战后查出的北洋库房存储弹药则是完全不符合口径,所以是准备退货的报废品,北洋是“饿着肚子去打战的”


而日军却使用了装填下濑火药的新式炮弹。1891年,日本海军工程师下濑雅允以苦味酸作为主要成分试制出了著名的下濑火药,并于1893年正式开始在日本军队中推广使用。装填了下濑火药的炮弹具有一系列惊人的特性,这种炮弹的灵敏度极高,即使命中细小的绳索都一样会发生爆炸,而且爆炸后不仅会产生破片和冲击波,还会伴随有“能够点燃钢铁”的大火,这种火药燃起的火龙会像汽油一样流动肆虐,即使在海水中也能持续燃烧一段时间。“镇远”舰帮带洋员马吉芬首先发现了这种炮弹,“敌舰中好像有使用“梅里那依特”(melinite,烈性炸药)榴弹,一眼望去其有毒颜色的烟雾和一般火药不同”《鸭绿江外的海战》。正是这种新式炮弹开战始役就摧毁了北洋的旗语通讯手段,并使几乎所有参战北洋军舰起火而中断战斗。曾遭受火灾的至少有“超勇”、“扬威”、“定远”、“镇远”、“经远”、“来远”、“致远”等7艘,连“定镇”这样的坚甲巨舰也数度受困与火灾,而“来远”更几乎完全烧毁!


北洋海军用以发射弹头的发射药,也采用的是黑火药,后来因为黑火药燃烧速度过快,担心会引起炸膛等事故,而改用栗色火药(即加入水汽钝化处理的黑火药,燃烧速度较一般的黑火药慢,因为颜色比黑火药略浅,故名),这种由黑火药钝化而来的火药,燃烧时温度过高,容易烧蚀炮膛,而且燃烧后产生的火药残渣附着在膛线上不易清除,每次发射后都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来清洁炮膛。另外,黑火药燃烧时还会产生大量刺鼻的白色浓烟,发射后必须等待浓烟散尽才能重新瞄准、发射。受这些因素制约,在黄海海战时,北洋海军旧式火炮本就不快的射速更形滞涩。


日本海军速射炮的发射药采用了棉火药,即无烟药。这种将植物纤维素沉浸在硝酸溶液中而生成的混合火药有着传统黑火药无法比拟的特性,爆炸后不会出现弥漫的烟雾,作为发射药使用,能为速射炮提供良好的发射环境。当北洋炮手苦于发射后的浓烟而无法立即瞄准的时候,发射速度快很多的日本速射炮手却没有这方面的困扰。这使双方射速差距进一步拉大。


而且,日本的“吉野”等舰已经装备了早期的观瞄系统,武式测距仪。北洋确实还在使用原始的人工测距的方式。


通讯指挥:北洋的桅杆旗语信号系统开战即被日军密集炮火击毁,无法对全舰队有效指挥。舰队按战前预案分5个小队,各舰跟随小队队长舰机动,以相同舰型两两编队协同作战。海战中,巡洋舰被一游切割击散很难保持队形,但是“定镇”编队始终保持队形并成功牵制了日本本队,使本队没有能击沉一艘北洋军舰!日军密集的炮火也阻绝也舰上交通,北洋单舰的火力也无法集火射击。而是按战前预案,炮自为战,有预先分配到炮位的军官选择目标自行射击。


而日军的信号系统一直完好,单由于本身的素质,战时却很混乱。先是本队丢下老旧铁甲舰“比睿”“扶桑”险被歼灭,后来,本队一游夹击北洋又暴露了非战斗队列的“西京丸”“赤城”使两舰受重创。一游始终没有领会本队夹击“定镇”的意图,而多绕了一圈。但是日舰炮火协同很好,各速射炮位可根据炮长命令集火射击同一目标。


燃煤:装上北洋海军战舰的并不是块状燃烧值高的优质煤炭,而全是如同散沙的劣质碎煤。这种劣质碎煤散碎而且杂质多,燃烧值小煤烟却非常之大。北洋海军的煤炭,主要由唐山开平煤矿供应,但是久而久之,煤矿总办对于本就给价不高,而且还经常欠款的海军供货,失去了兴趣,改而将优质煤炭高价出售给商人牟利,而用劣势的碎煤应付海军。丰岛海战后的7月30日,丁汝昌曾激愤地致书煤矿总办张翼“煤屑散碎,烟重灰多,难壮气力,兼碍锅炉……专留此种塞责海军乎?”,称此后如果再运送这样的煤炭给海军,将全数退回,并禀报李鸿章。然而煤矿对此了不在意,虽然经过多次交涉,仍然以碎煤充数,甚至还称海军如果需要块煤,可以自己从碎煤里筛选拣用。直到9月12日,丁汝昌仍在与矿务局交涉,“迩来续运之煤仍多散碎,实非真正‘五槽’(开平煤矿出产的优质煤名称)。……俟后若仍依旧塞责,定以原船装回,次始得分明,届时幸勿责置交谊于不问也”.而日本军舰却是烧着正宗的“五槽”煤。这无疑使北洋和联合舰队的航速差距更悬殊!


