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只要能坚定不懈地前进攻击,就能消灭犍为李聚”。恒定太和的命令又来了,平谷武大佐在日军的伤亡中自认为已经摸清了李聚的底细,依恃有强大的炮火,兵员的充足,认为只要再坚持四、五个小时,犍为李聚他们必然会遭全军覆灭,平谷武大佐对到来的忠腾联队说道。于是日军根据他所掌握的情报,对进攻犍为李聚的日军进行了重新的兵力部署。

虽然经过一天一夜在树林和山谷中的不停转移、撤退。但小日本鬼子对我们是穷追勿舍,加上我们的伤病员很多,行动上迟缓,始终没有能脱离日军的进攻视线。我们与小日本鬼子连翻发生激战,但中华英雄健儿充满了战斗精神,虽然大家是来自不同的地方,但大家心头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打击消灭小日本鬼子。大家并肩战斗,团结友谊是越来越深。一个个变成了敢打硬仗不服输的中华硬汉。一个民族有性格,有一种永不服输,而又坚忍不拔的劲头,才能在风云际会、诡谲的世界上屹立不倒。

一九四零年十二月九日凌晨六时,天际间慢慢地发白,已经在蒙蒙的发亮。我手上的手表,指针在一分一秒地向前走。当时间走到六时十五分时,小日本鬼子的进攻开始了,几声尖利的嘶叫,撕裂了凌晨的沉寂和宁静,五颗信号弹同时一起插入天空,划出了一道道罪恶的火花,然后又划着弧线垂直落下来。

山林间的大地开始在抖动,炮弹划破长空在吼,连绵不断的炮火印红了蒙亮的天穹。刹那间,宁静打碎了,近百门大炮齐声妄吼,狂妄的叫声如山崩地裂,山呼海啸,飞向我们的山头阵地。一颗颗的炮弹射出炮膛,撕裂着寒冷的空间,带着震耳欲聋的呼声怪叫,倾落在山林间。

顿时,天地之间就象一个个烧红了的炉子,撒落满山遍野,到处是熊熊的大火,到处是滚滚的硝烟,山林间的树木、藤草、岩石,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被摧毁、坍塌。我们的阵地上是火光翻腾,硝烟弥漫。

忠腾联队派出的突击队是摩拳擦掌,手持着武器向我们就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小日本鬼子趁着浓浓的硝烟,一名日本兵一跃而起,手持一捆炸药包,企图利用他们的炮火延伸,炸毁我们的一个机关枪阵地。这一包的炸药牵动着中华勇士的心,我们透过烟雾紧紧地盯着鬼子快速闪动的身体。鬼子的身影时而高,时而低,时而利用树木,时而利用山石,不停地向我们的阵地冲来。

我军的阻击手岂容小日本鬼子在中华的土地上逞雄,只见我军的一名战士手持着阻击步枪,三点成一条直线,枪口随小日本鬼子的身体移动。日军看见他们的爆破手离我们的阵地是越来越近,不由狂妄暗自大喜,只听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穿进了这名小日本鬼子的耳朵,弹头又从另一只耳朵里钻出来,鬼子兵“咚”一声栽倒在地上。

日军又派出两名……五名……十名……甚至派出二、三十名爆破手同时向我们的阵地冲来,想炸毁我军的阵地,掩护他们的进攻,但是在我军阻击手英勇顽强的打击下,挫败了日军这一进攻的阴谋,日军是气得“哇、哇”大叫。对于这一战术的不能成功,小日本鬼子是黩驴技穷,只有使用人海战术,对我们是轮翻疯狂的攻击。

日军踏进我们的阵地边缘时,首先欢迎他们的是我们埋下的地雷,一颗颗的地雷在敌群中不断响起,炸得小日本鬼子是血肉横飞,鸡飞狗跳,小日本鬼子伤亡了一大片才通过我们的地雷区,小日本鬼子离我们只有三、四十米远时,我们向他们扔出的是一颗颗的手榴弹,日军看见进攻部队伤亡惨重,命令炮火对我们进行猛烈的狂轰乱炸。

“八格呀噜,冲啊!”日军突击队的队长富野四郎手臂一挥,率领突击队如脱绳之狗,向突破口冲来,小日本鬼子穿过硝烟,跃过树木和岩石,冲到我们的阵地前,鬼子不怕我们的手榴弹,不怕我们的枪林弹雨,不顾一切伤亡进攻我们。

我军阵地上的机关枪、冲锋枪和步枪不停向小日本鬼子发出怒吼的火舌,就是冲到我们阵前,也一脚跨进了死门关。冲锋进攻受阻,富野四郎透过我们的火力网发现我们左边阵地靠山壁的一方是死角,他当即立断,率领突击队扭转方向,对我们这一方向进行猛攻,冲上山体陡壁,与我们中华健儿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撕杀,只见一片刀光剑影,一片血肉横飞……!

