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三部:沉沦与挣扎 第一百六十八章:女秘书

mamimima 收藏 7 1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一百六十八章:女秘书



祭奠完孙先生的灵位,卫富贵原本以为,这东北军都服软了,那随后就应该开始就此罢兵,马放南山,论功行赏了。但是司令部随即下达清剿命令,云在胶东、华北地区此时依然存在数万原属北方政府,现又不愿向南京政府投降的北方军残部,司令部命令,以前面战役过程中出力较少的桂系四集团军为主力,对所有顽抗之敌人给予最终的毁灭性打击,蒋司令随即密电北伐军军以上高级将领,声称东北军将配合北伐军行动。


于是卫富贵不得已再次出动,跟着大队,在后面做预备队参与清剿行动。随后月余之内,百万雄兵象篦子一样,在华北、胶东等地反复清剿北方军残余,而东北军释出善意,击溃收编数路逃进自己防区的原北方军同僚。

至九月底,清剿行动胜利结束,除了东北军还没正式宣布投靠南京政府,如今举国上下,已无南京政府之外的军事力量。

随即卫富贵接到命令,返回豫南防区。

这得胜还朝的队伍,行进起来就轻松了很多。卫富贵想着那天在京城孙先生灵前肃穆之景象。心里不由得对未来的美好充满了无数憧憬。


这天行进到下午的二十七军,早早扎营休息。军部营地边一条小溪,流水潺潺。卫富贵顺着溪水无聊地散着步,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溪水里洗着衣服的江蕊。

卫富贵忙几步赶到了女人跟前。江蕊见到卫富贵时,已经来不及躲闪,更何况那次在金銮殿里发生的那事,到如今已过三月,再大的仇,此时也淡了些去。

女人见躲不开卫富贵,只得自顾自洗起了衣服。

卫富贵瞅着女人动人的容貌,迷人的风韵,不由有些痴呆。女人见卫富贵在身边不吭气,抬头瞟了卫富贵一眼。就见男人瞅着自己发呆的模样。不觉有了些羞意。

男人见女人风情万种的模样,不由更痴呆了。半天才醒悟过来,装模作样冲女人深施一礼“爱妃,寡人在这有礼了。想寡人武夫出身,口无遮拦,只会无端喷粪。但爱妃乃为天人,宽宏大量,世间少有。寡人有爱妃此等奇女子,乃前一百世修来的福气。想你我一日夫妻百日恩,多日前寡人作为实属不对,望爱妃念在夫妻恩情,原谅小生则个!”


女人听男人身边不伦不类的嘀咕和讨好,不觉好笑。不由扑哧笑了出来。

卫富贵不由心说 “有门!”


.........


在回防区的一路行军路上,卫富贵施展手段,极尽巴结讨好献殷勤之能事。女人毕竟和男人有了事实关系,看男人如此有心,百般殷勤纠缠下,终于芥蒂尽去、冬去春来。

男人见江蕊原谅了自己,不顾女人反对,独裁地下令把女人调出军宣队,直接调到自己身边担任机要秘书。

女人为此专门冲进军长办公室大吵一架,但在这个问题上,卫富贵坚定立场,毫不退缩,声言把女人调到机要部门,是扩展了女性在军中存在的范围,是解放妇女的时髦思想,为华夏开风气先河。江蕊作为先行者,要有无畏革命之精神积极响应之。并毫不知羞地宣告,按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迟早未来是个人物的人,不配个女秘书,都不好意思出门。如今江蕊和卫富贵不过是如此伟大事业的开拓者、先行者而已!

女人又羞又好气,直斥责卫富贵要女秘书之心,路人皆知。还好意如此大言不惭。卫富贵听了,不禁‘嘿嘿’以对。


........


回到防区,已经快到年底,这时南京政府几大派系正为新到手的利益,内部相互争斗,没什么人来烦卫富贵。卫富贵也乐得清闲,过起了荒淫的军阀生活——军中有秘书,家中有贤妻,外面还有叶紫仪几个半公开的情人,和倪余诀这个秘密情人。卫富贵周旋其中,好不快活!

对于江蕊这个新收的禁脔,卫富贵可真不敢给其他几女知道。好在部队里不是那么随意出入的,这军营中有了女秘书的日子,对卫富贵而言,再不如以往那么枯燥,让卫富贵越呆越有兴趣起来。

但是凡事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知怎么着,江蕊和卫富贵的关系没多久还是被搬来信阳的贤妻知道了。

那一日卫富贵在办公室里批文件批的头晕脑胀,正好江蕊拿着几份电报进来。男人瞅着女人被自己滋润的满是风情的姿容,忍不住一把把女人搂进怀里,女人大羞挣扎了几下不得脱身,不由指了指门外的卫兵,卫富贵会意,放开女人,把值班军官喊了进来“去跟严营长去讲,机要处的人员有时需要跟我谈些要紧的事情,门口不能有人,遇到这类事情,今后江科长可代我传命令,岗哨可以不再放到门口,撤到院子门口去就行了!”

