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往事杂忆之三.肖大爷

听雨11228 收藏 0 16

三十多年前,也是冬天。我和两位乡亲摇着一条船沿着大运河去苏州购买牛吃的干草。临近生产队有位苏州铁中的同学,名叫大锁子,因时近年底,已回了家。根据他留下的地址,我在钱万里桥附近找到了他家。我在苏州要耽搁几天,大锁子热情地邀请我在他家住下,而我晕船,也就不客气地答应了。

依稀记得大锁子好像没母亲,一个弟弟,小锁子,失学在家;还有个在上学的妹妹;父亲是苏北人,在火车站搬运队工作,那时恐怕还没我们现在这年纪吧,但印象中似乎很老了。老人非常热情,对我说:“你和大锁子是朋友,一起在农村接受再教育,来了就当自己家一样,别客气”。大锁子家可能比我家更寒酸,连电灯都没有,屋里暗洞洞的,也没什么家具。当天晚上,他家吃的是粥,老人吩咐大锁子买了点熟菜,一个劲儿让我多喝粥“自己装,别客气”。那时的粮食,可不比如今呐,何况两个锁子都是大个小伙,我心里有数,很是感动。吃过晚饭,有人敲了敲窗户,小锁子应了声,从屋里拿了个麻袋就出去了。我问大锁子他去哪了,大锁子悄悄告诉我,他弟弟爬火车“劫军火”去了,这事不能让他父亲知道,否则小锁子要挨打的。我不觉向老人望去,发现老人戴了老花镜,正凑着油灯聚精会神地在看书。我问大锁子,你父亲看什么书?大锁子笑了,“老头子斗大的字儿认识不了一筐,除了老三篇,还能看什么?”。分别了好些日子,又是第一次上他家,那晚我和大锁子聊了很久,大概有十点多了,我们都有些倦了,可大锁子的父亲还在看老三篇。大锁子对我说,他父亲认为共产党是救星,毛主席是恩人,他这样的工人阶级才翻身作了主人,所以好久以来他父亲每天晚上都要读毛主席的书,从不间断。我从没见过这么虔诚的人,因此非常吃惊,也非常感动。事实上直到今天,我都没发现类似的情况,所以这是我记忆中的一件奇事。

不久,传来了“不在城里吃闲饭”的最高指示。有一天歇工后,大锁子匆匆来找我,说他父亲、弟妹全要下放到苏北去了,是“全家落户”,他也要一起去了。我们相对无言,临别时我请他不要断了联系,要写信给我。此后我们有过两、三封信的往来,就再也没他的信了。记得他们是在大丰方强,老人的姓名是肖仁忠。

若干年后我曾专门去过钱万里桥一带转过,可那一带早已面目全非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