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3月12日

liebao 收藏 46 5064
导读: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3月12日

——陆军第43军炮兵团侦察排老丁

一九七九年三月十二日

612高地的攻防战斗从昨天晚上的八点五十分一直打到今天早上的两点三十分,整整打了四小时四十分钟,我们指挥所的人员有任务的,没任务的,都没有睡觉,大家紧紧盯住612高地的方向,希望三八三团七连的弟兄们好运。因为我们知道612高地就是敌人前进道路上的一颗坚韧的钉子,死死地挡住越军进攻的脚步,我们也知道612高地两侧的步兵已经撤出了阵地,七连、九连为主体的阻击部队已经成为一支孤军,高地的三面都是气势汹汹的越南鬼子。

一点钟,阻击部队已完成了阻击任务,开始撤离612高地,到最后一位战士离开612高地的时候,已经到了两点三十分。七连、九连的官兵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战友的转移提供了安全保障。

担心完三八三团七连、九连的指战员以后,又为侦察一班的战友感到担心,他们八个人完成了为612高地提供炮火支援的保障任务之后,能安全转移吗?

我们没有消息。

早上的五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在团指挥所继续等待着侦察一班的消息,只听到指挥所外边有人在破口大骂。

我马上从掩体伸出头望去,只见在指挥所旁边大约二十米的地方,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军人,双手挽起袖子,歪戴着军帽,一只手指着我们指挥所的方向十分激动地痛骂:“你妈了*,军炮团!配备那么多人,配备那么好的炮,都他妈的是一群饭桶!是瞎子都能看到八百多人在那里集结,你们他妈的别说放炮,连屁都没放一个!好了!你们舒服了,有帐篷睡了,有热饭吃了,你们想没想过,在那里与敌人拼死厮杀的步兵!你们有没有想过,因为你们对敌人仁慈、对战友麻木,而牺牲的战士!简直是犯罪呀!简直是犯罪呀!”老军人痛哭起来:“他们跟着我在越南战场上出生入死,他们多么忠实自己祖国卫士的使命呀,在枪林弹雨活到昨天,多么不容易呀!本来今天他们就可以回到祖国的土地,本来今天他们就可以活蹦乱跳地回来告慰父母,可是你们把他们出卖了,多好的兵呀,多么优秀的战士呀!你们这些叛徒!把他们给出卖了!”

听到老首长骂的话,我在李团长身边嘟囔着:“又不是我们不想打,我们排的战友还在越南境内生死不明呢!”

李团长瞪了我一眼:“赶快给我闭嘴!他正在气头上,小心他枪毙了你!”我马上就不敢出声了。

一二八师师长在旁边劝说:“其实也不关军炮团的事情,他们一发现敌人集结马上就要求进行炮火覆盖,军的王三号没有批准军炮团火力计划。”

老首长极其气愤:“王三号是吧!还说让步兵来立这个功是吧?!我*他妈的*,王三号!有这样立功的吗?有用战士的鲜血染红军功章的吗?这个功你们立的下去吗?”

师长说:“你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先去吃饭,消消气!”

老首长说:“吃个屁!你们吃得下去吗?我们的战士在那里流血!在那里牺牲!我的七连呀!我的九连呀!这些没有良心的把你们忘记了,把你们出卖了!”

老首长马上正了一下军帽:“师长!你马上给我两个营!我要亲自把战友们给救出来!”

师长陪着老首长走了。

我问陈股长:“这位老首长是谁?为什么这么激动?”

陈股长告诉我:“他是一二八师副师长,昨天晚上刚刚才从612高地上下来,当时他作为师首长坐阵一二八师最重要的防御阵地612高地。由于部队在撤退的过程中协调出现了问题,听说师在安排部队撤退的时候,漏掉了通知612高地阻击部队,两翼步兵撤退以后,就把守卫612高地的三八三团七连和九连突出出来了,昨天晚上的战斗打得很惨,由于没有了两翼部队的支援,很快敌人就对612高地形成了三面包围。”

