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中匾歪的世界 从警之路 漂亮女孩之蓝色的爱

挺中匾歪 收藏 0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


部门里接收了一个10岁的戒毒学员,虽然只有10岁,可是他那“丰富”的社会阅历,和油滑的言行,让你无论怎样也无法把他同一个10岁的孩子相提并论。这个孩子的父母也是因为吸食毒品早些年被强制戒毒过,只是后来这对夫妻又走上了贩卖大宗毒品的道路,被执行了死刑,而这个孩子从此无人照看,其爷爷奶奶也因为过度的悲伤双双先后去世,而


孩子也在早几年其父母吸食毒品的时候,染上了毒品,量还很大。

这名小学员达到到来,倒是着实地震惊了我们这些管教,而部门领导说以前比这年龄小的还有,只有送去社会福利院,但是依旧更改不了吸毒的习惯,最后一次从福利院里偷跑出来,盗窃物资购买毒品后,由于吸食过量死在了街头的垃圾箱旁,这个孩子的情况同以前的差不多,所以你们还是要多教育引导。怀着同情与好奇的心情我们许多干警争相找他了解情况,但是有一个前提,你必须给他一支香烟,他才肯“配合”,否则他会油腔滑调地说你小气,不值得交往,看着他贪婪地大口吞食香烟,想制止也无能为力,因为毒品的威力远远大于香烟的威力,此时给他说什么吸烟有害健康之类无疑不是在对牛弹琴,能让他从生理和心力上戒除毒瘾才是当务之急。经过我们轮番的“轰炸”式的谈心了解,得到的结果是如出一辙:这个孩子首先强调毒品的危害性,其次就是毒品把家给拆散了,然后就是一定要安心戒毒、早日康复之类,似乎早都准备好了,但是他那玩世不恭的表情丝毫没有改变,我们知道我们所作的工作没有真正触及到他的心灵,应该说是失败的。因为对待孩子级别的学员我们也确实一时拿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暂且观察一段时间吧。


正当大家对这个孩子逐渐失去热情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天这个孩子发烧,刚好轮到阿梅护士给他打针,这个孩子在打针的时候,老是歪过头去盯着阿梅看,阿梅就说,小孩子老是看什么,别影响我打针。这个孩子嘿嘿笑了一下说,大家都说你好看,我看了半天你确实好看,这要在酒吧里坐台一晚上不知要赚多少钱。阿梅愣了一会,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小兔崽子。之后非常气愤地走开了,向着治疗医生说,这针我不打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区。一时间空气似乎凝结了,孩子也略显害怕,惊恐地盯着赶来的管教民警,后在民警的训斥下,才知道,孩子口里说出的话是一个老学员教的。我们在对老学员进行处理后,马上找阿梅去给他讲情况,阿梅似乎很坦然,说道,毕竟还是个孩子,我当时也不应该发火,这样吧,这个孩子的病情观察护理我来负责吧,反正我休息的时间也在这里。


第二天,阿梅又在给孩子打针的时候,从兜里面掏出了几颗奶糖,向着孩子说,以后不准说脏话,不许抽烟,只要你能做到,我就天天给你糖吃。这对于没有人来探视的孩子来说,糖块绝对是奢侈品,孩子一边咽着口水一边连声说,好好,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看着孩子那迫不及待的表情,阿梅竟然笑了,说道,小家伙,几块糖就把你给俘虏了。孩子不由得羞涩的嘿嘿笑了笑。


由于孩子的烧反复发,只能打点滴,这让阿梅有了更多时间来接触孩子。从接触的过程中得知,孩子上过小学二年级,还能认识一些汉字和拼音,并且孩子还说阿梅长的像他们的老师。阿梅就说你以后就喊我老师吧,但是我每天要教你知识,孩子似乎不太情愿说道,做什么都可以,就是怕念书。阿梅呢也没再强求,只是笑了一笑继续问道,你以前除了吸毒和吸烟外,最喜欢做什么?孩子瘪了瘪嘴略思考了一下说道,我最喜欢玩魔方,说完眼神似乎暗淡了一些,阿梅就问,喜欢魔方怎么就不开心了?孩子似乎有点忧伤地说,以前爸妈管过我,看我对魔方着迷,就给我买了一个,只是他们老是躲在卧室里半天不出来,令我好奇,直到一天母亲疲惫地从外面出来,一下子就躺在地上,手指着我要我去他们的卧室给他拿针管,和一些面粉一样的东西,母亲教我怎样勾兑,完了以后,我把针管给了母亲,母亲就拿针管手臂,一会母亲就有精神了,后来我又多次发现父母在房间里拿着锡箔纸在打火机上烧,看着他们舒服的样子,我也偷着做,直到一天被父亲发现,父亲很生气,一把夺过我手中的打火机和锡箔纸扔进垃圾桶,并且随手把我身边的魔方拿起来用脚踩烂了,一边骂我不争气,一边打我。我当时害怕极了,一连几天都不敢再去吸毒。后来父母被送去戒毒,我就更加为所欲为了,父母放出来后,又开始吸毒,而且量更大,有时迫不及待毒瘾发作,就让我拿给他们,而我当着他们的面也在吸,此时父母不再管我了,任由我吸食。之后一天,父母被闯入的警察抓住,从卧室里搜出了很多毒品,临走的时候,父亲哀求警察说要给我买一个魔方,以后再也没机会了,警察答应了。一段时间后,我知道父母都被枪毙了,而我也对魔方没了兴趣,除了毒品,我什麽都不想。


阿梅静静地听着,眼睛似乎湿润了,孩子盯着阿梅说到,你哭了?阿梅揉了一下眼睛说道,你以后戒完毒,要到哪里去?孩子说,家里没有人了,只能去福利院。阿梅又说,以后喊我姐姐吧,孩子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姐姐。


晚上阿梅又来到了孩子的病床前,把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纸盒递给孩子说,孩子问是什么,阿梅让他猜,不曾想,孩子一下子就猜出来是魔方,孩子说,虽然外表包裹着纸,但是他能感觉就是魔方。魔方带着清香味道被孩子从纸盒子了拿出来,孩子灵巧的双手迅速地拨动着魔方,一会工夫就把颜色对其了,看的阿梅以及其他学员目瞪口呆。


孩子的烧还是不见还转,领导建议做hiv检测,检测的结果令人心痛,孩子感染艾滋病已经有5年了,也就是说几年前孩子学父母扎针管的时候已经被感染了,医生开了一些抗艾滋病的药物,孩子的烧退了,精神也好多了,下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着魔方口口声声说找阿梅姐姐,阿梅呢此时就在病房前,不过此时的阿梅手里又多了几样东西,铅笔和书本。孩子似乎不太感兴趣,只是拉着阿梅说要一起玩魔方比赛,阿梅就说,这不行,我是姐姐,你要听我的,只要听我的我天天陪你玩魔方。孩子撅着嘴不太情愿地答应了,从此在我们部门的操场一角,每到夕阳即将落山的时候,就多了一道风景,一个穿白大褂的漂亮护士和一个坐在小板凳上的孩子,一个拿着书在读,一个背着双手在学着读,时不时的这个漂亮护士还会用手指刮孩子的鼻子,而孩子也会用刮鼻子的方式回敬她。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