官兵素质:北洋和联合舰队军官素质都较高,大部分有留洋背景。但是可以看到,日本军舰已没有外国顾问,而北洋各舰却还有不少洋员协助。虽然有中国留些洋员以备失败推诿责任的原因,但北洋没有离开外国顾问是确凿的。


指挥的亮点:北洋,“致远”突击“吉野”,“福龙”雷击“西京丸”。日本,“比睿”穿插成功,“赤城”击毁“来远”。


指挥的败笔:北洋,“济远”“广甲”败逃。日本,一游战时编队航向混乱,本队掩护非战斗编队失利。


士兵的素质,成军以久的北洋明显超出新组建的日本海军。北洋战舰上的水兵,都是在沿海招募来的,自然是很好的水兵。他们是经过本国的军官和西洋的教官长期训练过的。而日本海军的许多军舰刚建成不久,“秋津洲”“桥立”仅服役几个月,水兵的训练程度和北洋老兵相差很远,这从双方对火炮的操作熟练程度可见一斑。


北洋舰队“定远”舰4门305毫米火炮共发射120发,“镇远”舰4门则是97发,折合每门炮平均发射了30发和24发。而日本联合舰队“浪速”舰装备的2门260毫米火炮共发射33发,同级的“高千穗”舰发射22发,折合每门炮平均发射16发和11发。北洋舰队“定远”级军舰装备的305毫米火炮属于旧式的架退炮,而“浪速”级的260毫米火炮则为装备了原始复进机的火炮,再加之305毫米炮本身的装填和发射过程要比260毫米火炮麻烦、费力得多,因此,260毫米火炮的理论射速先天就比305毫米火炮快得多。


但是在实际战斗中,北洋舰队的305毫米火炮面临着炮手大量减员,不断而来的破片和火灾干扰,以及火炮本身被打坏、弹药不足等诸多不利因素,而其实际射速竟然大大超过日本舰队的260毫米炮,不得不说是与北洋海军官兵平时的训练程度以及战时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分不开的。更何况,“浪速”级巡洋舰是联合舰队中较高龄的舰只,舰员的训练水平相对来说也是比较高的,而新加入舰队的三景舰等舰的320毫米火炮的发射速率就更让人不敢恭维!北洋舰队“镇远”舰2门150毫米克虏伯炮发射148发,平均每门发射74发;日本联合舰队“浪速”舰6门相同型号的火炮发射151发,“高千穗”舰6门同型炮发射89发,由于日本联合舰队军舰一般只有同一舷的3门火炮能够同时发射,因此折合每门炮平均发射50发和29发。与上述大口径火炮的对比情况类似,“镇远”舰与“浪速”级装备的150毫米火炮虽然同为德国克虏伯制造的1880式,但是制退方式却有差异,北洋舰队装备的完全是架退火炮,而“浪速”级装备的实际是采用1880式克虏伯炮管配合带有新式复进装置的炮架的混合体。因此,“浪速”级150毫米炮的理论射速要略高于“镇远”级装备的同型火炮。但是在实际的战斗中,“镇远”舰的150毫米火炮在遇到种种困难的情况下,射速却高于“浪速”级的任何一艘。而且需要特别注意一个事实,即“镇远”舰舰首的150毫米火炮在战斗中遇到故障而不能发炮,后半阶段的战斗实际只使用了一门150毫米火炮,而且在战斗的最后阶段,150毫米炮弹已经告罄。所以综合这几方面因素,可以看出“镇远”舰的150mm炮的射速其实比“浪速”级高出很多。


