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犯凭借关系出任粮食局长

mgz19851004 收藏 0 322
导读:2008年夏,汉中市纪委在查办西乡县赈灾粮“短斤少两”问题时,发现了该县粮食局局长王安武的系列经济问题。让办案人员吃惊的是,这名粮食局局长,竟然曾是一名犯有流氓罪的强奸犯,被判处过有期徒刑。 一个曾经的“强奸犯”是如何进入干部队伍的?又是如何一步步被提拔到领导岗位上的?这些未解之谜,无疑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遐想空间。 从“流氓、强奸犯”摇身一变成为县粮食局局长,王安武这个“漂白”过程,用了20年时间。2008年底,王安武因涉嫌在赈灾中贪污受贿而落马。此时,距他当上西乡县粮食局长已4个年头。

2008年夏,汉中市纪委在查办西乡县赈灾粮“短斤少两”问题时,发现了该县粮食局局长王安武的系列经济问题。让办案人员吃惊的是,这名粮食局局长,竟然曾是一名犯有流氓罪的强奸犯,被判处过有期徒刑。


一个曾经的“强奸犯”是如何进入干部队伍的?又是如何一步步被提拔到领导岗位上的?这些未解之谜,无疑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遐想空间。


从“流氓、强奸犯”摇身一变成为县粮食局局长,王安武这个“漂白”过程,用了20年时间。2008年底,王安武因涉嫌在赈灾中贪污受贿而落马。此时,距他当上西乡县粮食局长已4个年头。


4月9日,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王安武贪污受贿、挪用公款一案。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作为一名曾经的刑事犯、一名被原单位开除了公职的刑满释放人员,王安武竟然能顺利地再次回到原单位上班,并先后任县五金公司经理、县商贸总公司副总经理,最后当上县粮食局局长,这其中的故事耐人寻味。


从刑满释放人员到总经理


1983年,全国第一次“严打”中,23岁的王安武因涉嫌流氓罪被公安机关羁押。在被羁押前,王是西乡县五金交电公司的职工。


据西乡县法院1984年给王安武的一审判决书显示,王安武是因为涉嫌流氓罪而被收审的。法院查明,王从1979年到案发被抓,先后单独或伙同他人强奸、猥亵未婚女青年4人。其作案手段包括给受害人水中下安眠药、给受害人强行拍摄淫秽照片等。法院认为,王安武犯罪情节恶劣,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故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


知情人回忆说,王安武被收审后,其所在的西乡县五金交电公司,随后对王安武作出了“开除公职”的决定。服刑两年多后,王安武被释放回家。


出狱后,王安武成了一名小商贩。


在“下海”一段时间后,许多人惊奇地发现,王安武又成为五金交电公司职工。


被原单位“开除公职”后的王安武是如何再回到原单位参加工作的?由于时隔多年,许多单位已撤并,人员流散,所以具体细节一般人说不清。


西乡县一些离退休老干部回忆说,王有个舅舅当年是县上的一名科级领导,后又官至副县级。王“回原单位”可能和他舅舅的帮助分不开。


原西乡县五金交电公司的几名老职工讲,回公司上班后的王安武先后做过营业员、采购员等。到了1992年,由于业务能力强、善于经营各种关系,30出头的王安武升任县五金交电公司的业务股长。


在“砸三铁”、“选能人”风行全国的特殊年代,1993年夏天,33岁的王安武作为“能人”,在西乡县招聘县五金交电公司总经理的“比武”中“脱颖而出”,成为这家县属企业的总经理。


在县五金交电公司担任总经理期间,王安武“好色”的本性没有收敛。


据原县五金交电公司的一些老职工说,在五金交电公司,王安五的“欺负女工”是出了名的。某女工不堪忍受王的“骚扰”,以死恳求母亲把她调离五金交电公司。其母为了女儿的颜面,曾跪求当地另一系统领导“救女出火坑”。


还有一女工长期被王安武霸占。后来,该女工谈了个对象要结婚。就在女工结婚的前一天晚上,王经理冲到新房,将女工的未婚夫打跑,然后对女工提出无理要求……后来,该女工和丈夫不得不举家离开西乡。“当年我们也告过他,但没有人理会!”原县五金交电公司的一位刘姓老职工说。


1995年,具有官方背景的西乡县经贸总公司成立。该公司隶属于县商务办,王安武被调到该公司任副总经理,同时兼县五金交电公司经理。


想当“扶贫办主任”遭集体反对


五金交电公司的老职工回忆说,王安武在当上公司总经理后,一个很显著的特点就是“喜欢送礼”,而且出手大方。


在西乡县的老干部中,一个流传最广的故事是说王安武“喜欢给领导送彩电”。上世纪90年代末期,彩电还是非常紧俏的物资,但王安武却不惜代价从外面批发彩电,然后用汽车拉回西乡县。“有一半用来做生意,一半用来当礼送。”王当年的一位副手说。事后多年,他才明白了王当年的良苦用心。


