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事情发生于2009年4月28日晚9点左右

泉州华侨大学08级工商管理学院商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3班学生郑晓燕,突然头晕呕吐,被舍友们紧急送往学校医务室。经过校医草率诊断,认为该生只是犯了眩晕症,不碍事,校医给女生打了一针输上液便自己睡觉去了,只让该女生的同学陪伴。女生输液过程中觉得头越来越晕,痛苦挣扎,其同学害怕赶紧拼力叫醒睡梦中的医生,极其不耐烦的医生仍然说不碍事,只是给该女生打了一针镇定剂,并拒绝给女生办理转院。随后女生进入无意识状态,到了半夜三点多,女生又被剧烈的痛苦痛醒过来,并作出了最后的求救抗争,这时,医生才慌了手脚,赶紧叫转院,却没有医务人员陪同,只有一个司机随行.舍友与120医务车司机在把该女生送往泉州某医院途中,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后经过医院抢救,女生心脏重新跳动,无奈大脑已经死亡没有呼吸,无法救回,于2009年4月29日上午5点左右死亡.


据初步调查,该女生死因主要在于校医院的误诊与延误.公共安全专家机关不让立案,据初步调查,该女生死因主要在于校医院的误诊与延误.

公共安全专家机关不予立案,学校只肯赔偿8万,给予人道主义关怀,

如果不满意,家长可以去上诉,学校将不负任何后果

家长上诉法院,法院不予处理此案,

因为学校的权利和农村女孩家长的权利哪个重要法院还是分的清楚的,8万块钱买一条人命,学校态度如此恶劣,令我们所有人寒心。这就是所在的华侨大学。至今,也没有关于当事医生的处理决定,我们在等待 ,我们需要学校给我们所有学生一个交代,需要学校给女孩家长一个公道,我们希望女孩,能安心的离开。。。


对于一个来自漳浦旧镇农村,连律师都请不起的死者父母,学校有什么好怕的!而且华大医院的口碑一直很差,06级新生军训时食物中毒死亡,学校为了声誉,消息竟没有一家大陆媒体报道,只有一两家港台报纸可怜的报道这件事,去年08级体育生惨死华大医院,也是不了了之!今年漳浦一中的校友郑晓燕也惨遭华大的毒手!她的父母还在华大湖边哭诉着!让人痛心疾首!然而,校医院方现在拒绝承认任何责任.


她经过了那么多年的拼搏,辛辛苦苦的等到了那张在很多人眼里被认为是人生的保险单的大学通知书,她在亲人的陪同下来到了那所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华侨大学,她 在那里开心快乐的学习,那里有关心她的学长,有爱她的同学和老师,她对于未来充满了梦,这本来对于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来说,是一件最另家里亲人和自己 自豪的一件事,然而,她却在那个她付出了多年而到达的地方付出了生命。


三天前,她还在为了一个调查到处去请人帮忙,她为了一份作业,可以付出比别人多出一倍两倍甚至十倍的精力,而那些帮助她的人也许不会想到,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的见面,当他们在完成了那份作业后一起去聚餐,谁也没想到,这事他们最后的午餐。

两天前,当她的同学在运动场上面和她一起快乐的打着羽毛球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会在两天后离他们而去。


一个从来没有缺勤过的同学,在他生命临近尾声的时候,他在班级乖巧的坐着,谁也不会想到,这是她生命中最后的一节课,她在最后的这节课,坚持着,为的不是听老师讲课,而是为了让这个班会开得更好。她的痛开始有点痛,但是,这对于她来说,是经历过的,在她看来这没什么,当她的同学问她要不要先回去休息的时候,她却拒绝了,她想做好学生的工作。但是在同学的劝说下她到了那间她本不应该去的医院,医生开始询问她的病症,并对她的病史进行了了解,医生很自信的认为,她有眩晕证,并认为不是什么大不了 的疾病,她的同学陪同她接受医生的治疗,在治疗的过程中,她在不断的挣扎,她也许知道,只有自己不断的挣扎她才有机会获救,她的同学吓坏了,多次找医生再 次确诊,也多次要求要转院,而她的主治医生这时却在睡觉,并且当她的同学去催促他的时候,不闻不问,最终由于不耐烦还呵斥她的同学:“你们懂什么?我不是 跟你们说过吗那是眩晕症,休息两天就没事了。”她的同学还在不断的争取着,凌晨0点,医生不耐烦地为她打了剂镇定剂,这时病人在镇定剂的作用下开始慢慢的 平静下来,医生把她做最后的挣扎的意识给磨灭了,她痛苦地握着无力的手,她想紧紧地抓住有可能让别人注意到的每样东西,但是她的手却没有了力气。也许是药 力快要消失,也许她生的欲望战胜了一切,她在两个小时候开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挣扎,她抓住被子,抓住自己的头发,抓着自己的脸,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她的同 学转述自己心中的痛苦,她的头的剧痛,这一切,看在她同学的眼里,吓坏了她们,她们不管医生是否休息拼命的呼喊,这时医生从梦中朦朦胧胧的醒来,嘴里还唠 叨着些东西,极不情愿的来到病人的床头。当他看到病人生命中最后的挣扎,他也吓坏了,意识到估计是自己误诊,他这才急忙的将她转院,但是为时已晚,病人错 过了最后生还的希望,他在转院的路上停止了心跳和呼吸。她才20岁,却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她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因此她的眼睛没有闭上,比平时还睁的更 开,她还要看下这个世界,想看看她父母亲朋好友的脸。


