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王朝对决罗马帝国 上卷;东西文明颠峰对决! 第四章 发达的帝国手工业

linfeng1988 收藏 5 5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URL] 进入封建时代,社会生产力水平的飞跃,社会物质财富的大量积累,公民消费水平的提高,非农业人口的增多,科学技术水平的进步,都大大促进了中国手工业的兴盛。经过春秋战国数百年的发展、升华,到西汉王朝时期,中国手工业呈现出空前的繁荣!西汉王朝手工业具有规模大、种类多、分工细、作工精等特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进入封建时代,社会生产力水平的飞跃,社会物质财富的大量积累,公民消费水平的提高,非农业人口的增多,科学技术水平的进步,都大大促进了中国手工业的兴盛。经过春秋战国数百年的发展、升华,到西汉王朝时期,中国手工业呈现出空前的繁荣!西汉王朝手工业具有规模大、种类多、分工细、作工精等特点

在罗马和平时代,随着社会物质财富的积累,社会劳动力的充裕,加之从被征服地引进了大量的先进的生产技术,业比起前代,罗马手工业也有长距离的进步。进入帝国时代,罗马手工业已经完全从农业中独自出来。但罗马手工业起步晚、档次低,西汉王朝的手工业相比还是有着质的差距。查阅较权威的西方史料和国家教育部出版的各级历史教材和相关读物可知:罗马帝国手工业分工原始、简单,几乎完全集中于陶瓷业、制盐业,金属矿产开采、冶炼业这三个领域。正因为如此,罗马帝国才会不惜重金年年从国外大量进口各类手工业制品。以下几节我们将具体介绍两国手工业的差距。进入帝国时代,罗马手工业已经完全从农业中独自出来。

第一节;兴盛的西汉采矿业!

《马可·波罗游记》是一部流行了数百年而不衰的世界名著,它激起了一代又一代的西方人对富饶、繁荣的东方各国的向往,并对新航路的开辟、近代社会的来临起到了积极的,实质的推动作用!马可·波罗以他的亲身经历,向欧洲世界描述了13世纪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各国有何等繁荣、昌盛!在书中马可·波罗眼里的中国是一个富饶得无法用言语和文字来形容的国家,是形同天堂人间天堂的国度!又特别是他在书中还向西欧人提到中国等东方国家盛产黄金,似乎随手从地上抓上一把泥沙,都是金光闪闪的。

虽然中国等东方国家并没有《马可·波罗游记》所描绘的那样富饶、那样盛产黄金。但中国的黄金、白银蕴藏量和西汉时期中国的黄金年开采量的确要高于罗马帝国,这完全可以从地理学知识中得到论证!

在古代,矿物开采业和冶金业的发达与否,是判断一个国家科技发达与否,生产力发达与否的最重要的指标。可想;既然西汉王朝的社会生产力水平要高于罗马帝国,那么西汉王朝的矿物开采业绝不会罗马帝国落后。

在西汉王朝境内,从河南洛阳到山东临淄一带,铁矿开采作坊星罗棋布,许多大型铁矿开采作坊的长年用工量都超过了一万人。正是因为西汉王朝拥有如此庞大的铁矿开采规模,才使得中国在西汉王朝时期已初步迈入铁器时代。

