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存 第一部 [三]修行①

颖布伤晨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2.html


今晚,胡子没有让司机开车,而是亲自开车带着我离开了庄园。车子缓缓地形式咋山间的公路上。一路颠簸,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是偶尔会有一两声重名。胡子不断地抽着烟,一路两个多小时一直没有间断过。车子里烟雾缭绕如“仙境”一般。我没有组织胡子做什么,我们似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车子开进深山以后,在车旁“狼眼”闪烁时他问了我一句:“你怕了吗?”

“没有!”其实我是很害怕的,但是饿哦还是很努力地掩饰着不让胡子看出来。

“嗯。”听了我的回答,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车子依旧行驶着,我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除了知道自己在深山中,就再也不知道什么了。我没有问胡子,对于此时的我来说,知道身处何处又有什么用呢?那就任由车子带我远去吧......

车子停了,胡子迅速地跳下车,帮我打开了车门。这又是一栋别墅,只是不知道方位罢了。别墅里空空荡荡的,除了厨房之外,哪里都显得空旷。卧室里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就再没有什么了。胡子帮我收拾好房间,将衣物都安放在了柜子里,然后把我拉到了顶楼。

“天呐!”这里竟摆满了健身器材,如同一个专业的健身房一样齐全。

“这里是雨林的最深处,基本上没有人来。”他把我带到了器械旁边对我说,我还太小,该在这屋子里先练好自卫的本领,才能走出别墅,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可是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对我提起过他的经历和他究竟是做什么的。于是我也不好在问,就只能听他安排了。

训练似乎并没有马上开始,整整三天,都只是呆在这并不大的别墅之中。胡子每天给我吃一些他自己调配的食物和一些药品。我不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但我知道他是不会害我的,再说我现在就只剩下这条不完整的生命了,还有什么可以让人害的呢?听他说这些都是些什么补药,可以催化人的身体让人变得更强壮,也变得更聪明。我不知道他给我吃这些事什么意图但我还是很听话的吃了这些东西,并开始感觉到身体有了很微妙的变化......

第四天,训练终于开始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在别墅的院子里,如同小学生上体育课一样的体能训练一般的,只是强度增加了那么一点点。一天下来,我竟没有感觉到身体的疲惫,法人感到了一身的轻松......难道真是那些药起了重要的作用?我的体能经增长了这么多?胡子对我的表现也很满意,姐儿继续给我吃着那些特别的东西......一眨眼就过去了一个月,我发现自己的衣服竟短了一大截。一照镜子不由得吓了一跳,自己竟比原来高了两头,长成了十四五岁的模样。我惊讶的跑去问胡子,胡子只是微笑着,抚着我的头说:“效果很好呀,看来还得继续呀!”

我当时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到真像胡子说的那样,我变聪明了么?我但是并没有顾虑那么的多,还是按早他说的去做。

训练依旧进行着,只是不再像从前那样来得简单了。从原本的体育课时的训练晋升为自由搏击配上器械的训练,但依旧是在别墅的范围内。看着器械上的码不断的增加,为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吃得消......可以上又觉得是那样的轻松。于是我开始惊讶,我渐渐开始佩服胡子,真不知道他是怎样做到的......

“他到底是什么人?”我开始越来越怀疑他的身份,越来越想要去摸透这个天天相处的人。但是我没有问他,因为我知道他是不会回答我的。于是我便悄悄地等待着机会去揭去他这张神秘的面纱。我的室内课程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年的夏天,那奇异的食品一直没有间断过,知道我长成十八九岁的样子才停下来。

这一年的时间里,胡子教给了我七十多种搏击技能,我都已经一一掌握甚至超出了胡子的境界。是我吃惊的是,作为一个庄园的大财主,胡子是从哪学到这样多的搏击术的?而他,又为什么要教我这些?至于那些摆在顶楼的器械,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用途了。无论胡子加上再多的码数,我都是极轻松地搞定。在乎自那方面,对我的变现非常的满意。他毫不保留地把他会的都教给了我,却始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每逢周末,他都会开车下山,去筹备下一周的生活与训练所需的物品。那两天我就一个人呆在这个不知名的雨林深处,他也丝毫不担心。

