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卷 血色的朝阳 第一节

看之风 收藏 1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大明中兴元年,正月初三,长江北岸的扬州城里热闹非凡,沉浸在春节的喜悦中的人们总是特别的高兴、宽容,今年的春节正赶上新天子改元,普天同庆,虽然北方战乱不休,但这扬州城还是和平的,至少暂时还是和平的,而许多北方的富商巨贾举家南下,更进一步带动了扬州的繁荣,此时扬州城里的居民恐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大明中兴元年,正月初三,长江北岸的扬州城里热闹非凡,沉浸在春节的喜悦中的人们总是特别的高兴、宽容,今年的春节正赶上新天子改元,普天同庆,虽然北方战乱不休,但这扬州城还是和平的,至少暂时还是和平的,而许多北方的富商巨贾举家南下,更进一步带动了扬州的繁荣,此时扬州城里的居民恐怕已超过三十万人了,因而庙会就显得越发的拥挤,人们纷纷选购着自己中意的东西,有买春联的,有买年画的,有买窗花的,而小孩子更是找到了童趣,脸上带着面具,东一堆、西一堆的放鞭炮,看着鞭炮在地上或空中成功的炸开,拍着手,跳着、说着、笑着。在这拥挤的人堆中,不时能看见一对对儿的穿红衣的年轻男女,男人手中或多或少的拿着东西,女人则在后面不停的催促着,一看便知是新女婿到丈人家拜年。

但这喜庆的气氛并不能完全掩盖乱世的哀愁,从淮北传来的各种消息杂乱无章的交织在一起,搅的人心神不宁,多数人的笑脸上都挂着一丝忧虑,偶尔向熟识的人打听着新的传闻。


而此时,淮扬督师衙门里的气氛更是紧张而凝重,衙门的正厅里二十多人正襟危坐,一双双火热的眼睛紧盯着淮扬督师、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史可法那黝黑而冷峻的脸。史可法道:“今天召诸位来,是因为高杰高将军派人送来一份塘报,说青州、高密、章丘一带爆发了反清起事,清军正调集各路大军前往镇压,义军首领派人向高将军求援,但高将军兵力不足,难以应援,因而将求援信送到本督师这里,希望我军快快北进,以解燃眉之急,我召诸位来正是为了此事。”


诸将沉默了片刻,陈子龙首先站起来说道:“末将以为,如今大军囤积于此已近十日,若是再等下去的话,只怕于士气不利,应尽早出征。”他话刚说完,便有一人站了起来,正是黄得功派来的部将赵珲,他说道:“末将认为不宜此时出征,虽然粮草以备,但器械不足,尤其是火器,不如再等几天吧。”于是底下又有两人附和,一个是刘泽清的部将马华,一个是刘良佐的部将周奇勋。


见到这番景象,高杰的部将王之纲反驳道:“依诸位的意思,那这仗就别打了?军情紧急,怎能容你们磨磨蹭蹭!都火烧眉毛了,还惦记着那些新式火枪?”


林清华暗暗摇了摇头,本来大军集齐之后应立即出发的,但那刘泽清、刘良佐和黄得功的部下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暗示似的,千方百计的拖时间,先是借口棉衣不足,待给他们足够的棉衣后,又借口火器太少,要朝廷补发,而且一定要新式的燧发枪,其部下的骄兵悍将更是以此四出捣乱,硬要将手中的火绳枪与镇虏军的燧发枪换,为此双方已发生了几此冲突,还未上战场,镇虏军就出现了伤亡,林清华好说歹说才将士兵们的怒气压下。其实林清华、史可法他们看得很清楚,二刘和黄都是借此保存实力,要不是皇帝严旨切责,只怕他们压根儿就不会派人来。与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杰,他虽然原是李自成的部下,但投降明朝后一直忠心耿耿,他自己的兵马不到五万人,但朝廷下旨后却立刻派来了两万人马,而且均是精兵,不像另三人,全是老弱兵痞,不过这扬州是他的地盘,怕被别人抢去的心理恐怕也是有的。


想到这里,林清华说道:“我以为必须立即出兵,正所谓‘兵贵神速’,趁着清军无暇南顾之机果断北进,不仅能出其不意,而且能打他个措手不及,此时出击还能得到北方义军的支援,若再这么耽搁下去,不仅北伐的消息会走漏,让清军有所准备,而且义军也可能失败,到时清军就能腾出手来专心对付大明了。”