西汉王朝的铜矿开采规模也相当庞大。它在广汉与蜀郡都拥有许多大型铜矿开采作坊,铜的年产量非常可观。西汉所制造的大量铜制工艺品,正是那个时代社会铜产量过盛的表观。

在罗马和平时代,罗马帝国的铜矿、锡矿开采规模还比较可观,已经能够维持这个庞大帝国的运作。但罗马帝国的铁矿开采规模却小得可怜。这主要是因为罗马帝国的冶铁技术实在太落后了,采得了铁矿也没有什么用处!在当时,罗马帝国的冶铁技术还处于海绵铁时代。海绵铁冶炼技术属于低温炼铁技术,(这与现代的低温炼钢技术的含义完全不同)所谓的低温炼铁技术是直接用碳火烧炼铁矿的原始炼铁技术,由于碳火的温度不高,铁矿不仅得不到充分还原,甚至铁矿还不会完全熔化,因此由海绵铁冶炼技术炼出的铁锭含碳量高、杂质多、疏松多孔状如海绵,海绵铁的命名就源于此。海绵铁冶炼技术是最后的炼铁技术!海绵铁不仅硬度低,又容易折断,更难以加工锻造,其机械性能往往还赶不上青铜。所以冶炼海绵铁没有多大意义,罗马帝国也就不会重视铁矿开采。

中国的煤年产量居世界第一,山西境内的许多大型煤矿全是露天开采。也许正是如此,在古代,中国的采煤业一直遥遥领先于世界其它国家。中国是最早使用煤的国家,并且专门用煤炼铁。也只有用煤来炼铁才能提高炉温、冶炼出优质的钢材。而西方社会直到马可波罗时代也还懂得使用煤。马可波罗在其口述的《马可波罗游记》中还惊呀的记载到中国用一种黑乎乎的石头——煤作燃料!

不但如此,中国还是世界是最早发现、使用石油和天然气的国家,连石油这个名词都源自于北宋百科全书式的大科学家、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沈括的《梦溪笔谈》一书。

中国发现天然气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易经》中就有;“上火下泽,泽中有火”等关于天然气的记载。到西汉时代,中国已经开始有规模的开采、使用天然气。《汉书.地理志》记载;在汉武帝时代中国的豫章(今南昌一带),蜀郡一带都有众多的天然气井。

二节、木料工艺方面

汉字中的机械二字都从“木”字旁,为什么呢?因为古代的机械基本是由木料制造的。在古代木材是除金属外最主要的生产、生活用材。要谈到两国的木工制造业那罗马帝国与西汉王朝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下一章将专篇介绍。

我们知道;木制器具总是显得土里土气、没有光彩,同时为了防潮防蛀,木制器具必需要涂刷漆料,而中国却正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漆料的国家。中国的制漆业有三千多年的悠久历史。早在商代,中国先民就已经学会熬制漆料。从殷商时代开始,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到西汉王朝时期,中国的制漆业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辉煌。在当时的乡村家家户户都种植漆树,漆料供应十分充足。西汉王朝的漆器制造业规模庞大,光制造一具漆制屏风就需要用工万余人。西汉王朝的漆匠们的制漆、用漆技艺高超。西汉王朝制造的漆器古朴、典雅,透露出一股浓郁的中土气息。

而西方各国学会用漆还是近几百年前的事情,因此,漆器是丝绸之路中东方对西方输出的一大特产。

三节:金属器皿和其工艺品方面

西汉王朝时期,中国处于青铜器被彻底淘汰的时代。汉武帝时,铁器已经基本取代了青铜器在社会生产领域和军事领域的地位,但此时西汉王朝的铜矿开采、冶炼规模依然非常庞大。因此西汉王朝的铜产量处于过盛状态,这就促进了西汉王朝的铜制器具制造业和铜制工业品制造业的空前繁荣。在西汉王朝普通农民也能够用上铜制炊具和铜镜,比较富余的家庭则可以用上比较完整的铜制器具。举世闻名的长信宫灯、博山炉、骑士贮贝器就是那个时代的杰作!

西汉王朝的金属器皿、金属工艺品的制造工艺高超。早在战国时期,中国就已经发明了金银错技术,西汉王朝的能工巧匠们可以将金、银制成极细的金银线和极薄的金箔镶错在金属器皿上。西汉王公贵族的厚葬品金镂玉衣就是有力的证据。

古中国的鎏金也是世界一流!中国是最早发明鎏金技术的国家。鎏金技术技术又称金银漆技术,其具体工艺是;将黄金烧溶与汞混合均匀,再涂抹在金属器皿上,然后对器皿加热使汞蒸发。经过鎏金技术处理的器皿金光闪闪,焕发出一副富丽堂皇的气派!