战役目的:北洋是护送并掩护陆军登陆。在发现日本舰队后,北洋离开靠岸的浅水区域,前出到利于日舰队机动的远海作战。就是为避免日军发现大东沟登陆的陆军。登陆部队计有满载着提督刘盛休部4000余名淮系铭军官兵和大量武器辎重的“利运”、“新裕”、“图南”、“镇东”、“海定”5艘中国运兵船,以及从大连湾出发时最终决定雇佣帮助运兵的美国商船“哥伦比亚”号。海战开始后,只有“镇中”、“镇边”两艘蚊子船护卫。而李鸿章百般叮嘱催促东边道道台准备的驳运民船,竟然只到了区区数十艘,依靠这些小船转驳4000大军前往义州登陆需要多少时间可想而知。为了掩护运兵船,北洋舰队一路向远进攻,引诱日舰远离登陆场。并且受伤军舰也没有一艘避往登陆场附近。虽然海战失败,但北洋完成了护送任务,陆军在长达10天的登陆中没损失一兵一卒。


联合舰队任务是破袭北洋两栖舰队。日本联合舰队由于受丁汝昌船队,舰队分头出发的误导,以为还是一场丰岛海战似的袭击战。没有出动所有的力量,还带了用于浅水侦察的“赤城”炮舰和日本海军军令部长桦山资纪中将的座舰“西京丸”,成为累赘。虽然海战胜利,击沉北洋巡洋舰4艘,击伤多艘。但是一没有发现和歼灭登陆船队,二没有“聚歼北洋舰队与黄海”,使战争旷日持久,难度加大。没有完成预期的战役目的。


参加黄海海战的日军舰艇简单参数


“吉野”穹甲巡洋舰由英国阿姆斯特朗兵工厂(Armstrong,Walker)建造1893年9月30日建成,正常排水量4216吨,舰长109.7米,宽14.2米,吃水5.2米,装甲甲板厚115mm(倾斜部)、45mm(平坦部),炮盾厚115mm;正常载煤400吨,最大载煤1000吨,主机采用2座立式4汽缸3胀往复式蒸汽机,燃煤锅炉12座,功率15900匹马力,双轴推进,航速23节,续航力4000海里/10节,编制360人,“吉野”建成时为当时世界第一快舰,舰体识别线黑色。主要武器:152mm40倍口径阿姆斯特朗速射炮4门,120mm40倍口径阿姆斯特朗速射炮8门,47mm重哈乞开斯速射炮22门,360mm鱼雷发射管5具。


“浪速”“高千穗”穹甲巡洋舰由英国阿姆斯特朗兵工厂(Armstrong,Walker)建造,“浪速”于1885年12月1日建成。“高千穗”1886年3月26日建成。二舰同级,正常排水量3650吨(“明治廿七八年海战史”记载为3709吨),舰长91.4米,宽14米,吃水6.1米,装甲甲板厚50-75mm,轮机部外侧装甲厚76mm,炮塔顶及舰桥装甲厚37mm,正常载煤量350吨,最大载煤量800吨,主机功率7000匹马力,双轴推进,航速18.5节,编制325人,“浪速”识别线为黑色,“高千穗”为红色。主要武器:1880年式260mm克虏伯主炮2门(与中国军舰“平远”主炮为同一型号),1880式150mm克虏伯炮6门,57mm诺典费尔德机关炮2门(“浪速”舰),47mm重型哈乞开斯速射炮2门(“高千穗”舰),25.4mm四联装诺典费尔德机关炮10门,11mm10管格林炮4门,360mm鱼雷发射管4具。


“秋津洲”穹甲巡洋舰英国设计,日本横须贺海军造船厂1894年3月31日建成。正常排水量3150吨,舰长91.8米,宽13.1米,吃水5.3米,主机为2座卧式3汽缸3胀往复式蒸汽机,燃煤锅炉4座,双轴推进,主机功率8400匹马力,航速19节,装甲甲板厚75mm,炮盾厚115mm,标准载煤500吨,最大载煤800吨,编制304人。主要武器:152mm40倍口径阿姆斯特朗速射炮4门,120mm40倍口径阿姆斯特朗速射炮6门,47mm重型哈乞开斯速射炮8门,8mm5管诺典费尔德机关炮4门,360mm鱼雷发射管4具。