见到三人哼哼咭咭,似乎还想找托词,林清华断然说道:“本侯有御赐金锏,就带在身边,谁若是违抗军令的话,本侯定会打得他后悔做人!”说完便吩咐一名亲兵去营帐中取金锏。


三人见到林清华发怒,虽嘴上还硬,但心里却完全虚了,来之前自己的主将曾吩咐能拖就拖,实在拖不了就听令而行,但要尽量保存实力,看来现在只能听令了。于是三人嘟哝了一番后,便站起来说道:“末将遵命便是。”此时林清华的亲兵将金锏拿来,林清华拿起挥了挥,三人只觉头皮一麻,均不自觉的想起来,前一阵子内官监的小高太监就是被此金锏打得满脸是包,整整三天不敢出来见人,还好自己识时务,要不然要的受了。


看到大家都统一了思想,史可法便道:“既如此,那本督师就决定,现在各回各营,明日一早,誓师北伐!还望诸君戮力以赴,共保大明江山!”诸将领命而去。


大明中兴元年正月初四,寒风凛冽,扬州城外一座临时搭起的点将台上,史可法手捧圣旨,向诸将宣读圣旨,再次强调众人要团结一心,共赴国难。在祭拜了天地之后,史可法便率领着十五万大军浩浩荡荡向着淮北进发。大军顺着大运河一路北进,以镇虏军和平虏军为先锋,镇虏军在东,平虏军在西,两军齐头并进;紧随其后的是王之纲的两万人马,为中军,史可法就在其中;最后面的是负责殿后的周奇勋、马华和赵珲的六万人马;另外还有一万人的水军,由水师总兵吴志葵率领,押运着大量粮草从大运河向北航行,为了保护粮草的安全,史可法特命周奇勋率部紧跟。


林清华将镇虏军分为左右两路,左路为步兵,右路为骑兵,其中步兵又分为前、中、后三军,他率领中军居中联络指挥,前军由陈唯一指挥,后军由洪熙官和方世玉指挥,骑兵由四大金刚指挥,除了掩护步兵的侧翼外,骑兵还负责侦察与联络。炮兵部队就在中军,为了加快炮兵的行进速度,林清华特意做了一批两轮挂车,将炮车与挂车连接在一起,就组成了一个四轮车组,十门重炮由六匹马拖拽,其他的炮则由双马拖拽,挂车上除了装着弹药之外,还可供炮兵乘坐,这样一来,炮兵就不会拖步兵的后腿了。虽然平虏军的装备没有镇虏军的好,但由于平虏军的大炮特别是重炮很少,因而两军的行进速度相差并不多,两军相隔着百里遥相呼应。


就在明军向北挺进的时候,多尔衮也没闲着,自从三天前接到派往江南的细作的报告,说明军在扬州集结,似有北伐之意后,他就召来众臣商议。由于此时清军的精锐部队正在向潼关集结,准备消灭李自成,而在直隶、山东河南西部的只有不到两万八旗兵,剩下的全是投降的汉军,因而其所面临的形势还是十分危急的,况且山东、直隶义军蜂起,一时难以剿灭,更增添了多尔衮的忧虑。


来的人中以旗人居多,只有少数几个汉官,而且多是已当了多年奴仆的老臣。汉官多主张将精锐从西边调回来,先将明军击退,然后再灭李自成,但满官不同意这种做法,他们认为明军战斗力差,现有的两万八旗军加上汉军就能把明军击退,用不着调兵支援。两派观点互不相让,最后还是多尔衮决定双管齐下,一边令多铎率领五万精锐满蒙骑兵日夜兼程赶往曲阜,一边令山东巡抚方大猷将全部人马集中起来,然后也开赴曲阜,准备迎击明军,并且任命王文奎为保定巡抚,全面负责剿匪,限其一个月内剿灭直隶南部的义军,以打通南北交通线,确保清军的粮草供应。


