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灌醉了自已

被吹落的枫叶 收藏 4 386
导读: [em003]醒来的时候,头很痛,仰躺在床眼看着天花板,眼睛胀胀的,浑身酸酸的,不想起来,也没力气起来,轻瞄透过窗帘的强光,想又是一个烈阳普照的天气吧,下意识的摸一下床上的手机,没有摸到?想必是昨晚丢了?可能是吧,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分了?中午12点下午。。。。4点?记得灌进最后一大杯黄色的液体的时候,眼睛看前面的只是几个影子在晃,不清楚是几个人还是几个影子?但是都在动,不晓得是影子在动还是我醉眼朦胧看不清,所以感觉是在动,不晓得是怎么回到自已床上来的。。。。我到底睡了多久? 哦,今天还有很重要

醒来的时候,头很痛,仰躺在床眼看着天花板,眼睛胀胀的,浑身酸酸的,不想起来,也没力气起来,轻瞄透过窗帘的强光,想又是一个烈阳普照的天气吧,下意识的摸一下床上的手机,没有摸到?想必是昨晚丢了?可能是吧,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分了?中午12点下午。。。。4点?记得灌进最后一大杯黄色的液体的时候,眼睛看前面的只是几个影子在晃,不清楚是几个人还是几个影子?但是都在动,不晓得是影子在动还是我醉眼朦胧看不清,所以感觉是在动,不晓得是怎么回到自已床上来的。。。。我到底睡了多久?

哦,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呢?是什么事呢?想不起来?哎!想不起来就别去想它了,管它他是什么事哦!

镜中的脸,憔翠不堪,凌乱的头发几经揉辗,丝丝愤然,几欲拆控主人的“倦梳头”

昨天晚上,我是在买醉么?还是酒到愁肠无由醉?还是莫名的心痛?想醉上加醉啊?或是用洒精麻醉自已哪敏感的神经?

是为哪剪不断理还乱却又无法得到的思念?

还是她在嘲笑我愿刺血为墨拆骨为笔剥皮为纸为她的美丽呢?

也许是自已迷在一盘残局里,始终破不了这个局?

是我这敏感的神经感受不了生活的太多不平太多打压太多折腾?

还是我绐终在人家早就画好的人生轨迹里无心的却拼命的奔跑着?

。。。。。

理他哪么多干嘛呢?醉了什么也不用想了!

以前的我不太爱喝酒,但现在我却迷上了酒精,有时灌醉自已也是用酒精麻醉自已的一个不错办法!而且想永远这样醉着不想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