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在海军论坛看到「海峡两岸水鬼对抗赛」这篇文章,当然我就点进去看了,毕竟这是一篇有关台湾与台湾军事的文章,发现这篇文章似乎以前看过了。

这篇文章里面描写的是外岛间两岸的「水鬼」对抗,当然是从大陆的观点来看这边两岸的特殊战法。

先讲所谓的水鬼,一般都是指两栖的蛙人部队,任务多是沿海袭扰、破坏或是侦查情报等等。这些两栖的蛙人部队,两岸的军方都是高度重视,也是列为最精实的部队。

由于小弟没有机会亲自的登上外岛,只能从父辈以及家人,还有曾经在外岛服役的朋友同学那边听得的消息。

在我身边所接触到资格最老,曾经在金门服役的,是我的小叔公,不过他在金门服役的时间是在民国47年(1958年)前后,曾经经历过八二三炮战,不过据小叔公的说法当时金门被大陆的炮火攻击,顶多只有机帆船靠近,只要有船只靠近,就予以击沉。完全是战争态势,后来逐渐的变成「单打双停」,这已经是后话。

接着登上金门岛的是小弟的父亲以及小弟的伯父,小弟的父亲和伯父大约是在民国58年(1970年)左右服役在金门。小弟的父亲从前在金门担任通信士,以当时金门的情况随时武器都是在身边的,小弟的父亲甚至说过,如果任何人未经允许进入「译电室」,里面的通信士有权将擅自进入的人给击毙,以「敌前刺探军机」罪名处置。不过父亲曾经有说过在金门晚上睡觉的时候,床边要放黄长寿。原因是如果是对岸的水鬼摸上岸来,自然要拿些东西回去,如果没有准备好,那么水鬼割的不是脑袋就是耳朵,至少也会把枪给摸走,那么事情可就不是好玩的。

接着登上金门岛的是小弟的姨丈,大约是民国70年(1981年)左右服役在金门。姨丈常常和我提起当年在金门的岁月,因为他所属的单位属于战斗工兵,反而说的比较多都不是战斗的任务,而是构工、排雷、建碉堡等等,不过他也说他们碉堡的门口,固定会放一包黄长寿,听说也是给水鬼摸哨使用的。

另外一提的是民国85年(1996年),我有个要好的朋友上了马祖的北竿。

这个岛上面流传的一个传说,就是通往某一个据点的某一条阶梯不能走,走了就会出事。关于这个据点的传说纷纭,其实小弟也未曾踏上北竿岛,但是同学以及网络上的绘声绘影,故事的开始是一位解放军的「女」水鬼,上了北竿岛执行任务,结果被据点的士兵给抓住了,然后这些国军的阿兵哥就把解放军的「女」水鬼给污辱了。(用污辱是文明的字眼,请适当加油添醋。)结果又大意的让女水鬼溜了回去,亦有其中一个士兵没有污辱那位女水鬼并且不忍心,所以放走了女水鬼一说。结果隔天晚上那个女水鬼就领着一整群的水鬼来,将整个据点全部摸掉,然后人头依照军阶由上至下排列在阶梯上,并且割去左耳;另外一说是放走女水鬼的那个士兵手捧着整个脸盆的左耳,坐在据点门口虽然没死但是已经被吓疯了。

另外一位同学民国87年(1998年)也上了马祖南竿岛,他曾经说在衔接教育的时候,班长曾经告诉他某一个据点的故事,同样是晚上哨兵睡觉,整个据点被对岸的水鬼摸掉,然后对岸水鬼还在碉堡用血写着「卫兵睡觉,该杀!」这件事情让刚上岛的他心有余悸。而他后来担任班长之后也是这样教育衔接的新兵。

接着民国89年(2000年),我另外一位同学上了金门岛,不过当时其实走私猖獗,反而不是水鬼猖獗,也没有所谓放「黄长寿」在床边的规矩了。不过这位同学说,当时金门还是有凡是抓住水鬼、偷渡客、走私集团,都有机会放荣誉假或返台假,如果缉获毒品或是枪枝,甚至可以隔天返台一航次,对于被关在金门岛上的阿兵哥而言,这可是莫大的奖励。

最最最特别的就是某个同学,因为这位同学就是所谓的「水鬼」,只知道他不是属于陆军的海龙蛙兵,也不是属于海军陆战队的两栖侦搜营,至于是哪个单位的,认识他这么久到现在还是不知道。

我问:「水鬼不是都割头战的吗?还会不会去割人家耳朵?」

我同学笑笑的说:「现在民国几年了,现在早就不会用割头这种恐怖的战术了。」

他的说法是其实两岸的水鬼都差不多,也都是用结训的时间去对方那边弄点什么「战利品回来」,他说从前会要求带什么部队的制式装备,但是后来只要去厦门电影院带张电影票回来就好了。

延伸閱讀:海峡两岸水鬼对抗赛

感谢您对海军版块的支持和积极地参与,优秀原创/转帖,依照点击奖励工分50,祝您愉快!

—— 一抹紫痕

本文内容于 2009-5-15 1:27:19 被流光舞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