经过七天的行军,明军已抵达徐州城下,史可法命令将粮草囤积于此,派吴志葵率领全部水师驻扎于此,与城中的两万守军共同确保粮草的安全与供应,在补充了给养并休整了两天后,十四万明军拔营北上,迅速向前突进。一路之上未遇抵抗,沿途还收编了数万起义军,人数迅速扩大到近二十万人。经过五天的快速行军,正月十八,明军抵达曲阜西南的程家庄,在此与清军的一支侦察部队发生了一场遭遇战,在击溃清军之后扎下营来,史可法令诸将速来中军议事。


史可法说道:“今日之战只是小胜,不可轻敌。据探马来报,清军大队人马就驻扎在曲阜,主将是多铎,其人据说是清军第三猛将,所带蒙古爱松古部骑兵骁勇异常,堪称天下骑兵中的精锐。清军主力据估计为二十五万人,其中满蒙八旗为八万左右,汉军约十八万,但多是乡勇和降兵,战斗力并不很强。经过与威毅侯林大人、兵部侍郎陈大人的商议,本督决定明日就与清军决战,此地一马平川,最利清军骑兵冲击,明日需多备拒马,必须步步为营,不可浪战。现在诸位就回各营备战,明早辰时大军齐出,林大人率镇虏军从东面向西进攻,陈大人率平虏军从南面向北进攻,其余诸将率军紧随其后,两路夹击,务必将敌满蒙精锐歼灭,本督在此恭候诸位佳音,诸将可曾听明白?!”


众人齐声应道:“末将明白!”随后便奔回各营备战。


林清华带着镇虏军开到离曲阜只有二十里的地方,是诸军中与敌军相距最近的,清军的营垒已隐约可见,他将部下分成两部分,一部负责警戒,一部则砍伐树木以便在城东扎营,由于所带拒马数量不够,他特别让随军的铁匠和木匠连夜赶制拒马,将其斜插在营外三十仗的地方,以阻止清军骑兵冲击。


清军怎能容忍明军在眼皮底下扎营?八千精锐骑兵在一个时辰之内就向镇虏军发动了三次大规模的冲击,但均被早有准备的镇虏军士兵的排枪击退,除了在镇虏军阵前留下三千多具尸体外一无所获。清军本想再集中更多的人马进攻,但陈子龙的平虏军就驻扎在西南三十里外,与林清华的镇虏军互成犄角之势,遥相呼应,加上天色已晚,只得收兵回营。


曲阜城中的多铎听说三次冲击均以失败告终,气得大发雷霆,欲亲自领兵出战,但被山东巡抚方大猷劝止,他说道:“如今天色已晚,敌军虚实不明,况且明军南大营似有出击之势,不如等到明天再与明军决战。若是王爷咽不下这口气,不如今晚派人去偷营,让那明军不得休息,疲惫不堪,也好明日轻松胜之。”


当晚多铎亲率三千八旗步兵和一万汉军步兵前去偷营,欲将火箭射入明军大营,但林清华早有准备,军中士兵分成三班休息,轮番守夜。清军离大营还有半里地时就被发现,待其离大营还有三十丈时,看到镇虏军军营一片漆黑,多铎以为计谋得逞,命部下将火箭点燃,正想下令放箭时,却听到明军军营中有人暴喝一声:“开火!”接着便是一阵轰鸣和闪光。黑暗中清军士兵手里的火箭就是最好的目标,因此明军放枪无不中,三千清军活着回去的不到五百,连多铎的大腿上也被炽热的弹丸划开一道血痕,若非几个亲兵充当肉盾,只怕多铎的两百多斤就交代在这里了。而多铎所带来的汉军步兵见势不妙,不顾多铎的严厉呵斥,撇下身后惨叫连连、东躲西藏的八旗兵,撒开两腿就往后跑。


多铎气急败坏的回到城中,欲领兵再战,但大腿上血流不止,只得作罢。但他的怒气无处发泄,一腔怒火全发泄在汉军身上,将那逃跑汉军的军官全部斩首,每个士兵各打二时鞭子,并传令说明日大战由汉军做先锋,凡后退者全家问斩。诸汉军士兵见到明军势大,早已萌生怯意,忽又听到多铎的命令,更是人人自危,一些胆小的联络好同乡,连夜开溜,但被八旗兵的巡逻队抓住,多铎闻讯,更是怒不可遏,除了将逃兵以五马分尸之刑处死外,把他们的长官也一同处死,这一下更是人心惶惶。