看值班军官为难的样子,卫富贵一瞪眼“执行命令!”


“是!”


看卫兵出去,卫富贵淫笑着冲江蕊说道“爱妃,寡人如此安排可好?!免得这些愣头青打搅我两。”

女人羞得满脸透红,轻骂男人“昏君!”

卫富贵控制不住,饿虎扑食上去......


两人正在缠绵,忽然听院子里卫兵焦急地故意大声喊着“夫人,军长在里面有要事,不容打扰,容我通禀一下”

就听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传来“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快闪开,让我进去!”

屋里一对男女听此顿时惊的七魂掉了八魂,胡乱抓起衣服穿了起来。好在门口的卫兵对卫富贵忠心耿耿, 冒着得罪军长夫人的危险,硬拦住了倪余佩小半柱香,两人这才没有让人捉奸在床。

当倪余佩一脸怒意的进到办公室,见两人衣冠不整在那里故作若无其事,那个一身戎装的女人脸上的红晕都还未消退,不由怒火中烧。

倪余佩如此怒火倒不是为别的,结婚几年来,自己一直没有给卫富贵生下一男半女,自己颇为愧疚,以为自己身体有了什么问题,丝毫没有想到问题在卫富贵身上。为这事,倪余佩还几次建议卫富贵纳妾回来。但是都被卫富贵拒绝了。

叶紫仪那几个女人,倪余佩这个做妻子的又不是不知道。但是这么多年卫富贵对自己疼爱有加,而且始终遵守当年的约定,不娶其他女人回来,这让倪余佩心里总有一丝甜蜜。

时间久了,倪余佩从一些渠道,间接了解了叶紫仪等几人与卫富贵的关系的来由,不由对几女有了些同情起来。 而知道了几女与卫富贵真正关系后,余佩无数次的心头暗自责备卫富贵,直说这是冤孽。但是在富贵面前倒没有说些什么!

倪余佩为了跟随夫君驻军信阳,自己一个人就搬了过来。但是这新来乍到,也没有什么手帕交,这倪余佩的身份,即是当今皇上的妻表妹,又是本地一方长官的夫人,信阳城里也没有什么女眷敢真心与之交往。幸好叶紫仪几女也在信阳城里购置了房产,住了下来,几女有了共同男人的共同话题。不免就有了交道。一来二去,就熟识了起来。于是免不得不时碰碰头,聚会一番。这件事后来让姐姐倪余诀知道,还臭骂了妹妹几次,说余佩不长心眼,跟情敌还如此客气!倪余佩也不在意。


没想到这次与叶紫仪一起相约在城里逛街,叶紫仪也不知真心还是无意,暗露口风,说卫富贵在军营里又勾三搭四,弄了个女秘书在身前,两人关系暧昧,肯定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听叶紫仪那话,仿佛卫富贵在军营里沾花惹草这事情,似乎全天下都知道了,结果好像只有自己这个正妻被蒙在谷里,最后才知道。一种被欺骗、被欺瞒、不被夫君重视的感觉顿时萦绕倪余佩胸口。女人一怒之下这才杀进二十七军军部,才出现了上述卫富贵和江蕊差点被卫夫人当场捉奸的尴尬场面!


卫夫人瞅着面前面前两人,气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江蕊有点害怕地缩进了男人的身后。卫富贵夹在两个女人之间,顿时头大如斗。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托辞来。三人顿时僵在那里。


门口的警卫都是跟着卫富贵多年的老部下,各个精明着呢,见军长夫人杀进屋去,早知不妙,全都退避三舍。跑到院子外眼观鼻、鼻观心去了。


卫夫人气的浑身颤抖,也不知说些什么好,最后眼眶泛红的一跺脚“卫富贵,你太过份了。你在这愿干吗就干吗,我回娘家去。”

卫富贵一听这话,顿时傻眼,忙上前拉住夫人的袖子想说些什么,女人死命地甩开卫富贵的手,跑了出去。卫富贵正想追出去辩解,转头看见站在那里面色惨白的江蕊,心中不忍,回身先对江蕊安慰了两句,这才追了出去。


倪余佩丝毫不听卫富贵的解释,冲回住处,收拾了几件简单行李,就要回南京去找姐姐。卫富贵阻拦不过,就眼见女人出走。不得已,卫富贵马上派出一队女兵前去护卫。

转头还是不放心,就把黑子叫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