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马走三国 正文 第七章:酒楼奇遇

likangjing 收藏 7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size][/URL] 第七章:酒楼奇遇  随着山庄练兵、生产地顺利进行,吾的心情轻松了不少。一天,吾突然心血来潮,兴起往荆州城一行。已有两月未去矣,不知近段生意如何?吾将山庄之事交给忠叔、廖化等人,便单人匹马悄然来到荆州城内如意酒楼,一见客朋满座,生意兴隆依然如初,故甚欣慰矣!陈河闻讯将吾接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


第七章:酒楼奇遇


随着山庄练兵、生产地顺利进行,吾的心情轻松了不少。一天,吾突然心血来潮,兴起往荆州城一行。已有两月未去矣,不知近段生意如何?吾将山庄之事交给忠叔、廖化等人,便单人匹马悄然来到荆州城内如意酒楼,一见客朋满座,生意兴隆依然如初,故甚欣慰矣!陈河闻讯将吾接入里间,曰:“公子前来,何不与信于某,某亦好前往迎接乎?”吾曰:“陈总管不必客气,吾这次来是偶尔兴起,只是想看看酒楼和其它两店的保卫情况及护卫队的训练,顺便了解一下各店的经营状况耳。”陈曰:“善!某立即通知各头目来面见公子。”约小半个时辰,各头目均已到齐。吾曰:“诸位,近段时间辛苦矣。吾亦忙于山庄之事,没法前来看望大家,请诸位多加谅解耳。吾这次前来主要是看看各位,顺便了解一些情况,再商讨今后发展之大计,请各位畅所欲言,献计献策,共绘宏图,再创伟业。”陈河首先发言,曰:“公子,酒楼这两月来发展趋势良好,利润较前每月增长较快,主要是逍遥楼的生意好,利润大。公子建逍遥楼这个主意实在是妙极矣。目前,连襄阳、许都、江陵、江夏、长沙等地的世家子弟、贵族公子纷纷前来寻花问柳,饮洒作乐,每天坐无虚席耳。某计议可否在几个大的府城再开办几座酒楼。”吾闻言大喜,曰:“汝这个主意不错矣,吾亦有这个考虑耳,但同时再开几个,恐怕人力上来不及也。吾看,先开一个,地点就选在襄阳,时间放在年后。陈总管,这个事仍由汝负责筹备管理。另外,酒坊、家具厂亦同时筹办。”陈慨然曰:“善!”

接着,酒坊总管邓雄曰:“公子,酒坊这两月的利润较前也有所增加,主要是下等酒“百家乐”销售量大增;因为,荆州今年粮食丰收,很多老百姓都是用粮食来换酒矣。”吾曰:“用粮食换酒,这个很好也。告诉店小二,决不能对老百姓缺斤少两,一经发现,严惩不怠。老百姓生活很苦啊!我们做生意要讲究信誉,绝不能做对不起老百姓的事矣!”众人对吾这么重视老百姓,无不为之感动耳。其实,众人还领会不到吾更深层次的用意,那就是赢得民心。家具店总管郑元亦向吾禀报了家具的销售情况,建议曰:“能否制作一批低档家具,卖给老百姓;目前这些家具,老百姓根本买不起矣。”吾曰:“汝的建议很好,吾与家具厂商量好之后再通知汝。今天,诸位都谈得很好矣,也提了不少好的建议耳,吾认为只要有好处的就采用。最后,吾要慎重提醒诸位,目前我们各店都被推向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也,各种竞争、挑战会随之而来。吾等面临的竞争将十分激烈,除了保持产品技术质量的先进性外,还需加强酒楼店铺的管理矣。首先,必须增强每个店员的服务意识,端正服务态度,不论贫富,均须热情迎客,真诚服务。其次是买卖公平,诚信待人。再就是进一步创造良好地环境条件,改善服务设施,提高服务水准。这样,吾等可以抢占先机,立于不败之地也!另外,吾等还须提高警惕,提防有人暗中捣乱破坏耳。

