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协“借壳吸金”,又一个“牙防组”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收取歌曲版权费用的音像集体管理协会,简称音集协,自2007年开始收取卡拉OK版权费,如今收取的版权费已达8000万元。但近日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很多歌手至今却仍没有拿到应得的报酬。(中新网)


说音像集体管理协会是又一个“牙防组”,原因有二:一、当年“全国牙防组”的名头同样响亮,可是,其违规认证、违规获利、违规财务运作,在公众的关注下,其居然在“不官不民”的身份状态中生存了近20年。二、而音像集体管理协会当年成立时,来势汹汹,一副救世主的样子,对KTV的侵权行为一副不依不饶的姿态,可是,现如今,作为版权所有人的歌手们大都没有收到版权费,而且连资金的去向相关人员都不愿意公开,这又是一个什么救世主呢?


按照国家版权局规定,KTV版权使用费由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代为收取,收取后再按比例返还给相关受益人。但音集协却不愿向记者详细说明收费方式以及对著作权人的返还方式。


音像集体管理协会看起来像个管家,为版权所有人尽管理之责,但是,按照他们制定的“霸王条款”,企业缴纳的版权使用费,首先要扣除40%给音乐著作版权协会,返还给词曲作者;剩下的再扣除50%也就是2400万,作为音集协及其授权的天合公司的管理费用;最后剩下的2400万则用于分配给歌手所在的各家唱片公司。最直观的结果是,管家的收入远远超出主人,这唱的哪门子调呢?


况且,就连这些钱,最终还是没有能落入版权所有者的手中,那么,天合公司又是什么来头,是不是进一步“金蝉脱壳”耍的把戏?种种迹象表明,他们维权只是一个假象,圈钱才是他们的真实意图。


那么,音协既然不能为利益相关者代言,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这样的法人组织,只是一个虚幻的空壳,已经严重背离了它的维权的宗旨,应当坚决予以依法取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