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籍华裔青年亲述加拿大被骗婚经历:权钱交易和欺诈


我的婚姻悲剧要先从我所找的妻子——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教师杨维嘉说起上外和复旦的性丑闻。


杨维嘉与我结婚是一个骗局,她从我这里骗获到夫妻团聚担保移民加拿大的身份加拿大绿卡;短短一年多花销与欺诈我的钱财约折合人民币三十多万,更重要的是她欺骗了我--原本处在他们权与色交织的奸情以外的、一个无辜的、寻求婚姻家庭幸福的人,欺骗了我对她的信任和一片真心,对我的身心造成无法用言语表达、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创伤。


杨维嘉和我结婚前充当着另一个家庭的第三者。后在其情夫孙钢的参谋下,选定和我恋爱结婚,婚后他们的奸情依然上外和复旦的丑闻。


孙钢是上海复旦大学英语教师,2000年底左右至2004年10月曾被中国教育部借调派驻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教育处二等秘书,2004年10月回国后任上海复旦大学对外联络与发展处副处长。杨维嘉在英国留学一年,期间认识孙钢并与其迅速发展成不正当男女关系。她利用孙钢的学识完成了在英国的学业并凭借孙钢的人脉关系进入上外英语学院,成为"人类灵魂工程师", 从事着为人师表的职业。


我是一名加拿大籍华裔青年。中学时代随父母到国外生活、读书、工作至今。


根据杨维嘉对我的欺诈行为,我已经向加拿大移民部申请取消她以欺诈婚姻所骗取的移民身份根据杨维嘉对我的欺诈行为,我已经向加拿大移民部申请取消她以欺诈婚姻所骗取的移民身份。


2004年4月的一天----我们登记结婚约3个月后,杨维嘉十万火急地让我借给她买房首付款人民币15万元,说她表哥的房子要立即过户给她妈妈。


我没有美元账户,就找我父母帮忙,他们马上就按杨维嘉指定的账户汇去2万美元(杨按当时汇率立即兑换成约16万5千元人民币)。几天后,杨维嘉说她舅舅从中作梗,一时还过不了户,这笔钱先放在她那里,以后还我。在后来的电子邮件中她改口说这笔钱将作为我们俩人的共同基金由她保管,让我给我父母先把钱还上。这笔借款轻易地就变成了她掌控的“夫妻共有财产”。


002.JPG (2.21 KB)


2009-5-12 08:53她就是杨维嘉

(杨维嘉的奸情败露后,我曾去见过她舅舅、表哥两家。他表哥是多余一套房子,但从来就没有说过、也没有想到过要卖给她。直到今天,她也没用此笔钱去买房子。)


经过几个月的材料准备,我向加拿大移民部递交了夫妻团聚担保移民申请,2004年8月杨维嘉的移民身份获准。我正在高兴之时,杨维嘉却对我说她刚进上外一年多,想再多干一、两年积累些经验,并告诉我她已是上海外国语大学戴炜栋校长的在职博士研究生,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她不想错过。两年后她将离开上海外国语大学,来加拿大与我团聚。对她的话,我一直深信不疑,同意她推迟来加拿大定居并且排出俩人互动探亲计划,当然所有费用包括机票等仍然还是我负担。


(杨维嘉的奸情败露后,我曾去上海外国语大学找到英语学院史志康院长和党总支张燕燕书记,当谈到杨维嘉是上外戴校长的在职博士生时,他们俩人都异口同声地否认,杨维嘉从没有读过博士生,更别说读戴校长的博士生。杨维嘉已移民加国的事他们也不知道。)


2004年9、10月我按原计划拿了5周假回国举办婚礼,我们先去香港旅游结婚,购买了她喜欢的大钻石,然后在上海南京东路王宝和大酒店摆婚宴。杨维嘉事前提出她学校的同事们一律不请,也不让我父母回上海,只要求我把结婚费用如数带足就行。


我返回加拿大前,她再次非要我把剩余钱款全部由我的账号转入她的账户,我想留下1000元人民币她又开始大吵大闹。我说 :“妈请你姨妈为我饯行,我怎能让她破费?这饭钱总得我来付吧。”听了我这话她才平静下来。