与清军闹哄哄的情景相反的是镇虏军,上下同心,同仇敌忾,经过一也的休息,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镇虏军军营中便一片人欢马叫声。林清华也早早的起来了,昨天晚上他根本就没怎么睡,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指挥战斗,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三番两次的起来巡视,直到早上才睡了不到一个时辰,随即便被军营中的各种声音吵醒。他将所有军官找来,做了一次短短的战前动员,命令陈唯一率领两千步兵留守大营,但要随时做好出击的准备,他自己则率领主力出战。


林清华不时的向亲兵询问时间,亲兵则不停的跑去看沙漏,林清华觉得确实该给军队配备钟表了,沙漏实在太不方便,但现在的中国还不能制造钟表,看来只有等以后再说了。


辰时一到,林清华立即命令全军出击。由于这里是平原,所以林清华将部队排成一字横队,前、中、后共三组,每组派成五排,将骑兵分成两部分,分别保护左右两翼,炮兵则紧随步兵身后,大军缓缓前进。


而此时的清军也已在城下列队,准备以逸待劳,在城上数十门火炮的支援下痛击明军。多铎骑在一匹黑马上,由其亲兵簇拥着站在南门外,他将一名亲兵端来的一碗鸡汤一饮而尽,然后用满语喊道:“八旗健儿天下无敌!此战必定名扬天下,凡捉住敌方将领的人,本王立即向皇上请命,封他为巴图鲁,并把本王枪来的那三十个蛮子美女赏赐给他!”众八旗兵丁闻声叫好,列在最前面的汉军士兵听不懂多铎在说什么,但就算是听懂了,恐怕也没心情欢呼,眼下最要紧的是如何保命,他们互相打着眼色,用家乡土语低声串联着。


林清华指挥着部队继续西进,他有些后悔把大营扎在二十里外,现在他不得不命令士兵停下来,一边整队,一边休息,此时距城墙还有六里。林清华远远望见南边的明军也停住了,不过他们离城墙更远。


林清华向城墙望去,发现东边城墙上腾起几股浓烟,过了一会儿又听见几声“隆隆”声,“清军开炮了!”林清华心中想着。果然,片刻之后离镇虏军的前方二三里的地方腾起一阵尘土,之后清军便不再放炮,显然发现明军还远未进入射程。清朝山东巡抚方大猷站在城的东门城楼上,尽力隐藏着心中的不安,因为他发现从东面来的这支明军与他以前任大明分守道丞时见到的明军大不一样,虽然离的尚远,看不太清楚,但军队的阵形他还是看得见的,这种阵形他从未见过,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步兵后面的那些马车,直觉告诉他那是大炮,并且是那种最大的红衣大炮,为了验证一下己方大炮的射程,他下令打几炮,结果让他更是惴惴不安,从个头上看那些明军的大炮比自己的大炮要大,那么它们的射程是多远呢?他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回投降李自成呢?原以为李自成是个改朝换代的主儿,没想到那么快就被清军打回去了,自己本想南下的,但那“顺案”又逼着自己回到北方,万般无奈下投降了多尔衮,那多尔衮倒是看得起自己,还升了自己的官,但这官又有什么好呢?若是这明军攻入城中,非杀了自己不可,想到这里,他摸了摸光光的脑门,进而忽然想到假如自己能不死,那将来怎么回去见自己的父母和亲族呢?他越想越乱,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晕过去了。


得到方大猷在城楼上昏过去的消息后,多铎眉毛一皱,向亲兵说道:“这南蛮子就是虚弱,除了会读什么圣人书,还能干什么?又不会骑马,又不会射箭,见到打仗就头晕,正好给咱们精于骑射的满人当牛做马。诸位可要记住了,大清得了天下之后,可千万不能丢掉了骑射之术,掉了骑射之术就是丢了江山。”众亲兵齐声称是。


林清华让部队休息了一刻钟之后,见到南路明军已接近了城墙,他就下令继续前进。待部队来到距城墙四里之外的时候,林清华再次命令部队停下,因为这里已进入自己大部分大炮的射程之内了,而清军的大炮却打不到自己,他决定就在这里设立大炮阵地。