也许,当别人谈论她的时候,不会少了勤奋聪明这几个字,她上大学还在图书管兼职,就这样的一个优秀的学生,她却离开了我们。而现在医生对于自己的行为却还拒不承认,叫她怎能瞑目,我呼吁看到这份博客的有良心的朋友为她讨个公道,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无良医生声讨。









华侨大学08级国经 女生 郑** 于4月29号被华大医院耽误导致死亡 ,而就在上个学期 一位体育学院08级的同学 也同样在 校医院死亡 而直到现在 大多数人才知道这件事情


现在学校的态度非常的暧昧 学院领导亲自在事发第2天警告相关知情人士 而这个帖子直到5月1日晚上才被发在学校官方网站 桑梓社区上 而帖子发后不到15分钟就在诸多同学的关注下被关闭 而且没有任何的解释与说明 大学 所谓的高等教育机构 难道 就是这样对待学生 对待生命的吗


华侨大学在08年12月份刚换拉一位校长 提出拉要大楼 要大师作为华侨大学的一名学生 我一直乐观其成 希望能把华侨大学建设的更加美丽 更加象一所现代化的大学 但是光有大师大楼 行吗 没有拉道德作为根基 学术做的再好又有什么用 不过是让犯罪手段更加的现代化而已 这样 有意思吗 我们期待校长给我们一个交代 给大家一个好好学习的地方 郑晓燕同学的父母在30号就到拉学校 但现在什么情况都不为学生所了解 大部分人甚至不知道有这回事情 这就是大学 哈。。

08级啊 刚才大一 生命刚刚才开始绽放光彩 而就因为医生的不负责任 就这样离我们而去拉 难道进大学就是为拉。。。。。昨天在跟朋友说这事的时候 朋友说过一句话 让我非常受触动 也就大一的学生敢去校医院 到底这些年 校医院发生拉多少起这样的事故 现在想要查证已经很困难拉 但我们不能在让有些人逍遥下去 做错拉事情总是要还的!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以前的我也希望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2009年4月28号21:10分左右,华侨大学08级工商管理学院商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3班学生郑晓燕因头晕恶心被同学送往华侨大学华侨医院进行就诊,并由当晚唯一的值班医师许晓东为其进行诊断。医师在简单咨询后说是眩晕症,在事后的注射清单上我们看到所有3张临床诊断的结果都是:头晕待查 美尼尔氏病?(带大大的问号)(期间医生一直告诉同学是眩晕症),接着就给她打点滴,开始输液时她神智尚清醒,21:40左右突然呕吐,手麻,头痛的很厉害。医生再次对其进行临床诊断,确诊该症状显示为眩晕症,并于23:00左右又给她进行第二次输液治疗。在输液期间,她一直恶心呕吐,呻吟不止,同学看到可怜的她如此痛苦,就建议医生转院,但是医院唯一的值班医师及唯一的值班护士已各自回屋熄灯睡觉,医生就以自己已经休息为由并呵斥她的舍友,以“病人得的是眩晕症,我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懂,反正休息两天就没事”等等理由搪塞过去。后来她实在疼得不行,表情痛苦不堪,同学觉得情况比较严重就就向医生提出转院请求,但医生却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不需要转院,并在半夜十二点多的时候为她打了安定剂,此时她还较为清醒,还问要打在哪,还知道叫疼,此后她虽安静了一些但眉头紧锁,表情狰狞及其痛苦,不久就出现了更猛烈的挣扎,不住呻吟,掐自己的手心并抓自己的头发拍自己的额头,舍友意识到情况严重直到同学发现她尿失禁渐渐失去意识,脸色苍白嘴唇发黑再去找医生的时候,医生还未采取及时有力的措施,最终大约45分钟后才在其舍友的坚持下联系到校急救车,因为她同学觉得她们不懂急救措施所以请求医师跟随,但是医师却以“医院没有值班医生”为由拒绝跟随,最终在司机的强烈请求下才勉强答应。当她被送到第一医院的时候,因为没有急诊医生所以又送第二医院,到第二医院的时候可怜的她呼吸和心跳都已经停止,经泉州第二医院多次抢救才有了微弱的心跳,但是已经没有呼吸,脑细胞已经死亡。在第二天,也就是2009年4月29日的17:10时,由于医生的一再耽误,错失了最佳的治疗机会等如今还要证实的原因(医疗事故鉴定申请正在进行中),她不治身亡。二院的医生说,如果提前半个小时病人是可以抢救成功的。

如今,她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她的家人除了承受身心的痛苦外,还遭受着校方拒不承认责任的伤害.



最新进展:5月3日


晓燕的父母亲人已于5月3日下午在华侨大学进行抗议,他们举着"还我亲人 惩治恶医" "草菅人命 天理不容""晓燕,回来吧"等悲愤欲绝的文字,撕心裂肺的痛哭揪人心弦,其间有不少亲人哭晕过去,有好多师生过来安慰并进行及时的救助,他们走到学校医院的时候,里面的人都躲着不肯出来,最后也没有学校的人出面调解或是有人问津.

据知情者透露:学校方面现给了晓燕家属这样的3条路.1:学校在不负任何责任的前提下一次性付清12万元;2:学校先以所谓"人道主义"的名义给家属8万元,前提是家属不准"闹事",然后让家属通过法律手段解决,待法院裁决以后如判学校有责任,那么该给多少给多少,如无责任,那些钱也不要了;3:不做任何措施,由家属自己通过法律措施解决.


死者己矣,可是我们就只能让这一切随风而去吗?公道自在人心,我们要怎样对待此事才能告慰死者家属的悲痛之心以及死者的在天之灵呢?!! 希望社会各界有情之人士能够关注此事,给予支持!

责任在哪儿?责任在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