而在罗马帝国,青铜是经济领域、军事领域的主用金属合金,罗马帝国的铜矿年产量和冶铜规模只够勉强供应生产领域、军事领域和货币领域的需要。因此,罗马帝国没有足够的铜用于除生产、军事、造币以外的其它领域,自然罗马帝国的金属器皿、金属工艺品制造业也就非常落后。

这时也许有读者会问,这不是和考古事实相矛盾吗?在罗马帝国、甚至比罗马帝国更落后的奴隶制国家的古遗址中,我们不是出土了许多除青铜兵器、青铜生产工具外的其他青铜器吗?其实这并不与上文的说法相矛盾。我们所见到的奴隶社会时期的青铜器,大多数是用来祭祀的礼器。虽然它们可供实用,也有相当高的艺术价值,但它们并不是专门为了生活需要和个人美学欣赏而制造的,而且专门为祭祀先祖、神灵而制造的。受图腾崇拜的影响,古人很迷信,在古人的思想中祭祀是一等一的大事,甚至是凌驾于军国大事之上的大,如《左传》就论述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有许多书籍中都曾记载到;在罗马社会流行使用铅器。而铅属于重金属,重金属都有毒 ,一旦人体存积了大量的铅元素,神经组织将会受到严重破坏,甚至会导致死亡。有许多中西方历史学者都认为;正是铅器损害了罗马人的健康 ,降低了罗马人的民族素质,并最终导致了西罗马帝国的灭亡。

其实罗马人流行使用铅器并不是什么嗜好,并不是罗马人对铅情有独衷。一种材料,一种器具能够被一个社会所长期使用,那么它必需要有很强的实用性和美感。作为生活用金属,铅决不什么好货色!铅器色泽暗淡,质地粗糙,硬度非常低,受到撞击后极易变形。与铁和铜相比,铅无论是美观性、还是适用性都不适合作生活用具。罗马人之所以会选中铅来制造生活用具,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罗马帝国的采矿业、金属冶炼业太落后了,他们生产的铜、锡、只能够用于生产和军事领域,而罗马人也不可能生产其他金属或金属合金用于生活领域。没办法,罗马人只好选用铅——这种性能低劣,但开采、冶炼、加工容易的金属用于制造生活器具。

第四节、陶瓷器烧制业

陶瓷业是最古老的手工业,虽然陶瓷器算不上最古老的手工业制品,它的历史比石器、骨器类手工制品年轻得多,但以陶瓷业的出现为标志,手工业才真正成为一大社会产业.世界各地的劳动人民都会烧制陶器,但只有中国先民在冶陶技艺上发明了冶瓷技术。瓷器与暗淡、粗糙、古板的陶器相比,显得格外晶莹、雍容华丽!正是因为如此,瓷器得以成为了丝绸之路上,中国向沿途各国销售的除丝绸外第一大商品。

在中世纪的西方各国,中国瓷器的价格比黄金还要贵。在恒罗斯战役之前,阿拉伯帝国的权贵们、富豪们,由于自己国家不会制造瓷器,而又经不起中国瓷器的诱惑,都不惜以重金购买中国的瓷器作为收藏品世代相传,并以此为荣。甚至更有趣的是:英语中china一词的原意就是指瓷器。

虽然西汉时期中国的瓷器制造技术还不够成熟,但瓷器与陶器相比依然有着本质的外感美。同时西汉王朝的陶瓷制造业规模也不是罗马帝国可以相比。

中国在陶瓷业方面还有一项重大发明: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琉璃的国家,中国的琉璃制造业已有2400多年的历史。

