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一卷 历史的转折 第十节

看之风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这位瘦的像根竹竿似的、姓朱的御史走出来,用带有浓重江浙味儿的官话说道:“微臣有事启奏陛下。”说完抬头望着皇帝,见皇帝点头后,接着说道:“微臣以为现在除了兵事最重要之外,还有一事不可或缺,那就是教化天下。现下本朝礼崩乐坏,不仅普通百姓,就连那些士子也纷纷丢掉礼义廉耻,要么从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这位瘦的像根竹竿似的、姓朱的御史走出来,用带有浓重江浙味儿的官话说道:“微臣有事启奏陛下。”说完抬头望着皇帝,见皇帝点头后,接着说道:“微臣以为现在除了兵事最重要之外,还有一事不可或缺,那就是教化天下。现下本朝礼崩乐坏,不仅普通百姓,就连那些士子也纷纷丢掉礼义廉耻,要么从贼,要么从寇,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除了缺少教化之外,更重要的就是那些狂风浪蝶的无耻勾引。因此,臣想请皇上下一道圣旨,从即日起,一切勾栏瓦肆停止经营,所有青楼女子全部从良,不从良的一律充军,并对少数罪大恶极的荡女处以极刑,以儆效尤。比如那陈圆圆,最开始入宫媚惑先帝,被先帝逐出宫后,又去引诱吴三桂,待闯逆进京后,又去勾引闯逆的手下刘宗敏,正因她在二人间朝三暮四,所以才使得吴三桂叛变降清,引清兵入关,这等荡妇不杀不足以平民忿,朝廷应下海捕公文,将她擒获,凌迟处死,并让士民生啖其肉,以泻心头之恨!”说完之后,牙齿紧闭,发出“咯吱,咯吱”的摩擦声,仿佛已在嚼陈圆圆的肉了。

林清华只听得心惊肉跳,心想:你个老王八蛋,亏你想得出这么恶毒的点子,你还是不是女人生养的?难道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对一个弱女子竟然使出如此毒辣的手段,还用得是冠冕堂皇的借口,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等林清华开口,侯方域先说了,“朱大人此言谬矣,若不是那吴三桂脚踩两支船,便是杀了他全家,他也不会降清的,这关陈圆圆何事?而那勾栏瓦肆虽有靡靡之音,但每年纳的花捐却是朝廷军费的重要来源,关了它的话,短缺的军费从何而来?”


这时史可法忙道:“二位大人说的都有理,不如这样,勾栏瓦肆暂且开着,陈圆圆也暂且不去管她,由朝廷派出观风使,到各地巡视,教化天下,使得天下百姓都知道保社稷、卫皇上,以减少投敌现象。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皇帝说道:“此法甚好,高起潜,速速拟旨,朕要一手用刀打天下,一手用圣人之道教化天下。”


林清华听到这里才松了一口气,心中想道:看来圆圆的名字不能用了,得改个名字,不叫“圆圆”叫什么呢?叫“方方”吗?对,就叫“芳儿”吧。恩,“芳儿”,好名字。


林清华回到府中,一口气喝光了一壶凉茶,边喝边寻思:这大臣也不好当,站了一上午,连口水也没得喝。正想着时,小德子进来禀报:“侯爷,午膳备好了,请侯爷用膳。”


待众仆人摆好酒菜,林清华望着满桌的山珍海味,瞪大了眼睛问道:“怎么弄这么多菜?太浪费了,我一个人吃得完吗?”


小德子答道:“回侯爷的话,今天早上侯爷只喝了碗粥,吃了两个油饼,奴才们怕侯爷饿着,所以祁总管特意嘱咐厨子多备了几个北方菜,这酒是府中珍藏的绍兴陈酿。”


林清华皱眉说道:“那这一桌酒菜得多少钱?”


小德子答道:“不多,才五百两。以前韩太监的时候,每天都是这么多,他还嫌没地方下筷子呢。”


林清华说道:“五百两?!还不多?!这么多银子足够一户普通百姓用五年了。以后一切从简,府中人等一律四菜一汤,不到逢年过节不准吃山珍海味,你这就去向祁海传话。”


待小德子走后,林清华便坐下大吃起来,虽然他刚说了一番厉行节约的话,但这菜还真是好吃,才吃了几口,他的胃口便大开,也不顾自己侯爷的光辉形象,伸手抓起一只德州扒鸡啃了起来。啃得正欢时,才发觉身边仍站着四个婢女,顿时不好意思起来,说道:“你们怎么不下去吃饭?是嫌仆人的饭不好吃?不如这样,这里的饭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你们也坐下陪我吃吧。”


