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廿五章 佳人的身世

wenphon 收藏 5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主人,要了奴吧?”金丽姬对正吻着自己耳垂的王辰龙呢喃道。   “以后,不要叫我主人了,也不要称自己奴了,叫我龙哥。”金丽姬这么老叫自己主人,王辰龙听着也别扭,还是让她暂时称自己龙哥吧。   “是,主……龙哥。”   “你以后就改名叫金紫萱吧,你愿意吗?”王辰龙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主人,要了奴吧?”金丽姬对正吻着自己耳垂的王辰龙呢喃道。

“以后,不要叫我主人了,也不要称自己奴了,叫我龙哥。”金丽姬这么老叫自己主人,王辰龙听着也别扭,还是让她暂时称自己龙哥吧。

“是,主……龙哥。”

“你以后就改名叫金紫萱吧,你愿意吗?”王辰龙抬起头来,说道。但见了金丽姬,不,应该是金紫萱的面容后,呆了:

美,真美;像,像孪生双胞胎姐妹。比起后世的金紫萱,眼前的金紫萱更真实,更妩媚动人。特别是她满脸含春,露出的那一脸酡红,太诱人了。而后世的金紫萱,听说她的脸上动过一个小小的手术,加上化妆师的一番修饰,才显露出她的美丽动人来。

“主……龙哥,只要你喜欢,叫我什么都行。龙,龙哥,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见王辰龙又是发呆,又是惊讶地看着自己,金紫萱小心地问道。

“你的脸,怎么会……”刚才王辰龙只是和金紫萱热吻来着,没在意她的脸。现在见她的脸大变样,不吃惊才怪。

“这才是真实的我,龙哥。我有家里祖传的易容药膏,把它涂在脸上,可以遮住一半的容颜。”金紫萱小声地答道。

“紫萱,你怎么会心甘情愿地伺候我?”王辰龙轻轻捏着她的下巴,问道。这简直就是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要是把她带上山,结果可想而知。女人是善妒的,颜玉娇见了这么美的金紫萱,说不定真的会一枪毙了她。天妒红颜?红颜祸水?红颜自古多薄命?

“龙哥,紫萱的易容药膏已经用完了,这两天已经开始自动脱落了一些。再过两天,我的容颜就会完完全全的露出来,三木一夫那个色鬼是不会放过我的。再加上龙哥你今天赢了这么多钱,我明天也会被拉到后院去接客,龙哥你要是不买下我,我会一死了之。”金紫萱看着王辰龙,认真地说道,“或许我上辈子欠龙哥你的,要不然,你怎么在我做庄时,赢那么多的钱。也许是天意,你又愿意花大价钱买下我们姐妹,让紫萱来继续补偿上辈子欠你的。所以,在龙哥你买下紫萱的那一刻起,紫萱就发誓,这一辈子要好好伺候你,做你的女仆。龙哥,你不仅救了我的命,还救下了我的同胞姐妹,不为自己,也要为她们,我也该心甘情愿地伺候你。”

“你就不怕我把她们买下来是为了开妓院?”王辰龙捏着金紫萱的脸蛋说道。

“不会的,我相信我的感觉,龙哥你不是这样的人。”金紫萱抚摸着王辰龙的脸,亲了一下他的嘴唇,说道。

感觉?你的感觉错了,你龙哥我对你们高丽棒子可没那么好心。要不是你长得像后世的那个她,要不是为了拉拢飞虎寨的那些人,我会买你们吗?我还不如买500个东北娘们更划算,一人一个,多好?难道,这真的就是天意,让我在三木赌坊碰上她?

“龙哥……”声音诱人,绝对的诱惑。

这一声诱人的“龙哥”,还等什么,王辰龙一翻身,把金紫萱压在身下。这个迷死人的小妖精,看龙哥怎么收拾你。

“嘤--”,两人又热吻在一起。没等王辰龙动手,这丫头就自己主动张开双腿,夹住了王辰龙的腰。

我靠,这不就是那种,那种什么来着?对,人前淑女,床上荡妇的那种女子吗?这种女人,可以说得上是极品了,不是一般的男人所能应付的。靠,老子真他妈撞大运了,遇上这样的女人。

“嗯--”王辰龙左手握着金紫萱的右乳,右手向佳人的幽谷探去,口里含着佳人的左乳,不停地吮吸,轻咬,金紫萱这么敏感的女人,能不哼哼嗯嗯吗?

“啊……龙哥……”金紫萱大叫了一声,全身一抖,夹在王辰龙的腰上双腿猛然一紧。原来,王辰龙的右手已经抚摸上了佳人的幽谷口。

“龙哥……我要……給我……”

还真是个小荡妇。哈哈,后世的那个金紫萱听说走的是纯情玉女的路线,本人也清纯得很,几乎没有绯闻缠身;自己身下的这个容貌更胜一筹的冒牌金紫萱,哈哈,老子立马就可以摘取她的红丸,要是玉瑶和琳琳……玉瑶,琳琳?两个女人的名字在王辰龙的脑如一声惊雷,轰醒了他,全身的欲火也被轰散了,正准备向玉门关口挺进的小龙,也偃旗息鼓了。

“龙哥,你怎么啦?”王辰龙的这一反应,金紫萱觉察到了。

“没什么……”王辰龙翻身卧在金紫萱身边,一把搂住她,看着房顶,伤感地说道。

“龙哥……”

“嗯……”

“你会把紫萱送人吗?”

