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 忙乱的98年 《红叶飘》

慕容严露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URL] “是!有本事是男人单挑啊。你打翻我了我就认为你做得对!”我也毫不示弱,潘军以前是练拳击的,我知道,因为我的拳击就是他教给我的。 潘军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是一个直拳。很重,我知道我狂怒的时候力量是平时的几倍,何况比我更壮的潘军? 我费力的隔开他的直拳,紧接着他又是一个左摆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是!有本事是男人单挑啊。你打翻我了我就认为你做得对!”我也毫不示弱,潘军以前是练拳击的,我知道,因为我的拳击就是他教给我的。

潘军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是一个直拳。很重,我知道我狂怒的时候力量是平时的几倍,何况比我更壮的潘军?

我费力的隔开他的直拳,紧接着他又是一个左摆拳。。。。。。

就这样,无人的炮场上,我和他用拳击,用散打,用一切我们学到的招式对打。最后,我和他都筋疲力尽的躺倒在炮场上。没有胜负,因为我熟悉他的拳击,他也熟悉我的套路。两个熟悉的对手对打,不可能有什么胜负的。

“嘿嘿~~”我带着伤,费力的笑了。

“你笑什么?”潘军也喘着粗气躺在地上问。

“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滚你妈的!好点了。”

“那就好,我只是想让你心情好点。打架也许是最好的发泄方式,不过你下手还真重,疼死了!”

“你自找的。呵呵。你这家伙。”潘军忽然笑了。

“呵呵~~我就是自找的,我他妈就是个傻子。没事儿安慰你这个暴力狂干什么?”

“去你的,明知道我心情不好还挑衅,找挨打。不过,谢谢你,我真的好多了。”

“靠!你好多了,老子可倒霉了。赔了一包烟还挨了一顿打,我招谁惹谁了?”

“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事儿了?好了,把事情给我说说吧,赖好你也知道我嘴严,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的。老憋在心里,会出毛病的。我可不想看到某天你从水塔上跳下来,到时候还要我给你收尸!然后每年我还要缅怀你这个死的不值钱的家伙。”

“其实,这几天我也想得差不多了。我女朋友的相片你见过。”

“嗯,挺漂亮的。可惜了。”

“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的,那时候。。。。。。。”潘军给我讲起他和他女朋友怎么从小一起长大,怎么在家里订了婚,在一起怎样怎样。

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记忆,第一个女友的记忆,总是那样的美好的。

“现在,我却因为在军队连看她最后一眼都不可能,她不会原谅我的。”潘军情绪又低落了。

“潘军,你是傻瓜,知道吗?你根本就不了解女孩子在想什么。”我说道。

“我怎么傻了?”潘军有点意外。

“你来当兵,她同意了吗?”

“嗯。”

“那么她高兴吗?”

“高兴。”

“我想,她一定觉得很自豪,因为她的男朋友是一个光荣的军人。”

“是的,她经常在家里对别人夸耀。”

“那么,你现在的作为一点都对不起她。你像个军人吗?”

“这话怎么说的?我训练不行吗?还是我作风不好?”

“军人是奉献的。我们三年将奉献我们自己的青春,热情也许还有生命。我们要舍弃掉家庭,朋友,爱情,亲戚这些东西。舍小家为大家,这句话天天说,你都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吗?”

“我明白,可我就是转不过来。”

“想想吧,你女朋友现在在天上看着你呢。如果我是她的话,是不希望看到一个颓废的潘军的。潘军是军人,懂得军人的含义,也知道什么叫做奉献。如果你还保持着颓废的模样,我想,她在天堂也会伤心。”

说完,我就爬起身走了。我相信潘军能理解我说的一切,对于一个聪明人,不必要在继续说下去了,让他自己去思考,比我说的话有用。

我走到连部,打开医药箱给自己清理伤口。周平看到我的模样吓了一跳,赶紧找指导员,他知道我和连长不对付,被连长看到了事情一定大条。指导员赶紧跑过来,看到我的伤也吓了一跳,鼻青脸肿的,还带着血迹。

我笑笑说,任务完成了,不出这个星期,潘军就能正常的工作了。指导员心疼的看看我,叹了口气走了。后来周平说,指导员自己回去反思了很久呢,他觉得是他的工作不到位,结果让我挨了打。我说主要是军队的阶级问题挡住了思想工作的进行,如果说指导员不是官,估计潘军也会和他打一架的。

毕竟我们接触的东西不一样,我以前学的商业,有顾客心理学这一门,然后卫生员又学习了战场心理学,两个加在一起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后来,指导员的书架上多了心理学,顾客心理学等等一大堆关于心理学的书籍资料。

其实这事儿还没完,我知道潘军心理还没有完全恢复,我需要给他一个安慰,让他彻底解放。于是,我抽出时间,连夜赶写了一首歌,给他。我不会谱曲,但是我会唱。

“飘,你如羽毛轻轻的飘,生命,随风飘散。

飘,你如落叶随风轻轻的飘,我的爱,已无处寻找。

红色的绚丽,却在转眼的瞬间飞去。

那远去的风,带着我的思念追随。

你的舞步,总是轻盈又华丽,轻轻踏在,我梦里。

飘吧,让那红叶随风飘,静静的,默默的无言。

带着我的思念,还有我的微笑,伴随你,一路走好。

我会坚强,不依靠孤单假装,因为我,梦中有你相伴。

我也知道,你在天堂一定过的很好,因为我,听到你银铃的笑。

让那红叶飘,如同你的裙角,收起它,那是你的微笑。

让那红叶飘,风声是你温柔的笑,在我心里,我不再寻找。”

说真的,写的不好。但是潘军看到之后,哭了。哭得像个孩子,后来他要走了我的底稿,保存了起来。上面的是我回忆着写的,并不完全,我敢确保以前的我更适合写作,因为这个以前写的好,现在我都没办法完整的把它写出来了。

我不太喜欢写日记,所以也没有什么留下来纪念那些日子,这本书,权当做回忆来写好了。

潘军写日记,我不知道他这段日子写什么,估计也是思念什么的吧。

这首《红叶飘》之后,潘军终于变回了以前的他,爱笑,爱闹,只是有时候还会看着天空发呆。我知道,不是每一个创伤都能很快的愈合的。所以,还是经常逗他,只能尽力的让他忘记那些事情。

潘军也知道我的意思,所以他有一天告诉我,不要担心他了,他不会做傻事。我还记得,他拍了拍胸口:“慕容,没事了。她在我心里,看着我呢。”

事情过去了,虽然我没说,但是连里面的人看到我鼻青脸肿的样子之后,潘军恢复了正常,就知道我去干什么了。大家也越来越喜欢和我说话,因为我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其实,我只是在履行我的职责而已。关心,照顾士兵,这是我的职责之一。我觉得很平常,因为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