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的朝阳 第二十八节

看之风 收藏 1 2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林清华得到消息后,立即带领五万人与大顺军一同南返,留下陈唯一率领两万镇虏军和新收编的部队防守开封,并将大炮也留下了。   回到西平寨,林清华正要派人去打探左军的动向,朝廷派来的敕使却来了。   来的这个敕使正是在南京挨过林清华金锏的小高太监,他站在跪下接旨的林清华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林清华得到消息后,立即带领五万人与大顺军一同南返,留下陈唯一率领两万镇虏军和新收编的部队防守开封,并将大炮也留下了。

回到西平寨,林清华正要派人去打探左军的动向,朝廷派来的敕使却来了。


来的这个敕使正是在南京挨过林清华金锏的小高太监,他站在跪下接旨的林清华面前,趾高气扬的宣旨。在这份圣旨中,皇帝严厉申斥了林清华私设公堂的举动,命其在接旨后的十天内将大陪审团和法庭撤消,并在当地恢复明朝的传统官职,朝廷还将派人前来接任空缺的官职。


林清华听完圣旨,心中一凉,但也只能叩头领旨谢恩了。小高太监宣完旨,又从袖子里取出一个明黄封套的信,递给林清华,说道:“威毅侯,这里面是皇上的密旨,请威毅侯回去好好看看,咱家就不多说什么了,侯爷看后知道该怎么办。咱家这就回去复命了,侯爷就不必送了!”说完便在数百名禁军的护送下,向南京而去。


林清华站在那里楞了半天,“看来有人想牵制自己呀!”他寻思道,“怎么办呢?就这么放弃吗?”经过与洪熙官和方世玉一夜的商谈,林清华决定先将这些事情放一放,等到时机成熟在说。


第二天,林清华就派洪熙官前往汝宁解散大陪审团和法院,并将其全部卷宗运回西平寨,妥善收藏。洪熙官带回来的消息更让林清华失望,因为那些大陪审团的成员们一听解散的消息,立即欢呼雀跃,好象是放下了一个巨大的负担似的。“看来民主法制的路还很漫长啊!”林清华想道,“以后一定要先慢慢培养人们的思想,提高人们的文化素质,时机成熟了再说,这些事情欲速则不达呀!”


想通了这一层,林清华顿时觉得心里轻松多了,不过他还是有些烦恼,这都是因为皇帝给他的密旨。在密旨中,皇帝命他协助左良玉的部队,趁大顺军疲惫之时,一举将其消灭,以解除朝廷的后顾之忧。


虽然李自成是林清华设计除掉的,但那毕竟是秘密行动,外人不知道,也就没人说他破坏盟约,背信弃义。这一次就不同了,不过好在是“协助”,只要自己不亲自动手,这个黑锅就由左良玉和朝廷来背吧!但林清华想不通的是,朝廷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难道朝廷中发生了什么变化?


既然知道了左军不是来打自己的,那么戒备也就可以解除了,不过必要的防范还是需要的,第三师和第九师被派到了西平寨西南三十里处,负责监视左军,并做出一副“协助”左军进攻大顺军的架势。


收到密旨后的第五天,左军的使者前来拜见林清华,并带来了左良玉的一封亲笔信。在信中左良玉严厉斥责了自己儿子的挑衅行为,并向林清华和镇虏军致歉,希望双方继续精诚合作,共保大明江山。


林清华不动声色的看完了信,对来使说道:“罗副将,武昌一别已有一年,左将军身体可好?”


罗副将道:“宁南侯身体还行,就是有些咳嗽,皇上还派了御医来,御医说宁南侯是体虚,并无大碍,多多休息就好了。”


林清华点头道:“那就好。你此次来是商量密旨中的事吧?”


罗副将道:“末将不知道什么密旨,只知道左将军派我前来协助左公子剿灭大顺军。”


林清华道:“这么说是左公子亲率大军前来喽?”


“正是!左公子得宁南侯亲传,对于征战之道很是精通,只是缺乏历练,所以宁南侯派公子亲自领军出征,而侯爷本人正坐船西返,准备为左公子坐镇湖广。”罗副将此时仍不忘拍马。


林清华问道:“那你们准备何时出征?”


