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记·狰狞岁月 狰狞岁月 第七卷 哀鸿于飞 并非尾声

gazelle 收藏 5 7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5.html



新都姚家堡子。

满院的桃花如绚烂的朝霞,迎风开放。

蜂蝶乱舞。

一头憨态可掬的大熊猫独自在桃树下徜徉,似乎在寻找着散落的诗句。

它已经接近自己的暮年,行动远没有几年前敏捷了,但脾气却仍是没有任何改变,只听姚远一个人的话,别人谁都不理。而且,对姚远的话也是有选择的听,愿意干的事,就听,不愿干的,就装作没听见。

比如现在,当奉旨豢养新都侯姚远悠然地躺卧在树丛中,唤它过来说说话的时候,它就扑楞扑楞耳朵,洋洋不采。

气得姚远破口大骂:“你个死东西,要不是看在皇上的面子上,我就放你归山!让你自生自灭!”

这句话倒还受用。

于是,大熊猫爽快地喊了一嗓子,表示赞同。

“想走?门儿都没有!哪天等我走了你再走!”

姚爵爷马上变卦,他已经三十多岁了,却返老还童如小儿一般,整日价爬高上梯,与家丁们玩得天昏地暗。

闲来无事,只有生孩子是正理。

五年来,他和小妹又有了一子二女,最小的一个,还在叼着妈妈的奶头大哭。

小若姑娘最终还是没有留下来,守灵期满后,她就不辞而别了,除了李博的忌日会在坟头上发现一束鲜花外,她是杳如黄鹤。

只有袁氏兄弟还忠心耿耿地跟在他身边,像两尊守护神,更像两位师傅。因为姚远开始认真地习武了,不但精通了袁毅的搏击之术,也修得了袁靖的“射声”大法。

打猎,是他运用自己武功的唯一途径。而且,日积月累,姚爵爷的猎术也是日渐精进。前日还猎得了一头野猪。

也正是由于这个缘故,袁氏兄弟在心里面感觉,姚爵爷终归还有出头之日。

“几月了?”姚爵爷一边摘着桃花,一边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来,让树下的袁毅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哦?”

“我问你现在几月了,装什么傻?”

“回爵爷,四月。”

“哪一年?”

姚远又问。

看来我们这位爵爷当真是过糊涂了,竟然连年号都记不清了。

“回爵爷,章武三年。”

“章武三年?”

“回爵爷,是章武三年,皇上登基三年了。”

姚远发了一阵呆,忽然把手中的花朵准确无误地砸向袁毅的额头:

“快,快,到道口看看,有没有成都来的信使!你给我快点!再磨蹭我踹死你!”

袁毅撒丫子就跑,一边跑一想暗自嘀咕:都五年了,连个鸟也没见过,更甭说信使了,你神仙啊,就知道今天有信使来?还成都?哼!

不片刻,这小子又满面红光地跑了回来,一边跑一边喊:“爵爷!爵爷!真有信使来了,不是成都的,是千里之外的白帝城,皇上的钦差!爵爷您可真神了!”

姚远“唰”地一下跳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冲袁毅喊:

“别废话!摆香案,接旨!回来!我还没说完话!告诉袁靖,准备马匹,要赶远路!再回来!跑这么快,你寻死啊!告诉夫人,打点行装,要搬家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