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屠虎勇士——奥格莱德伏击战

君子常当当 收藏 10 2339
导读: 屠虎勇士——奥格莱德伏击战 1944 年8月12日,桑多梅日以西奥格莱德村附近:破晓时分,薄雾笼罩中的大地还有些寒意。德国坦克手们早早地忙活开了,试车的声音轰鸣震耳……冯·雷盖特中校从炮塔上探出半个身子,向前挥了一下手臂——前进!一队“虎王”重型坦克在几辆水陆两栖吉普车的伴随下,向村外驶去。 雷盖特于 1944年1月接任第501重坦克营的指挥官。该营是德国14个重坦克营中赫赫有名的一个,1942年末装备“虎”式坦克首战于突尼斯,令英军和美军“谈虎色变”;在雷盖特指挥下又于波兰


屠虎勇士——奥格莱德伏击战


1944 年8月12日,桑多梅日以西奥格莱德村附近:破晓时分,薄雾笼罩中的大地还有些寒意。德国坦克手们早早地忙活开了,试车的声音轰鸣震耳……冯·雷盖特中校从炮塔上探出半个身子,向前挥了一下手臂——前进!一队“虎王”重型坦克在几辆水陆两栖吉普车的伴随下,向村外驶去。


雷盖特于 1944年1月接任第501重坦克营的指挥官。该营是德国14个重坦克营中赫赫有名的一个,1942年末装备“虎”式坦克首战于突尼斯,令英军和美军“谈虎色变”;在雷盖特指挥下又于波兰拉多姆一带重创数倍于己的苏联坦克部队。从1944年7月起该营开始换装“虎王”重型坦克,是东线第一个装备这种“装甲怪兽”的部队。前几天,他们在凯尔采市一下火车便匆匆赶来,但大部分坦克因机械故障而在半路抛锚。雷盖特为了尽快赶到指定地点,挑选了几辆状况良好的“虎王”率先出发了。


不过,这似乎有点冒险,因为就是在昨天,他们还遭遇了苏联红军的数十辆T-34/85。只不过由于先于对方进行了隐蔽,又依仗“虎王”威力强大的71倍口径88毫米炮才将成群的T-34打退,但这已经证明附近肯定有红军装甲部队主力活动。不过,雷盖特踌躇满志地认为自己坐在180毫米厚的钢板后面是非常安全的,即使碰上了苏军,又有何妨?可这位中校万万没有想到,此刻自己踏上的是一条黄泉之路,死神近在咫尺!


背 景


1944 年6月22日,苏联发动了代号为“巴格拉季昂”的夏季攻势(白俄罗斯战役)。7月5日,战役的第二阶段打响,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和乌克兰第1、4方面军迅速向西挺进,矛头直指华沙,迫使德国第1装甲集团军连连败退。8月初,乌克兰第4方面军到达维斯瓦河与桑河的交汇点,即华沙东南180千米处的交通要冲 ——桑多梅日。德中央集团军司令莫德尔元帅命令必须于此地阻止苏军势头,为配合此次战役,第501重坦克营被调往桑多梅日。


8月 11日午后,苏联坦克第6军53旅的营地:隶属于旅部的亚历山大·保夫罗维克·奥斯金中尉在自己的坦克边上搭了个行军床,正想偷闲小睡片刻。忽然,传令兵赶来,让他立即去见旅长。亚历山大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指挥所,原来旅长有任务交给他:前往奥格莱德村进行侦察,争取和第2坦克营联系上,因为和他们的联络从昨天即告中断。


出 击


亚历山大回到营地,叫上十来名步兵就出发了……进入奥格莱德村以后,他们发现这里空无一人,根本没有第2营的影子,彷徨间他突然在望远镜中发现了情况——村外几千米远处尘土飞扬,一队坦克向这里赶来。片刻后他终于看清楚了:是德国人!


亚历山大连忙将坦克倒出村子,开进路边的向日葵田中。“车长同志!”驾驶员别里科夫问道,“留在这里太危险了,我们是不是回去?”


“不行。”亚历山大沉思了一下说,“虽然我们发现了德国人,但具体情况不明。藏在这里摸清敌情在撤岂不更好。待会儿你下车,指挥步兵同志们把坦克打扮起来。” “科廖什卡!”亚历山大通知机枪手(当时坦克车组中的机枪手兼任无线电员):“你给旅部发报,叫他们别打瞌睡了,把耳朵竖起来!”


埋 伏


亚历山大的T-34/85选了一个不错的位置,这里的向日葵长得十分高大、茂盛,加上坦克本身涂有脏乎乎的原野迷彩,所以伪装得很好,他们静待着德国人的出现。等了许久,除了夏风吹动身边庄稼枝叶哗哗作响和远处村口几个游动的哨兵外,就再没有其它任何动静了。渐渐地夕阳斜下,真叫人摸不着头脑!可就在亚历山大进退两难的时候,数辆坦克开进了村子。奥斯金低声叫道:“科廖什卡!赶快发报——发现敌人坦克,今晚不回去啦!”


