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0.html


开始了,一切如新。

据说二战的时候,希特勒下令,只要抓获苏联红军的政委,一律枪毙,因为政委是主抓思想政治工作的。可见思想政治工作的威力,警校的特色也在此。

情景喜剧《我爱我家》上曾经有段笑话,爸爸劝爷爷,饭前不要开小会了,不如饭后开个大会,爷爷感觉不快,宣称两个会都要开。

学校的大会开后,我们治安系单独又开了会,仿照部队的编制,治安系分为十个区队,每个区队五十人,分成五个班。

系领导详细得向我们阐述了警校的一些规章制度。

核心的理念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在执行中理解”.,本身这句话未必没有瑕疵,但有他独到的地方。与西点军校的“没有理由(NO EXCUSE)有异曲同工的道理,。

宣布了三道高压线——抽烟,喝酒,谈恋爱(随着明确了大学生可以在校结婚,不准谈恋爱这条已经成为历史的尘埃了,但是在二十世纪的九十年代还是大禁忌)内务要整理的非常严格,被子叠成八角型,牙刷,毛巾必须排放整齐,早上六点必须起床跑步,晚上十点半准时熄灯。

系领导讲了三个多小时,最后不忘了说一句,大家回去吃饭后,在宿舍继续小组讨论,主题是“我要做个什么样子的警察”每人写千字的心得体会,周五交上去.

宿舍里展开了“卧谈会,讨论要做什么样子的警察。当然讨论的广度与深度,远远超过我们写在纸上的内容。

丁之平说:我家在山区,我们那所长可威风了,象个山大王,开个三轮摩托车满山转,谁见了都害怕。

端政驳斥他:看你那点出息,就想着横行乡里,小心犯错误啊,我们应该努力干出点成绩,实现人生价值。

肖乐冷笑:什么叫人生价值呢,做所长,还是做局长?我们那很多警察都不要做官的,多交朋友.做生意,本职到是副业了.

大家争论了一气,没有结论,看我没有说话,丁之平问:老朱,你怎么想呢?

我说:我可没有想那么多,不过我最喜欢<庄子>的精神,庖丁解牛,顺其自然.,刻意追求不是好事情。

大家都不相信我的话,我知道辩解也无用,索性不说话了。

直到夜里两点,说话声才渐渐平息.,渐渐有人进入梦乡,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从来没有住过校,刚睡着被打呼噜的声音吵醒了。

真是一曲协奏曲,每人的呼噜声都有特点,端政的呼噜声音很大,肖乐的很脆,丁之平的最滑稽,是一高一低交错地打,很有节奏地,我辗转反侧,还是睡不好,迷迷糊糊刚睡着就听到了楼下响起了哨子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