2005年1月28日杨维嘉第一次来加拿大度寒假,我们全家去机场接她,她一上车就眉飞色舞地给我们讲,在温哥华下机前她想到自己手提行李重、应找人帮提,她利用自己英语流利的优势告诉空姐她是抱病乘机,于是加航工作人员抬她下机,替她提行李。同机到达的一位华人乘客提醒她说,她若真有病,移民局可能会拒绝她入境,她听了才赶紧不装病了,自己提行李。杨维嘉在我们面前夸耀她脑筋如何灵活,一番话把我们全家听得目瞪口呆。这是我父亲第一次见到杨维嘉,一到家就说,怎么找了这么个档次的儿媳。我也觉得她做得太出格,滥用加拿大社会里人对人的信任和加航的良好服务。可是那个“爱”字还是蒙蔽了我,我当时还奢望她以后改正。


杨维嘉在上海的家居极为普通,在加拿大度假时却十分摆谱儿。对别墅房里第二层独门独户进出的、约120平米宽敞明亮的三室两厅两卫的婚房不是特别满意;对为她准备的饭菜不满意,说她平时饭菜每周七天不重样;去餐馆吃了也不满意,动不动就拿英国和加拿大比。当时我根本不相信她在英国的留学生活能有那么好,但只以为她太虚荣、太挑剔。直到后来我看到杨维嘉和孙钢在他们俩的情书中描述的那些情景:孙钢开着使馆外交牌照的大奔驰、享受着外交特权、载着杨维嘉出双入对,伦敦的咖啡馆、茶座、餐馆、公园、名胜都留下了他们俩浪漫的足迹。从情书里那些风花雪月的描述看得出他们一直活在向往英国贵族式生活、不食人间烟火、俩人缠绵的世界里。至此,我明白了杨维嘉向往定居的国外生活不是居家过日子、普通婚姻家庭的生活。


杨维嘉2月底返回上海后,态度和做法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以前的约定全部推翻,态度很强硬。非要我从加拿大回上海定居,在上海出资买房。为此,我们开始了马拉松式的争执,这种争执持续到2005年6月。那时我还不知道她在移民身份批准之时所编造的她已在读戴校长博士生是个谎言,是故意借故不来定居,想继续留在上海;也不知道她的情夫孙钢早已离任从伦敦回到上海复旦大学,他们俩在上海经常会面。


2005年6月25日,杨维嘉第二次来加拿大,计划休假三个月。我预先为她安排了许多的夏日活动,想让她能够多了解加拿大。她来后挂在嘴边的话还是怕没钱花。为了让她无后顾之忧,我在她到达后的第四天就带她去银行开办了夫妻联名帐号,她日后一个人签字就可随意用款、转款。


2005年7月2日(夫妻联名账户开设第三天),杨维嘉正在书房里上电脑,我偶然走过去,只见她神色紧张地关闭一个文件,我开玩笑说要看,杨维嘉一下子紧张地对我大喊起来,硬把我推出书房。这使我疑心顿起,联想到上半年来她的种种反常行为,我决定要搞清楚这件事情。我是搞电脑的,以前曾两次为她装过机,出于信任和尊重她的个人空间,从来就没有念头要看她电脑里的文件。生了疑心,很快就找到了她的文件。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是杨维嘉专门储存下来的和有妇之夫(孙钢)的大量书信。原来杨维嘉和孙钢几年来----也就是说在我们的婚前婚后一直保持着不正当男女关系,确切地讲是他们之间进行着权与色交易的同时又在对我进行婚姻欺诈。


读了这些数百封的书信往来,我心里的谜团和疑问一下子找到了答案。


杨维嘉在2001年9月想方设法脱离她所在的中学,自费去英国伦敦的一所普通大学----北伦敦大学,读教育学硕士学位一年。


问题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2002年2月杨维嘉在那里认识了被教育部借调出国、时任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教育处二等秘书的孙钢。对于孙钢,杨维嘉瞅准他是上海复旦大学英语教师的背景和其外交官的身份。杨维嘉非常主动,不久,两人就发展成不正当男女关系。孙钢利用大使馆外交牌照的奔驰轿车,节假日带杨维嘉出去游玩,机场送往迎来。孙钢关照杨维嘉的生活,辅导杨维嘉的功课,帮她修改毕业论文,使她顺利完成一年学业。


