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二十二章 铁桥奇计(一)

王藏山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URL] 共和告成,溯厥本源,首功自来推人世; 革命而往,无间终始,大年不假问苍天。 民国十四年(公元1925)春,正当沈岳焕在文坛初初展露头角的时候,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国父孙逸仙应段祺瑞的邀请,北上共商国事,岂料三月间肝病复发,病逝于协和医院。 上边两句就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共和告成,溯厥本源,首功自来推人世;

革命而往,无间终始,大年不假问苍天。


民国十四年(公元1925)春,正当沈岳焕在文坛初初展露头角的时候,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国父孙逸仙应段祺瑞的邀请,北上共商国事,岂料三月间肝病复发,病逝于协和医院。


上边两句就是时任“临时执政府”执政的段祺瑞送的挽联。孙先生共和告成,当推首功,那“二功”呢?


民国六年(公元1917),“辫帅”张勋趁着北洋政府“府院之争”的契机,提兵入京拥戴废帝溥仪复辟,是为丁巳复辟。


段祺瑞在马厂誓师讨伐张勋,讨逆军所向披靡,只用六天就把辫帅撵入了租界。段祺瑞大获全胜,重掌政权,自诩有“再造共和”之功。故他的上联强调“共和”二字,意为创立共和,“首功”是你孙逸仙,但我老段“再造共和”也算得第二。


段祺瑞精于权谋,眼光毒辣,民国年间军阀鲜有出其右者,有两大外交决策至今令人惊叹不已。


一是趁着俄国内乱,袭左宗棠的故智,派徐树铮直取库仑,收复了外蒙古。此事后文还有叙述。


二是力排众议,加入协约国,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最终收回了许多权益。


当年老大中国积贫积弱,段祺瑞竟敢出兵欧罗巴大陆,冒犯老牌帝国德意志的虎威,敢是失心疯了?


所以是否对德宣战这个问题上,北洋政府内部众说纷纭,意见不一,斗争十分激烈。为了达到主战的目的,段祺瑞将其手下十几个督军叫到北京,组成“督军团”,对黎大总统施加压力,要其在对德宣战书上盖总统大印。黎元洪为了平息风波,只好勉强同意。


黎元洪忿忿不平,瞅了个时机撤销了段祺瑞的总理职务。段祺瑞指出,根据临时约法,总统无权撤销总理职务,不承认黎的免职令。总统府、国务院势同水火,是为“府院之争”。由于段祺瑞不置私产,人格魅力颇佳,舆论也有倾向他的。


后来黎元洪引狼入室,招来了张勋复辟之祸。段祺瑞重新执政后,与德国正式断绝外交关系,同时宣布收回天津、汉口德租界,停付对德赔款与欠款。


一战结束后,巴黎和会上,德国在胶东半岛的权益被转卖给了日本。作为战胜国,中国提出了强烈的抗议,然而直到1921年华盛顿会议后,才把这块儿主权收回。


再往后,段祺瑞在“三·一八”惨案中犯下了滔天罪行,数十号男女学生被他的手下当街枪杀。段祺瑞虽长街痛哭、磕头捣蒜也难挽被赶下台的命运,时民国十五年(公元1926)。此后国运日蹇,而段祺瑞独善其身,追本溯源,实有万死莫赎之过。


我所入住的胶澳旅社,位于火车站附近的不来梅路。不来梅是德国的一个港口城市,像这样殖民地色彩浓厚的地名,在青岛比比皆是。


在旅社里,我按耐不住冲天的杀意,焦躁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日间我几次设局想把隐藏在暗处的金诚三引出来,甚至把唐棣儿和沈岳萌放单飞,就这样敌人也不上当,这个妖妇实在是我的心头大患!