罗副将道:“明日就发动总攻,一举荡平大顺军!公子特派末将前来,就是向侯爷您知会一声,并希望您能派军在大顺军大营以北拦截,以防其逃窜。”


林清华道:“你去回禀你们公子,就说本侯已经答应了。”


战场上的喊杀声终于平息下来,左梦庚望着满野的大顺军士兵的尸体,得意的对罗副将说道:“怎么样?本将军新训练的军队不错吧?只一仗就消灭了大顺军最后的精锐,虽然没能全歼,但谅他们也撑不了几天了!”


罗副将献媚的道:“将军所言甚是!只要将军继续训练新军,那什么江北四镇、林清华、张献忠都不是您的对手。不过,末将以为这新军确实是个吞金兽,今天一天光打出的子弹恐怕就有上万两银子吧?”


左梦庚笑了笑,说道:“怕什么?那大顺军中有多年抢来的上千万两银子,你还怕赚不到吗?”


罗副将道:“末将已经派了得力部下前去大顺军大营查看,若是真有那么多银子,那我军就真的发了,想练多少新军就练多少新军!对了,还追击大顺军余部吗?”


左梦庚道:“追!当然要追!不过不能都去,若是都去恐怕有人会打大顺军银子的主意,这样吧,你率领五千骑兵去追,但不要与他们接战,当心困兽犹斗,只需紧紧跟在他们后面就行了,使他们无法得到休息,等大军到后一举将其消灭!”


高夫人骑在马上,回头望去,看见追击自己的数千明军骑兵已纷纷跳下马来,挣抢着地上的银子,她长长的嘘了口气,“看来撒银子的计又成功了。”她想道,“幸亏高一功故布疑阵,在大营周围撒了很多碎银,把明军的主力吸引到被丢弃的大营附近,否则这剩下的十余万老弱残兵就麻烦了!现在追兵也被引开了,应该是撤退的好时机。”想到这里,她将坐在马鞍前面的李柏墀用力搂了搂,下令部队加快速度,以尽快脱离明军的追击。


但大顺军余部刚走了两个时辰,前军来报,说前方又出现一支明军,而且从军服来看,似乎是镇虏军。


“镇虏军?林清华?”高夫人心中一惊,她将李柏墀交给了身边的一名女兵,然后随着前军探马来到前军阵前。只见数万明军列成横阵,拦在大顺军前方一里,他们的众多旗帜中,除了写着“明”字的外,还有多面写着“林”字的旗帜在军中飘扬。


看到前方去路也被明军挡住,大顺军中的多数士兵显得有些慌张,而混在军中的那些老弱妇孺更是惊慌失措,大人叫,小孩哭,一时之间,军中乱成一片。看到这副景象,高夫人和高一功等将领四处安慰众人,但收效甚微。


这时,一支数千人的骑兵从明军中奔出,一直缓缓奔到离大顺军阵前一百丈的地方才停住,随后一名没有武器的骑兵缓缓来到大顺军阵前五丈,对于那些指着自己的长矛看也不看,放开喉咙喊道:“大明威毅侯派小将来传话,请大顺军的高夫人前往两军阵前一叙!”


高夫人听到传话后,不顾众将的阻拦,立即骑马奔到明军那队骑兵跟前,高一功见状,也率领一千骑兵随后保护。


高夫人一眼就看到了混在明军骑兵阵中的林清华,她质问道:“请问威毅侯,你们为何要违背盟约,将我们赶尽杀绝?”


林清华摇了摇头,说道:“此事非我本意,而是朝廷的旨意,我身为朝廷命官,不得不听从号令,还望高夫人体谅。”


高夫人横了林清华一眼,道:“那么请问威毅侯,你此次亲自前来,是来看我的尸体的吗?”


林清华道:“高夫人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坏,我之所以前来,是因为不愿看到大顺军血流成河,我是来劝降的。若是你能投降我的话,我定然会想办法保存大顺军的士兵和军中老弱妇孺的性命,而且会为你向朝廷请求开恩,赦免你和大顺军将领的罪。”


高夫人道:“你以为我们是贪生怕死之辈吗?从来只有战死的大顺军,没有投降的大顺军!”