激烈的战斗一直进行着,上海抗日救国支援会的商人们在小日本鬼子的面前,也持枪向可恶的侵略者射击。就连深受重伤的石永丰和高波他们也加入到队伍中来,可见猖狂的小日本鬼子给我们的军事压力之大。

“中国哥哥,小日本鬼子突入进了我们的阵地上啦,”西西和波娃两个美女一边持枪向小日本鬼子射击,她们听到左边的激烈喊杀声,看见一群小日本鬼子突进我们的阵地,与我军的将士们拼命地血战,而焦虑地对我喊叫道。这时我也正怀抱着一挺机关枪向当面进攻的小日本鬼子射击,我听到她们的叫声,才知道日军也突破我们的阵地,面对小日本鬼子的强势攻击,英勇的中华健儿不断有人光荣地倒在敌人的枪口下,如果让小日本鬼子在我们的阵地上站稳阵脚,我们将面临着全军覆灭。

“邱震海这里交给你啦!”我对邱团长喊道。

“旅座您放心好了,人在阵在,人亡阵亡,我们不会让小日本鬼子进占我们一寸的阵地!”我在邱震海的雄伟声中,带着七、八名民解的特工增援西角阵地。将士们早也把生死置之度外去争取胜利。

英勇的民解特工跟着我向小日本鬼子冲去,我们八、九个人手持三挺机关枪和五枝冲锋枪,鱼跃而起,交错进攻,向小日本鬼子猛烈地射击,枪管打红了,准星没有啦!我们仍顽强不屈向敌人射击。

身上的手榴弹没有啦!枪管里的子弹也没有啦!我把手中的机关枪向身前的三个小日本鬼子奋力地扎去。然后手持两把匕首冲向他们,左手捏一个刀决,右手的匕首挽起一朵劲花,抹向一名小日本鬼子的脖子,只见刀光一闪,这名小日本鬼子一声不吭倒在地上。另一个鬼子刚要闪身,我手中的匕首直刺他的胸口,这一刀是又快又狠,虽然他想抬枪来挡,他的手刚想动弹,我的匕首已插进他的胸口。第三个小日本鬼子见我靠近他的身体,一腿向我飞踢而来。我急忙回手,刀锋掠下挥起一个逆花,直刺小日本鬼子的足胫。这一招是中华武术中的“一心二用”。其实是小日本鬼子也是在给我耍花招,他是虚晃一脚,是引开我的注意力,然后他的双手居高临下,持三八式步枪刺刀向我的身体凶猛的捅来。

我的左手一抬,小日本鬼子的刺刀被我用匕首挡住,鬼子借着我的匕首力道一滑,刺刀的锋利刀口就向我手腕划来,真是又快又狠,我左手一松,匕首顿时掉落在地上,我挥掌变抓,闪过小日本鬼子的刺刀,一手抓住他的枪杆,鬼子看见我的眼睛一悚,想弃枪而逃跑,我一脚把他踢翻在地,然后挥动手中他给我的三八式步枪,我扫向小日本鬼子的脖子,鬼子的一颗头颅“咚”“咚”地就滚出一丈多远。

看见小日本鬼子围攻残杀我们的中华健儿,我是怒火熊熊,眼看敌人的一把锋利的刺刀就要插入我们的一名战士的身体啦!我手中的匕首象“夺命流星”一样飞速插进这个小日本鬼子的后背,其他的小日本鬼子看见我是凶悍无比,弃去这名受伤的战士向我围攻而来,“哇咔”六个小日本鬼子就有六把锋利的刺刀,他们一齐持刀向我便刺。我飞身疾闪,闪过刺刀,我双掌抱着小日本鬼子的六枝三八式步枪,我运功于双手,奋力一搓,六个小日本鬼子赶紧弃枪,来不及脱手,双掌被我的绝世内力震击的来马上变得是血肉模糊。六个小日本鬼子弃枪就想转身就开跑,到手上的鸭子,我是不会让他们轻易地跑掉的,我手中的三八式步枪灌注我的内功真气,象一支支利箭飞速插进小日本鬼子的身体,他们一个个直挺挺的栽倒在地上。

“旅座您小心啊!”这名战士看见一个小日本鬼子突袭我,向我喊叫道。

一把小日本鬼子的三八式步枪刺刀从我的身体右侧奔驰而来,我闪身已经来不及啦!只有伸手去挡,小日本鬼子的刺刀已穿过了我的衣服,我的皮肤也感觉到了一股冰凉,就在刺刀想突破我的皮肤时,想插进我的体内时,我左手的两个手指夹住了小日本鬼子突来的刺刀。

“李聚你死啦的,死啦!”这个小日本鬼子目露凶光,面露嚣张狂妄的奸笑道。小日本鬼子加紧手上的力道,推动刺刀向我的体内逼来。我的身体被他的强劲的力量迫得身体不停后退,我们脚下的劲道把地面拂得是飞沙走石。身前的小日本鬼子看见我的后背快要靠近一堵山壁啦!心中一阵大喜,“犍为李聚,这一回看你怎么再往后退。”

我后退的时候,突然脚后跟踩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感觉好象是一枝丢弃在地上的枪,我的脚迈过枪枝,用脚尖一挑,枪支向小日本鬼子的大腿扎去。小日本鬼子受到这一强烈的冲击,身体只是微微一闪,但他还是全身奋力地向我捅刺而来。小日本鬼子的这一微微一闪,已经给予了我的时间,我赶紧身体一闪,小日本鬼子的锋利刺刀贴着我的身体左侧,深深地插进山壁之中。

“去你妈的小日本鬼子”。我双拳挥出,就给凶悍的小日本鬼子来一个“双风贯耳”,马上又双掌击在他的太阳穴上。这名小日本鬼子蹬、蹬地连退十多步,身体是摇摇欲坠,口鼻来血,我对他还之一刀,将他的三八式步枪刺刀,飞迅插进了他的身体。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眼前的小日本鬼子是突击队队长富野四郎,怪不得他如此的强悍。

我们消灭了这股突击而来的小日本鬼子,巩固了阵地,打退了小日本鬼子的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日军的兵力还是源源不断的向我们蜂拥而来,小日本鬼子的尸体在我们的面前堆积如山,血流成河。中华健儿也一个接一个地牺牲在小日本鬼子的炮火枪口下。日军团团将我们包围进攻,突围是不可能的啦!面对小日本鬼子的疯狂进攻,看来我们今天只有用生命去捍卫民族的尊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