胡子每次走的时候,总会叮咛嘱咐我:“|千万不要离开别墅!”,而我也总是满口答应着,心里却早有了出去走走的想法。有事七月十三日,胡子一早便下山了,说是要为我准备生日礼物。我却并不在意,因为什么礼物不礼物的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但是我并不想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完自己的生日。可能是因为上一年的生日让我伤透了心吧,我总想给自己找点新奇过完今年的生日。于是我决定要走出别墅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个危险法。我在别墅中找寻了一番,在胡子的房间找到了一把砍刀和一把瑞士军刀。于是我带着两把刀准备出门......别墅的大门被胡子从外面锁上了,看来我只能翻墙出去了。护墙足有五米多高,而且没有任何缺口,想要翻过去确实要费一番功夫。我站在墙边使劲地跳了几次都没能够到墙沿。于是我决定要换一种方法上去。我往后退了几步,站在离墙比较远的地方猛冲过去,顺着墙面蹬了两步,轻轻松松地便登上了墙顶。坐在墙头不由得感叹自己竟像从前看过的动作片里面的人物一样,有了如此的身手。往四周望去,方圆百米都是光秃秃的空地,很显然这是胡子开出用来防野兽用的。百米以外的地方就全是茂密的森林了。我到吸一口气,为自己壮了壮胆,然后纵身一跃跳下墙去......

我小心的顺着胡子汽车留下的印迹走去,因为我知道这百米的空旷地带一定是布满了陷阱的。这里堆满了各种野兽的尸体,而且大多是最近才死的,尸体还没有腐烂,很容易看得出来是死在陷阱下的。若不是胆大,我恐怕早就吓的毛骨悚然了。我并没有对胡子的叮嘱顾虑太多,只是走着自己的路,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我很快便闯进了这雨林。什么都没有,光凭我这一身的胆气。

林子里湿答答的,踩上去留下深深地脚印。我并不急,只是慢慢的走着,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杀气。不知怎么,子能跳开始加快,脚步也开始加快,走着走着就慌了脚步,迷失了方向......

怎么也想不到,这林子居然会有这样的大、这样的乱。我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困境。到处都是枝蔓在缠绕,自从进了林子,周中的看到就没有听过。林子密的让我根本无法看到头顶的天空,就连一丝的光都无法入侵,整个林子就像被封印的圣地一样,沦陷在黑暗的统治之中。而卧,却成了被禁锢在这圣地的可怜人。身边不停地有虫蛇野兽经过,我的神经开始不由自主的绷紧。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危险,我不能有一丝的懈怠,否则就该送命了。我在林子里艰难的移动着脚步,努力地想要找到出路,可却连东南西北都无法分辨了,只能盲目地行进着......

胡子回来时,发现我不见了就料到我一定是闯进林子里了。他知道我虽然已经有了十八九岁的身躯,但到今天为止,我也才九岁。生怕我出意外,但又想借机考察我的能力。所以,他没有进林子找我,只是留在了别墅等我回来。

就在此时,林子里,我的身边突然冒出一条碗口般粗大蟒蛇。身上带着的劲道将我震倒在地,砍刀也飞出了一百多米,看到了一棵树上。我迅速从地上腾起,蟒蛇却已经追到了我面前,我用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蟒蛇粗大的身体。但他的力气实在太大,我根本支持不住。蟒蛇甩开了我的双手,再次将我打翻在地,然后整个缠到了我的身上,一圈、一圈一直绕到了我的头顶。我开始感到呼吸困难,心跳不停的加快,脸色因为充血变成了青紫色,感觉好像随时都会死去一样。手脚冰凉,血液不断地往头顶上涌,我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呼吸了,那感觉真是坏到了极点......

突然之间,我感觉身体有了奇特的变化,血液从头顶流回了身体各个部位,身体温度也开始回升,浑身充满了力量,让人感到神奇无比。蟒蛇的束缚也已失去了原本的威力,身体不再痛苦。我奋力挣脱了它的捆绑,一下闪出了好几米。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把瑞士军刀。那家伙显然没有就此罢休,看来是吃定我了,一对灯笼班的红颜盯着我,我不敢轻举妄动,这样它也很难发现我。我并没有逃跑的意思,只是慢慢地往它的身边移动,我决定一定要干掉这个大家伙......

我尽最大的可能不让他发现我的存在,制造出我已经离开的假象,然后悄悄地潜到了它的身边。但是他还是发现了我,猛地把尾巴甩了过来。望着它那粗壮的尾巴劈头盖脸而来,我连连闪躲,然后来到了与它林距离的位置。我奋力一扑,紧紧地攀在了它的身上,双手牢牢地抱着他的脑袋,它使劲地摇晃着它的脑袋,向往能把我甩到地上。但他好像太小看我了,它的反抗完全失去了作用,反而把他自己搞的晕头转向。我正好抓住了这个机会,狠狠地把刀刺进了它的大脑袋,那大家伙嘶吼了一声摇晃得更厉害了我丝毫没有慌忙,猛地拔出军刀,连续在他的脑袋上刺了好几刀。一股紫色的液体喷涌了出来,湿透了我的身体。天呐!这居然是它的血!紫色的血!......

我很快的制服了那大家伙,为了向胡子炫耀一番,我拖着它那巨大的身体便匆匆找齐了归路。不知怎的,眼前的路比之前要宽阔的多,也好走了不少,很快我便找到了来时的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