“敌人的战斗力很强,许多越军会说中国话,这些熟悉地形的特工部队,对我612高地主峰带来了很大的威胁,敌人离副师长最近的时候不到三十米,副师长带着自己的警卫班,守着一块阵地,在堑壕里面手握冲锋枪对着敌人狂扫。到了深夜,副师长已经指挥战士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敌人越来越多,而我们的战士越来越少,在危急时刻,警卫班长下令副师长的两个警卫员把副师长架下山去,他的警卫班集中火力掩护首长撤退,等到副师长刚刚下到612高地山脚,他们刚刚坚守的阵地已经被敌人炮火覆盖了。看来他的警卫班凶多吉少。”

这个时候,指挥所电台呼叫起来,原来是我们侦察一班的紧急呼叫。由于一二八师步兵迅速撤离,跟随步兵撤离2号高地的侦察一班由于负重量太大,很快就被步兵丢掉了,现在周围都是敌人,敌人还沿着公路不断发射炮弹进行拦阻射击,要求紧急支援。李松亭团长对着电台问:“和你们一起的步兵呢?”,侦察股李参谋说:“我们身边只有敌人,没有步兵!”团首长着急了,马上致电一二八师指挥所,请求师派步兵解救我团侦察兵。并命令已经回到国内的侦察二班(计算班),派人去接应侦察一班。侦察股长陈裕文马上到我们计算所,命令道:“二班长,你带两个人上去,出国接应一班回国!”接着他又说:“共产党员上!”我们班有两个共产党员,一个是班长李德平,一个是老兵陈定清,这个时候我说:“我是团员,我去!”

陈股长说:“好!你们三个去!”我从新兵曲欣灿那里接过56-1式冲锋枪,我们三个人每人都带上200发普通弹,另外那200发曳光弹又沉又容易暴露目标,没人愿意带。

出发的时候,陈股长交代:“你们今天的任务既是光荣的,又是危险的,是党考验你们的时刻到了,希望你们能交上一份令党组织满意的答案。你们的主要任务是接应一班回国,不是和敌人对着干,要注意隐蔽,保护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陈股长为我们每个人整理了一下武器装备,然后问:“你们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班长、陈老兵都坚决地说:“没有,坚决完成任务!”我说:“股长,能不能给我一枚手榴弹?”股长皱着眉头问:“你要手榴弹干什么?”我说:“我既不想当俘虏,又不想当残废,如果碰到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我就自己光荣了!”班长、陈老兵每人都要了一枚手榴弹,都表示宁愿牺牲也不当俘虏!

我们背着枪,把手榴弹掖在腰带上,离开指挥所,一会跑,一会快步走向边境奔去。刚刚离开指挥所,我们就看到爱店村的老乡们拖家带口地向北边安全的地方走去,老乡们神情不舍,一步三回头地回望自己的生活了一辈子的家乡,可是他们的家已经在越军的炮火中坍塌、燃烧。在零零散散的队伍里,男人挑着家当,女人抱着孩子,大人哭小孩闹,一片凄惨的景象。

陈老兵唉的一声叹了口气:“不管是什么样的战争,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受苦的都是老百姓呀!”

我们的心里有点堵的慌,虽然通过我们的战斗、我们的牺牲,打击了越南小霸的嚣张气焰,也必定为我们的后人打出一个和平的边境,打出一个和平的环境。为了整体的胜利,做出局部的牺牲也是不可避免的。

我们没有任何停留,越靠近边境,枪炮声越清晰和密集。在前进的路上,不断有越南人的炮弹落下,按理说我们走在路上敌人是看不到我们,估计是敌人按照地图上面的道路,对我后撤部队进行拦阻射击。为了躲避敌人的炮击,我们经常要下到路下的涵洞里面去,后来对越南人的炮击已经习惯了,我们再也不去隐蔽了,你打你的,我走我的。

四公里的路途,我们走了一个小时,马上就要走到边境了,只见到侦察股李文成参谋、侦察排长吴正家带着侦察兵背着武器装备往回跑。我们三个马上迎上前去,接过装备。我接过了二十多公斤重的十六倍炮对镜,加上我身上的冲锋枪和二百发子弹,负重可不轻,但是相对于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狂奔半夜的战友们,我算是轻松多了。

我们的战友一个个气喘吁吁的,最后大出一口气:终于回到了国内了!