2002年9月,孙钢曾提出要结束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并且要杨维嘉把他们之间所有的往来信件(情书)全部销毁,但是杨维嘉对他“爱”得死去活来,孙钢也就陷得越来越深,最终无法自拔。


为了帮杨维嘉达到进高校的目的,孙钢为杨维嘉出谋划策,并利用自己的外交官身份和职务之便为杨维嘉找关系。上海一些高校赴英国考察团也成了孙钢拉拢的目标。


2002年底,杨维嘉结束学业,回到上海。孙钢利用他在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的关系帮助杨维嘉进到上外做了一名英语教师。上外校人事部起先不同意录用杨维嘉,受托的英语学院史志康院长专门去校人事部做通工作,以冠冕堂皇的形式把杨维嘉录进上外。史院长如何做通校人事部工作这些细节在杨维嘉和孙钢的书信中都有记载。


杨维嘉在上外给学生讲授第一堂课的教案是孙钢过去上课时写的教案。杨维嘉原封不动地搬上讲台。


(办理加拿大移民身份申请时,须向加国移民局提交申请人10年以来原居住地警方出具的无犯罪记录证明。孙钢跑前跑后找英国警方为杨维嘉办理留学一年期间无犯罪证明并在一封情书中抒发他能为自己情人效力的兴奋心情。)


后来,上外英语学院史志康院长还想提拔杨维嘉做(他本人的)院长助理,由于遭到老教师们的强烈反对,这件事才搁置下来。这些细节尽显在杨维嘉给孙钢的情书里。


2003年夏天,孙钢为杨维嘉在英国找到一个暑期工工作,杨维嘉飞去英国和孙钢相聚了3个月。我和杨维嘉认识时正是她刚从孙钢那里回上海不久。


2004年夏天----我和杨维嘉结婚半年多,时值杨维嘉的暑假,我准备请假回上海探亲利用她的假期团聚,杨维嘉坚决不同意,要我到国庆节再回去。接着,她提出要去英国度暑假,我当时同意她去。最后由于杨母的坚决反对,杨维嘉未能成行。发现杨维嘉和孙钢的奸情后,我才明白杨维嘉那段时间不让我回去,是想去英国和孙钢相聚。可能杨母早已知道她女儿和孙钢之间的不轨行为,才那么坚决地阻挡她女儿成行。


孙钢于2004年10月份离任回国,他向妻子提出自己学位不高,要自费去英国深造,但家庭现状和经济情况都不允许,遭到妻子拒绝,孙钢只好留足上海。而杨维嘉这时已获得绿卡,她的重点是多多敛钱:起先托辞再留上海一、两年、迟迟不肯来加定居,后来非但不来加国定居,还要我去上海定居、出资买房。这是默契还是巧合?


在英国时,他们在情书中就一直梦想着营造自己的秘密花园,并约定2010年要拥有他们俩人自己的一片天地。如果孙钢真能去英国读几年书,如果这个奸情不败露的话,杨维嘉将继续敛钱,做经济准备,况且杨维嘉持有加拿大绿卡,加拿大又是英联邦成员国,去英国很容易。那么2010年他们可能还真能在英国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发现书信中写的这些秘密后,我真如五雷轰顶,气得胸痛肝疼。父母告诫我绝对不能在气头上冲动做出傻事。考虑到杨维嘉在加拿大,杨母在国内,若在加国把这件事捅破,怕她们母女俩脸面挂不住,谁出意外都不好。父母建议:最好由我和母亲赶快把杨维嘉安全地送到她母亲身边,当着两家母亲的面捅破,看她悔过的情况,再作打算。事已至此,我别无选择。


办理机票、签证需时十几天,有了戒心再看杨维嘉,就看出她的脸谱很多,她照常在我面前发嗲,扭捏作态地不断重复这世界上只爱我一个人,这时的我只觉得恶心,我只好对她推说肝脏出了问题,要回国检查身体,让她别碰我。她母亲一听我病了根本不相信,彻夜失眠,首先想到她女儿和我之间肯定出了感情矛盾,急得电话上一遍遍找我谈,找她女儿谈,又找我母亲谈,非想问出个究竟并极力阻挡我回上海。


杨维嘉看到我精神状况极度不好,她对我的健康不闻不问,漠不关心。她说上海天气太热她受不了,加拿大凉快,她就是来度署假的,她不回去,说我妈妈陪我回上海看病就行了。我气愤至极,问她这是做妻子说的话吗?我坚持要她陪我回上海看病。