会后,吾留下陈河、李成、李定等人商讨店铺酒楼保卫之事。在听取禀报后,吾曰:“现在很多人正在打我们的主意矣。有些可能还在暗中侦查我们,一旦摸清了我们的底细,就会无所顾忌地采取行动。金钱动人心耶,这很正常。吾担心地主要是山庄,就怕有些红眼的士族世家与山贼勾结,偷袭山庄,毁坏吾等的根基。这些酒楼店铺在城内,有大量的官兵驻守巡逻,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进行抢劫,只怕会在暗中放火放毒进行破坏。因此,吾等必须作好严格的防范措施。陈河、李定,汝二人要抓好城里的情报信息搜集,侦探与反侦探等事宜,做好酒楼、店铺员工的清查,最好使用山庄的人员,对于有嫌疑的人一律进行监视或清洗出去。李成,汝要安排好酒楼、店铺的巡逻保卫,配合陈、李二人行动。力量要集中使用,不要平均分配;吾看酒坊、家具店各安排二十人守卫可矣;主力(指剩余六十人)集中放在酒楼耳。同时,要抓紧护卫的训练。明天,吾会安排张弓前来协助汝矣。另外,汝等有重要信息或遇到突发事件,须迅速禀报山庄,及时采取应对措施也。不管发生什么重大变故,首先以保证人员安全为要。”陈河等人齐曰:“谨遵公子吩咐!”吾又曰:“汝等派人四处打听一下,看有没有专门饲养鹰或鸟类的人,有的话,将其请到山庄来矣。”众人应喏。

这几天,吾留在荆州城内,陈河陪同吾视察了酒楼、酒坊和家具店。吾谓陈河曰:“陈总管,这么久汝发现有什么特殊的人来酒楼乎?”陈想了想曰:“某听小二说,这段时间曾有一浓眉掀鼻,黑面短髯,形容古怪之人,每隔十天半月来店醉酒一次。最近有十来天未见其人矣。据闻,此人有一次喝醉了酒,指着墙上公子的字画曰:‘此等舞文弄墨之辈,堪什么大用。’”吾闻言心中已有主张,此人恐怕是吾寻找的庞统耳,字士元,道号凤雏先生,襄阳人也。吾决定在此待几天,碰碰运气耳。便谓陈曰:“陈总管,吾在这呆几天,汝告诉店小二,发现那人到来,立即禀报吾也。另外,汝今后多留心观察,发现人才,将其引进山庄矣。”陈然其是。

不数日,店小二急急忙忙前来禀报曰:“公子,您要见之人已来矣,正在大堂。”吾闻言随小二来到大堂,果如小二所说,其人貌甚丑陋,若不是早已预知,恐怕心中亦是不喜耳。吾镇定心情,装作若无其事地坐到此人对面,平声曰:“庞兄,大驾光临,逢壁生辉,恕未远迎,失敬失敬!”庞两眼一翻,曰:“汝认识吾,吾可不认识汝。让吾猜猜看,汝可是徐庶,天下才子亠一徐少庄主矣。”吾曰:“庞兄果然了得,一猜即中,不愧为凤雏耳。然吾可不是什么天下才子,那是无聊之人的无稽之谈;百无一用为书生也!”庞不为所动,曰:“吾可是粗陋之人,不堪少庄主法眼,不知汝寻吾何事也?”吾真诚曰:“汝乃上通天文,下晓地理;谋略不减于管、乐,枢机可并于孙、吴的济世之才;又岂在乎世之俗眼,何况乎一身臭皮囊矣。若庞兄看得起某,可称呼吾一声徐兄或元直是也。”庞统闻言不禁心中大动,一股暖流直涌心头,感动曰:“统不知徐兄乃真高人也!恭敬不如从命,吾、汝皆兄弟耳。”吾大喜曰:“一言为定!庞兄,上二楼吾请汝品尝‘一品仙’去也!”统乃是好酒之辈,闻言更是大喜,曰:“善!”

吾二人选一特等包厢坐定,店小二快速送上酒莱,吾吩咐两护卫值勤,任何人不得靠近打扰。统早已迫不及待矣,拔开酒塞,就着酒罐牛饮,直道:“好酒哇好酒!”吾见状便戏弄曰:“庞兄,这可是五两银子一斤也,汝如此豪饮,吾可供应不起也!今后要付银子的。”统闻言曰:“吾今后卖给汝矣,汝可免费供应美酒乎?”“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吾与庞兄就此捆邦在一起矣。其实,庞兄早已料到吾要干大事,拉他入伙矣。庞兄有识人之明,见吾是坦率正直真诚之人,亦就就滚打滚耳。酒到半酣,吾将前期筹谋的所有计划及山庄目前的发展状况,全部告知于统,统闻知亦大惊曰:“此计划如此宏大长远,且环环相扣,步步为营,又有如天马行空,毫无羚羊挂角之痕,真乃神鬼莫测矣!元直之才长吾十倍也!”吾故作谦虚曰:“此非吾一人之计耳,乃采众人之谋也。”吾俩边喝边谈,将此策反复推敲,不断完善,甚至易出漏之处亦想出补救措施矣。一餐酒喝了四、五个时辰,方大功告成。临别,统谓吾曰:“元直,汝为什么不替而代之”。吾诚恳曰:“吾非明君之相耳。”言毕,二人相视大笑矣。