原来,今天凌晨开始撤退的时候,侦察班是和步兵在一起行动的,但是由于我们的侦察器材太重,侦察兵每个人负重差不多50斤,天又黑,路不熟,眼瞅着步兵战友越跑越远,又不敢喊,结果被越军跟了上来,最危急的时候,已经被越军形成包围之势,但是好在我们人少,天又黑,况且越军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支小部队存在,要不然早就把他们消灭了。

他们趁着夜色,脱离了敌人的包围圈,正当他们在暗自庆幸的时候,敌人集中了所有能够集中的远程火炮向我军撤退的公路进行炮火急袭,只见整条公路爆烟四起,弹片横飞,打得前观的侦察兵们到处乱跑,各自逃命,也不管身上背着多重的器材,路旁边的水沟、涵洞里面有多脏、有多臭,只要是能够藏身就行。

敌人的炮火拦阻射击整整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被我一二八师炮兵群给压制住了。这个时候,侦察一班的战友们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刚巧碰到了我们。

回到团指挥所,前进观察所并不能得到片刻休息,马上就接到命令在边境上国内一侧开设新的观察所。在侦察一班出发之前,陈裕文股长向我们传达了军首长的命令:军炮兵团定于今天下午六点钟前完成阵地移交工作,将现有阵地交给前来接防的五十军部队。

听说李团长接到军的命令时,立刻着急起来,在越南境内的时候,由于我们团152加榴炮和122加农炮的炮弹紧缺,一直不敢放开打。好了,撤回到境内,弹药补充也上来了,现在要我们撤出战场了,还有好多炮弹还没有打呢,难道还要我拉回去?不行,我们不能干这傻事。

李团长马上向各营和团指挥连观察所发布命令:全力搜索,消灭敌人炮阵地、集结步兵和车队等重要目标。

全团所有观察所划分了负责区域,在不同的方向进行大纵深的侦察,发现了大批尾随的敌人步兵,成批地乘坐汽车向前机动,还有不少车辆拉着火炮、弹药占领发射阵地。

为了给尾随的敌人以毁灭性的打击,军王三号首长决心调集禄平方向所有炮火,对我正面之敌进行火力覆盖。这里涵盖了十一个军师属炮兵营,以及团营属迫击炮、无后座力炮等炮火,在王三号的统一号令下,四十三军主力的炮兵部队共打了三次齐射,几百门火炮同时发出了怒吼。我团三次齐射共打出了1546发炮弹,有四十吨重的钢铁倾泻到敌人的头上。在闪光和爆烟中,一批批越南反动当局的替死鬼下了地狱。

下午的时候,我在司令部参加战斗值班,作训股长王振玺给了我一批目标的坐标,要求我在炮火射击的间隙准备好这批目标的射击诸元,好交给五十军接防的炮兵部队。

下午五点三十分,我们已经完成了与五十军炮兵部队的交接工作。根据团的命令,我们侦察排的丙3-73531号解放牌汽车率先出发,目标——宁明县北江公社,进行休整以后,向我们的新驻地邕宁县蒲庙公社蒲庙中学开进。

为了保证我团一百五十多台车辆行进的安全,每次大部队行动我排都是担任侦察车,在交通要道上设置交通调整哨,这次也不例外,我排提前半小时离开战区,向北江开去,在路过峙浪公社时,我们看到我团二营已经撤出阵地,在路旁等候团行进车队的编组。

过了峙浪公社,我们看到了安葬我军主力部队烈士的烈士山,山上摆放满了花圈,那里安息着我军几百名英勇的忠魂,我们大家谁都没有说话,没有人下令,但是大家都向着烈士山长长地敬了一个军礼。

战友们!你们安息吧!由于你们的牺牲,才换来今天的胜利,我们永远怀念你们!祖国不会忘记你们!人民不会忘记你们!

车越走越快,向北开去……





第一稿:1979年2月24日至3月14日

第二稿:1979年12月1日至12月30日

第三稿:2009年4月18日至5月12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