接下来的日子里,杨维嘉几乎天天找我吵闹、加速要钱。骂我对她抠门、不给她钱、没有诚意,我说:“从认识你到现在才一年多,你没给这个小家庭投过一分一文,我光为你花销和让你索去的钱款已经三十多万人民币了,你现在帐上至少还存有我20万人民币,怎样才算有诚意和不抠门?” 杨维嘉竟然回答说:“这些算得了什么?你若真有诚意就应该把你父母的存款单拿出来给我看! 你若真有诚意,就应该在上海买两套房子,一套给我妈,一套给我们俩!”


7月18日,我们启程的前一天,杨维嘉又找我要钱。我一来实在气不过,二来也知道她手里还有好几百加元现金,就没去银行取款。晚上下班回来,她马上指着我的鼻子大骂起来,说别人的老公是生怕老婆钱不够花,骂我这个老公对她如何抠门。也不再搭理我,就这样一直憋气到上海。


飞机抵达上海。原先说好我去她家。我母亲由亲友接机离去。杨维嘉拿了她的行李只管自己走,我身无分文人民币,只好追上去硬挤进她召的出租车。


出租车进了小区,开到杨维嘉家楼下。她妈妈已站在楼下等待,杨维嘉一下车就开始撒泼,不让我进她家,左邻右舍都跑出来看热闹。


她妈妈不知道她女儿为何吵闹,就硬是拦住她,让我快进门。进了家门,杨维嘉冲我大喊:“滚出去!”,还抓起电话拨110报警,叫警察赶我出去。警察在电话里问清我们是夫妻关系后不肯管,让我们自己解决。杨维嘉就动手推我出去,把我的眼镜也一把抓掉了,大骂我抠门。她妈妈一看势头不好,连忙塞给我 200元钱,让我快走,找个地方先住一宿。就因一次要钱未遂,竟然大动干戈对我动起手来! 我对杨维嘉说:“我立即走,但请你们明天早上10点在家等着,我和我母亲一起来有事讲。” 这时,杨维嘉好像反映过来什么事情。


当我快走到小区门口时,杨维嘉奔跑着追上来,当着小区大门口许多围观的人的面,拽着我,央求我有事回家去说。我当时伤心透了,死活也不愿再回到她家去。她看我态度坚决,就冲着大伙儿喊,说我欺负她这个没有爸爸的人,欺负她们孤儿寡母。我实在忍无可忍,对她说:“是你在欺负我而不是我在欺负你!” 这时她妈妈也赶到了,她们母女俩人一直死抓住我和行李不让我走,要我回家。我们在小区门口又纠缠了二十多分钟,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杨母赶紧把我们俩叫到旁边一条僻街。杨维嘉还是要我回家,我只好问杨维嘉的母亲是否认识孙钢这个人,杨母回答说认识,我就让杨维嘉给她妈妈解释她和孙钢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杨维嘉一下子愣到那里,也不拦我了,我拉着行李才得以脱身。


我坐上车去找我表妹。见到我表妹时,她说杨维嘉已经来过二十几个电话哭着找我,让我回她家住,说她太任性,脾气不好,惹我生气了。我当时听到她那么伤心,以为她或许有悔改之意,又怕她想不通出意外,就给她回了电话,杨维嘉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很乖的样子。我安慰她说,晚上先好好休息,第二天见面再说,她连连答应。


第二天,我和母亲到了她家,杨维嘉和前一天晚上态度截然相反,她妈妈也表现出不寻常的平静。我们把事情摆出来,又拿出全部信件给她母亲看,希望大家坐下来交谈。她们母女俩只是反反复复地说,那是杨维嘉和孙钢之间在搞学术研究,是我多心了。双方谈不下去。我们只好离开。设法去找孙钢的妻子。


在所谓学术研究的情书里,孙钢称杨维嘉:Sweet Angel(译文:甜蜜的天使),杨维嘉称孙钢My dearest Sun (译文:我最亲爱的太阳,孙钢的汉语拼音为Sun,和英文的太阳sun写法一样)。



下面是孙钢和杨维嘉维嘉在苟且偷欢之后,孙钢以SEX填词发给杨维嘉的一封令人作呕的英文情书。稍懂英文的人读读他们俩ML后,孙钢抒发的那些淋漓尽致的、龌鹾的回味心得,这种低级下流的咬文嚼字也能称之为学术研究? 原文剪贴如下:


Sweet Angel:


What a day! What a day! You really made my day yesterday! It was a gr8 SUCCSEX, at least it seems to me. That was something SEXTREMELY out of my SEXPECTATION. Funky! You might not know that it was something that I have never SEXPERIENCED before. It took me 7 months to grind my Sexcalibur. The comment is cool!


