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4.html


刘浩利用他的工作关系,很快办好了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是权枫。租了一层楼房,开始办起了公司。并且把他的两个朋友也介绍到了公司。孟祥谦此时也比较忙,对两人合办公司也很支持。毕竟刘浩他也认识。并且表示对于公司经营的一些的事情以后不再过问,免得朋友间惹是生非,不好相处。

权枫公司的生意逐渐好起来了,权枫一天到晚忙的不可开交。随着生意的一天一天的向好,权枫的口气也大了许多。她本来就是那种虚荣心极强的人,是那种极好面子的人,致命的是她对于正规的纳税经营却不是太懂。在公司升成一般纳税人资格之后,她开始膨胀的心乱了阵脚。

当时很多小规模经营的经商者为了开增值税发票找到了她,提出让她们公司给开增值税发票,对方付现金。她不顾财务人员的提醒给这些小规模经营者开了很多的增值税发票,可她的经营范围却不具备开这些发票的资格。

直到后来被人告发,经侦警察把她抓了起来。这个时候孟祥谦才知道她出事了。权枫就是这样的女人,报喜不报忧,任何喜事都会让她渲染不已。任何忧愁不利的事她从来不说出来。

出事后,孟祥谦忙给刘浩打电话,刘浩说我们之间早已没有什么关系了。我把股份都撤了出来。不信你可以问你老婆。孟祥谦头都大了,老实巴交的孟祥谦只有到处托人把权枫保了出来。好在孟祥谦的二姐是公安局的。在她的帮助和斡旋下孟祥谦给权枫办了取保候审手续才得以出来。

出来后在孟祥谦的再三询问下,权枫才把事情告诉了他一些。说是补交了73万多的税款。孟祥谦就问:那别人欠你的钱呢?权枫就说没有人欠我钱了,夫妻俩从此就开始交恶了。直至离婚时候孟祥谦还是不知道她开公司到底赔了多少,还有多少资产。外债还有多少,能否东山再起等等一系列事情。正赶上孟祥谦公司搞破产,他一气之下就买断了工龄。从此走上了一条没有了单位的路。

单位是当时中国人出了家庭去工作的一种工作场合。单位在中国人心中有着很深的情结。在当时来说任何事情都可以找单位;没有房子了可以找单位,家里出事了可以找单位借钱。甚至家里有个红白喜事还可以向单位要个车什么的。单位在当时的普通的中国人心目中是个可以依赖的,甚至可以把自己养老送终的地方。

没有了单位的孟祥谦在朋友的介绍下去了一家私人工厂做财务工作。繁忙的工作没有让他的心沉下来,反而有一种失落感。工资待遇自然没有国营企业里的好,这个也不说什么,毕竟自己走到了这一步了。私企里老板的说一不二是他很难接受的,还有老板对人的不信任都让他很反感。有些老板什么都不懂,甚至是大老粗。但就是有钱,让你办的事有些就是不合法。你办不办?不办就走人,办不好了就骂你。

孟祥谦时常去看望孟勇母子俩。买些东西。买孟勇喜欢吃的。礼拜天了去帮助孟勇把自行车修理下,把气都给他打足了。孟勇那时刚学会骑自行车。孟祥谦还嘱咐孟勇好好学习,有什么事情了自己解决不了了赶紧找爸爸。

对于孟勇跟着他妈妈,孟祥谦别的不担心,毕竟权枫也很疼爱孟勇。最担心的是教育问题。怕权枫把她的那种任性、暴躁的性格、还有好大喜功、做事不踏实、说谎等这些不好的品德传染给了孟勇。这些让孟祥谦曾产生过深深的忧虑。

直到孟勇上了大学,孟祥谦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同时也感到很欣慰:自己的儿子骨子里还是像自己的。

孟祥谦碾转到过几家公司打过工。后来写了些文章被一家报社看中,从此一直在那家报社工作。和孟勇的后妈刘阿姨处了几年以后,感觉双方都很投脾气,感情也到了才结了婚。

小梅抱着一堆东西进来才打断了孟祥谦的回忆,他忙过去帮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