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无双 第一卷 风起秦末 第五十章 故友

no1zhanlu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3.html


当下,由李瑶动手,修书一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清楚,由秦焰方动手,放在了当地主事官员的枕头底下,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了。

其实沈铭知道,李瑶自己也知道,这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多半是没有任何作用的,顶多让自己心安一些。

之后,三人开始讨论要去哪里的问题。依照秦焰方的意思,是要回师门,一来是现在沈铭和李瑶也无家可归,回到归元派总算是有自己的容身之地,那是自己的地盘。二来秦焰方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自己从沈铭这里挖出来的东西传给门中弟子们了,他甚至在想象,十年之后,不,大概只要五年之后,归元派就可以恢复往日的辉煌了。

李瑶现在是全都听沈铭的,无论去哪里都没有任何意见,反正她是不想再回那个家了,且不说家中已经全然没有了亲人,就算是自己回去还能做自己的大小姐,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日子也实在是无趣,李瑶骨子里也不是个能够老实呆着的人。

不过,沈铭倒是有些不同意见,振兴师门在他看来并非十分重要的事情,除了五个老头和秦焰方之外,他和这个师门尚且没有任何的交集,自然也没有任何的归属感。他倒是认为乱世已现,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大树,隐居是十分不现实的,天下大乱,哪里有能够安心隐居的地方呢?大树在哪里?当然是刘邦了。

虽然对沈铭的想法没有反对的意思,不过秦焰方还是迫不及待的要回到师门,于是,三人便分成了两路,秦焰方先赶回师门去将技艺传给门中弟子,然后再到沛县去寻沈铭,而沈铭则是带着李瑶一起赶赴沛县,按照沈铭对历史的记忆,刘邦应该还在沛县逍遥呢。

走了秦焰方之后,沈铭去买了一套男子的衣服给李瑶换上,这兵荒马乱的,李瑶这样明媚动人的小美人就这么走出去,还不招惹祸患呐,就算是沈铭有些功夫在身,也是难以保全。

李瑶也没有什么意见,反而感觉很有意思,换上了男子的衣服,自己又仔细的描画了一番,掩盖了脸上原本的女人家本色,虽然尚未完全,但是看起来已经像是一位俊俏公子哥超过像一位大小姐了。

仍旧是那辆马车,沈铭和李瑶两人坐在车中,车外是一个沈铭雇佣的马夫为其赶车,虽然兵荒马乱的谁都不愿意出远门,不过架不住沈铭出手大方,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一车夫呼?沈铭等人从启罗城出来的时候带了些金银珠宝,到了中原之后部分兑换成了铜钱,现在沈铭可算是个有钱人了呢。

现在陈胜吴广闹得厉害,手下的人越来越多,据说已经聚起了几万之众,和朝廷大军正打得热闹,不过现在还集中于中部地区,虽然这一路去沛县倒是免不了要经过那里,不过反正沈铭也不是很着急,绕路就是了,尽量避开兵乱。

这一路上可说是逍遥自在,不缺吃不缺穿不缺钱,又有美人相伴,这可说是沈铭到了这个世界上之后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了。李瑶同样很开心,时间和沈铭的关怀渐渐的冲淡了父亲过世的悲哀,她这辈子哪曾有机会出来游山玩水,这次倒是一下子玩个了尽兴,两人逢山则上,遇水则游,雇佣的那名车夫倒也是跟着占了不少的便宜,这样的主顾哪里去找啊。

就这样,他们足足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从陇西抵达了中原,到了东郡一带。沈铭吩咐了车夫是要绕路的,否则抄近路的也不会到这边来,这样虽然绕远些,不过毕竟安全了许多,陈胜的义军正在攻打陈郡,离这里可是远着呢。

到了东郡,距离沛县可就不算远了,若是加急赶路,几天功夫就能到了,所以沈铭更加的不着急了,在一个县城落脚之后,出来四处打转。虽然这里尚未有义军出没,但因为距离并不太远,因此已经有一些百姓为了避祸早早的搬走了,因此城中略有些冷清,不过却还是有些小生意人在街头叫卖。

李瑶有些兴趣索然,提不起什么精神来。于是,沈铭带着她找了一家酒家坐下,准备吃些东西便回去休息了。

刚到酒家门口,一物忽然映入沈铭眼中,在那酒家的门口停了几辆马车,车上俱是插着一面旗子,上面的图案好生眼熟啊。沈铭想起了那个曾经救他一命的李宇,这不正是他们家族的徽标嘛!