一夜后的清晨,德国人终于露面了,他们排成一路纵队,前面是两辆吉普车,坦克跟在后面,缓慢地向T-34藏身之处驶来。“一共3辆,这不是”豹“式吗!”别里科夫叫了起来。“可不是——”科廖什卡附和道。亚历山大也看着——斜度很大的车体前装甲和炮塔,很象T-34,这确是德国“豹”式的特征,可怎么感觉比“豹”式大一号,“不对!”亚历山大脑中闪念,揉了揉通红的眼睛,贴在潜望镜上狠狠地瞪了几眼——“这是德国的新式坦克!卡莱谢夫,”他命令装填手“装高速钨芯穿甲弹,这么近,即便是实心的铁王八,也要打穿它!”(亚历山大让装填手上膛的炮弹是BR-365SP型穿甲弹,在500米距离上可击穿60度倾角的138 毫米厚钢板,和德国一样,苏联坦克的钨芯穿甲弹配发很少,被坦克手们称作“无价之宝”。)


几分钟后,德国人大摇大摆地走近了。 “车长同志真厉害!这三个家伙的长相和“豹”式的确不同,火炮防盾明显有区别,炮也长一些。”炮手梅尔克自言自语道:“侧面全敞给我们了,真是太妙了!” “沉住气”亚历山大摆了摆手,“这种新式坦克的战斗力应该比“豹”式强。放过第一个,瞄准中间那辆!别里科夫,听我命令随时启动!”炮塔中瞬间静得出奇。


猎 杀


“距离200!发射!”沉寂的原野突然被炮声震醒。穿甲弹凿在“虎王”的炮塔侧面,但德国坦克既没有起火,也没有停止前进。“太可怕了!200米都打不动,再装弹!!”亚历山大的声音有些尖锐。炮手瞄准“虎王”车体后部连开了三炮。“虎王”终于停了下来,发动机甲板上冒出了长长的火苗——其实第1枚穿甲弹已经打了进去,所有乘员早已呜呼哀哉,坦克之所以未停,是因为发动机和行走系统仍在工作。


炮声刚起时,德国中校雷盖特吓了一跳,但经验老到的他马上明白了,“这只是小股敌人偷袭!稳住,奈何不了我们。”他下令道,“停止前进,就地搜索!”话音刚落,前面的坦克浓烟骤起,挡住了他的视线。此时,第一辆“虎王”开始旋转着笨重的炮塔寻找目标。德国坦克手发现了右侧庄稼地里的烟雾,将炮口调了过来。但由于T-34/85的巧妙伪装,什么也没发现。


亚历山大抓住战机,下令射击这辆“虎王”。3发炮弹打在了防盾和炮塔正面,弹雾散去,只留下了3个凹坑。“果然是个怪物!”亚历山大叫道,“装高速穿甲弹!打炮塔座圈!”“这是最后一发了,上帝保佑!”装填手卡莱谢夫喊道。梅尔克迅速冷静了下来,准确地开了一炮,炮弹钻进了炮塔!“虎王”车内的炮弹被引爆了,炮塔掀翻,闪起一阵缭眼的“烟花”。


雷盖特这时开始感到不妙,“恐怕对手只有一辆坦克,而且肯定就藏在这片该死的向日葵地里!”但他就是找不到。队伍前列的吉普车也被打瘫了,德国兵趴在地上和向日葵地中的“波波沙”对射。中校一咬牙,决定——溜!于是他的“虎王”炮塔对着可疑的方向,全速倒车。


“502!这是指挥坦克!别里科夫,追上去!一定要干掉它!”亚历山大兴奋了。


雷盖特终于看见了对手——一辆“大脑袋”T-34(T-34/85的炮塔比T-34/76大)窜出了庄稼地,“看我怎么捏死你!不消用穿甲弹,赏它一发高爆榴弹就够了!”中校咬牙切齿地喊道。“虎王”的炮塔旋转着,试图瞄准对手。但T-34就是灵活,瞬间就绕到了它的后面。50米距离内两发炮弹射中车体后部,“虎王”着火了。往回开的时候,亚历山大发现中间的那辆“虎王”居然停止了燃烧,而且炮塔正鬼使神差地转动,仿佛在瞄准自己。于是就补了一炮,结果它的炮塔也因弹药引爆而被炸翻了。


点 评


亚历山大的座车,在二战中只能算是一种普通的中型坦克,其正面炮塔装甲厚90毫米,车体厚45毫米,“黑豹”和IV号H型坦克在1200米处就可以击穿它(T-34/85要在700米处才可能击穿“黑豹”)。何况这次战斗的对手是二战中最可怕的“虎王”呢?虽然事发突然,也需要极大的勇气!面对强敌,若仅凭鲁勇,只能牺牲得壮烈些,恐怕取得不了什么战绩。必须机警灵活、胆大心细,外加技术过硬,才能取胜。且为了寻觅一个战机,往往需要耐心的等待,而机会一旦出现,就绝不轻易放弃。亚历山大正是这样一位战士。雷盖特则触犯兵家大忌--自大轻敌,因此没有应付突发事变的准备和方法,遭袭击后反应不力(比如T-34已经开火数次,根据炮口烟雾就能判断出其大致方位,此时若开几炮也许能击中或迫其转移暴露。换了其它型号的坦克,雷盖特可能会这样做,但他似乎对“虎王”太有信心了)。


此役德军15名坦克手,被击毙11名(其中包括雷盖特),其他4人跳车后被亚历山大的随车步兵俘虏,整个战斗过程为7分钟。事后,较完好的502号“虎王”被苏军缴获,今天仍展示于俄罗斯库宾卡战车博物馆内。1944年8月12日后一周,21岁的亚历山大·保夫罗维克·奥斯金中尉荣获“苏维埃英雄”的称号,并获颁金星勋章。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