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中匾歪的世界 军旅生涯 在党委会上骂人的指导员

挺中匾歪 收藏 0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size][/URL] 徐指导员自在教导连当指导员以后,教导连战士都说,这个指导员不像是政治干部,手腕比军事干部还厉害,这不是吗?徐指导员来了以后,平时就不怎么说话的连长似乎就此“歇菜”了,有人说,这个指导员有点霸道,不近人情。例如,政治教育以前都是战士在学,干部几乎不参加,徐指导员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2.html



徐指导员自在教导连当指导员以后,教导连战士都说,这个指导员不像是政治干部,手腕比军事干部还厉害,这不是吗?徐指导员来了以后,平时就不怎么说话的连长似乎就此“歇菜”了,有人说,这个指导员有点霸道,不近人情。例如,政治教育以前都是战士在学,干部几乎不参加,徐指导员来了以后,不仅要干部带头参加政治教育,而且还要干部每月写出不少于10篇的读书笔记,大家似乎很反感,连长更是有抵触情绪,指导员也不说,不过看到指导员在每个干部笔记上密密麻麻的注解,干部们心理还是很佩服的,连长也逐渐地打消了抵触情绪,渐渐地在进行政治教育时,与指导员一种声音了。战士如果没有完成教育后布置的讨论题,那么指导员就会把这些战士召集起来,一起陪他们讨论,不管什么时候。还有,为了上好每一节课,指导员都是提前备课,白天忙,就利用晚上,有时工作到凌晨3、4点很正常。不过对于犯了错误的战士,指导员骂起人来比连长还凶,经常没有连长接茬的份,因为徐指导员骂人是理论型的,引经据典,说得你口服心腹,只不过,声音太大,挺吓人的。不管怎么说,这个被营党委一直视为较为后进的连队已经多次在徐指导员上任后受到上级的表扬,最近一次是在上级来考核各个分队关于贯彻学习“****”的情况时,教导连彻底为营里长了脸。


这次的抽查,是不点名和不打招呼的,营教导员和营长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怎么办,面对检查组的提问,教导员心里哪有底呀!因为平时的教育都是抄抄写写的,哪个记住什么了,鬼才知道。而且以往检查都是提前打好招呼的,把考核的内容提前通知的,应景式的过场式的检查让任何人都能从容面对,可这次,情况不妙呀!


检查组来了以后,直奔教导连,集合队伍在操场上,任意挑选战士干部提问,令检查组吃惊的是,连队几乎被抽查到的人个个对“****”的思想掌握的都很到位,而且几乎任何一名普通战士都知道“****”是一种党的理论体系,对“****”的提出背景与今后如何实践运用都能谈出自己的看法。检查组把徐指导员喊过来,不是提问,(其实还用得着提问吗,战士的回答就已经肯定了指导员的能力了)而是问他,战士是怎样掌握的这么准确的,徐指导员说,要想被教育者懂得“****”,首先自己必须精通,否则照本宣科的话,小学生都会。检查组略作思考,把教导员营长喊过来说,其他的我们不检查了,你们单位不仅合格,而且很优秀,我们走了。


从此,营党委对徐指导员重视起来,上面几次要徐指导员到机关,教导员与营长硬是寻找各种理由顶回去了,为此,教导员还被上级骂过,教导员说,有徐指导员在,我们营的教育工作就有起色了,我也要向他学习,但是我绝对不会耽误他的前程,只是目前我们营的政治教育工作问题太多,我们需要这样真正懂得政工干部。


年底老兵退务工作开始了,党员发展工作也开始了,似乎很敏感,营党委的指示是,党员发展对象尽量地照顾那些面临退伍的表现较好的战士,其他的人可以缓缓。而这个时候,教导连支部的做法似乎与营党委的调子不一致,至始至终,教导连都是按照党员发展程序来的,徐指导员在这个问题上与连长发生了分歧,连长是一个劲地要按营党委的要求发展党员,也就是说,支部委员开会商量一下得了,因为是敏感时期,稳定老兵才是上策,而徐指导员坚持按组织程序办,营党委的决定有他合理的一面,但是不能破坏党员发展程序,再说,也没有哪一条规定说老兵退伍就可以入党,这不乱套了,党员的质量也就成了问题。两个人争吵了很久,最终还是连长让步,指导员的话占了上风。


营党委召开党委会,让各个支部汇报党员的推荐情况,会前,党委书记还特别叮嘱教导连说,某某是某某处处长的侄子,这次党员发展要考虑他,他同副书记商量过了,希望教导连的支部书记回去做做工作。徐指导员一听就火了,马上回应道,这个我办不到,本来党委制定党员发展计划的要求中就有问题,这次又要指名道姓地发展某一个人,只是在侮辱组织,侮辱我们支部,不管以前说干过,我就是不同意,教导员党委书记一时显得很尴尬,很不高兴地说,这事回头再说,不过怎么样也由不得你在这里乱猜测。徐指导员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不行就是不行,我他妈的不干这个指导员也不能这样,不是我自命清高,党员发展如果这样的话,胡总书记会很伤心的。教导员气的脸变成了猪肝色,指责徐指导员骂道,你算什么东西,你竟敢说什么总书记,你神经你。徐指导员针锋相对,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顶不住压力,只会把矛盾往下放,亏你还是个党委书记。这个会没法开了,不过徐指导员回到连队后,立即召开支委会,火速讨论了各个党小组推荐的党员名单,之后,马上召开党员大会,讨论经支部推荐的几名人选,完了后,徐指导员说,我看谁还能推翻支部党员大会的决定,除非不安组织程序办。连长让徐指导员去给教导员道歉,徐指导员竟冲着连长吼道,不是你去开会,你能违背良心吗?连长悻悻地走了,看都没看指导员一眼。


老兵退伍了,那个处长的关系终究没能入党,而且是在营党委多给名额的情况下,徐指导员说,我没有办法,团支部讨论没有,党小组就没法讨论,我们更不能越级,我也是党员。教导员也无奈,老兵退完伍后,接着开始讨论干部的发展问题了,不出教导连所有战士的意外担心,徐指导员走了,而且是转业走的,是临时增补的转业名额,而教导员也掉走了,据说是教导员终究还是很欣赏徐指导员的,主动为徐指导员承担问题,不过营里发生的一切上面似乎很清楚,用不着教导员承担,两个人一起被撸了,有人说,徐指导员太傻了,这么好的机会一个巴结上级的机会不仅没有把握,而且还不给面子,再说,徐指导员也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呀!也有人说,走了未尝不是好事,是金子迟早要发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