“松岛”、“严岛”在法国地中海船厂(ForgesetChantiersLaSeyne)建造。“严岛”1891年8月建成。“松岛”1891年3月建成。“桥立”在日本横须贺海军造船厂(YokosukaNavyYard)建造1894年6月完工。该级舰正常排水量4278吨,舰长89.9米,宽15.4米,吃水6.05米,正常载煤405吨,最大载煤量680吨,主机为2座卧式3汽缸往复式蒸汽机,6座燃煤锅炉,双轴推进。主机功率5400匹马力,航速16.5节,续航力6000海里/10节,轮机部外侧装甲厚125mm,炮塔装甲厚300mm,炮塔顶盖装甲厚100mm,装甲防御甲板厚50mm,编制360人,“松岛”舰识别线为黄色,“严岛”为黑色,“桥立”为红色。主要武器:法国造320mm38倍口径加纳主炮1门(采用露炮台设计,用于对付“定远”、“镇远”厚达355.6mm的铁甲,其中“松岛”的主炮布置在军舰后部),120mm40倍口径阿姆斯特朗速射炮11门(“松岛”舰为12门),47mm重型哈乞开斯速射炮6门(“松岛”舰5门),47mm轻型哈乞开斯速射炮12门(“松岛”10门),8mm5管诺典费尔德机关炮1门,360mm鱼雷发射管4具。


“千代田”穹甲巡洋舰英国J.Brown工厂(JBrownClydebank)建造,1890年12月建成。正常排水量2439吨,舰长92米,宽13米,吃水4.3米,装甲甲板厚25-38mm,水线带装甲厚115mm,正常载煤240吨,最大载煤420吨,主机采用2座立式3汽缸三胀往复式蒸汽机,燃煤锅炉6座,功率5678匹马力,双轴推进,航速19节,编制350人。主要武器:120mm40倍口径阿姆斯特朗速射炮10门,47mm重型哈乞开斯速射炮14门,8mm5管诺典费尔德机关炮3门,360mm水上鱼雷发射管3具。


“比睿”二等船旁列炮铁甲舰英国赫文(MilfordHaven)船厂建造,1878年3月建成。铁胁木壳,外装装甲。正常排水量2250吨,舰长67.1米,宽12.5米,吃水5.3米,水线带装甲厚88-137mm,标准载煤330吨(“比睿”为340吨),主机为卧式2汽缸往复式蒸气机1座,燃煤锅炉6座,功率2270匹马力,单轴推进,航速13节,编制286人。主要武器:170mm克虏伯炮3门,150mm克虏伯炮6门,80mm克虏伯炮2门,75mm克虏伯炮2门,25mm4管诺典费尔德机关炮4门,11mm诺典费尔德机关炮2门,360mm鱼雷发射管1具。


“扶桑”二等船腰炮房铁甲舰英国SamudaBros船厂(SamudaBrosPoplar)建造,1878年1月建成。1891年“扶桑”进行现代化改装,撤去帆索装置。扶桑”舰长67米,宽14.6米,吃水5.5米,正常排水量3777吨,主机功率3932匹马力,航速13节,标准载煤360吨,水线装甲带厚100-230mm,炮塔装甲厚200mm,编制250人。主要武器:240mm克虏伯主炮4门,170mm克虏伯炮2门,150mm速射炮4门,75mm克虏伯炮6门(长管4门、短管2门),25mm4管诺典费尔德机关炮7门,11mm5管诺典费尔德机关炮2门,360mm鱼雷发射管2具。


“西京丸”代用巡洋舰原为日本邮船公司商船,后因日本军令部长桦山资纪随联合舰队出海观战,为乘坐舒适计,将“西京丸”临时征用加装火炮作为座舰。排水量2913吨,387匹马力,航速12节。主要武器装备:120mm速射炮4门,47mm机关炮2门,57mm机关炮1门。


“赤城”炮舰日本小野滨海军造船厂(Onohama,Kobe)建造,1890年7月完工。舰长47米,宽8.2米,吃水2.95米,标准排水量612吨,载煤60吨,主机功率960匹马力,双轴推进,航速12节,编制104人。主要武器:120mm旧式后膛炮4门、47mm哈乞开斯速射炮6门(重型4门,轻型2门)。