很快镇虏军的大炮就架好了,林清华将所有红衣大炮架设在步兵方阵后方五十丈后,令步兵排好队形,正面为一万五千人,并且将所有的拂郎机炮架在正面,以便用霰弹攻击敌军,侧面各有三千人,后面有一千人,剩下的两千多名步兵则居于方阵的中间,充当预备队,三千名骑兵则在侧翼游走,林清华给他们的任务是消灭任何接近方阵的敌军炮兵。


炮手们手脚麻利的装好弹药,静静的等候着林清华的命令。林清华却并不急着下命令,因为他知道清军的主力在南边,自己这边只有不到三万人,他可不想这么快就把他们引到这边来,他要等南路明军赶到。


当南路明军行进到距城墙五里外并也摆好了阵型后,林清华大喊道:“炮兵自由开火!集中火力攻击东门!”


随着这一声命令,数十门红衣大炮同时开火,由于炮兵训练精熟,而且早已测好了距离,因此头一轮射击就命中了东门。由于此城是个小城,城墙又年久失修,因而东门被这第一轮炮轰塌了,有几个炮弹落入城门前的清军中,立时引起一阵骚动。


多铎听到明军的炮声,知道明军的进攻开始了,于是他将腰刀抽出,大喊一声:“进攻!”随着他的令下,数万清军八旗兵驱赶着数倍于己的汉军,从南门与东门同时向明军发动了进攻。


冲向镇虏军的是两万八旗兵和六万汉军,其中八旗兵全是骑兵,汉军全是步兵。他们先是缓步前进,步兵居中,骑兵则不紧不慢的跟在两翼,待行进到离明军还有一里地时,那清军将领发一声喊,众人遂由缓步变为小跑,接着便由小跑变为快跑,清军骑兵则以雷霆万钧之势从两边压了过来。


早在清军冲击之前,林清华就命令骑兵进入方阵,并令步兵做好射击准备,预备队则上前加强两翼,所有的步枪全部上好刺刀。清军很快就冲了过来,但迎接他们的是密集的弹雨。镇虏军士兵采用的是双排射击法,即最前面的两排士兵中,第一排蹲下,第二排站立,随着军官的口令同时射击,射击完毕后回到队列的最后面装填弹药,而第三四排的士兵则走上前接替射击,以此连续不断的循环往复,从而形成密集的弹雨覆盖敌军。


遭到迎头痛击的清军步兵一下子就乱了,前面的人向两边跑,后面的人则调头向后跑,经过昨夜的事件,汉军士兵早就人心涣散,此时更是无心战斗。后面督战的八旗骑兵见状,立即鞭抽刀砍,好不容易才将汉军又组织起来,再次发动进攻,但很快又被一阵弹雨击垮,这一下汉军彻底崩溃了,没命的向后跑,遇上阻拦的骑兵就一拥而上,刀砍枪扎,这一下督战的两千八旗骑兵倒是被消灭了一多办。那八旗将领见此情景便令丢下步兵,单独向明军进攻,众骑兵围着明军的方阵边绕圈边放箭,镇虏军中已出现了伤亡。待所有的清军都奔到镇虏军两翼,而镇虏军的前方再无清军的士兵后,林清华立即命令正面的士兵从中间分成两部分,分别向两侧直本出去,待方阵变成一个倒“几”字形后,清军便被来自身后与侧面的火力夹击,在密集的弹雨下,清军骑兵成片成片的倒下,到了最后,清军骑兵只剩下不到一千人,他们见势不妙,慌忙向北落慌而逃,但明军的子弹还是追上了他们,最终逃出生天的不超过五百人。这场一边倒的屠杀只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而镇虏军的伤亡人数还不到一千人,其中阵亡人数是三百人。


林清华很满意部下的表现,虽然他觉得伤亡人数还是有点高。他转头望向南路明军,发现他们仍在混战,他立即命令炮兵调转炮口,对准清军的侧翼和后队猛烈开火。此时镇虏军用的炮弹还是实心弹,用于攻坚很不错,但对付步兵威力太小,直接打中固然厉害,但若落在身边则没有任何杀伤力,林清华虽然很想装备爆破弹,但时间不允许。