琉璃是中国五大名器之首,它是用人造水晶烧制的铅化陶,其质地晶莹、瑰丽,光彩夺目。古中国的琉璃制造规模相当庞大,古中国的皇宫,皇陵用瓦几乎都是琉璃。

第五节、纺织业方面

在比较两国的纺织业之前,先让大家看一段历史材料。

儒略·凯撒是罗马共和国末年的执政官,他与庞培,克拉苏同为罗马前三巨头。在世界历史上凯撒是一个能征善战,颇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他被西方史学界称之为伟大的征服者。可就是这样一个身份地位如此高贵、如此伟大的人物,穿上一身由西汉王朝生产的普普通通的丝袍出席满是罗马高官、贵族的大剧院,居然会引起全场哄动,一时间还在罗马境内广为传扬。儒略·凯撒乃何等人物!穿一件丝袍又有什么稀奇的呢?何况大剧场上的观众尽是位高权重的罗马顶层人物!

不仅如此,从古罗马流传下来的石刻、雕塑中,从后世的绘画中,我们很容易发现大多数罗马人都是浑身只用几块麻布缠在身上以遮住私处,有的罗马人甚至赤身裸体一丝不挂。虽然地中海一带的气候比较炎热,虽然西方人的思想远比东方人开放,但也不至于妇女也不知道害臊、贵族也不知道爱美吧!如果完全没有性羞耻感,又何必要在腰上缠块麻布呢?

不仅罗马的平民的穿着原始、简单,就连在现存的一些罗马皇帝、将军、权贵的塑像中,这些地位极高的人物也没有一件象样的衣服。他们要么是穿短衫、短裤,要么就披一长袍,穿着甚至连西汉王朝的平民也不如。现在大家该知道罗马帝国的纺织业是多么落后!

在西汉时期,中国的纺织业已经高度发达。西汉王朝的麻纺织业和蚕纺织业都很兴盛,棉纺织业也开始兴起。西汉农民普遍在房前屋后种植桑、麻,以至后来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桑莘二字一直是故乡的代称。西汉王朝的布匹、绢帛年产量惊人,在古中国布匹、绢帛一直都是重要的实物地租。在西汉王朝,普通平民百姓也能够穿暖、穿好,稍稍富饶的家庭则可以穿上华丽的朝服与素衣。

西汉王朝的纺织技艺精湛!葛洪的《西京杂记》记载;在西汉时期中国就已经发明了用刺绣的提花机。西汉王朝纺织的衣物的种类、款式齐全,做工非常精细!这从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束丝禅衣可以证明。那件禅衣已深埋地下2000多年,可却依旧轻若烟雾,薄如蝉翼,其做工可谓天工巧夺,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其重量仅仅只有49克。

在春秋时期中国还率先发明了人造染料,《孙子兵法.兵势》一篇中:“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中的五色就是指古中国发明的:红、黑、黄、蓝、白这五种染料。有了染料古中国的先民很早就学会了绘制帛画,中国出土的最早的帛画是春秋时期制造的《御龙图》和《妇女风鸟图》,而那个时代古罗马才刚刚步入文明社会!

正是西汉王朝生产制造的丝织品太华丽了,中亚、西亚、欧洲各国实在经不起诱惑,才不惜重金进口中国的丝织品,这才有了闻名于世界的东、西方商贸往来、文化交流之路——丝绸之路。

第六节:造船业方面

在古代造船业隶属于木工制造业,是木工制造业中的大型木工制造业。在古代一个国家造船业的发达程度,是一个国家木工制造业水平发达与否的体现。同时一个国家的舰船规模还是一个国家国力强弱的体现。因为要建造一支庞大的舰队所需工程量巨大。在封建时代中国的木工制造业一直领先于全世界,因为中国木工制造业发达,综合国力也无疑是世界是最强的国家。