Love


我和杨维嘉俩人谈恋爱时,我写给杨维嘉的电子邮件她都原封不动地转给孙钢看,征求孙钢的意见,同时信誓旦旦地向孙钢示爱,这难道也是学术研究?原文剪贴如下:


Sun


The annoying rain has arrived eventually with an ill intention to overshadow those beautiful sunny autumn days and make me sentimental. I was just sunk in sofa, flipping through the pages of my writing books. I once wrote that a decent job and pay stable my sense of security. Building on this base, an equally competitive man will thus complete a happy union with me. Otherwise, I would rather live at my own will.


That Chinese Canadian is so enthusiastic and has proposed already. He said today that he’d like to come back this Christmas to get us registered. His family now is preparing wedding rings for us.


I wrote the above yesterday afternoon, painfully gathering my thoughts in words. I felt that I was dismantled while I uttered yes. The immigration application will be processed for at least 8 to 10 months so that I will be leaving in 2005 and through negotiation he finally consented to let me stay till the summer of 2005. He promised that he will make me a merry princess. What can I expect more? God knows that is ONLY YOU, but…


Love with tears.


Your Angel.


2004年1月2日我和杨维嘉登记结婚的当天,杨维嘉给孙钢写了封短信,这算什么样的学术研究?原文剪贴如下:


Sun


我感谢上帝对我的恩惠,他赐给我的丈夫,和你在生活细节上出奇得相似。我爱他因为我爱你的影子。


Je t’aime!


Your Loving Angel


注: Je t’aime! (法文:我爱你!)


以上几个例子足以看出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在亵渎学术研究的严肃定义!


当天我们找到孙钢的妻子。看得出来,孙钢的妻子是一位各个方面都很优秀的人。杨维嘉过去对我说过她和孙妻特别要好。孙钢妻子说她根本不认识杨维嘉,从来也没有听他丈夫说过起过这么一个人。孙妻因上海家里离不开没有随丈夫长驻英国,只去英国探亲过几次。她说和丈夫过去感情一直很好,自从丈夫出国以后她发觉丈夫在夫妻生活中变化较大,她起过疑心,但无暇也无从下手找证据。她第一眼看到我们时就猜想到他丈夫这方面出了问题。我们出示了孙钢和杨维嘉之间的情书,孙钢妻子一看到杨维嘉的电子邮件地址,就说她在丈夫的电脑上见过。后来孙妻再次约见我们,她仔细地阅读了孙钢给杨维嘉的那些英文情书,她说:“这是孙钢写的,是他的文笔,我们过去谈恋爱时他给我的情书都是这样写的。”


孙妻证实,当天一大早上班前她家接过两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是孙妻接的,对方不讲话,她感觉得到对方是个女的。过了会儿电话又来了,孙钢接的。孙钢回答对方说他急着送小孩上学、待会儿再回电过去。孙妻问丈夫是谁,是不是刚才不讲话那个人打过来的,孙钢说他没注意号码,不晓得是不是同一个人。孙妻向我们要走杨维嘉的电话号码,回家和电话显示器上的两次来电号码一核对,证实两次都是杨维嘉的小灵通打进去的。至此,杨维嘉母女的态度变化就找到了答案----杨维嘉与孙钢已经串通,统一了口径,把他们之间权色交易丑行的情书说成学术研究,把他们的权色交易奸情和杨维嘉对我的欺诈说成杨维嘉和我之间小夫妻感情不和,是我多心把孙扯进去的。