沈铭心下大喜,李宇对他有救命之恩,而且两人相处一段时间,互相之间算是比较聊得来,先下见到李宇家中的马车在此,说不得老友也在,这叫沈铭如何不高兴?

“请问这几辆马车是哪位的?”沈铭站在外面高声喝道。

话音刚落,里面有人“咦”了一声,片刻,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身材高大,面貌英俊,硬气凛然,沈铭一见之下大喜过望,不是李宇却是何人!

李宇一见沈铭,也是大吃一惊,随即脸上堆起笑容,上前把住沈铭胳膊,“哎呀,果真是沈兄弟,你怎地会在这里!”说着,他的目光瞟到了沈铭身后的李瑶,先是微微一愣,随即释然,什么都明白了,连道,“看来沈兄弟是大功告成了,恭喜恭喜啊。”

“咱们兄弟还真个是有缘,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李兄,”沈铭欢喜的拉着李宇的手,“虽说大恩不言谢,不过还是要多谢李兄当日的救命之恩,否则小弟今日怕是已经投胎重新做人了。”

“说这样的话可就见外了,来来来,兄弟快些进来坐,这位小…小兄弟也一起请吧,”李宇差点一个小姐出口,幸好及时刹车。沈铭和他目光一对,相视笑了起来。

沈铭和李瑶随着李宇进了酒家之中,却见里面已经坐了二三十人,喝的正高兴,看见李宇带了两个少年进来,众人不由得一愣,尤其是李瑶虽然一身男人打扮,可那种少女的娇美哪里能够尽挡得住,让这些汉子都看的有些呆了,心说这小相公好生俊俏啊。

李宇拉着沈铭来到一处安静所在,摆手叫那些人该干嘛干嘛去,也没向他们介绍沈铭,沈铭看的出来,这些应该都是李宇家中所雇用的或者是下人之类的。

“都是些粗鲁汉子,怕是惊到小姐了,还请不要见怪,”李宇倒是没有遮掩,直接说破了李瑶的身份。

李瑶脸上微微一红,连道“不碍的。”

三人坐定以后,李宇叫过小二,叫挑些精美食物摆上,这自是为了照顾李瑶,而要了两坛好酒,却是要和沈铭好好的叙叙旧了。

就着烈酒,两人聊了起来,李瑶则是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原来李宇这次却又是为家中弄些货物,这才带着人独自出来,现在兵荒马乱的,叔父年纪大些,就没有跟出来了。

沈铭则是将自己出塞之后的经历丝毫没有隐瞒的向李宇说了起来,李瑶在一旁也听得津津有味,听到沈铭为了自己做出的种种事情,芳心之中不由得愈发感动,看向沈铭的目光也愈发的不同。

说到最后,李宇听沈铭说到匈奴人意欲联合月氏进犯中原之时,脸色不由得大变,紧张的问道,“兄弟,此事确定?”

沈铭点点头,“扶苏公子所留下的信件多半不假,小弟在启罗城也见到了那匈奴使者,虽然未曾听他直接提起此事,不过想来事情有些蹊跷,这件事应该不假,匈奴人狼子野心,意欲南下进犯中原已经不是一日半日的事情了,现在中原大乱,这却是他们最好的机会,我要是匈奴人,自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可惜我们无法上达天听,也是有心无力。”

李宇冷哼一声,“上达天听便又如何?皇帝无用,奸佞作祟,这样的朝廷,哼哼…”

沈铭看到李宇话语间对朝廷非常不满,说到皇帝之时,眼中精光一现,不由得心中一动,莫非此人也有不臣之心?

“沈兄弟,现在天下乱象已生,已经没有可以安身立命之所了,你日后有何打算?”李宇看着沈铭的眼睛,问道。

“嗯,我这次来到这里就是想去沛县投靠一位故友…”

没等沈铭说完,李宇便道,“沈兄弟,你我一见如故,虽然相识时间不长,不过我看沈兄弟也非寻常之人,不如沈兄弟来我家里做客如何?李宇必以上宾待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