从战国末年开始,中国制造的舰船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制造的舰船都要庞大。西汉时期中国已经能够建造世界上最庞大的船只。西汉王朝建造的楼船高达十余丈(约23—24米),可载水手、军士1000余人。三国时代的吴国所建造的大型楼船则更加庞大,可载水手、军士3000人。唐王朝制造的海船称得上是当时的海上巨无霸,它太庞大了,以至于在对外贸易的远洋航行中无法进入波斯湾。郑和七下西洋所乘的宝船长达151米,其规格更是工业革命之前任何一个国家所制造的舰船所无法达到的。而在比郑和七下西洋稍晚40多年的哥伦布远航中,哥伦布在奉西班牙王室之命开辟新舰道,以至发现美洲时所乘的旗舰也不过40多米长。

在罗马和平时代,虽然罗马帝国也能够制造五例、七例划桨舰,但其规格和西汉王朝的楼船相比还是小得多。至于当时的其它国家则更没有资格和西汉王朝比所造舰规格。

西汉王朝所制造的船舶不仅规格庞大,而且性能优良,这主要表现在西汉王朝所制造的船只载重量大、抗撞击性好这两方面。这得归功于在当时中国早已掌握了一项先进的木工制造技术————榫卯技术,榫卯技术是一项伟大的发明,下一章还将专门介绍它的社会价值、意义。西汉王朝制造的舰船种类齐全、分类、用途明确,这在本书下卷也会作专门介绍。

更值得我们骄傲的的是;西汉时期中国的船用设备已经日趋成熟,当时中国已经发明了风帆、舵、瞄和橹。中国最早发明的船舵的国家,西方使用舵则是12世纪末十字军东征时的事情。

中国发明的橹值得特别介绍一下。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博士曾经专门称赞到:“橹是中国最天才的发明”。在橹发明之前人们都是用桨或辑来划水,罗马和平时期罗马帝国的船只也是用桨来划水。而用橹划水效率要比用桨划水高几倍,俗话有“一橹三桨”之说。

桨这种划水工具大家都见过,也有清晰的印象,那种用双手使用、从船舱一侧插入水中,向后推水的划水工具就是桨。但对于橹这个名称我们也许会感到佰生,其实橹是一种比桨更普及,更常见的划水工具,只不过也许我们不知道它的学名叫“橹”罢了。我们在江河、湖泊上常见的那类小型人力船的船尾架着的靠单手使用,左右手分别从侧面各操作一支,向前摇、向后推水的长型划水工具就是橹。

橹划水有两个动作,即向前摇和向后推水,这两个动作都能够推动船只前进。用桨划水有三个动作,即将桨插入水中,向后推水和将桨从水中提起,这三个动作中只有向后推水才会推动船只前进,其余两个动作做的都是作废功,对船速没有任何加快作用。与桨相比,橹相当长,它是从与船只垂直的面向后推水,迎水面很宽,每次摇、推跨度非常大,可以让船只前进很远一段距离。而桨很短,它是从与船支平行的侧面向后推水,迎水面窄,每次推水跨度小,船支前进的距离也就很短,船速自然很慢。综合这两点,可以得出用橹划水船速比用桨划水快得多。而在古代船只主要是以人力作动力,其次才是靠风力作动力。所以西汉王朝的船舶动力设备比罗马帝国的船舶动力设备先进。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体育比赛中得到切身的感受,水上比赛中的赛艇比赛是用橹作动力设备,而龙舟赛则是用桨来作动力设备,从对这两种比赛的亲眼观看我们会发现赛艇的船速不知比龙舟快多少倍。

第七节、建筑业方面

古中国的建筑有两大类,即木质建筑和砖式建筑,其中木质建筑又可分为;抬梁,穿斗,井干三种结构。而罗马帝国的建筑则主要是古老的石拱式建筑。

石拱式建筑结构坚固、气势雄浑、古朴庄严。但石料与木材、砖块相比谁更容易加工制造,谁更容易搬运?某些大型罗马建筑所用的石柱、石梁、石拱重达上百吨,甚至几百吨,可以想象在那样一个没有任何动力机器的时代要靠人力来搬运、安装这样的庞然大物绝非易事。而一旦将这些石柱、石梁、石拱换成砖结构或木质结构那么其施工难度就要小得多。