见到炮轰并无多大的作用,林清华一边催促挂好炮车,一边传令部队向清军侧翼推进。


多铎与南路明军陷入苦战,由于南路明军仍是冷兵器与火器混合部队,就连平虏军也有三成的长矛手,因而双方一时陷入胶着状态,虽然林清华也曾向陈子龙传授过火器战法,但陈子龙毕竟没有接触过全火器部队,思想僵化,还是用的老方法训练部队,因而平虏军虽然火器比例高于普通明军,但在南路军中仍无法起到顶梁柱的作用。南路明军中的四阵兵中,除了高杰的部队外,都是老弱兵,许多以前都没有参加过战斗,开始时受到激励,士气还算高涨,但一与清军接战,就慌了,若非与清军人数差不多,只怕早已溃散,而那些刚加入明军的义军就更是不堪一击了,已先后有数千人开溜,万幸的是并未带动全军,但是南路明军已渐渐显出疲态,逐渐处与下风。


多铎领着亲兵杀得性起,“唰”的一声砍飞一名明军小校的脑袋,正在此时忽然听到手下来报,说是东门的清军已全部崩溃,而那进攻东门的明军则向着南门而来,他的脑子一阵眩晕,正是因为进攻东门的明军人少,他才将重兵摆在南门的,实在是没想到那支明军的战斗力这么强悍,才半个时辰就将东门守军击溃了。


多铎大喊一声,令部下加紧进攻南路明军,希望能在东路明军到来之前将其击溃,以便全力迎击东路明军。但事与愿违,东路明军很快就杀过来了,多铎只得令副将率领五万步兵去阻挡东路明军。


林清华令镇虏军排成人字型阵,骑兵负责监视后方,所有的大炮与步兵平齐,炮管呈水平放置,全部装填霰弹。多铎的副将领着五万汉军冲到镇虏军阵前,汉军中火器很少,弓箭也不多,根本不可能与全火器的镇虏军对抗,只一个回合,就崩溃了,在明军阵前留下了近万具尸体,剩下的汉军士兵则向炸了窝的羊,没命的向西逃窜,而且带动了多铎主力部队的后队,多铎部队立即陷入混乱状态。


陈子龙见到林清华来援,立时让亲兵们齐声高声喊道:“弟兄们!援军来了!加把劲!和镇虏军的弟兄们夹击鞑子啊!”众明军士兵听到援军到来,顿时士气大振,个个奋力向前,将正处于混乱状态的清军向北压退半里地。


林清华击退了前来迎战的清军,立即命令向多铎主力开火。多铎受到侧面猛烈火力的突然打击,部队更是溃不成军,其下属的汉军部队已逃走了一多半,剩下的汉军也是兵无斗志,四出乱跑,将满蒙八旗的精锐部队也冲散了。


多铎见状,心知大势已去,但他是心高气傲之人,怎会轻言放弃?他将手中那粘满血污的大刀猛的一挥,向身边的亲兵喊道:“把本王的帅旗给我!吹号!把所有骑兵其中起来,冲击东路明军!一定要把他们打垮!”说完便接过亲兵递过来的帅旗,用左手拿住,拼命的挥动着,与此同时,身边的十几个亲兵一起吹响了角号,“呜呜呜”的沉闷角号声响彻战场。


听到主帅的角号声,正在驱赶汉军的满蒙八旗骑兵纷纷丢下汉军士兵,迅速集中到主帅身旁,片刻时间多铎身旁就集中了近五万剩余的八旗兵。多铎手中的帅旗在空中停留了片刻,突然,他将手中帅旗猛然向前一挥,同时双腿一夹马肚,如离弦之箭般冲向东路明军,其部下的骑兵见到主帅如此奋不顾身,当下也是个个争先恐后,催马冲出,整个清军马队就像是沸腾了一般,以雷霆万钧之势向镇虏军压了过来。


林清华早在多铎集合部队时就做了准备,他命令士兵暂停射击,将人字队形改为一字阵型,同时命令采用三排射击法,即第一排匍匐射击,第二排蹲下射击,第三排站立射击,大炮也装好了霰弹,就等着清军自投罗网了。