次日,吾与庞统二人入密室,继续商讨分析天下大势。吾曰:“今年春,曹操起兵十五万,亲讨宛城张绣,绣降之。后因操贪图绣叔之妻邹氏美色,遭绣反之。张绣用贾羽之谋,斩操大将典韦、侄曹安民、长子曹昂,杀得曹操大败而逃。后得大将于进引军相救,方还兵许都。至夏,淮南袁术于寿春称帝,起大军七路,兵二十万,征徐州。遭曹操、吕布、刘备三军联合反击,攻克伪都寿春,歼灭袁术军主力,袁术溃败而逃,灭亡已是迟早之事耳。徐州一带将会是曹、吕、刘三方明年争夺的焦点矣。三方之中,曹操势力最为雄厚。然宛城张绣有荆州刘表为联盟,经常在后出兵扰乱,乃操之心腹大患耳。吾估计操在出兵徐州前,必先出兵宛城,一为复仇,二来消除后患。吾断定操必败于贾羽之手,吾正可趁机大捞一把矣。”统曰:“北方袁绍今年已统一冀、青、幽、并四州,实力为天下之冠。明年定北攻公孙瓒,以期统一整个北方,解除后方威胁,方放心南下,争夺中原。吾想,公孙瓒定不是袁绍之对手耳。江东小霸王孙策正在努力扫平江东各部势力,进展非常之快,江东一统为期不远矣。而荆州刘表不思进取,只图自保耳。吾等应乘各诸候争战之机,在汝南与荆州交界之处,再选一偏壁之地,屯驻操练兵马,积聚粮财,方可迅速壮大。因山庄居荆州腹地,不能屯驻过多兵马。否则,必为刘表所不容耳”。吾曰:“此计甚妙。”其实吾早亦有此打算。真是英雄所见相同耳。只不过吾是占了熟知后世历史的光,而庞统则是实实在在的牛人也!吾二人还就一些具体实施步骤进行了详谈,直至方案完整为止。

又过了两日,庞统须回襄阳矣。吾亦打算年后去襄阳处求学,拜师三公(即司马微、庞德公、黄承彦),学些现时的兵法、阵法及排兵布阵之策也;便托统预先拜候一声。统临走还不忘敲去吾十罐美酒矣。吾亦打算回山庄,适逢陈河进来禀报,曰:“演艺厅最近来了一位蒙面女子,叫南宫明月,才艺卓绝,多次打听公子消息,要求一晤耳。”吾听了大感惊奇,难道吾穿越来还有熟人矣。既然人家有求,吾就去见见吧。于是,吾便要陈河转告南宫小姐一声,吾晚上去拜会她。