许多罗马建筑是用大理石建造的,大理石又称为汉白玉,具有玉一般的光泽,呈半透明状态,它是一种以比岗石更美观、更名贵的石料。在中国古代,品质较好的大理石是皇宫专用石料,北京故宫的大理石蟠龙图和大理石华表都是响誉中外的国宝级雕刻。但在罗马帝国,大理石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建筑用材,人们只拿它修桥、铺路。

虽然高耸威严的大理石建筑,让罗马城变得富丽堂皇充满帝国气派,让屋大维踌躇满志,洋洋自得!当要知道大理石是一种硬度很高的石料,其硬度并不比青铜低多少。可想一个处于青铜时代的国家,要拿着青铜工具去加工大理石,其工程量是多么巨大!那些耸立千年而不倒毁的罗马建筑,是用多少罗马奴隶的眼泪与汗水筑成的。

作为建筑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它的实用性与施工难度和工程量。石拱建筑、大理石建筑的施工难度和工程量在青铜时代如此巨大,难道还可以说它们比西汉王朝的木质建筑、砖式建筑先进、优越吗?

同时古拱式建筑结构简单、单调,而木质建筑与砖式建筑结构复杂、造型美观,更多的应用了建筑力学知识,也更符合建筑美学要求。并且木质建筑内外部粉刷、加工、装修、雕刻也更容易。正得益于此,久而久之,中国还形成了东方社会所特有的园林艺术学。

古中国的建筑不仅要比罗马帝国的建筑幽雅、美观,其规模也要比罗马帝国的建筑庞大得多。中国在秦汉时代所修的富丽堂皇的阿房宫与蜿蜒万里的古长城,其建筑规模不知要比罗马修建的万神殿、圆形大剧场大多少倍。何况西汉王朝修建的长城远不止10000万华里,而是20000多华里,今天我们见到的长城主要是明代修建的。

虽然罗马圆形大剧场位列中古世纪世界七大奇迹之列,但这七大奇迹是由中世纪的欧洲人定的,他们当时还不知道地中海以外的世界奇迹。2001年新七大奇迹基金会从新确定了世界七大奇迹,中国的万里长城位列榜首。

除此之外西汉王朝的土木工程技术也要远高于罗马帝国,这将在下面章节中做介绍。


第八节 珠宝首饰业方面

西汉王朝的珠宝首饰制作技艺远比罗马帝国高超,特别是中国的玉器雕篆技术堪称世界一绝。琉璃,金银、玉器、陶瓷、青铜器是世界公认的中国五大名器。

珠宝开采业其本质还是一采矿业。在古代一个国家采矿业的发达程度主要取决于这个国家所使用的金属工具的性能以及这个国家矿物冶炼、加工技术水平和该国的土木工程技术。从上文对两国的采矿业,冶金业,土木工程技术的比较可知西汉王朝的珠宝开采技术水平应当高于罗马帝国,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西汉王朝的深山采玉、深水采珠技术都相当高超。蓝田玉石名扬天下,合浦南珠畅销四海,和氏壁、随氏珠都是价值连城之宝,探骊得珠的典故更是真实的展现了先秦深水采珠业之发达。

在西汉王朝不仅珠宝开采技术发达,西汉王朝的珠宝首饰加工业更要比罗马帝国发达。本章第四节已经讲道西汉王朝在鎏金技术、金丝、金箔制造技术要高于罗马帝国和战国时期中国已经发明了金银错技术,这里就不再提及了。除此之外西汉王朝的金、银、矿冶炼技术也要比罗马帝国高得多。西汉王朝冶炼的金、银锭成色很足,《汉律》规定各诸侯具有向西汉皇帝献金朝贡的义务,西汉时代有许多王公贵族都是因为所献黄金的成色不足而失掉了爵位。如汉武帝就曾借此罪名一次废掉十多个诸侯王。