那为首的绿衣婢女答道:“侯爷请慢用,奴婢们是伺候侯爷用膳的,怎可与侯爷同桌吃饭?这是府中的规矩,等侯爷吃完,奴婢们才能下去吃的。”


林清华回想起自己在体委时,总是伺候领导,不是给领导开车拎包,便是给领导端茶送水,再不就是给领导收拾桌子,而现在却是被人伺候,反差之大,不禁令人感慨,当下说道:“以后这规矩就得该该了,我吃饭时不需人伺候,你们也下去各吃各的吧。”


四位婢女互望一眼,还是那绿衣女说道:“既然侯爷吩咐,奴婢们怎敢不从,只是侯爷若需有人端茶斟酒时,却无人伺候,那可如何是好?所以奴婢们还是应该留下来。”


林清华这才仔细看了看这四人,她们分别穿着绿、红、黄、白四色衣裙,都是十八、九岁模样,虽说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算中上之姿,尤其是那绿衣少女,更是清醇可爱,两个大眼睛闪烁着顽皮、狡诘的目光。


林清华笑道:“那好,那你们就坐下来,陪本侯爷一起用膳。”


绿衣少女带头躬身说道:“谢侯爷,奴婢们遵命便是。”说完便在林清华的对面紧挨着坐下。


林清华见状,又笑着说:“你们坐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是老虎,来,来,来,坐到我身边来,我还有些话要问你们呢。”


待四女坐到身边后,林清华问道:“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方不方便告诉我呢?不要抢,一个一个说。”


“奴婢春香。”绿衣少女答道。


“奴婢夏香。”红衣少女答道。


“奴婢秋香。”黄衣少女答道。


“奴婢冬香。”白衣少女答道。


林清华瞪着眼睛,喃喃道:“春香、夏香、秋香、冬香,乖乖,好名字,不知华安来了没有,府中可有人名叫‘华安’?可有书童?”


春香迷茫的望着林清华,说道:“侯爷,你怎么了?府中并没有人叫‘华安’,韩太监不读书,因此也没有书童。”


林清华舒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那就好。你们可要记住,以后若是有年轻男子在府前自卖自身,你们可千万别买,那人是个花痴、骗子,切记,切记!”


虽然四女听得一头雾水,但还是点头答应。


林清华去掉了一个隐患,心情愉快,忙招呼四女吃饭,直把四女弄得不知所措,方才自顾自的细嚼慢咽起来。


吃完饭,林清华便一个人爬到金雕玉刻的大床做起白日梦来,由于早上起得太早,不一会儿,他便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一会儿见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们正望眼欲穿的等着自己回去;一会儿梦见自己的高中死党硬拉着自己去打架;一会儿梦见清军杀进了南京,自己领着圆圆和萍儿东躲西藏,背后则紧跟着挥舞着大刀、一心想抢回老婆的吴三桂;一会儿梦见自己去李自成那里当说客,那李自成却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使劲得摇,口中咆哮道:“把我的玉玺还给我!把我的玉玺还给我!”,自己则一边拼命的挣扎,一边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摇着,摇着,林清华便被摇醒了,他睁开眼一瞧,却看见了一张美丽而熟悉的脸,他一把将来人抱住,说道:“太好了,萍儿,你们终于来了!”边说边向屋子中的众人望去,只见屋中除了萍儿和圆圆之外,还有一脸愕然的陈唯一与四大金刚,他们的旁边则站着祁海与小德子。


萍儿挣脱林清华的搂抱,关心得问道:“公子,你没事吧?我们在门口就听见你的喊叫了。”


林清华询问的眼神望向众人,见陈唯一和四大金刚均点头,于是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刚刚做了个噩梦,吓了自己一下。”


众人听后,舒了口气,祁海说道:“陈将军他们刚在厅堂坐稳,老奴正与他们说话,突然听到侯爷喊叫,大伙儿便一拥而入,生怕侯爷遭遇不测,侯爷既没事,老奴就放心了。”


林清华点点头,说道:“让你们担心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祁总管、小德子,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你们下去吧。”说完便放开萍儿,站起来走向陈唯一与四大金刚,在他们每人胸前都擂了几拳,然后六人哈哈大笑。


陈唯一说道:“那送信的人说话颠三倒四,半天才将意思说清楚,我连夜命拔营南下,却不知主公已做了威毅侯,属下等参见威毅侯。”说完便带头跪倒。


林清华忙扶起五人,说道:“不必如此,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繁文缛节,礼多了反而觉得疏远了,以后我们兄弟相称吧。”


待五人站起后,林清华对着陈唯一说道:“陈兄,咱们的人马驻扎在哪里?”


