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重回洪荒 第二章疯狂之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啊!”吴欢一边惨叫着一边死命往前挣扎。等他站起来时,正好看见二毛将自己牛仔裤上的铁牌子塞进嘴里咀嚼着。

“你这该死的!”吴欢突然愤怒起来,一股热血冲向他脑门彻底的驱赶了他的恐惧。

只见他飞快的跑进了屋内,没多久又冲了出来,手里多了两把菜刀。

这一来一回不过眨几下眼睛的时间,待吴欢冲出来却看见二毛的血口咬在了奶奶的手臂上。

这一幕让吴欢彻底愤恨了,他的嘴里发出“啊、呀!”的狂叫,疯狂的斩向行动呆滞的二毛。

吴欢含恨出手,倾尽了全部力量,那两把菜刀在空中带着风声,闪电般向二毛脑袋劈了下去。

在“咔嚓”“咔嚓”的响声中,吴欢奶奶挣脱了二毛的撕咬,她看见二毛的脑袋如同西瓜一样被劈开,腥臭的血肉溅了她一脸,红白的肉浆跟着泼洒了一地,最终二毛身体也软软瘫倒在地上,一股腐臭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

吴欢剧烈的喘着粗气,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这太多的惊恐在突然之间降临,让不能适应的吴欢失神的坐到了地上,也不由自主的哭泣起来。

吴欢奶奶连忙拉着孙子进了屋内,她忍着手臂的疼痛从卧室中拿出一本红色存折说道:“欢娃子,杀人要偿命的,快去把钱全部取完,走的远远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吴欢软软地靠在门框上,肩膀不停的抽动着,一股没来由的悲伤从心底涌起让他无法自制。

“娃,走吧,不然你要赔命的。”

吴欢使劲擦拭了一把眼泪,努力让自己混乱的大脑清醒过来。半响,他接过了存折向奶奶重重的点了下头。

长街上一阵风吹过,卷起地上的一张碎纸片。它随着气流起伏着,掠过沾满鲜血的人行道。在闪烁的警灯中又摇摇晃晃地飘向地上血肉模糊尸体。那张原本洁白的纸片最终停留在了黏稠的断肢间,慢慢被鲜血浸透,消失在一堆烂肉中。

吴欢呆呆地看着那张消失的纸片,感到一阵阴冷。他皱着眉头看了看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布满了乌云,黑压压的低沉地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名警察向吴欢走了过来,他的手臂缠着白布条,身上还沾着血迹。

“回去,这里危险。”警察说道:

吴欢不知道自己杀死二毛的事情算不算正当防卫,他有些心虚的说道:“他们不是死了吗?我要去找我爸。”

警察并没有看出吴欢的心虚,也许他认为眼前的年轻人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他用尽量柔和地声音回答道:“不,他们是怪物,我就是认为他们死了,才被他们咬了一口。”

一阵电话声中止了两人的对话,警察把手机掏了出来放在耳边,一只手向吴欢示意,他可以走开了。

吴欢点点头,并没有马上走开,他发现警察的嘴巴从上翘变为下弯,到后来又变成了一个大写的O字母,听完电话后警察一言不发,匆匆回到了队伍里。接着吴欢看见他开上一部警车离开了现场。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一种对未知的恐惧让吴欢的大脑迅速的开动起来,脑海里思考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突然他醒悟到:自己似乎不用跑了,二毛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之所以让他有这种想法,是因为他把几件事情联系起来想了一遍:第一件是美国发生了灭国的传染病。第二件是菲尼克斯的老板是美国人。第三件是二毛在菲尼克斯上班。第四件是上个月菲尼克斯发生离奇的杀人案,而且正是他们的美国老板回来的时候。在加上今天发生的一切,吴欢意识到“暴君”传染病到了南川,哪个让美国灭亡了的传染病。

难道眼前的这些“怪物”就是得了传染病的症状吗?想到这些吴欢心头一凉,奶奶被二毛咬了一口,会不会也传染了。

这个念头让吴欢糟的不能再糟的心情又被狠狠打击了一下,他飞快的向自家跑去,一边用手机拨打着自己父亲的号码。

“嘟嘟!”

吴欢拨打了十几遍,又换了其他人的号码,可电话一直是忙音,整个通信网络都已经瘫痪了。

走进家里,吴欢看见奶奶已经洗干净了脸,正在擦拭自己的伤势。

狗日的二毛,下嘴挺狠的,奶奶的一块皮肉被硬生生撕扯了下来。

“奶奶,我带你去看病。”吴欢一边说,一边上前把奶奶扶起来。

“欢娃子别管奶奶,你快走,警察抓住你要偿命的。”

“奶奶没人来抓我,我们南川现在是疫区了,没有谁会来管我们的。”

奶奶有些疑惑孙子的话,吴欢语气里透露出来的肯定让她将信将疑。

吴欢不在管那些,他把奶奶扶了起来往楼道口走去。

刚一出单元门,吴欢就看见一支车队向城外飞驰而过,高速行驶的车辆带起一阵阵灰尘,遮天蔽日,让吴欢和奶奶不得不停顿下来。那些轿车、面包车、商务车、前前后后过了几分钟。让吴欢印象深刻的是,一辆奥迪车里一个挂着口罩的中年人正好打开车窗吐痰,那似乎隔着一层玻璃的眼神让吴欢觉得很熟悉,终于他想起了中年人是谁?他是南川新闻里出现过的市长大人。

等车队过了,吴欢想要拦下一辆出租车,可那些平常在你身边转悠的出租车,今天都不知跑哪去了。吴欢想要拦下一些陌生人的车辆,可任凭吴欢怎样招呼,那些车辆都是带着呼啸声飞驰而过,空留下满天的灰尘。

就在吴欢束手无策的时候,有人用沙哑的声音喊道:“欢娃子,你奶奶咋啦?”

这声音让吴欢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他抬头一看,果然是他爸骑着三轮车回来了,吴欢注意到车上还拉满满的食品。

吴欢父亲叫吴建国,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的皱纹刀削一般深刻,上身穿着一件灰色的廉价衬衣,下身一条短裤,一身汗味,叼着一只香烟。

见到自己母亲出事了,吴建国快步上前搀扶着老人。

吴欢着急地说道:“快拉奶奶去医院。”

吴建国却摇头说道:“不要去医院了,只要有医院的地方都出事了。”

“什么事?”

“我碰见你马叔叔,他从人民医院过来。他说那里有人疯了,见人就咬。”

吴欢问道:“其它医院呢?”

“要不得,只要有医院的地方都有疯子。”

吴欢想了想说道:“今天电视上讲了美国被瘟疫毁了,是不是瘟疫传染到了我们这里,那些疯子都是些得了瘟疫的人。”

吴建国吓得脸上皱纹挤做了一团,“哇”了一声说道:“那咋个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