那天晚上,孙钢妻子找孙钢谈话,当孙钢妻子说到:“大家都是成年人,想都想得出来,如果没事,那母子俩何苦从加拿大远道专程而来?再说,我看那小伙子挺不错,一看就是在国外那种单纯环境里长大的小孩,人家为杨维嘉花了几十万人民币,这不是骗那男孩吗”?孙钢连忙对其妻解释,杨维嘉的丈夫没有给她那么多钱,只给了2万美元。孙妻问孙钢:“人家夫妻之间的事连给了多少钱你怎么都这么清楚?她丈夫给她花了多少钱难道还没你清楚?其实杨维嘉对你也是利用,否则你让她销毁你们之间的所有书信,她为什么没有销毁?她就是要捏住你的把柄。” 孙钢顿时语塞。


由于和杨维嘉母女俩没法沟通,我只好去请她舅舅,表哥帮忙,他们看了那些书信大吃一惊,据他们说,从我们结婚登记不久他们就不断听到杨维嘉诉说我对她抠门等,他们只知道我们为钱吵闹但不知道我已经给过钱。看到那些情书和汇款单才知事实真相。他们为杨维嘉和孙钢的所作所为感到异常痛心。他们说,杨维嘉从小聪明过人,争强好胜,母女俩在家族中就是很看重钱的那种人,但绝没想到她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觉得给家族丢脸。他们都明确表示绝不会为杨维嘉的错误帮忙。


学术研究的谎言被戳穿,杨维嘉又骗其亲友说这些情书是我伪造的。杨维嘉的表哥是中国某大电讯公司上海分部信息处理中心的主管。他人很客观。根据中国公安部信息安全鉴定方法,他详细地查看了这些电子邮件的标记,证实它们是真实的,不是伪造的。试想两个人3年多时间里多达几百封的信件和短信我如何去伪造?他们之间谈论的那么多历史事实、时间、地点和人物,我如何能想象与杜撰出来?


她表哥表嫂试图說服杨维嘉认识错误,退还骗我的财物,帮助我们协议离婚。但是杨维嘉也象泼妇一样把他们骂出了家门。我很感谢杨母家族的亲戚们,他们客观,分得清是非,从精神上安慰我,留我们用餐等。这点点滴滴的人间真情让我受到严重创伤的身心得到一些慰籍。


杨维嘉少年时代的老街坊,曾参加过我们的婚礼,他们从杨维嘉那里一直听到的都是杨维嘉的片面之词,见到我们才知道了真实情况,他们鼎力相助、努力联系杨母解决问题但均未果。


看来杨维嘉早就在为她和孙钢通奸及婚姻欺诈制造和我感情不和、我抠门的舆论,她为自己铺了一条随时进退自如的路,只是我一直还痴心地蒙在鼓里。


我在上海也曾请律师和杨维嘉联系协议离婚之事,她说离婚书上签字可以,钱财分文没有。我不甘心这样被骗,但请事假天数有限,只好匆匆返回加拿大。我像生过一场大病一样。幸亏有家人和朋友们的抚慰和开导、我才从这场噩梦中慢慢醒过来。


我终于明白,杨维嘉并不爱我! 她在和我结婚之时就已经在做随时离婚的准备。她除了在亲友中制造离婚舆论外,并且早在我和她结婚登记刚刚一个月后,就从网上下载、研究中国婚姻法里关于离婚和离婚财产分割的问题。她知道我永远拿不到“捉奸在床”的证据,只要假以 “感情不和,两地分居”她就可以起诉离婚。她以合法婚姻形式骗取了移民身份,她以合法婚姻诈取钱财,据为己有。更重要的是她对我身心造成的巨大创伤是无法用言语表述,用金钱去衡量的。


我曾经还幻想过:如果杨维嘉和孙钢有一点悔过的态度,考虑到杨维嘉十几岁丧父,母女俩不容易;孙妻也是受害者,两家有4位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女儿。我不想再追究下去。然而下面的事实却教育了我,对这两个人不能抱任何幻想。


十月中旬的一天,邮递员送来中国驻加拿大使馆转发的信件。拆开信,原来是上海市徐汇区法院的传票及杨维嘉向法院提请的离婚起诉状。从起诉日期看,我当时还在上海,可就在那段时间,杨维嘉几乎每天给我发几条短信,例如:“老公,我爱你,我们要结发一辈子;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令人羡慕的一对;我们是那么地般配……”。


仔细读了杨维嘉的离婚起诉状,发现杨维嘉果然心计过人。她在诉讼请求一栏里写道:“要求离婚。无财产纠纷。” 在事实与理由一栏里写道:“原告认为由于双方婚姻基础差,婚后又未能建立起夫妻感情,又长期分居,现夫妻感情已破裂。请求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双方无子女、无财产纠纷。”