而与西汉王朝相比罗马帝国所炼铸的金、银锭的成色则很低,罗马帝国所使用的金银都含有大量的杂质、甚至很多时候罗马帝国制造的金、银币、金、银器的含金量还不足50%。原因很简单;罗马人用炭火冶炼矿物炉温不够。

与此同时西汉王朝的金、银饰品的冲压、捏制、铸造技术也要比罗马帝国高得多。古中国的钻孔技术极为高超,西汉墓中出土的每件金缕玉衣上有数千个孔,但每个钻空的直径都只有绣花针那么大、简直不可思异。

与罗马帝国相比西汉王朝的玉器制造技术就不知道发达到了何种的高超境界。

曾经有这样一道智力题,题目问道:“你知道中国国内盛产什么吗?”,其答案出乎许多人的意料,此题的答案是;“中国国内盛产玉”。虽然这道智力题只是个脑筋急转弯的拆字题,但是中国的玉器产量、制玉水平和玉文化的确堪称世界一绝。在原始社会时期中国的先民们就开始打磨、雕啄玉器,考古学工作者在商代王妃墓——帜国女将妇好的墓穴中就发现了数百件玉器。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到西汉时期中国的玉器制造水平,特别是玉制礼器的制造水平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西汉玉器的造型、纹饰、神态、光泽、手感都无与伦比。由于硬度很大的钢的应用,西汉时期玉器的阴、阳刻、雕花、钻孔、打磨、抛光技术比起前代都有长足的进步,西汉时期玉器的透雕、圆雕技术也已成熟。西汉王朝的玉匠们可以将一块看似顽石的天然玉雕啄成一件极富艺术价值的珍品。西汉王朝尚方府为王室成员打制的金缕、银缕,铜缕玉衣,以及出土的双龙口卸环纹璧就是西汉王朝高超的玉器制造技艺的完美代表。

不过西汉王朝前、中期,特别是前期民风较为节俭,文、景二帝更是以身作则。所以在这段时期,相对而言中国的珠宝首饰业规模并不算大,但要将玉器制造业除外。“穿金显富贵、戴玉保平安”,在中国玉不仅是尊贵、地位、文化、修养的象征,同时也是吉祥、平安、纯洁、坚贞、友谊和爱情的象征。因此在古代,玉器通常是礼仪,而非纯粹的珠宝首饰或工艺品。在古代不仅玉笏、玉圭、玉衣、玉印、玉镇是礼器,古人常挂在腰间的玉佩也主要属于礼器。

在罗马和平时代,为了满足罗马贵族、富商们奢华的消费欲望,罗马帝国的珠宝首饰业也非常发达。罗马帝国的大小城市、港口到处都有珠宝首饰店铺,柜台上的珠宝饰品琳琅满目。不过罗马帝国珠宝市场所卖的货物多是从国外进口的象牙制品、孔雀石、红宝石、蓝宝石、翡翠、玛瑙、琥珀等。真正由罗马帝国自己生产制造的珠宝、首饰很少,只有一些简单的金银饰品和珍珠饰品。原因很简单,许多珠宝罗马帝国都不出产或者产量很少。

一般珠玉类矿物都有很高的硬度,罗马帝国的工匠很难加工它们,甚至没有办法加工它们。如绿宝石与水晶的硬度就与青铜不相上下,而红,蓝宝石(红,蓝宝石都是钢玉、在莫氏硬度表中仅次于金刚石。)的硬度则不知要比青铜高多少,只有用钢玉去加工青铜,而不可能用青铜加工钢玉。因此马帝国的工匠们充其量只能对珠宝做钻孔和简单的雕刻,罗马帝国的珠宝制造业水平和我国出土的奴隶时代的玉制品大致是一个水平。

