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红与军绿 第一章 接近无限荣耀 第十二节 李晶借酒

潭轩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size][/URL] 融入其中,李晶和潭轩就明白为什么廊下这么热闹了。这里是一个上流社会展现自己的舞台。人们或用幽默,或用博学,或用美貌竞相吸引着其他人,使自己成为小圈子里的核心。而在这种气氛下,加之酒精的刺激每个人的表现欲都变得更强了。于是,小圈子如同运行的星体一样,时而碰撞出巨大的闪光,时而融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


融入其中,李晶和潭轩就明白为什么廊下这么热闹了。这里是一个上流社会展现自己的舞台。人们或用幽默,或用博学,或用美貌竞相吸引着其他人,使自己成为小圈子里的核心。而在这种气氛下,加之酒精的刺激每个人的表现欲都变得更强了。于是,小圈子如同运行的星体一样,时而碰撞出巨大的闪光,时而融合成更大的星体,而这些总是为宴会掀起一个又一个高潮。李晶和潭轩在这拥挤的星体间就如同彗星一般,游走于巨大的星体之间,即不归属于任何一个,又被他们无形的吸引着。当然,即使是再小的天体同样具有吸引力,也正因如此,它们每一个都具有了成为巨大星体的潜质。

李晶和潭轩组成的这颗彗星之所以能在今晚闪光,还要归功于李晶。当她刚一入场,那份从容、淡定便吸引了很多男士的目光。又听说是李家唯一的女儿,就更具吸引力了。因为李家不仅声势如日中天,而且平日的低调又为他们抹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再加上那一身由鲜花装点的奇异服饰,这一切都无形中为她增加了魅力。虽说李晶比不了那些女人雍容华贵,具有女性巅峰时期的成熟魅力,其容貌也绝称不上倾国倾城,但灵动的朝气和鲜活的面庞组成的青春之美同样不输于人。况且,作为将军的女儿,李晶绝不同于一般少女不由自主地寻求着男性的呵护。她就像水,远远望去晶莹剔透,捧在手里轻滑细腻,但要想紧紧抓牢时才发现竟是两手空空。这种独立的个性在一个男人主导的国家里显得格外不凡。她落落大方的接受所有人的邀请,与他们共舞、共饮,甚至是一同作娱乐性赛技。但每每又都浅尝辄止,并不和某个特定的人或群体打得火热。当无人邀请的时候,她就欣然和潭轩坐在一起,享受置身事外的恬静。

就在这时,突然李晶悄声道:“你看那是谁。”

潭轩顺着她的眼光望去,只见这个国家最具影响的权贵们凑到一起亲密的交谈着。他们地处大厅角落,人群不大,声音又小,所以并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潭轩相信,那里却是宴会档次最高的所在,只有很少的人才有资格进入那个圈子,李家恐怕也只有大将军本人才有资格和他们一起攀谈。“你说得谁?”潭轩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们的校长,冯诺。”李晶凑过来,回答的声音更低了。

潭轩这才发现,那群头发花白的人中,只有两、三个中年人模样的。而冯诺恰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潭轩不明白李晶为何单单提及他,仅仅点点头表示看到了。

“咱们是不是要过去打个招呼啊?”李晶调皮的问道。

潭轩一愣,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肯定地说:“我们过去不好吧。”

好像是赞同,李晶点头道:“打搅人家是不好,要是他过来就无妨了。”说着起身离席径直走了过去。

潭轩一时没反应过来,更不用说阻拦了,眼睁睁看着她走到冯诺眼前。先是和众人打过招呼,而后不知道和冯诺聊了些什么,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人竟然双双走到中央的空场合着音乐,夹杂在众人之间跳起舞来。一曲作罢,李晶居然陪着冯诺朝潭轩这里走来。潭轩赶忙起身迎上去,抢先和冯诺打招呼:“校长,您好。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

“哈哈,”他摆了下手,意思是这有什么。骄傲的说,“你看这大厅里有多少不是从冯氏书苑出来的?只不过还没毕业的恐怕就你们两个吧?也算难得了。”说着他和潭轩、李晶一道坐下来,好像要和他们有一次长谈。

这让潭轩有些紧张,虽然在这个学校快十年了,但他并没有像这样和校长真正聊过什么,更不用说了解这个人了。在潭轩心里冯诺与其说是一校之长还不如说是一个符号,因为就他这样一个普通的学生来说,校长还没有教自己的老师来得切实。

“校长,”李晶此时有些过于活跃。长时间停留在脸上的夸张笑容以及面颊上的绯红,看得出她已有醉意。像是在介绍,又像是在炫耀,李晶对冯诺说:“您知道今年要毕业的学生里谁最优秀吗?”不等校长回答她便立即接口道:“那就是我哥!”