吃过晚膳,在店小二的引领下,来到南宫小姐的住处。开门的是一位约十六、七穿红衣服的漂亮姑娘,没有蒙面。吾一看就知不是正主儿,吾便随后跟进。“小姐,徐公子来矣。”“请他进来吧。”温柔甜美的声音传入耳中,如沐春风似的。走进南宫小姐的居室,房子不大,布置得很精致整洁,还有一股幽幽的芳香浮动。吾仔细打量了一下南宫小姐,果真是纱巾蒙面,难见庐山真面目矣,约一来六二的个头,身着黄色长裙,更显得娴静淡雅,估计年纪绝不会超过二十岁。南宫柔声道:“徐公子请坐,喝茶。”吾看着那一双白玉般晶莹细长的手递过来的香茶,感叹世上竟生有这样一双手,一时怔住了,好一会才晃过神来。忙慑住心神,曰:“谢谢南宫小姐,听说小姐才艺无双,不知可否能欣赏小姐卓绝的才艺耳。”南宫曰:“公子诗词字画样样精绝,乃是名震天下的才子;妾身只不过粗通音律,难登大雅之堂耳。若公子不嫌污耳,那妾身恭敬不如从命也!”随即端坐在古筝前,一串优雅绝妙的音律传入大脑,吾仿佛被带往一种绝妙的境地,身入其中而不自觉,久久才回过神来,曰:“南宫小姐所弹的乃是天籁之音,世间凡人那能几回闻。”南宫轻启降唇,曰:“公子,过誉矣,妾身只不过以此谋生而已。”言毕,似有无限心事似的。这时,旁边穿红衣服的姑娘突然对吾泣曰:“徐公子,请您救救小姐吧!”言毕便跪了下去。“诗雅,汝怎么能这样打扰公子呢?”南宫在一边急道。吾连忙上前扶起诗雅,曰:“汝不要急,慢慢说。”“公子,还是妾身来说吧;妾身原也生在一个书香门庭,但一年多前,家乡遭山贼洗劫,全家人惨遭杀害,只妾身和侍女书雅因出外游玩才免遭毒手。这一年多来,妾身带着诗雅靠卖艺才辗转来到荆州,正碰上如意酒楼招聘艺人,便进入了演艺厅。谁知前几天,碰上一个花花公子非得要娶妾身。公子,妾身是卖艺不卖身的,至今仍是清白之身。妾身当前不会答应,那恶霸便威胁妾身,曰:若妾身不答应,便把妾身二人抢去卖到烟花场去。公子,就请您救救妾身二人吧。”南宫小姐悲戚地一一道出。吾闻言亦不禁戚然,便谓南宫曰:“南宫小姐,这事交给吾来处理耳,汝就放心在这住下去。”诗雅一旁曰:“公子,您还不知道吧,小姐是冲着您“天下才子”的大名才来的;自从看了您的诗词字画,小姐说今生非得嫁您这样的人才是。”“诗雅,汝怎么能这样胡说呢?”南宫小姐羞得连脖上都红矣。吾闻言故意逗弄道:“南宫小姐,是这样的吗?那你得让吾看看汝才呀!”南宫曰:“公子是要妾身取下面纱吗?那公子须得答应妾身一个条件才行。”吾曰:“行!那汝说说条件吧。”南宫曰:“公子,妾身这个条件须得取下面纱之后才能提,而公子必须先答应。”南宫小姐这么一说,倒提起了吾的好奇心,没多深思便慨然曰:“南宫小姐,取下汝的面纱吧。”南宫小姐手一挥便摘下面纱,展现在吾面前是一副非常平凡的脸孔。曰:“公子,令您失望矣。”吾曾见过庞统那副模样都没吃惊,何况这副脸孔,当然是一脸平静,心里却说,可惜了一副好身材。吾曰:“南宫小姐,汝现在可提条件耳。”其实吾心里己隐约感觉到矣。南宫曰:“公子,您不反悔?反悔的话还来及矣。”吾只好硬着头皮曰:“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怎么能反悔呢?”南宫平静曰:“公子,您答应取下妾身面纱,那公子就是妾身的夫君。”“善!吾有汝这样才艺绝妙的女子做妻子,乃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矣。”吾语气真诚地说。南宫小姐见吾是真心的,便笑着曰:“请夫君转过身去。等一会再转过身来,好吗?”吾自然是奉命行矣。大约过了一分钟,便又转过身子,惊曰:“怎么会这样?难道是七仙女下凡来矣。”站在吾面前的是一位沉鱼落雁的绝色女子。“汝是南宫明月吗?”吾惊疑道。“然!夫君叫吾明月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月答曰:“因吾从小长得异常美丽,娘怕给吾带来厄运。在吾十岁那年,就让披上面纱,并请人制了一幅假面具戴上。”吾曰“明月,汝刚才是不是为了考验吾?”明月笑了笑没作声。吾故作凶狠模样,曰:“等下看为夫的怎么教训你。”言毕,便情不自禁地搂住明月亲吻起来,不一会,吾俩便赤身裸体地倒在床上。有了上次跟瑶儿的经验,这次当然是轻车熟路,吾运起《天龙诀》强行打通了明月身上部分 经脉,为今后修炼玉女心法打下基础。然后便大干起来,可惜明月只支持了六个回合便软瘫了,只好叫诗雅上来助战。一晚上吾通霄达旦,连干了十几个回合,释放了不少龙精,浑身大爽,先天真气又增厚几分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