陈唯一答道:“守城的军官不许大队人马入城,因此大部都在北门外等消息。”


林清华道:“这几日不太平,军官这么做也是对的。北门西北五里处有一旧军营,可驻扎两千余人,原有驻军几个月前调往四川了,我已向皇上要得此处,你可命咱们的人马驻扎在那里,虽然挤点儿,但比野外扎营安全些,你和四大金刚可住在我府上。”


陈唯一道:“多谢主公美意,但我等与部下同吃同住,早已习惯了,且我等均是粗人,行事大大咧咧,不拘小结,住在侯爷府恐多有不便,因此还是住在军营好,我等马上率军前往军营。”


林清华坚持己意,但陈唯一和四大金刚只是不从,于是林清华只得作罢,写了手谕,盖上威毅侯的印玺,让陈唯一拿着找那守门军校,自会有人领路。


陈唯一等告辞离去,屋中只剩下林清华、陈圆圆和萍儿三个人。


林清华关上房门,转身一把搂住陈圆圆,陈圆圆来不及抗议,便被连拖带拽的拉到床边与林清华一起坐在床沿上。林清华左手搂住陈圆圆,右手搂住萍儿,脸上喜笑颜开,向着二女说道:“分开这几天,想不想我呀?”


二女羞红了脸,都低头不语,陈圆圆玩弄着衣角,而萍儿则以小手捂着嘴,窃窃而笑,娇羞映衬之下,更显出诱人的女儿态。林清华心中一荡,凑过嘴去,在萍儿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转过脸去,又在圆圆的脸上也亲了一下,圆圆受此撩拨,再也把持不住,身子一软,便倒在林清华怀里,闭上眼睛,撅起小嘴,等着林清华的再此进攻。林清华正欲向那樱桃小嘴吻去,忽然想起一事,忙说道:“圆圆,你的名字恐怕得改了。”


圆圆听见此话,睁开眼睛,不解的问道:“公子何出此言?”


林清华便把朝廷上发生的那一番争论说给二女听,虽然他尽量说得文雅一点儿,平和一点儿,但二女仍被这杀气腾腾的争论吓住了,旖妮缠绵之情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与不安。


陈圆圆直起身子,凄然道:“没想到贱妾已成了全天下的罪人了,公子将贱妾赶出去好了,免得连累了公子。”话未说完便已泪水涟涟。


不等林清华说话,萍儿急着道:“公子,不要赶陈姐姐走啊,现在已没人收留她了,若是连公子也不要她了,那她真是无处可去了。”


林清华轻轻的打了一下萍儿的屁股,没好气的说道:“我有说赶他走吗?小坏蛋,尽胡言乱语,再说我就把你的小屁股打肿。那个老糊涂蛋的话连小皇帝都听不进去,像我这么一个有理智的人难道就会信?当时若不是有人拦着,我早扑上去将那老头儿的牙拔光了。现在我不是在征求圆圆的意思吗,若她不同意改名,那咱就不改,我就不信,谁还能冲进我这侯爷府把她拉去游街;若她同意,我就给她改个名字,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芳儿’,怎么样,这个名字好吧?正好和‘萍儿’配成一对儿。我左手搂住芳儿,右手搂住萍儿,左搂右抱,好不快活,就是皇帝来了,也要羡慕我好‘性福’。”


二女听他说得好笑,心中的不安也随之烟销云散,圆圆更是破泣而笑,说道:“既然公子叫我‘芳儿’,那我就叫芳儿。公子,现在芳儿好害怕,请公子搂紧芳儿,好吗?”


林清华见她说得凄苦,明知是她发嗲,但仍是不有自主的搂紧了二女,同时玩心大起,故意加大了力度,使得二女一起发出娇嗔。


搂了一会儿,林清华拉起二女说道:“走,我带你们看稀罕去。”


林清华拉着二女来到韩赞周的那间“秘室”,待二女进来一看,本已羞红的脸更是红上加红了,芳儿还好点儿,萍儿则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


林清华见此情景,心中的情欲更是不可遏制,待将房门关上后,便把大桌子上的书全部扫落在地,脱下外套将桌子上的灰抹干净。二女见到墙上那么多不堪入目的画,加上林清华先前的挑逗,也早已是心神荡漾,欲念勃发,但拘泥于传统道德,仍是纹丝不动。林清华收拾好桌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手夹着一个,将二女摊在桌上,先静静的欣赏了一下这两个绝世尤物,然后搓了搓手,大叫道:“二位美人,请接招儿!”说完便如饿虎扑食一般扑向二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