潭轩吓了一跳,不知道李晶是要干什么,在桌下轻轻捅了李晶。冯诺也不着恼,宽容的笑着,并不反驳。“你说的是李磊吧?他是不错,哎!可惜啊!天妒英才,他身体不好,很多项目没法参加。”

李晶一口喝尽杯中物,灿烂的笑着说:“校长说的是啊!可我不是说我二哥。”亲切地拍了拍潭轩的肩膀说,“我说的是他。”似乎是看出校长的诧异,李晶忙解释道:“哦,您还不知道吧。潭哥哥是我父亲的义子,也就是我的义兄。在最终的考核中他有两个第一名,三个前五,还有两个前十。只要没有人作梗他的成绩一准是最好的。”

“义子”?潭轩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介绍自己,但也并没有立时反对。

“他是李将军的义子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最后的考核成绩我还没有看到,所以的确不清楚。如果是真的那是不错了。”尽管最后的考核是冯氏书苑的隐秘之一,多少属于讳忌的范畴,但冯诺还是颇具长者之风,言语中并无闪烁之意,而且态度真诚的回答道,“也不知道其他人的成绩怎么样,况且还有两门功课没考,至于谁最好,也不好过早下结论吧。”

“我对潭哥哥有信心。只是,”李晶笑眯眯的样子让人很容易产生她确实是醉了的印象,“我怕有些人捣鬼,使银子。嘻嘻。”

不管怎么说这话都有点过了,特别说这话的还是书苑的学生,而听者又是开这所学校的校长。潭轩赶忙起身扶起李晶,歉意地对冯诺说:“校长,她说的说醉话,您别放在心上,我这就送她回去。”

冯诺一怔,看着将要离开的二人,缓缓说道:“冯氏书苑历经百年,有它自己的传统。保留到现在的我都经历过。其中有好的,也有坏的。不论我们是否知晓、理解,它们都有自己产生和存在的原因。当然,就算是传统也不会一成不变。趋利除弊不仅是我,更需要书苑每个人的努力。这自然也包括你们,尽管你们很快就要离开了。”冯诺微微点头,像是赞许,像是鼓励,又好像仅仅是告别。他们就这样结束了这场奇怪的对话。

和议长告别后,潭轩支撑着李晶往外走。虽然看上去她整个身子都几乎靠过来,但奇怪的是潭轩并没有感觉到吃力。所以当李晶说不愿坐来时的软轿,而想走着回去时,潭轩毫不犹豫的把轿子打发走了。他不想李晶带着一副醉态回到家。

时间应该不早了,一眼望去宽阔的街道两旁已鲜有光亮射出。整个都城都在渐渐沉睡下去。晚风袭来,送来宴会上最缺乏的东西——清爽。潭轩兴奋的想,这么走下去一定会是个愉快的路程。谁知道潭轩搀扶着李晶刚刚走到第一个路口,便有一群人从黑暗中围了上来。潭轩看不见他们的面貌、衣着,他的第一反应我们遇到强盗了。他快速向前一步,挡在李晶身前,还用左臂护住她,与此同时右手把剑拔了出来,横在身前,断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他的样子确实很威武,只是他忘了自己还没毕业,所以那剑还未开刃,倘若真遇到强盗,纵使明晃晃的,也不大能管什么用。

他的举动把那些围上来的人也下了一跳。他们不由自主地都退后两步,为首的一人急忙喊道:“别,别动手,我们只是些乞丐,只求老爷夫人能可怜可怜我们,给点散碎零钱。”

还没等潭轩缓过来神来,他身后的李晶咯咯笑着转出来。这让潭轩多少有些窘,他红着脸把剑又收了起来。不知是不是受到这场虚惊的影响,李晶一下酒醒了不少。今晚李晶的心情出奇的好,她愉快地答应他们每人都有份。可一抹口袋才发现,她连一个铜板都没带。这下该轮到李晶窘了。她有意掩饰着靠到潭轩身前低声问:“你带钱了吗?”

潭轩也抹了下自己的衣兜,“这衣服我是才换上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一群乞丐围着李晶,却发现她迟迟没有动静。就以为她是个说大话使小钱的人了。小声嘟囔的只言片语让李晶听了很是气恼。她一赌气从腕上扯下手链,把线绳揪断,一颗颗白皙的小珍珠滚入了她的掌中,分了他们每人一颗。待潭轩发现,已经来不及阻止了。那些珍珠虽然小小的,可取之不易,所以组成的手链本身已算得上价格不菲了,更难得的是它们大小相同。潭轩实在搞不懂李晶为何把如此贵重之物拆了送人。听着叫花们此起彼伏的道谢声,李晶笑得更灿烂了。

等到他们冲脱了乞丐的包围,离开了那个路口,听到身后刚才的骚乱又一次重演。想必是又有和他们这样宾客从宴会中出来了。不同的是在几声铜板落地的叮当声后骚乱很快的停歇了,远没有他们刚才这般喧闹。

走进拐角,李晶挽着潭轩的胳膊朝他笑着。“我猜后面的一定是个贵妇人。”

潭轩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没有搭腔。他还因为李晶挥霍财物而不满。

“因为没有马蹄声,她恐怕连轿子都没下。”经过刚才的风波李晶的谈兴高涨。“想想我就高兴,冯校长刚才说得多好啊。沿袭以前的,那叫传统。传统有好有坏,趋利避害需要每个人的努力。”

潭轩真不明白她何以如此高兴,把那些话颠来倒去地说个不停,也许她还醉着呢吧。于是,潭轩并未答言只是把手抽出来,扶住她。此时两人挨得更紧了,但奇怪的是除了花一般甜甜的幽香,潭轩并未闻到李晶身上有丝毫的酒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