唐棣儿看我神色不善,也帮我出主意,虽有可取之处,但尚不足以诛此巨獠。我琢磨了半天,决定还是由我带了白金先走,唐棣儿就先在青岛住两天,和沈岳萌做个伴儿,等我的电报。


这个年代的通讯手段早已不限于传统的写信,早在同治年间,莫尔斯电码就已登陆我国。民国十九年(公元1930)上海国际电台建成,与旧金山、柏林、巴黎建立了直达无线电报通信。而一封出省的普通明文电报也就一两元钱,这些我都专门打听过。


电报作为与世界各地快捷联系的唯一手段,深受我的重视,临走还叮嘱林巧舜把眼下在福州无线电传习所任教的星宗女婿朱让之延揽回来。


除了电报,还有电话。市内的电话通讯也不甚贵,许多殷实商户都有安装,但长途就贵的离谱。日间唐棣儿给林巧舜打电话报平安,也没见说很久,临了就付费十个美金,把胶东诸城的那个女同学惊得眼镜儿也差点碎掉。


第二天中午,沈氏兄妹和唐棣儿坐了马车送我去火车站。准备沿胶济线乘车到济南,再沿津浦线北上。如果金诚三选择在津浦线上动手的话,那星宗的女婿聂掌柜绝对是一支奇兵。


沈岳萌对我恋恋不舍,这丫头动了春心,可我担心感情越分越薄,只能佯作不知。然而最后还是怜香惜玉的感情占了上风,答应明年带她一起去洛杉矶,唐棣儿在旁边嘿嘿冷笑,她在替林巧舜不值,我也假装看不见。


胶济线上运营的列车,有些是从美国进口的“蓝钢壳”,全钢的车身涂了蓝漆,十分漂亮。这些“蓝钢壳”参与国际联运的,运行时刻很准,设备也较一般列车考究得多。


我把身子蜷在座位里,默默想着心事。燕然未勒归无计!清秋时节品着青岛啤酒,略略有些不合时宜,我有些想家了……。为了压抑象酒一样浓郁的思乡之情,我又一次盘点起最近的家当。


白金三百两。乖乖!价值60根大黄鱼,怪不的人人眼红,这东西于我有大用处,不能浪费了。


美金19000元,大黄鱼3根,小黄鱼5根,银元若干。


20响德国造镜面匣子枪,只剩下5把,子弹260余发,随身带了两把,其余留在上海。


伪造好的证件两套,费了很大的功夫,这年代没有PS,我的水平并不比一个老农民更强些。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忍者的小物件,其中包括马上就要派上用场的一支钢丝球儿。这个家具做工精美,鸽蛋大小的圆球里,竟能抽出十几米长的钢丝来,锋利无比,韧性绝佳,承重两个成年人也不成问题。


我默默打量车厢里的乘客,由于路途较短,胶济线并不设睡车,头等车厢人员一目了然,并没有特别碍眼的人物,我知道金诚三不打算在这辆车上动手了,或许她在济南有得力的帮凶?我暗暗猜测。


入夜时分,火车驶入济南站。一个小时后,我换乘了自南京来的火车,茶叶铺聂掌柜正在这班列车上。聂掌柜见了我,很是惊讶,张嘴欲言,却被我使眼色止住。


两人擦身而过,我悄悄塞了张纸条给他,让他火速到黄河岸边布置。黄河距离火车站十几里的样子,以聂掌柜的脚力,有十多分钟就到了。


我目送聂掌柜消失在沉沉的夜色里,把各种方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转身去到餐车里喝茶。


一刻钟过后,火车徐徐开动,速度渐行渐快。餐车里寥寥数人,貌似忠厚,实则奸险,个个都是不俗的高手。看来路警已被买通,躲得要多远有多远。


妖!妖气冲天!好一个妖冶的女子,一副我见犹怜的轻薄样子,款款坐到了本公子的对面。哼!胆敢侮辱本公子的智商?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二话不说,挥拳就打,妖妇金诚三显得十分惊讶,可能还不知哪里露出了破绽。哼哼!那日她从飞机上下来,捏着小手枪在青岛海滩上耀武扬威的做派,早已被我铭刻在脑海之中,化成灰灰也认得出来。


这妖妇武功不弱,偷袭没有成功。当然我也没指望能一拳秒杀她,只要打乱敌人的部署就好。


金诚三看来十分恼怒,也可能是为自己没能迷惑住男人而感到羞愧。一挥手,指挥手下杂兵围了上来,不得不把“夺金计划”提前发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