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之烦恼

小雨不停 收藏 0 129
导读:在时间的深处,触摸着那些曾经的心事,走过风雨,经过坎坷,少年时代的美好记忆,即遥远又清晰。 剪破青葱岁月的时光,记忆织成的片断,将俺带回到少年的河。 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初,物质相当的短缺,少年儿童发育普遍不良。对于一个12岁的少年来说,俺已经算是一个早熟的男孩了,具备了一个少年男孩该有的血与肉,灵与魂。美中不足的是,性格有些内向,缺少男儿的胆量。 那时候男女生不说话,只有个别“野孩子”(至少当时俺是这种评价)敢于抓一些虫类小动物放在女生书包里。而俺绝不敢勇为,似少女

在时间的深处,触摸着那些曾经的心事,走过风雨,经过坎坷,少年时代的美好记忆,即遥远又清晰。


剪破青葱岁月的时光,记忆织成的片断,将俺带回到少年的河。


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初,物质相当的短缺,少年儿童发育普遍不良。对于一个12岁的少年来说,俺已经算是一个早熟的男孩了,具备了一个少年男孩该有的血与肉,灵与魂。美中不足的是,性格有些内向,缺少男儿的胆量。


那时候男女生不说话,只有个别“野孩子”(至少当时俺是这种评价)敢于抓一些虫类小动物放在女生书包里。而俺绝不敢勇为,似少女一般腼腆、胆怯地旁观。


课外生活虽然简单,却不贫瘠。那时住在商业局大院里,每个年级都有四至五个学生在同一个班级,说来也巧,从一年级至五年级全是1班。


那是一个不读书的时代,除了毛主席语录,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可读之书。当时,《铁道游击队》、《红日》、《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都是“毒草”。


俺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读的第一本书是《高玉宝》。《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还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从同学家借来悄悄地读的,反复读了N遍,可以说冬妮哑是俺少年时期的梦中情人。


同学们都有兄弟姐妹呵护,俺家二姐曾在小学上过‘戴帽’初中。然,人家从不帮俺,还常常找班主任老师,告俺状。


记得有一次,班主任将俺支走。她向全班讲叙从二姐嘴中听到的故事,介绍俺如何这般地‘娇生惯养’。


正在叙述中,俺办完委托之事,兴冲冲地步入教室。


老师继续着说词,尖刻的语言入骨三分,伤及骨髓。 俺在同学们的注视下,直恨自己脚底下没有地缝让俺钻。


那年,俺正上小学三年级。纳闷,九岁的少年,能罪大恶极到什么程度?


打那以后,俺再也没有了欢乐。猜心自己,定是母亲用二张煎饼,从讨饭人手上换来。否则,亲姐弟,同为手足,相煎,又何太急?


锥心的痛与噩梦,伴随着俺渡过整个少年时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