林清华道:“高夫人人此言诧矣。当初这些大顺军的士兵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吗?他们之所以跟随闯王起兵,还不是为了吃上一口饱饭?谁会为了死而打仗呢?你忍心看着这些老弱妇孺全部惨死在明军的刀下吗?我的为人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以百姓为本的人,我不是坏人,更不是贪官,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百姓早点结束苦难,早点过上向往已久的和平富足的生活!你的人跟着我,是不会吃亏的!”


高夫人回头看看大顺军中疲惫不堪、惊慌失措的老弱妇孺,再想想林清华治下百姓们的生活,她默然无语,对林清华说道:“你容我再想想。”说完便拨转马头回到阵中。


林清华向着高夫人的背影高喊道:“高夫人!你要快点决断呐!要是让左梦庚追上,那我也救不了你呀!”


一刻钟后,高夫人率领几名大将又转了回来,她的马鞍前还坐着李柏墀。她对林清华说道:“我相信你的话,不过我要你保证一件事。”


林清华道:“何事?”


高夫人搂着李柏墀道:“这是闯王最后的亲人了,我要你保证不把他交给明朝,而且我会指定人照顾他。”说完她向身边一名大将说道:“袁宗第,你从闯王起事时就一直跟着我,算是我最信任的人了,我把柏墀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


袁宗第跳下马来,哽咽道:“末将一定将幼主照顾好,绝不会让他受到一点伤害!不过威毅侯刚才答应了,说他一定给您说情,您不会有事的!等你回来,我再把少主交还给您!”


高夫人微笑着把李柏墀交到袁宗第手里,说道:“我刚才就说了,归附威毅侯的是大顺军的士兵和老弱妇孺,我不会投降任何人的。我生是大顺的人,死是大顺的鬼!闯王,我来了!”说完,她便从袖子中拔出一把匕首,飞快的刺入自己左胸。


高一功等见状,纷纷赶上阻止,但来不及了,高一功接住落下马的高夫人时,她已没了气息,一代巾帼就此长眠。


大顺军的将领围着高夫人的尸体痛哭,而大顺军的士兵也纷纷跪下,表达着自己最后的忠心。


林清华看着高夫人的尸体,头脑一片空白,心中质问着自己:“我是一个坏人吗?”


当林清华率领着镇虏军和大顺军向西平寨返回时,忽见南边一支大军出现在地平线上,而且向着他们快速赶来。


这正是左梦庚率领的军队,他发现大顺军丢弃的大营中并没有什么银子时,知道自己受骗,于是立即率领大军追赶,跑了没多久又碰上了罗副将的骑兵队伍,却发现他们正打成一片,等平息了他们的打斗后一问,方知是因为争抢地上的银子而打斗。气急败坏的左梦庚一怒之下撤了罗副将的职,并下令军队急速行军,一定要把大顺军余部拦下,将他们带走的银子抢过来。


林清华得探马禀报,知道追赶自己的是左梦庚的军队,他便令一个旅护送大顺军余部前往西平寨,自己则亲率近三万人的镇虏军为他们殿后。


由于大顺军行军速度很慢,所以左梦庚军队与镇虏军的距离越来越近,林清华见状,只得率领镇虏军停了下来,等着左梦庚的大军。


左梦庚得知为大顺军余部殿后的竟是镇虏军时,心中暗叫“不好”,但他又不甘心到手的银子又飞了,所以仍是率军紧追不舍。当他见镇虏军停下时,知道自己的银子是彻底飞了,但他是心高气傲之人,怎肯在他人面前表现出惧意?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冲,直到与镇虏军的距离不到半里时,他才命令军队停下。


与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队形混乱不堪的左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镇虏军阵形整齐,士气高涨,士兵们随着铁皮鼓的鼓点声进行着操枪动作。


看到这些,左梦庚自惭形秽,觉得自己光是气势上就败了,但他还是指挥部队布阵,并开始向前进逼。


等到两军相距五十丈时,林清华命令道:“前排瞄准左军阵前三十丈的地面,以排枪开火射击!”