参加黄海海战北洋舰艇简单参数


“定远”、“镇远”铁甲舰德国伏尔铿(Vulcan)造船厂建造。1885年11月加入北洋。当时堪称“亚洲第一巨舰”。二舰长94.5米、宽18米、吃水6米,正常排水量7144吨、满载排水量7670吨、动力为两部水平式三汽缸往复式蒸汽机,8座圆式燃煤锅炉,功率6200匹马力,航速14.5节(“镇远”为7200匹马力,航速15.4节),续航能力4500海里/10节,配有照度为8千支烛光与2万支烛光的探照灯各一具,由3台发电机(“镇远”为2台发电机)提供70千瓦的电力。装甲总重为1461吨、铁甲堡水线上装甲厚14英寸(355.6mm)、水线下装甲厚12英寸(304.8mm)、主炮露炮台装甲厚304mm,炮罩厚15mm,司令塔装甲厚203mm,煤柜载煤量700吨、最大载煤量1000吨、编制329-363人,管带为总兵衔。主要武器:主炮为克虏伯305mm后膛炮4门(分左右2座双联装露炮台,水压动力,每门炮重31.5吨,25倍口径)、克虏伯150mm后膛副炮2门(露炮台式,首尾各一门,每门炮重4.75吨,35倍口径)、75mm克虏伯舢板炮4门、37mm五管哈乞开斯机关炮8门、57mm、47mm哈乞开斯速射炮各2门,14吋鱼雷发射管3具(两舷各一具、舰尾一具,备有21枚鱼雷)。


“济远”穹面钢甲快船德国伏尔铿(Vulcan)造船厂建造。1885年11月加入北洋。舰长71.93米、宽10.36米、吃水5.18米、排水量2440吨(回国时数据为2300吨),正常载煤230吨,最大载煤400吨,动力为2座蒸气机,4座圆式燃煤锅炉,双轴推进,主机功率2800匹马力,航速15节(一说是16.5节)。装甲甲板(穹甲)由25.4mm钢质和50.8mm铁质装甲层复合而成,可抵御大口径火炮的轰击,主炮露炮台装甲厚254mm,炮罩及司令塔装甲厚38.1mm,编制180-202人,管带为副将衔。主要武器:双联装210mm克虏伯前主炮1座(炮座为露炮台式,每门炮重10吨,35倍口径,现存刘公岛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克虏伯150mm后主炮1门(炮座为露炮台式,现存旅顺万忠墓纪念馆)、47mm哈乞开斯单管速射炮2门(2门炮现均保存在刘公岛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37mm哈乞开斯单管炮9门、金陵机器局造铜炮4门、15吋鱼雷发射管4具。


“经远”“来远”装甲巡洋舰德国伏尔铿(Vulkan)造船厂建造,1887年12月10日在厦门加入北洋水师。长82.4米、宽11.99米、吃水5.11米、排水量2900吨、动力采用2座3胀往复式蒸气机、4座圆式燃煤锅炉(每座重38吨),双轴推进,功率5000匹马力、航速15.5节(“来远”为15.3/4节)、载煤量320-350吨,水线带装甲厚9.5-5.1寸,装甲甲板厚3寸(倾斜处)/1.5寸(平坦处),炮座装甲厚8寸,炮盾厚1.5寸,司令塔装甲厚6寸,全舰编制202-270人,管带为副将衔。主要武器:双联克虏伯210mm前主炮1座(每门炮重10吨,22倍口径)、1880年式克虏伯150mm炮2门(每门炮重4.5吨)、75mm克虏伯舢板炮2门、47mm哈乞开斯速射炮2门、40mm哈乞开斯炮1门、37mm5管哈乞开斯炮5门、14吋鱼雷发射管4具(3具可转动,另外1具为固定式水下鱼雷发射管,位于舰艏撞角下方)。


“致远”“靖远”穹甲快船英国阿姆斯特朗(Armstrong)公司建造。“致远”1887年7月23日建成,“靖远”1887年7月9日建成。2舰为北洋水师中航速最快的战舰,长76.2米、宽11.58米、吃水4.57米、排水量2300吨、动力为2座蒸汽机,4座燃煤锅炉,双轴推进,功率6850匹马力,航速18.5节,正常载煤200吨、最大载煤量520吨、续航力6000海里/10节、装甲甲板厚3吋(倾斜处)/2吋(平坦处),司令塔装甲厚3吋,火炮炮盾厚2吋,全舰编制204-260人,管带为副将衔。主要武器:克虏伯210mm主炮3门(舰首2门双联装、舰尾1门,每门炮重12吨,30倍口径),阿姆斯特朗152mm副炮两门(每门炮重4吨,26倍口径),57mm哈乞开斯速射炮8门,47mm哈乞开斯速射炮2门,37mm哈乞开斯机关炮6门、11mm10管格林机关炮4门(其中1门现存日本长崎“三笠”纪念舰公园),18吋鱼雷发射管4具(军舰艏艉各1具,司令塔前部下方舷侧水线附近各1具)。


