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之铁血复兴 正文 六 清政府的廷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4.html


清晨的北京。紫禁城乾清宫宣统帝瘦小的身体陷在了龙椅里面。裕隆太后坐在帘后大声的训斥道“大清立国三百余年,难不成你们要他毁在哀家的手里”


“太后,山东乱党攻陷三府一州。孙宝奇临阵而逃,致使济南,泰安。兖州。济宁落入乱党手中。孙宝奇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振朝纲”说话的是内阁总理大臣奕劻。


“那就让刑部的速速查办,这样的官员留着也是个废物”裕隆道。“诸位卿家,以为山东之事该如何处置啊”



“如今乱党已成气候。且据败下来的武卫军回报,乱党叛军使用的火器匪夷所思。大炮居然会自己行走。还有会飞的铁鸟”那桐出班奏道。


此时徐世昌走出来“一派胡言,那桐你在朝堂之上如此散布谣言是何居心,败军所言不过是,位其失职寻找的借口。你一个堂堂的一品大员。也相信这等说辞“


“那依你之见,这乱党如何轻易打败武卫军的哪?这武卫军的装备可是标准的德国造”那桐见徐世昌训斥自己非常的恼火。


“。。。。。。。。。。。。。。。。。”徐世昌也闹不明白这只军队从哪儿冒出来的。山东的情形也是摸不透。一时被那桐反驳的哑口无言,退回了班列。


“臣以为,应立即调集大军对乱党进行清剿。趁其未做大之前,将其剿灭”唐景崇奏道。



“爱卿。以为派谁前去清剿啊”裕隆询问道。


“臣以为应启用袁世凯,让其带领新军前往山东清剿乱党”唐景崇回奏道。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立刻议论纷纷。有人频频点头。有人连连摇头。原来1908年11月,光绪帝、西太后慈禧仅隔一天先后升天,朝局为之大变。新的执政者为摄政王载洋,他是光绪帝的弟弟,为报戊戌告密一箭之仇,经过一番斟酌考虑,决定借口袁世凯有足疾,将其开缺回籍。




促使摄政王载津下决心开缺袁世凯,还有一个直接的诱因,那就是密而不宣的手枪案。


当北京政坛风声鹤唤、人心惶惶之时、直隶总督杨士骤为逢迎庆亲王和袁世凯,派一姓骥的军官带领驻扎马厂的士兵二百名,以及天津巡警官龚姓带领巡警若干,暗藏手枪,潜赴北京保护庆王和袁世凯的府邸。淮姓所部一行行动秘密,未被人发觉,而龚姓带兵系乘火车到黄村,然后分头人城,结果被北京前门税局盘查,发现军械,乃将龚性及其手下数人送交巡警厅,步军统领衙门同时在西直门、东华门等处也盘查出几十人,均携带有兵器。


步军统领衙门当时系那桐管辖,当审查被抓巡警时,供称:我们是由一个姓龚的军官率领,来京城缉拿要案。那桐于是向巡警厅提审那姓龚的军官,龚声称:“我奉总督杨士嚷的命令来京缉拿革命党,带有公文,但被巡警搜去。”那桐又向巡警厅索要公文,公文由天津巡警开出,内容很是模糊。于是,那桐打电话给杨士嚷,杨称龚某实际上是天津的巡警官,想来是巡警局遣派来京缉拿案犯的。那桐为人十分的明快果断,见此情形,便不打算深究此事,当天就与车站协商,加派车辆命姓龚的军官率所部回天津。


北京巡警部隶属民政部,此事为该部某尚书知晓后,本打算刨根问底,严究不贷,不久又发现那桐将来京案犯悉数放回,很是不痛快,便乘机享告载津,说:“袁世凯擅自调遣军队人京。”摄政王问及那桐说:“手枪案确为事实,但究竟是否为袁世凯所调遣,不敢断言。另外袁世凯一向畏惧刺客,或系天津巡警局人员迎合袁世凯,派兵保护,也未可知。兵丁所携带的都是手枪,而且人数不多,似乎没有其他意思。当此多事之秋,这类事情大可不必追。”


摄政王对于那桐的冷处理,表面上夸奖他会办事,但内心里对袁世凯更加提防。恰巧这时有江春霖的弹幼袁世凯案发生,摄政王载沫因此决意去袁。


清廷就是否启用袁世凯。一直议道下午三点多。最终还是决定启用袁世凯。原来袁世凯在小站练兵时

,十分注意笼络部下,效忠自己,他要求士兵在吃饭前高喊:“饭是谁给的?是袁宫保。”袁宫保是对袁世凯的尊称。所以,这些士兵只知道效忠袁世凯,不知道效忠清王朝。北洋军清王朝是调不动的,而袁世凯却可以遥控。清王朝除了起用袁世凯之外,别无他途。四天后,清廷就任命了袁世凯为直隶总督。指挥北洋新军镇压人民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