“不会。紫萱,給龙哥说说你的身世吧?”

“嗯……”

……

原来,金紫萱的家里是医学世家,家传中医很是了得。为什么会是中医呢?那还得从金紫萱的太祖爷爷说起。

金紫萱的太祖爷爷年轻时去清朝游学,无意间救了一个受伤的老尼姑,当时,她的太祖爷爷隐瞒了自己是朝鲜人的身份。可是老尼姑受伤太深,医治不好,临死前,老尼姑托他把一本医书交给××寺庙的住持。还说要是交给那住持后,必有重谢,还一再嘱咐他一定要亲手交给那住持,说完就断气了。

埋葬好那老尼姑后,他还真的向人打听那寺庙的地址,打算把那医书送去,以完成老尼姑的嘱托。可是,再去寺庙的路上,他听人说,朝廷正在缉拿白莲教的余孽,好像是为了一本什么白莲教的医书圣典,是一本医药奇书,在一个老尼姑的身上。听别人这么一说,他就心动了:

難道我埋葬的那个老尼姑就是白莲教的人?他们可是造大清反的人啊!虽说几年前給朝廷平定了,可是还是有一些白莲教的教徒在生事。白莲教的医书圣典,朝廷都想得到,现在就在我身上,我是献给朝廷,还是按那老尼姑说的办呢?

最后,进过两天的思索,他决定既不献给朝廷,也不送还给那个寺庙的住持,带着那本医书回到了汉城,开始潜心研究那本医书。由于怕别人知道他有一本旷世医书,让清廷給知道了,遇到问题也不敢请教别人,只得自己琢磨。后来,他把自己的儿子送到北京去学医,以便更好地掌握好那医书里的一些医术。等传到金紫萱的父亲金仁术的手里时,已经有些成就了,那就是刀伤,骨折,补药,美容药膏,还有就是易容药膏。

朝鲜东学党起义,金仁术和他父亲碰巧在事发地,结果他父亲死在混乱中,他自己逃回汉城。后来,朝鲜成为小日本的殖民地,对开医馆有严格的限制,抢夺他们的医书和一些药方。没法,金仁术只得跑到汉城郊外住下来,靠給周围的人看一些小病,以维持生机。金紫萱出生时,她母亲难产而死,金仁术也没续弦,独自抚养女儿。在金紫萱长到十二岁时,已经出落得像个小美人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金仁术給女儿涂上了易容膏,遮住她一半的容貌,谎称自己女儿得了怪病,容貌受损。

在金紫萱十九岁生日那天,金仁术一大早外出給人瞧病,并告诉自己的女儿,中午一定回来,会送她一件生日礼物。金紫萱一直等到天快黑了,金仁术还没回来,到等到邻村的一个熟人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她,她父亲被倭人打死了,说是为了一本什么医书,现在正往她家赶来,让金紫萱收拾东西赶快逃走。

听到父亲被害的噩耗,金紫萱立马就懵了,要不是那人在一旁叫醒她,说不定就让倭人給逮住了。清醒过来的金紫萱匆匆收拾了点东西,烧掉那医书,这是她父亲交代的,万一有什么意外,就烧了医书,反正金紫萱都记下了。这样,金紫萱一个人逃到汉城去了,一呆就是大半年,四个月前,被人绑架卖到吉林的三木赌坊了。

……

你姥姥的,这金家的医书还是从中国过去的。这金紫萱的先人也太他妈不厚道了,把医书给私吞了。

“紫萱啦,那医书里都记载了些什么好东西?”王辰龙看着怀里的金紫萱问道。

“主要的是一些关于刀伤,箭伤,止血,骨折,针灸什么的;还有就是一些草药的记载,一些毒药的配方,解药配方;还有是关于一些治疗女人和男人隐疾的药方,給女人配置美容用的一些药膏药方,遮容用的易容药膏,补药药方……”金紫萱一一讲来。

“那你都学会了?”王辰龙摸了一些金紫萱的俏臀说道。

“龙哥……还没,有些草药是很名贵的,在我们朝鲜是没有的。”

“紫萱,找个机会把那医书再写出来,也该完璧归赵了,可不能让它失传了?”

“我知道,龙哥。龙哥……”

“怎么啦?”

“让,让……让,让紫萱伺候你吧,那小东西又要使坏了。”

靠,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小龙已经坚挺起来,顶在金紫萱的小肚子上。

“不用了,你还没吃晚饭呢?你龙哥我也饿了,澡也该泡够了,该起来了。我穿好衣服后,让店小二送些吃的上来,吃完后,你就乖乖地睡在这里,我去下面睡。”说完,王辰龙站起身来,拿过一块干毛巾擦起来。

“龙哥,我帮你?”金紫萱也站了起来,去拿王辰龙手里的毛巾。

“不用了,我自己来,你可以再泡会儿。”

“龙哥,你嫌弃我吗?是不是怕我身子不干净?”

“没那回事,别多心,听话,乖,不然,我可要生气了?”

“哦……”

……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