杨维嘉的起诉状公然藐视中国法律,蒙骗和愚弄中国司法机关,其欺骗事实如下:


1、杨维嘉故意向法院提供错误的被告人(我)的地址,(她在起诉书上将我正确的门牌号码故意涂改成一个错误的号码),有意不填我的电话号码和电子邮件地址,企图让我收不到传票,造成我无法到庭的后果。期待法院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能够按被告缺席判离。这样,她的奸情与欺诈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过去了。幸亏加拿大邮政系统比较完善,我才能收到这张传票和诉状。


2、为了能够符合中国婚姻法中关于夫妻离婚要达到分居两年的规定,杨维嘉欺骗法院


把我们办理结婚登记11天后我返回加拿大的日子填写成开始分居的日子,并向法院隐瞒了她的移民身份和两次赴加拿大探亲的事实。


3、杨维嘉竟敢白纸黑字地欺骗法院:双方无财产纠纷。


我在给法院的答辩状中陈述了事实,并逐一揭穿了她的各种谎言,同时向法院呈递了申请调查取证书,以及杨维嘉和孙钢的部分奸情证据、杨维嘉索要钱财的汇款等证据。


正式开庭前,法院通知我,原告杨维嘉收到答辩状后,从法院复印了被告(我)提交的全套证据,她没有任何反驳证据向法院提供,在开庭前突然提出请求法庭调解,不要审判。听到这个消息,我决定在法庭上不公开她和孙钢之间的权色交易的丑行、主动放弃追讨下列财产 : 已为她花销掉的十多万人民币和登记结婚时赠送的贵重首饰。同意法庭调解。但下列事实却证明我又一次过高地估计了杨维嘉。


2006年2月21日,我们的离婚案正式开庭,在我方确凿、充足的证据面前,杨维嘉又使出了一贯的伎俩,起初装得可怜兮兮,眼泪汪汪。面对法官的提问,只是“记不清”、“忘了”。同时又继续制造谎言,法官要她出示证据,她无从应对。


法院曾去银行调查过杨维嘉的账号,发现她早在2005年7月20日我们从加拿大回到上海第二天时就把账号上的钱款全部以现金提走藏匿,并关闭了账户。当法官提问她把钱款转移到何处时,她欺骗法官说“全花光了”。法庭的威严和确凿的证据使得杨维嘉不得不向法庭交出了判令返还我的部分钱款和贵重物品。说实话,金钱、财物都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原告杨维嘉在起诉书中“无财产纠纷”的谎言被彻底揭穿。


我十分感谢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感谢负责此案的审判长,法官、人民陪审员和书记员,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不管杨维嘉多么抵赖,迫使杨维嘉交出法庭调解仲裁的钱财,还了我一个公道。当我在第一时间把裁决消息告知关心我的华人朋友和西人同事、朋友们时,他们都交口称赞中国司法机关的办案水平、办案能力和效率。


在中国婚姻法里,目前对以合法婚姻形式诈骗他人钱财的不法行为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去界定,受害人无法就此讨回公道。杨维嘉就是精研此道,在钻法律的这个空子,毫无羞愧之心、从从容容地骗到了一笔不义之财。


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重要的是,我的遭遇让我明白:我成长、生活、工作的环境太过单纯、怀着一颗善良、信任与宽容的心去寻找爱情却不会识别爱情与阴谋欺诈,到头来身心受创,伤痕累累。


杨维嘉对法庭让原告(她)向被告(我)退钱退物的裁决心有不甘,又喊又叫,撒泼扰乱法庭秩序。最后,为了她的脸面和虚荣,也为了显示她在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的能量,她竟然在法庭上挑衅地说了一句与本案无关的话:“我下半年又要出国了,而且还是公派! 你能吗?” 我想,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不至于水平如此之低,花国家的钱、送这样的人出国深造、让她继续误人子弟。


最终的事实让我明白,杨维嘉、孙钢这些头上戴着人类灵魂工程师光环的人知识越多,作恶程度就越严重,危害面也就越广。我今天决定把这些事情公布出来,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以我的遭遇为借鉴,不要再让善良、无辜的人成为他们的下一个猎物和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