随着各部队指挥官的命令声,几阵排枪声响起,子弹打在左军阵前,激起一排排的泥土。左梦庚虽然将三万人武装成了全火器部队,但其训练方法仍是旧式的,已不能适应火器时代的要求,其之所以能够击败大顺军,一是仗着人多,二是仗着火器厉害,并非是因为训练有素。现在他们遇上了林清华用现代训练方法带出来的镇虏军,自然是高低立判,左军士兵本已有些胆怯,看到镇虏军开枪后,更是慌张,阵形又乱了。


左梦庚见此情景,心中大怒,暗道:“好你个林清华,竟敢羞辱于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他便下令全军突击。


顿时两军阵前硝烟弥漫,喊杀声也同时响起。林清华本来是想吓唬住左军的,没想到左梦庚居然就这么下令进攻了,一时有些后悔,觉得自己还是太软弱了,应该先发制人才是。幸好镇虏军训练有素,第一排放完枪后立即退入后队,所以镇虏军的火力并未受到影响。


左梦庚看着自己的部队人数比镇虏军多了一倍多,当然不把林清华放在眼里,只是一个劲的催促前军向前攻击。但在镇虏军密集的弹雨下,左军始终未能前进一步,反倒使自己的阵形更加混乱了。不过由于左军前军也是火器部队,所以镇虏军的伤亡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两军的阵前不断有人倒下,血很快就把地面染红了。


林清华看得焦急,正想命人回去搬救兵时,忽见自己身后跑来一队数千人的骑兵,不等他反应过来,那骑兵就跑到了眼前,定睛一看,骑兵人人头戴铁盔,身穿胸甲,手挥马刀,领头一员将领头包绷带,面色黝黑,正是马满原。


马满原率领着骑兵直接冲入左军右翼,左砍右杀,硬是杀开一条血路,到达左军左翼,不等左军骑兵反应过来,又从左翼杀到右翼,然后才与左军骑兵混战在一起。


经过马满原的两次冲击,左军步兵阵形立即大乱,林清华见机不可失,立刻传令全军向左军压去。随着指挥官的口令声和铁皮鼓发出的铿锵的鼓点声,镇虏军全军开始缓慢向前推进,边走边放着排枪,等到接近左军阵前时,林清华手中宝剑一挥,镇虏军士兵立即高喊着端着枪快步冲了上去,用刺刀与左军肉搏。


在两面夹击下,左军只坚持了不到一刻钟,就全军崩溃了,七万人像炸了圈的羊,转身便跑。林清华指挥着镇虏军又追了半里地,才停下脚步,与马满原的骑兵合兵一处。


林清华跳下马来,紧紧抱着早已下马的马满原,说道:“太好了!你们终于回来了!”


马满原被林清华抱得很不自在,他说道:“多谢侯爷挂念,末将不辱使命,将大多数将士们活着带回来了,只是可惜,还有近千名弟兄血洒疆场!”


林清华松开马满原,道:“战争是残酷的!但是历史是会记住这些英雄们的!走,跟我回寨,好好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


经此一战,林清华收编了大顺军余部十五万人,但他们中只有不到四万人适合作战,剩下的则全是随军的老弱妇孺。林清华从其中精选出两万人,其他的则被他安置在各寨和汝宁城中,并向他们发放了必需的粮食、衣服、帐篷等物资。令林清华感到意外的是,大顺军所携带的全部八百万两银子也落入他的掌握,除了留下一百万两分给大顺军外,剩下的全部作为镇虏军的军费开支。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左梦庚对大顺军穷追不舍了。


左梦庚遭林清华迎头痛击,损失了近万人,虽然对整体实力没有大的影响,但他部下的官兵已成了惊弓之鸟,不敢再捋镇虏军的虎须,而是分成两部,分别向西、南各退了一百多里,这才停住了脚步。


左梦庚咽不下这口气,更心疼那飞走的银子,他连夜写了个奏折,诬蔑林清华勾结匪类,戕害朝廷官军,请求朝廷对林清华严加惩处。但他没想到的是,林清华也写了份奏折,弹劾左梦庚杀良冒功,鱼肉百姓,同时还主动进攻镇虏军,致使镇虏军群情激奋,希望朝廷主持公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