待清军冲到镇虏军阵前七八十丈的时候,林清华下令:“自由射击!”于是士兵便在各自军官的指挥下纷纷开火射击。在这片致命的火网中,清军骑兵纷纷倒地,有的是马匹中弹,骑兵被压在马下动弹不得,有的是骑士中弹,只剩下受惊的马匹驮着空荡荡的马鞍四处乱窜。清军不顾弹雨的阻挡,继续进攻,但除了丢下更多的尸体之外,一无所获。而南路明军在杀败了剩余的清军汉军之后,在陈子龙的指挥下,从后方和侧面掩杀过来,清军骑兵的伤亡更甚。


多铎早已杀红了眼,挥舞着帅旗在清军阵中督战,见到前面的骑兵冲不过去,他将手中帅旗一挥,高喊道:“八旗的勇士们!跟本王一起冲啊!”说完便一马当先,冲在队伍前列,眼看着明军的阵地越来越近,六十丈,五十丈,四十丈,三十丈,近得都可以看清明军的脸了,身边的亲兵一个一个的倒下,但他也顾不得看,顾不得想,“快到了,快到了!我就要冲过去了!豪格算什么?阿济格算什么?我才是大清第一猛将!”多铎心中想着,他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望着对面的明军士兵,他实在不明白,一向懦弱怕死的明军怎么会有如此的变化,为什么他们敢和清军野战?看起来这些士兵与以前的明军士兵没什么区别呀。突然,多铎看见明军阵中的一门大炮喷出一股浓烟,在他听到炮声之前,他就看到自己骑着的马的马头飞了起来,接着他感到胸口像被人猛击了一锤,然后他感到自己向后飞去,他看见自己那无头的马又驮着一具没有上半身的尸体继续跑了几步才倒下,忽然明白那具没有上半身的尸体正是自己的尸体时,他才睁着难以置信的眼睛死去。


多铎死后,战斗也很快结束了,五万八旗骑兵只活着逃走了不到两千人,小小的曲阜城四周全是尸体,战场的边缘四处游荡着无主的战马。这场载入史册的“曲阜会战”,只用了不到两个时辰便以北伐明军的压倒性胜利而告终,此次会战共歼灭清军十一万人,其中的八旗精锐几乎全军覆灭,另外还收降清军中的汉军三万人。经此一战,明军不仅收复了山东,而且歼灭了华北清军主力,使得北京的门户洞开,可以直接威胁北京。清廷得到曲阜残败的消息后,大为震惊,除了将准备进攻潼关的军队调回直隶外,也做好了撤往关外的准备。那些本已投降清朝的明朝官员听到这个消息后,也纷纷做好了再次反正的准备,偷偷的派遣心腹南下,向大明中兴皇帝表忠心。


战斗结束后,林清华向俘虏打听多铎的下落,但不得要领,正疑惑间,忽然得到部下禀报,说是发现一具清军将领的尸体,看样子是个大官,遂领着几个俘虏前去查看。只见那尸体从胸部断为两截,右手拿着刀,左手拿着清军的帅旗,怒目圆睁,满脸的胡子。待俘虏见到多铎那只剩半截的尸体,立即一眼认了出来,林清华便吩咐手下将其首级砍下,交与史可法,而史可法得到多铎的首级后,却不敢确定,又找了几个见过多铎的俘虏确认,这才肯定,于是他立即让人将多铎的人头用石灰腌了,装在木匣中,派了几名亲兵连夜带着多铎的首级和报捷的塘报回南京。


林清华费力的从多铎手中拿下大刀,他双手挥舞了几下,才发现异常沉重,单手根本提不起来,真是想象不出多铎是怎样用它打仗的,相比之下,明军的刀要轻便多了,难怪以前明军不敢和清军野战,这马背上的民族确实厉害,但现在已进入火器时代,再彪悍的人也当不住枪弹的攒射。这一仗打下来,镇虏军伤亡为三千人,阵亡八百人,多是弓箭所伤,看来确实要考虑一下士兵的防护问题了。


镇虏军中一片欢腾,第一仗就打了个满堂彩,也难怪士兵们高兴,以前常听说辫子兵厉害,刀枪不入,但现在看来还不是一样的血肉之躯?照样被打的满身枪眼。但林清华一再告诫部下,要胜不骄,败不馁,如此才能成为一支常盛之师,他让士兵们好好休息,而军官们则要总结经验教训,决不能轻敌,因为他知道一场更大、更惨烈的战斗正等着他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