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如春天的雪,一旦落地就什么都没了

圣旨 收藏 3 294
导读:清明节回县城老家扫墓的时候,遇到了萍。 那天她正带着她的儿子站在街角,看一帮孩子放纸卡。满头的秀发早已不见,发黄发瘦的脸在冬日里越发显得苍白无力。那件劣质的外罩上小心地罩着一件围裙,只是围裙上面早已是污垢斑斑。 她正专心地带着她的儿子,一直到我下车走到她近前的时候,她才认出我来。在与我打招呼的时候,我看到了她那一口略有发黄的牙齿,牙缝间还有丝丝的青青菜叶。我不敢正视她那张脸,只能把视线转向她身旁的儿子。小家伙似乎并不在乎大人在说什么,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旁边大孩子手里的那把玩具枪。

清明节回县城老家扫墓的时候,遇到了萍。

那天她正带着她的儿子站在街角,看一帮孩子放纸卡。满头的秀发早已不见,发黄发瘦的脸在冬日里越发显得苍白无力。那件劣质的外罩上小心地罩着一件围裙,只是围裙上面早已是污垢斑斑。


她正专心地带着她的儿子,一直到我下车走到她近前的时候,她才认出我来。在与我打招呼的时候,我看到了她那一口略有发黄的牙齿,牙缝间还有丝丝的青青菜叶。我不敢正视她那张脸,只能把视线转向她身旁的儿子。小家伙似乎并不在乎大人在说什么,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旁边大孩子手里的那把玩具枪。


没说多久的话,我便匆匆告别。回到车上,我不敢相信,她这位我当年那么痴迷的初恋情人,十几年以后,竟会成为这般模样。


我和萍是来自同一个村,那年,我们一起来到了乡里的中学读初中。她是我们班里的学习委员,不但成绩好,而且还能歌善舞。有一年元旦联欢会,她的一曲新疆舞,迷倒了我们整个年级的男生。那个时候她人也得漂亮,至今还记得她那一头袭腰的长发,左右摆动的样子。那个时候,我们男女生之间都不讲话,所以喜欢她的男孩虽然很多,但她却浑然不知。在这些男孩子当中就有我,只是我一没有钱,二是成绩也平平,我只是众多男生中极普通的一员。


上了初三,萍出落得越发水灵,丰润的脸蛋如同泛红的苹果,点缀着不说笑就有的醉人酒窝,长长的睫毛衬着那双格外美丽的眼晴,忽闪着聪美的智慧。当时我已经完全被她迷住了。第一次到学校,我都要往她的座位上看一眼,看看她有没有到校,如果到校了,我的一天会很安稳。如果哪一天看不到她坐在位置上,我就会在心里一直念着她,心在想她去哪里了,难道她出事了吗?难道是生病了,一遍又一遍地想,直到看到她,那颗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我就这样深深地陷入了单相思之中,不能自拔。


如果不是因为那次半夜的冲动,我完全可能和那时大部分的初中毕业生一样回家务农。


初三临近中考的前几个月,我们开始填报志愿,当时我们面临的有三种选择,最好的是上中专,这是我们农村娃娃最奢望的,这样就可以摆脱农村户口,成为供应户,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城里人”,从而摆脱父辈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其次是考县中,这样有望经过高中三年的拚搏,通过考上大学改变面貌。第三是考我们乡里的中学,虽然毕业后基本上是考不上大学的,但也能混个高中毕业文凭。


眼看三天的填报志愿时间快要结束了,我还没有拿定主意。报什么志愿我不在乎,只是我想和萍,继续在一起读书,我不想和她分开。那个时候,男女生之间根本不能说话,即便是我们来自同一个村,也不例外。那个段时间,我非常想知道,萍她的志愿是什么。为了弄清楚,为了让自己的心愿能够如愿,也为了让自己的十六岁留点纪念。在交志愿的前一天晚自习课上,我一直远远地留意着萍手里的那张志愿。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响了,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萍把那份志愿表,放进了课桌里。


那天晚上,我等我寝室里的同学全都睡着了以后。悄悄的穿上了鞋子和衣服,向教室走去。今晚我要翻进教室,偷看一下她的志愿表。


四周静悄悄的,而我的心跳得厉害,虽然我一直都在安慰自己,没有人会发现的。即便发现,我也会谎称想去教室拿个东西。但不管怎么说,我却还是紧张得要死,我走得很轻,怕别人听到我的脚步声。等我走近教室后门,我悄悄地打开后窗(后窗没有锁,这是我那天下晚自习时特意留的),翻进了教室。这时候我发现我全身都在发抖,我极力地控制住自已,在确定四周确实没有人之后,我来到萍的课桌前,俯下身,在她的课桌里搜寻她的志愿表。一股熟悉的香味扑面而来,这正是让我熟悉而痴迷的她身上的味道,它让我有点眩晕。我深深地吸了个气,知道不能在这里久留,我得赶快做正事!我悄悄地,尽量不留痕迹地在那里找着,终于找到了!她的第一志愿是——县中。


以后的几个月里,我完全像个疯子一般地发愤读书,因为我知道,就我这个成绩,考到乡里的中学还马马虎虎,要想考县中不是易事。我当时很庆幸,幸好萍没有填报中专,不然的话,我一点指望都没有了。


爱情是诱人的,特别是初恋,更有魔力。在以后的几个月,我的成绩突飞猛进,名次也由班级的二十名之外,进了班级的前二十名、前十名,直到年级的前十名!我的学习成绩让所有的人,特别是老师感到不可思议。中考过后,我如愿地考取了县中。只是,萍却因为她在学校里出色的表现,被保送进了中专——南京无线电学校,我们做梦都想去的学校。据说,当时她去那所学校报到的时候,是我们中学用小车送过去的,当时在我们乡着实风光了一把。


后来,我念完高中,又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我又考上了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我留在母校任教。萍进了中专以后,每年放假回来的时候,我们也能见上几次面,但毕竟不在一起读书了,自然生疏许多。每次见面,也都没能说上几句话。萍毕业后,分配到了县里当时比较火的无线厂。只是好景不长,过了几年,厂里效益不好,倒闭了,她也随之下了岗。


这一段初恋,我一直把它珍藏在心里,谁也没有告诉,就连我的妻子,也不曾知道,她深爱的丈夫,曾有这样一段浪漫的初中恋爱史。也许我应该感谢萍,感谢这一段恋爱史,因为没有它,也许就没有我现在的美好生活。只是当年傻傻的激情,已随风飘散,那么刻骨铭心的恋情,现在已成了让我感慨的往事。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