1996年,西乡县开始部分国有企业改制。县上将五金交电公司和纺织品公司合并,组建成了股份制企业——金牛实业,王安武任董事长。金牛实业是个空壳,下面的实体是五金交电公司和纺织品公司。“送彩电”很快就有了效果。1997年底到1998年初,王安武给外界放出风声说,自己要担任县扶贫办主任了。消息传到西乡县扶贫办后,遭到了扶贫办全体领导干部的一致抵制。扶贫办的职工代表先后到县委、县人大反映情况,认为“王安武这样坐过牢的人不配当我们的主任”。


因为县扶贫办工作人员一致反对,王安武要当扶贫办主任的美梦未能实现。


西乡县扶贫办一位已退休的副主任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他说,当时要不是他们强烈反对,王当扶贫办主任已是十拿九稳的事。


1999年,西乡县经贸总公司撤消,王安武再次出任西乡县五金交电公司总经理。这次他返回的主要任务是实行“企业改制、职工分流”。“企业改制”的结果是,存在了四十多年的西乡县五金交电公司彻底摘牌,资产被变卖、私有化。“职工分流”的结果是,几乎所有职工全部被“买断工龄”。


而西乡县五金交电公司的大部分资产,已经成了当时已经私有化的“金牛实业”等民营公司的合法资产。


2008年夏天,经汉中市纪委查明,“金牛实业”属于王安武参股的企业。


粮食局长任上的“改制后遗症”


王安武对西乡县五金交电公司的“妥善改制”,使得当时西乡县的一位领导认为“这个人能干别人干不了的事”。


2001到2002年,西乡县成立旧城改造指挥部后,对县城北大街一带的老房子进行拆迁改造。因为拆迁工作难度非常大,有人提出“王安武这个人有魄力”。于是王安武被任命为指挥部一负责具体拆迁小组的组长。“他那段时间工作很卖力,拆迁工作难度再大,只要王安武出面,几乎没有解决不了的。”当年参与拆迁工作的一位工作人员说。


王安武在拆迁办的工作经历,让县城许多老住户至今心有余悸。曾和王打过交道的一位住户说:“他经常会放出狠话,他是个黑白两道都通的人!”


拆迁工作完成后,王安武被任命为西乡县粮食局副局长。这是在2003年初,但他一直没到粮食局上班。2004年初,粮食局原局长退休,王升任局长。


据粮食系统的职工说,王安武当上局长后,许多女职工即使有工作上的事情,也很不情愿去找王局长,“因为大家都听说过他当年的事情。”


2004年,西乡县粮食系统进行改制。对当时已经严重亏损的粮食局下属的8家粮站进行“国有资产重组”,对600多名粮站职工进行“身份置换”——让职工买断工龄。在这件事上,王安武的“强人手腕”再度发挥得淋漓尽致。


由于大多数职工反对,所以改制工作进行得很不顺利。2004年年底的一天,在多次和职工们谈判失败后,粮食系统的职工代表们被王安武召集到一起座谈。


座谈会上,王安武给职工代表们描绘了一个很美好的未来:下一步粮食局要建设一个西北最大型的油脂厂,还有一所养老院和一个最大的宾馆,早点在置换身份的合同上签字的职工,将来都可以返聘上岗,甚至签字早的职工还可以留守在原单位上班……当然,如果谁拒不签字,一切后果自负。


面对局长许诺的“油脂厂、养老院、宾馆可以再就业”,职工代表开始动摇了。“买断工龄”的签字仪式于2004年的最后一天顺利举行。


粮食系统的职工回忆说,许多人之所以签字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王安武为了证明这次“置换”的公平,让各粮站负责人都当着众职工的面签字。“身份置换”的实质是,按照每个职工的工龄年限,每人每年得一次性补偿1200元,从此和粮食系统没有任何关系。


但不久后粮食系统的职工们发现,他们还是被王局长骗了。当天签字“买断工龄”的各粮站负责人随后纷纷重新工作,而广大职工则永远被推向了社会。


他能当局长让老干部吃惊


曾经的“流氓犯”当上粮食局局长,让西乡县政法系统的许多老干部顿时傻了眼:“这不就是当年被我们处理过的那个犯强奸罪的流氓王安武吗?”