“扬威”“超勇”巡洋舰英国阿姆斯特朗(Armstrong)公司承造,后船体部分转包给米切尔(Mitchell)船厂建造。两舰于1881年11月22日加入北洋。舰长64米、宽9.75米、吃水4.57米、排水量1350吨、动力为2座往复式蒸汽主机,6座圆式燃煤锅炉,双轴推进,功率2600匹马力、航速15-16节、续航能力5000海里/8节,煤舱正常载煤250吨,最大载煤量300吨。舰身为木质外包钢板、甲板装甲0.27吋,炮塔装甲1吋,司令塔装甲0.5吋,舰艏水线下11英尺处装有撞角,全舰编制137-140人,管带为参将衔。主要武器:阿姆斯特朗10吋主炮2门(每门炮重25吨,26倍口径)、阿姆斯特朗40磅副炮4门、阿姆斯特朗9磅炮2门、11mm10管格林机关炮4门、37mm单管哈乞开斯炮4门、4管诺典费尔德炮2门。


“广甲”铁胁穹式快船福州(FooChow)船政局建造的第28艘舰船,1887年12月4日竣工。铁胁木壳,舰长67.36米、宽10.06米、舰艏吃水3.77米、舰艉吃水4.67米、主匡面积37平方米、风帆面积933.24平方米、排水量1290吨、采用康邦卧式3汽缸蒸汽机1座,2座圆式燃煤锅炉、功率1600匹马力、航速14.2节、舱面有2支钢桅、1支木桅,可使用风帆动力。全舰编制180人,管带为都司衔。主要武器:150mm克虏伯主炮3门、105mm克虏伯炮4门、57mm哈乞开斯速射炮4门。


“平远”近海防御铁甲舰福州(FooChow)船政局所造第29艘舰船,1889年5月15日竣工。长59.99米、宽12.19米、舰艏吃水4.19米、舰艉吃水4.4米、主匡面积76.88平方米、正常排水量2067吨、满载排水量2650吨,动力为2座康邦省煤卧式2汽缸蒸气机、4座圆式燃煤锅炉,双轴推进,功率2400匹马力、航速10.5节、装甲甲板厚2寸、水线带装甲厚9.4寸、炮座及司令塔装甲厚5寸、炮盾厚1.5寸,编制202人,管带为都司衔。主要武器:克虏伯260mm前主炮1门、克虏伯150mm副炮2门、57mm诺典费尔德炮2门、47mm单管哈乞开斯速射炮2门、37mm5管哈乞开斯机关炮4门、18寸鱼雷发射管4具。


“广丙”钢胁钢壳鱼雷快船福州(FooChow)船政局制造,、“广丙”为第32艘舰1891年12月18日竣工。长71.63米、宽8.23米、吃水3.96米、主匡面积78.89平方米、风帆面积51.55平方米、排水量1000吨、动力为3座圆式锅炉、2座康邦省煤卧式2汽缸蒸汽,功率2400匹马力、航速16.5节、编制110人,管带为守备衔。主要武器:克虏伯120mm炮3门(甲午战争前更换为江南制造局造120mm速射炮)、57mm哈乞开斯速射炮4门、37mm5管哈乞开斯机关炮4门、18寸鱼雷发射管4具。


“福龙”鱼雷艇德国希肖船厂(Schichau,Elbing)制造,为出海大艇,1886年建成。长42.75米、宽5米、吃水2.3米、排水量115吨(另说128吨)、动力为一座燃煤锅炉,单轴推进,功率1597匹马力、航速24.2节、编制20人。主要武器:37mm格林炮2门、14吋鱼雷发射管3具(艇艏左右各1具,艇艉甲板1具)。


“左一”鱼雷艇由英国百济(Yarrow)公司制造,1887年建成。为大型鱼雷艇,可出远海作战,长39.01米(128呎)、宽3.81米(12.5呎)、吃水1.9米(6.25呎)、排水量108吨、动力为一座燃煤锅炉单轴推进,功率1,000匹马力、航速24节、编制29人。主要武器:“左一”装备11mm10管格林炮4门、14寸鱼雷发射管3具。


“右二”、“右三”艇由德国伏尔锵(Vulkan)厂提供材料,在中国组装,于1887年建成。长33.52米、宽3.5米(11.5呎)、吃水1.06米(3.5呎)、排水量74吨、航速18节、编制28人,管带为守备衔。主要武器:37mm5管哈乞开斯2门、14吋鱼雷发射管2具。


以上资料皆出自国内最权威的甲午战史研究机构——中国海军史研究院,读者可以完全相信资料真实信,每个数据,绝对是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史料来佐证!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