第九节 领先于西汉王朝的罗马手工业

本章前八节介绍了在手工业方面西汉王朝领先于罗马帝国的八个领域,而这八个领域涉及衣、食、住、行、等各个生产、生活领域,它们几乎囊括了古代手工业的所有基本行业,由此可知西汉王朝的整体手工业水平要远远高出罗马帝国。但在手工业方面罗马帝国也有领先于西汉王朝的行业,这主要表现在陶瓷制造业中的玻璃制造业和制盐业。

在旧社会玻璃总是被称为西洋玻璃,即在旧社会玻璃是从西方传入的,而人类制造使用玻璃至少已有近三千年的历史,所以玻璃自然是从罗马帝国传开的。罗马帝国的玻璃制造业规模并不大,但玻璃制造业却是罗马帝国手工业中的一项主打产业,因为直到几百年前的欧洲社会玻璃都还是奢侈品。

玻璃制造业隶属于陶瓷业,但在陶瓷家族中玻璃是一种奇特的材料————玻璃是透明的!在古代除玻璃外没有任何人造材料拥有这一特性,它大大提升了玻璃的价格地位。

传统玻璃制造业是在一百多年前才发展成熟的,自然近2000年前的罗马帝国其玻璃制造技术不可能有多么高超。但无论如何西洋玻璃具有其它任何材料也不具备的透明性,这一点是谁也无法否定的!因此罗马帝国制造的玻璃器皿备受世人青睐,罗马玻璃器皿通过丝绸之路卖到东方各国后更是无价之宝。在古代中国西洋玻璃器皿属于珠宝首饰类器物、极为贵重,只有极少数达官贵人才买得起它。在汉代墓藏中就已经出土过西洋玻璃器皿,可见丝绸之路一开通后西洋玻璃器皿就已经是西方国家销售给东方国家的抢手货!

在以前中外学者都认为玻璃是从西方传入中国的,而据现代研究表明;早在商代中国就已经能制造玻璃了。不过中国玻璃的成份与西洋玻璃不同,特性也有所差异。中国玻璃是Ca玻璃,而西洋玻璃是Na玻,。与西洋玻璃相比中国玻璃最大缺点就是透光差。其实中国玻璃是一种琉璃,《后汉书.西域传》中也称大秦即罗马帝国盛产琉璃,其实罗马产玻璃而不产琉璃,可见在质地上琉璃与玻璃极为相似,以至于在汉朝人眼里西洋玻璃和琉璃是同一种东西。

马可·波罗在《马可·波罗游记》中曾对日本皇宫有这样一段描述:“君主有一大宫,皆用精金砌之”。其实马可·波罗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黄金,很可能是日本仿制的中国玻璃。在西汉王朝中国玻璃的制造规模相当庞大,历朝历代中国只拿它当瓦用。不过在古代琉璃是皇权和神权的象征,只要皇家和佛寺才可以使用琉璃。

罗马帝国除玻璃制造业比西汉王朝发达外,罗马帝国的制盐业也要较西汉王朝发达。虽然西汉王朝的制盐业较前代有很大的发展,但西汉王朝的制盐只能勉强维持国内需要。因此汉武帝不得不将制盐业收归国有,这一则是增加财政收入,更重要的是防止有人投机倒把操控盐市,引起盐荒,导致动乱。

其实罗马帝国的著煮盐业并不及西汉王朝发达。但罗马帝国是一个海岸线漫长、内陆地区距海岸线不远的国家。更重要的是罗马帝国境内的非洲海岸线地势平坦、气候干燥,罗马帝国的晒盐业规模相当大。罗马帝国制造的食盐不仅能够供国内需要,还能大量外向国外销售。不过西汉王朝的国民吃的主要是井盐,而罗马人吃的基本是海盐。海盐的主要成份不全是NaCl,它还含有14%以上的MgCl,镁盐味苦,因此海盐并不好吃,品位要比井盐低一个等级。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