于是,在西乡县的官场就经常会出现这样滑稽的一幕:在县上组织的一些官方活动中,作为中层领导、骨干干部的王安武经常会坐到主席台上,而许多当年参与打击处理过王的老干部坐在台下发呆!“我们也曾向县委组织部、县委主要领导反映,说王安武属于有前科的人,受过刑事处理,不应该担任部门领导,但没有人重视!”西乡县人民法院的一位退休老干部说。


有人重视!”西乡县人民法院的一位退休老干部说。


据知情人介绍,早在担任县粮食局局长前,王安武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历史污点”可能会被他人提及,于是他努力想为自己“平反”。但由于他当年的案情过于直接,且性质太严重,没有人敢“帮忙”。


一个被多位人士证实的细节是,在当上县粮食局局长后,王安武最不愿打交道的单位就是县法院和县公安局。每当单位或个人有事必须和这两家单位打交道时,王从不出面。


更让许多人大跌眼镜的是,王安武作为一名刑满释放人员,竟然还是党员。“他的名字的确在我们的组织名单上!”西乡县粮食局负责党务工作的一位负责人确认说。


王安武的经济问题暴露后,有关部门曾很想知道当年到底是谁介绍他入的党,但奇怪的是,他的组织档案和“入党申请书”却失踪了。


而在当地官场许多人的眼里,王是“一个很骄傲的人”。这点主要表现在他的眼里只“唯上”,不把一般人放在眼里。


西乡县交通系统的一位干部说,粮食局有多辆车在前几年一度不按时买养路费,交通征稽部门就依法扣押了车辆。结果,王安武就给工作人员吩咐说,稽查人员下次再敢扣车就动手,出了事有他承担。


王安武的“独特”还表现在一些细节上。2007年的一天,他突然发现单位大门过道的墙上有一幅标语:立主岗位、执政为民、反腐倡廉。也不知道是如何想的,王让办公室做了一块“工作岗位职责”的大牌子,然后让把大牌子挂在了标语的地方,结果标语被遮挡了中间的8个字后,就成了“立主倡廉”。


就在一些人为“王局长水平高”叫好不过一年多,王因为在给灾民的赈灾粮上做手脚而被“双规”,随后牵出大量经济问题。


被公认和县上领导“关系铁”


从一名刑满释放人员到县粮食局长,西乡县许多干部认为,王安武仕途成功的秘诀是“有贵人相助”。这其中的“贵人”,普遍被认为是王在不同时期“邂逅”的县上的领导。


王安武在不同时期和县上领导“关系铁”在西乡民间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他曾经把书记、县长不叫某书记、某县长,直接叫‘书记哥’、‘县长哥’。”当地一位中层干部说。


王安武和县上的领导“关系铁”的说法从民间也得到了佐证。家住西乡县城的居民陈某在2005年间,曾因为房子拆迁安置的事情,多次在晚间去县委一领导家找该领导“解决问题”,有一个月里,他三次找到领导家,三次都看到王安武坐在领导家……


在西乡县的干部中,一个流传最广的故事是,王安武在许多人面前自豪地说:“我一个电话可以让某某5分钟之内出现在我面前!”某某是当年县上的一位主要领导。


该说法记者从原西乡县商业局一领导处得到证实。这位领导说,他在听到王的这番话后,曾批评王“做人要低调”。但王对他说:“我敢这样说话自有我的理由和把握,没有人会拿我怎么样!”


对于王安武作为曾经的刑事犯,却被任命为局长的不正常现象,记者曾试图联系西乡县委组织部领导,但该领导谢绝了记者的采访。县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表示,在2008年底王安武经济问题未暴露前,他们都不知道、也没有人向组织部反映过王的“历史问题”。


西乡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答复记者说,人大常委会只负责县政府组成部门“一把手”的任免。县粮食局属政府直属单位,其主要领导的任命由县委常委会决定。


汉中市纪委的一位同志私下向记者介绍说,王安武的“前科问题”暴露后,许多办案人员很是震惊、愤怒:这样的人也能当领导?这样的人是如何当上领导的?


一位曾和王安武有过交情的人士说,王安武为了向大家证明自己的“神通”,曾经有一段时间还谋划着要去县公安局任职,但未果。“5·12”地震发生后,在对灾民的赈灾中,王安武给灾民发放的粮食“短斤少两”的问题败露。汉中市纪委在查办灾粮的过程中,发现了其不为人知的经济腐败问题……


至此,“粮食局局长曾经是个流氓犯”的话题再次被提及关注。


法规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一章第二十四条规定,下列人员不得录用为公务员:(一)曾因犯罪受过刑事处罚的;(二)曾被开除公职的;(三)有法律规定不得录用为公务员的其他情形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